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独裁者会自毁。为什么?

最大赞力
0.67
当前赞力
88.03%
大多数独裁者会自毁。为什么?



在大多数情况下,民主化是专制统治者的错误。

特里斯曼认为,有意的自由化-是否阻止一场革命,激励人们与外国入侵者作战,击败竞争的精英集团或与他们达成协议-仅发生在三分之一的情况下。在其他情况下,民主化是偶然的:当他们引发一系列事件时,统治者无意放弃权力。其中一些人,例如最后的苏联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已经承认了很多。

特雷斯曼的错误清单值得一提。基本有五个:


狂妄自大:专制统治者低估了反对派的力量,未能在为时已晚之前妥协或压制它。法国的路易·菲利普国王(Louis Philippe)于1848年被罢免,正如特里斯曼(Treisman)所说,“即使拒绝温和的让步,一系列的改革宴会也变成了革命”。罗马尼亚共产主义者独裁者尼古拉·齐奥塞斯库(Nicolae Ceausescu)意识到自己被推翻时在例行演讲中。印尼总统穆罕默德·苏哈托(Muhammad Suharto)相信,他可以在辞职之时控制该国。

不必要的风险:统治者称自己“未有足够的操纵力”投票(例如1988年智利独裁者奥古斯托·皮诺切特(Augusto Pinochet)就是否应获准继续执政而举行全民公决)或发动了一场他无法获胜的战争(例如阿根廷的Leopoldo Galtieri,与1982年的福克兰群岛冲突)。

滑坡:这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情况:统治者开始改革以支撑政权,但最终破坏了政权。

信任叛徒:这并非总是由独裁者自己犯的错误,尽管西班牙的弗朗西斯科·佛朗哥就是这样,他选择了法西斯主义的拆解人胡安·卡洛斯国王作为继任者。就戈尔巴乔夫而言,是政治局(该政权的精英)选择了错误的人来维持其权力。

适得其反的暴力:在必要时不压制反对派可能是独裁者的自大情绪的标志,但反应过度也是一个严重的错误。特里斯曼所举的例子是孟加拉国总统侯赛因·穆罕默德·艾尔沙德(Hussain Muhammad Ershad),他因起义而被迫辞职。起义是在警察向集会上的一名反对派激进分子开枪后开始的。但是,乌克兰总统维克多·亚努科维奇(Viktor Yanukovych)在2013年也犯了一个错误,当时他的防暴警察降落了数百名和平抗议的学生,并对其残酷殴打,引发了更大的抗议活动,最终导致亚努科维奇被赶下台。

这些都是非常人为的判断错误。独裁者也是人,有时他们会根据不完善的信息或错误的直觉来采取行动。但是Treisman指出,正是因为他们是独裁者,他们才可能容易犯此类错误。他们将被民意测验所愚弄,而民意测验被人们自己的宣传所拒绝(例如马拉维统治者黑斯廷斯·班达(Hastings Banda),他在1993年召集并输掉了全民公决,因为他对集会的高投票率印象深刻)即使人们被迫参加也要给予支持)。有时他们会统治很长时间,以至于他们的思维能力不如一开始那么敏锐。

我特别关注普京是否有Treisman名单上的任何错误。到目前为止,就好像他在Treisman撰写论文之前就已经阅读过该论文一样。他的镇压是及时而明智的,他的选举操纵总是足够的,他的临时继任者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i Medvedev)避免了自由滑的滑坡,而且他只是对弱得多的竞争对手发动了战争。他通过将政权视为真相来帮助其政权的宣传,但他并不会因此而失去警惕。在2018年的选举中,他让主要对手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i Navalny)退出竞选,他牢记现代技术可以让竞争对手放宽媒体限制-特里斯曼(Treisman)指出,这可能导致一个暴躁的独裁者蒙受选举损失。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8.44%
中共目前为止貌似也没有犯任何错误,甚至谨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个人感觉如果习二搞一人一票,会高票当选,当然没必要做的事中共不会去做,毕竟现在位子做得挺稳,问题是再这么整下去,可能就把妥协的空间搞没了,到那时的选择就只剩下 中共的暴力vs民众的暴力,无论谁赢都将是个悲剧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中共目前为止貌似也没有犯任何错误,甚至谨慎到令人发指的地步,个人感觉如果习二搞一人一票,会高票当选,当然没必要做的事中共不会去做,毕竟现在位子做得挺稳,问题是再这么整下去,可能就把妥协的空间搞没了,到那时的选择就只剩下 中共的暴力vs民众的暴力,无论谁赢都将是个悲剧
同意!没有犯任何错误的加速倒退中。
 

