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7年3月17日
三月已经过去多一半儿了。这靠近北极的地方,窗外阳光呈桔黄色,冬天阳光一直是苍白的。偶尔有鸟的鸣叫。虹已经在新加坡开始了新的生活。昨天收到她的电子邮件,讲起在中国度过的一个月假期,正赶上春节。发来了跟家人和同学在一起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失去了五六年以前刚到美国入学时的消瘦,脸庞鼓涨。她在离开纽约的前夜电话里茫然若失的情绪,对未来不知道能期待什么。上一次见她已经是三年前了,那时我们一起离开那个被植物覆盖的山谷。她转学到纽约,我一个人开着租来到车,穿过大半个美国,到这里开始第一份工作。春假马上就结束了,转过周末就要给同学们上课,今天晚上得思考星期一上课的内容,准备好幻灯片。夏天有回中国的计划。现在中国的阳光是什么样?穿透灰尘到达人眼的阳光,是什么颜色?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7年3月17日
三月已经过去多一半儿了。这靠近北极的地方,窗外阳光呈桔黄色,冬天阳光一直是苍白的。偶尔有鸟的鸣叫。虹已经在新加坡开始了新的生活。昨天收到她的电子邮件,讲起在中国度过的一个月假期,正赶上春节。发来了跟家人和同学在一起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失去了五六年以前刚到美国入学时的消瘦,脸庞鼓涨。她在离开纽约的前夜电话里茫然若失的情绪,对未来不知道能期待什么。上一次见她已经是三年前了,那时我们一起离开那个被植物覆盖的山谷。她转学到纽约,我一个人开着租来到车,穿过大半个美国,到这里开始第一份工作。春假马上就结束了,转过周末就要给同学们上课,今天晚上得思考星期一上课的内容,准备好幻灯片。夏天有回中国的计划。现在中国的阳光是什么样?穿透灰尘到达人眼的阳光,是什么颜色?
当事我们都还年轻。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写于2002年前后: 操纵我的意志其实在我之外。 意志和愿望是自然赋予我的,从外界强加的。我对所谓我的意志和愿望,和由此产生的内心境界和行为不承担责任,但社会,他人都强迫我为我的处境负责。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5年五月六日,刊物主编发来电子邮件,拒绝发表我的论文,用鼠标关闭邮件的时候才意识到那天是我的生日。在洛杉矶,学期末尾的忙乱一结束就来了。昨晚的雨留在路面,睡眠中错过了雨落在路面的声音,很多事无法挽回。星期六早上车辆很少,步行十分钟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校园边儿上的STARBUCKS,收钱递咖啡的是暑期工作的学生。学校的房屋大多是的浅黄色调,面点屋外边儿的座位上零星一两个人沉默地咀嚼。 脑子总想着未来,感到能蹦跶的日子不多了,但生命好象没开始,以前的日子全不算数儿,每过去一段时间落留下的是被剥夺的感觉。 生命大部分已经是翻过的书,隐藏的部分没有很多秘密可期待, 但内心深处的期待执拗地挣扎,企图脱离宿命所划的轨迹,宿命通过我的反抗显现其不可抗拒的本色。两位年轻的日本人坐在右前方距离两排的座位上,柔和而兴奋的对话中偶尔能分辨出单词。车窗上方一条用塑料包裹着的金属线,象电线。要在前面一站下车的人拉一下儿,产生一阵铃声,司机头顶上的灯箱显示“Stop”。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7年7月26日。接到李香香来电话,伊给我来电话的唯一原因,就是遇到困扰了,这次也不例外。聊了一阵子。个体与他人的关系始终是人生的重大课题,我们在日常生活中遇到的矛盾、冲突、纠结、烦恼往往与他人的期待有关。李香香当然是我给她起的虚拟的名字。香香在某国读研究生。参加学校的舞蹈班,舞蹈教练喜欢她,除了主动给她单独辅导之外,还经常夜里邀请她去酒吧坐一坐,谈一谈。香香跟我说她无意与教练发展男女关系,但也没拒绝单独辅导和去酒吧的邀请,她觉得这些事儿挺好,既能获益又能了解美国文化。一次舞蹈课结束之后教练说要带她去个好地方,她没细问就上车了。教练把车开到密林深处,小路尽头有一池塘,当时正值盛夏,天气炎热,当地文化宽容开放,大学及周围有不少hippies。香香跟我讲她下车看到一帮hippies有男有女没穿衣服在池塘里泡着,大惊失色。她对舞蹈老师说咱不在这儿呆着,赶紧离开。老师没理他,自己脱光了径直走到池塘里跟那些人一起泡,并招呼她脱了一起泡。香香在车子周围转磨磨,无所适从,在那深山老林里没车还出不去了。过了一会儿她见没啥大事儿发生,就凑到水塘边儿上,据她自己说先脱了鞋泡脚,水特别清凉,后来她又把腿放在水里,特别清爽,最后她也脱了,跟大家一起泡。后来她跟她男朋友讲了这事儿,to her surprise,本来挺温和的男朋友竟然气急败坏,坚决要跟她分手,而且是无法挽回的。失恋的痛苦,被抛弃的打击让香香一蹶不振。