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那年》

高考发榜,高中同学群掀起回忆波。
我没加入,自个回忆了一波。

对高考的记忆,首先就是疼。

不是心疼,是实际意义上的疼。

高考第一天,上午语文,顺利。
考咋样不知道,反正我一向考试靠蒙,一出考场答案都记不住。

回家吃完午饭,我爸早早让司机开车把我撂考场门口,他们就上班去了。
孤零零一个人等考场外面,6月的南宁,闷热的又巨晒。
忘了跟家里讹点钱买零嘴一一估计要了我妈也不会给,怕我吃坏肚子,但是我爸好说话一一反正最后只能无聊的站在街边树荫下,百无聊赖听蝉鸣。
第二个到达的同学我一点都不熟。
她人不错,长得也好,但是总一本正经绷着小脸一一是从里到外那种正经。
和这样的人聊天总有种无处下嘴的感觉,我平时也不勉强,保持友好微笑见面说嗨的距离。
但是那天自己站了快半小时,无聊至极。所以一看见熟人就兴奋忘形。
她爸开摩托送她到考场门口,刚一下摩托,我就尖叫着她的名字大笑着扑过去拥抱。
场面祥和有爱。

随即,撕心裂肺的惨叫将欢乐场面瞬间切换。

刚抱上一刹那,我裸露的小腿直接碰上摩托车滚烫的排气管,接触部位顿时一片焦黑,空气中弥漫着人肉烧烤的焦香。
低头一看,拳头大一块伤口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哭惨了我,前途什么的来不及深思,就是痛到晕。
紧闭的校门马上敞开,焦虑的监考老师们奔过来,我荣幸的成为那天下午第一个进考场的学生。
现在想想,清华北大年年不少招人,但有幸巡视监考老师办公室的考生估计没几个。

老师们把我抱进去,一个个额头冒汗,围着我团团转。
办公室里唯一可以消毒止血的药品只有碘酒,一大瓶。
但那个伤口太可怕,没人敢下手。
送医院又来不及,毕竟过一会考试,高考还没法延时找补,谁能负起这个责任?

倒是我自己,最初的本能嚎叫后冷静下来。
看看来回转磨的老师们,我说老师我自己来。
老师迟疑中把碘酒递过来。
但伤口太大,棉签肯定不行,他们刚转过身翻箱倒柜找棉花球,我一咬牙,毫不犹豫拧开盖直接浇到伤口上。
顾不上惨叫,我一边倒碘酒一边疯狂吹气,闻声转过来的老师们眼珠子掉了一地。

虽然一度场面惨烈,都不记得是被抬去座位还是自己蹦去的。
还好没心没肺惯了,想着腿伤了,又不是手断了,顶多走路不方便,没啥大不了。

反正接下来考试心态一点没崩。
晚上也没为此失眠,所以接下来的考试也没崩。
就是走路瘸了好多天,而且伤口巨丑。

这么冒失,要搁平时可能回家要挨揍,托高考的福,那要命的几天家里都供着,重话不敢说一句。
7月前后,我又可以活蹦乱跳约架打篮球了。

几十年哗的过去, 往事历历。
如今腿上伤疤还在,只比一颗感冒胶囊大点。

再说起,就只剩好笑!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哈哈
我有类似经历,蚊子咬个包,
挠太多了,肿了,
自行车架子弹起来,刮破了,
下雨,伤口发炎了,