川菜厨子

能喝半斤绝不喝二两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人类历史或者政权存续的角度,独裁都不是一个时间上稳定的形态。这种统治的形式太依赖个人的因数和某种特定的历史和社会环境,符合上面归纳的五点。自毁只是一种结束不稳定形态的方式,回顾历史,统治社会力量的迅速瓦解只会带来更多社会资源的消耗和其他矛盾的浮现。统治形式相对平稳的渐进过渡其实是消化社会矛盾积累社会资源最好的方式。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因为那不是普通的专制 是专制里的最极致 所以表面上看稳固的时间会比较长 但 最后 也是一样的命 早晚的事儿
當年,其實也沒有多少年,同事們説起朝鮮都是調笑,現在誰敢?現在那叫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他們這個穩固,別人看著可笑,可人家自己覺得就是好。萬事皆有可能,説不定真的就千秋萬代下去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當年,其實也沒有多少年,同事們説起朝鮮都是調笑,現在誰敢?現在那叫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他們這個穩固,別人看著可笑,可人家自己覺得就是好。萬事皆有可能,説不定真的就千秋萬代下去了。
只要限制信息获取能力,掐断信息传播途径,正如封建社会,弄个几百年是不成问题的,所以金胖不俱南韩的炮弹就怕它的传单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8.44%
因为那不是普通的专制 是专制里的最极致 所以表面上看稳固的时间会比较长 但 最后 也是一样的命 早晚的事儿
同意,中共混得好的话估计能撑个几十年问题不大,毕竟朝鲜都撑了这么久了,最不稳的就是朝鲜,正恩一蹬腿,他妹妹命好的话估计还能继位撑几年,命不好会被朝鲜金小平干掉,改革开放,拥抱韩国,朝鲜统一,西朝鲜就更扎眼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8.44%
从人类历史或者政权存续的角度,独裁都不是一个时间上稳定的形态。这种统治的形式太依赖个人的因数和某种特定的历史和社会环境,符合上面归纳的五点。自毁只是一种结束不稳定形态的方式,回顾历史,统治社会力量的迅速瓦解只会带来更多社会资源的消耗和其他矛盾的浮现。统治形式相对平稳的渐进过渡其实是消化社会矛盾积累社会资源最好的方式。
这个要手动点赞!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只要限制信息获取能力,掐断信息传播途径,正如封建社会,弄个几百年是不成问题的,所以金胖不俱南韩的炮弹就怕它的传单啊
我要是金,就再發明一套文字,既然延世大王可以發明圈圈綫綫文,我小金大王也可以再發明一套勾勾彎彎文。從此跟南邊連文字都不通了,傳單何所懼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要是金,就再發明一套文字,既然延世大王可以發明圈圈綫綫文,我小金大王也可以再發明一套勾勾彎彎文。從此跟南邊連文字都不通了,傳單何所懼啊。
发明文字比发明主体思想难多了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當年,其實也沒有多少年,同事們説起朝鮮都是調笑,現在誰敢?現在那叫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
他們這個穩固,別人看著可笑,可人家自己覺得就是好。萬事皆有可能,説不定真的就千秋萬代下去了。
一切皆有可能 朝鲜的专制优势在于 没经过改革开放 是一直封闭的
千秋万代绝无可能 关键看西朝鲜 树倒猢狲散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同意,中共混得好的话估计能撑个几十年问题不大,毕竟朝鲜都撑了这么久了,最不稳的就是朝鲜,正恩一蹬腿,他妹妹命好的话估计还能继位撑几年,命不好会被朝鲜金小平干掉,改革开放,拥抱韩国,朝鲜统一,西朝鲜就更扎眼了。

西朝鲜专制的问题在于 中间有个了改开 相当于让怀春少男少女体验了人生乐事之后再跟他们说这个东西不好 谁信啊对吧

再说了 做一个成功的独裁者是需要大本事的 比总统的素质要求高多了。当今圣上 有没有希特勒斯大林杀伐决断能力的1/10?估计跟他们手下大元帅再下面的小团长差不多吧?想回到极致专制 死路一条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从人类历史或者政权存续的角度,独裁都不是一个时间上稳定的形态。这种统治的形式太依赖个人的因数和某种特定的历史和社会环境,符合上面归纳的五点。自毁只是一种结束不稳定形态的方式,回顾历史,统治社会力量的迅速瓦解只会带来更多社会资源的消耗和其他矛盾的浮现。统治形式相对平稳的渐进过渡其实是消化社会矛盾积累社会资源最好的方式。
习上台以后,渐进模式已经没有可能。他正在推动开倒车,经济的崩溃,或者武力解决台湾的冒险,会触动几乎中国社会所有阶层的利益,不相信习能站得住脚。草根从来不是推动社会变革的主力,邓的改革,是文革把中共推到了没有饭吃,没有一个盟友的境地,安徽老乡提头找饭吃,邓说试试看吧,效果出奇好,没有理由不继续干下去,但是,一有了饭吃,他就又不想动政治了。习更是这样,不但有饭吃,还有余粮,他就更不想政治改革,还想初心不改。习是仅存的对过时的被证明完全失败了的意识形态的追随者,他的真诚赢得了普通基层党员的支持。但他的致命伤是不具备毛或邓对现实的清醒认识,就是说他有公子哥的通病,不具备对问题的现实感。他的成长过程权力的获得,不是靠解决问题,是靠老子的资源和打压对手获得。当他的对手多到他应付不过来的时候,他的末日就到了,这个事情正在发生

习没有现实感,在疫情和洪灾表现的最为突出,他企图学毛,干发指示,但没有周那样的人在前台唱戏,他不放心李克强到前台,自己又不愿意到前台,怕影响自己的形象,他极力避免管家角色,学毛神隐或动辄出京城,在军队和意识形态的圣地转悠。问题是,你没有到那一步,你是继承邓,没有开创什么。就是说,他只干自己想干的,环境和大局,他不考虑,结果不如他所料,他也不调整,跟美国对抗,就可以看到这个人的完全的非现实感

所谓他没有犯错误,是没有给政治对说留下把柄,他借助西方抗疫不力把疫情的责任推干净,但经济不骗人,军队政府公职人员的收入保障不了,精英阶层的利益受损,他的运气不会一直好下去。他最不担心的是基层党员和普通群众,其它阶层,他担心得要死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100.00%
习上台以后,渐进模式已经没有可能。他正在推动开倒车,经济的崩溃,或者武力解决台湾的冒险,会触动几乎中国社会所有阶层的利益,不相信习能站得住脚。草根从来不是推动社会变革的主力,邓的改革,是文革把中共推到了没有饭吃,没有一个盟友的境地,安徽老乡提头找饭吃,邓说试试看吧,效果出奇好,没有理由不继续干下去,但是,一有了饭吃,他就又不想动政治了。习更是这样,不但有饭吃,还有余粮,他就更不想政治改革,还想初心不改。习是仅存的对过时的被证明完全失败了的意识形态的追随者,他的真诚赢得了普通基层党员的支持。但他的致命伤是不具备毛或邓对现实的清醒认识,就是说他有公子哥的通病,不具备对问题的现实感。他的成长过程权力的获得,不是靠解决问题,是靠老子的资源和打压对手获得。当他的对手多到他应付不过来的时候,他的末日就到了,这个事情正在发生

习没有现实感,在疫情和洪灾表现的最为突出,他企图学毛,干发指示,但没有周那样的人在前台唱戏,他不放心李克强到前台,自己又不愿意到前台,怕影响自己的形象,他极力避免管家角色,学毛神隐或动辄出京城,在军队和意识形态的圣地转悠。问题是,你没有到那一步,你是继承邓,没有开创什么。就是说,他只干自己想干的,环境和大局,他不考虑,结果不如他所料,他也不调整,跟美国对抗,就可以看到这个人的完全的非现实感

所谓他没有犯错误,是没有给政治对说留下把柄,他借助西方抗疫不力把疫情的责任推干净,但经济不骗人,军队政府公职人员的收入保障不了,精英阶层的利益受损,他的运气不会一直好下去。他最不担心的是基层党员和普通群众,其它阶层,他担心得要死
邓对这个世界到底还有些认知 美国怎么回事儿 俄罗斯怎么回事儿 专制能干什么 民主能干什么 他都心里有数 只不过在当时的现实条件下 选哪个 干什么不干什么都由着他搞而已

皇上的世界观和学习能力几乎停滞在初二 没有能力认识这个世界每天到底在发生什么 也理解不了 在他眼里 就没有政治改革这个选项 他都不知道还有这个东西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88.44%
西朝鲜专制的问题在于 中间有个了改开 相当于让怀春少男少女体验了人生乐事之后再跟他们说这个东西不好 谁信啊对吧

再说了 做一个成功的独裁者是需要大本事的 比总统的素质要求高多了。当今圣上 有没有希特勒斯大林杀伐决断能力的1/10?估计跟他们手下大元帅再下面的小团长差不多吧?想回到极致专制 死路一条
不能同意更多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