本来,本校考场,考场跟宿舍就隔两排房,
第二天,还是回家到门诊部打了一针青霉素,
还好,我们家乡有送学生到我们考场的车,

这是1981年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那年》

高考发榜,高中同学群掀起回忆波。
我没加入,自个回忆了一波。

对高考的记忆,首先就是疼。

不是心疼,是实际意义上的疼。

高考第一天,上午语文,顺利。
考咋样不知道,反正我一向考试靠蒙,一出考场答案都记不住。

回家吃完午饭,我爸早早让司机开车把我撂考场门口,他们就上班去了。
孤零零一个人等考场外面,6月的南宁,闷热的又巨晒。
忘了跟家里讹点钱买零嘴一一估计要了我妈也不会给,怕我吃坏肚子,但是我爸好说话一一反正最后只能无聊的站在街边树荫下,百无聊赖听蝉鸣。
第二个到达的同学我一点都不熟。
她人不错,长得也好,但是总一本正经绷着小脸一一是从里到外那种正经。
和这样的人聊天总有种无处下嘴的感觉,我平时也不勉强,保持友好微笑见面说嗨的距离。
但是那天自己站了快半小时,无聊至极。所以一看见熟人就兴奋忘形。
她爸开摩托送她到考场门口,刚一下摩托,我就尖叫着她的名字大笑着扑过去拥抱。
场面祥和有爱。

随即,撕心裂肺的惨叫将欢乐场面瞬间切换。

刚抱上一刹那,我裸露的小腿直接碰上摩托车滚烫的排气管,接触部位顿时一片焦黑,空气中弥漫着人肉烧烤的焦香。
低头一看,拳头大一块伤口皮开肉绽血肉模糊。
哭惨了我,前途什么的来不及深思,就是痛到晕。
紧闭的校门马上敞开,焦虑的监考老师们奔过来,我荣幸的成为那天下午第一个进考场的学生。
现在想想,清华北大年年不少招人,但有幸巡视监考老师办公室的考生估计没几个。

老师们把我抱进去,一个个额头冒汗,围着我团团转。
办公室里唯一可以消毒止血的药品只有碘酒,一大瓶。
但那个伤口太可怕,没人敢下手。
送医院又来不及,毕竟过一会考试,高考还没法延时找补,谁能负起这个责任?

倒是我自己,最初的本能嚎叫后冷静下来。
看看来回转磨的老师们,我说老师我自己来。
老师迟疑中把碘酒递过来。
但伤口太大,棉签肯定不行,他们刚转过身翻箱倒柜找棉花球,我一咬牙,毫不犹豫拧开盖直接浇到伤口上。
顾不上惨叫,我一边倒碘酒一边疯狂吹气,闻声转过来的老师们眼珠子掉了一地。

虽然一度场面惨烈,都不记得是被抬去座位还是自己蹦去的。
还好没心没肺惯了,想着腿伤了,又不是手断了,顶多走路不方便,没啥大不了。

反正接下来考试心态一点没崩。
晚上也没为此失眠,所以接下来的考试也没崩。
就是走路瘸了好多天,而且伤口巨丑。

这么冒失,要搁平时可能回家要挨揍,托高考的福,那要命的几天家里都供着,重话不敢说一句。
7月前后,我又可以活蹦乱跳约架打篮球了。

几十年哗的过去, 往事历历。
如今腿上伤疤还在,只比一颗感冒胶囊大点。

再说起,就只剩好笑!
哈哈哈 建议补一张伤疤照 有图有真相

哥的高考经历更奇葩 但是 真没法说了

南宁人 果然蛮族 (y)


————————————————————
无以为报 以身相许 身不能至 心向往之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好,相当于一块勋章,
可以做武乞,
到了大户人家,把裤筒一撩,马上得一个毛爷爷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我在北京的时候,阑尾发作,下午疼到晚上,去海淀医院,人家说不是,
第二天去309,说是,进了手术室,半天找不到阑尾,原来,我是异形,阑尾的位置不寻常,

大夫跟我吹牛,说他切的口特小,好看,可是,找阑尾就费劲了,在里边东摸西摸的,还不如开个大口,

因为是局部麻醉,可以聊天,大夫表扬我,说,你的肚子很干净,他们有时候遇到老病号,肠子互相粘连,手术很麻烦,我的肚子清清楚楚,操作方便,

出门的时候,送我高级止疼药,说麻药退了,会很疼,我没舍得吃,第二天,不疼了,

多年之后,高级止疼药没舍得吃的事,又发生了一次,种牙的时候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在北京的时候,阑尾发作,下午疼到晚上,去海淀医院,人家说不是,
第二天去309,说是,进了手术室,半天找不到阑尾,原来,我是异形,阑尾的位置不寻常,

大夫跟我吹牛,说他切的口特小,好看,可是,找阑尾就费劲了,在里边东摸西摸的,还不如开个大口,

因为是局部麻醉,可以聊天,大夫表扬我,说,你的肚子很干净,他们有时候遇到老病号,肠子互相粘连,手术很麻烦,我的肚子清清楚楚,操作方便,

出门的时候,送我高级止疼药,说麻药退了,会很疼,我没舍得吃,第二天,不疼了,

多年之后,高级止疼药没舍得吃的事,又发生了一次,种牙的时候
開膛破肚的跟醫生聊天,你確實是異形, :ROFLMAO: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嗯,无麻缝针,印象中好些次,就说最早那次,三岁,太疼了,记得很多细节。
那时我在县城,家住县委大院,当时叫革委大院。
我下巴靠脖子处长了个大脓疮,就在大院里的卫生室里。
手术的医生和我同姓。
几个大人把我死死按在床上,医生在疮上划个口子,生挤净里面的脓水然后上药缝针包扎。
我妈这种铁娘子,同期有过拿火钳把我揍成斑马的光荣事迹(细节我也记得,另一个故事),都受不了凄厉挣扎的场面躲在门外哭。
小手术做完,我嗓子都哑掉了。
至今那道疤还在。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哈哈
我有类似经历,蚊子咬个包,
挠太多了,肿了,
自行车架子弹起来,刮破了,
下雨,伤口发炎了,

本来,本校考场,考场跟宿舍就隔两排房,
第二天,还是回家到门诊部打了一针青霉素,
还好,我们家乡有送学生到我们考场的车,

这是1981年
暴露年龄啊萨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確實是個吹牛的資本。一談到疼我就成了磚家,像你説的,褲筒一撩痛說革命家史。從如何受傷,血肉模糊,到玻璃扎進骨頭裏,到無麻藥縫了七針,牙都快被咬斷了。那家醫院就是李文亮醫生所在醫院,生生世世我都記得急診室裏給我縫針的那位醫生。
話説我順產倆娃都沒有吭過一聲的女豪傑,宮口開到十指都能自己爬上產床,但對無麻藥縫針還是只能認慫。
我都忘了。看朋友聊高考突然想起。
少年时桀骜淘气又好勇斗狠,缝针不能说是常事,但不鲜见。小镇上,医疗手段简单粗暴,无麻太正常。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人说,26岁之后,时间加倍的速度通过,
因为,26岁以后,没什么新事了,人生第一次80%在26岁之前,
人的记忆,通常以事件形式,
初次体验,印象深刻,

所以,能回忆40年前的事,
两个月之前论坛发生了什么,我经常记不清楚,经常跟三年前搞混,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人说,26岁之后,时间加倍的速度通过,
因为,26岁以后,没什么新事了,人生第一次80%在26岁之前,
人的记忆,通常以事件形式,
初次体验,印象深刻,

所以,能回忆40年前的事,
两个月之前论坛发生了什么,我经常记不清楚,经常跟三年前搞混,
我正在想要不要写身边的一些事。
太近的事情,尤其是别人的事情,虽然很有感触,但是太敏感。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人说,26岁之后,时间加倍的速度通过,
因为,26岁以后,没什么新事了,人生第一次80%在26岁之前,
人的记忆,通常以事件形式,
初次体验,印象深刻,

所以,能回忆40年前的事,
两个月之前论坛发生了什么,我经常记不清楚,经常跟三年前搞混,
有意思 科学家也研究过
 
最后编辑: 2020-07-27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