她无法理解男友的反应,男友告知她的分手理由是她“完全不顾这种关系的游戏规则”,这话令她莫名其妙,她坚称自己对那男人一点儿暧昧的情感都没有,她没做任何不对的事儿。香香的困扰是不能理解别人的期待。舞蹈老师确实是想跟她发展亲密关系才邀请她晚上去酒吧的,那叫约会,英文叫dating。在这位美国人的思维模式里,男女双方约会几次之后就会顺理成章地期待把关系推进一步。舞蹈老师见她一再同意约会,推测她对更进一步的关系至少是不反对的,至少是半推半就。她对此没有觉察,或者刻意置若罔闻,继续享用老师的特别关注所带来的获益,任由老师按自己的期待走下去,却没有准备回应老师的期待,最后才有了池塘边的冲突那一幕。她也不了解中国男友对她的期待,无法预料他作为恋人在不同情况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她辜负了教练又辜负了男友......里外不是人......人在成年之前学习大量社会交往方面的技能,不仅是掌握语言,还包括观察和判断他人的意图、性格、情绪等内在活动,选择与对方交往的策略, 管理自身的行为和反应等等。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70315:
一连几天在情绪波动中,无法集中精力,头脑自然产生的内容挥之不去。想扫除令人烦恼的想法,恢复内心平静。这些想法之所以破门而入,是因为它们有不可回避的重要性,代表着紧要的危机。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3年,宾州。
天空被云遮住,一两个雨点儿偶而掉在脸上。树叶几乎完全变成黄色,从房屋之间的空隙望过去,田里的玉米杆已经全部倒下,不知何时发生的;田地背后的山峦在薄雾里时隐时现。去学校的巴士五分钟后才来,我站在草坪外的马路牙子上,脑子竭力搜索,好象在试图明白一件事,头不由自主地歪向右侧,找不到那件要明白的事。心就想悬在半空,一片混囤。这世界作为一个全体是持久不变的,朝来夕去的是它的各个部分的形态,我的意识跟这些不定的短促的现象固结在一起,跟随季节、天气和人事的变化而起落,没有自性可言,这就是没于世界中的我。抽象的概念可能是恒久不变的,至少能够超越个体的脑子的感性,在不同的脑子中间传播,甚至代代相传。我热衷于抽象的思维活动,可能是追求这种确定性和持久性。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3年,宾州
我必须重读论文,我并没有被牢牢地把握那些概念,它们往往向泥鳅一样,从我的把握中滑出去,又象肥皂泡一样升到半空,在我的注视下破灭。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很多年前的日记
早晨的德外大街,灰色的德胜门箭楼,稠密的人群围困中的公共汽车并不急迫。空气中布满了人呼出的二氧化碳、运动物体扬起的尘土、汽车的黑烟,隔很久才飘过一丝夜晚留下的清凉的空气,这一丝清气仿佛临近死亡的人,气若游丝。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很久以前的
地安门内大街有一药店,当年我去给我妈买消毒灯,那是她去世前一年左右的事情。我每次去地安门商场,在二楼楼梯的平台上都碰见一傻子,男性,脚上穿着破裂的女式皮鞋,面部特征傻得看不出年龄,他不知疲倦地在狭小的平台上来回走动,嘴里发出类似语言的声音,投入了很多感情地表演,或者与旁人觉察不到的对象激烈地交谈。我每次从他身边走过都加快脚步。当年我在六铺炕上班,出了人定湖公园街上有一食品店,有一阵子我几乎每天早上到那儿买饼乾当早饭。这些很久以前的事儿清楚地展现在我大脑的银幕上,而且不断地试图突破我的意识,挣扎着要到现在的世界上来。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006年暑假,写于佛罗里达大学所在的城市。那个暑假我从威斯康辛开车去佛罗里达,为的是教伊开车,直到考下驾照。
我需要熟悉使用这个笔记本电脑书写,熟悉指尖下键盘的感觉,在屏幕效阅读以及身体位置。我透过落地窗看到外面整理草坪的年轻黑人低着头,专心于手的操作。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回想起来,1997年前后,在国贸的惠普(HP)中国的员工当中,有一位名叫李英君的姑娘,性格开朗而友善,负责举办中国惠普大世界的会务安排,那时我在做同声传译的工作,跟她有不少交集,当时的惠普中国总负责人名叫孙振耀,是一位有涵养的台湾男士。1997年惠普大世界在北京国贸邀请了一位MIT商学院的教授,John Donnavon,来讲互联网商务,带来一个团队的助教,包括远程会议、线上买东西,类似如今的淘宝一类,举例子一位捷克的玻璃制品小商人能够在网上把东西卖到日本。他讲的那些东西如今都已经变成现实了!群里面有朋友参加过1997和1998年在北京国贸举办的惠普大世界吗?
 

xinhaigui

心理学博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几天有大量案头工作,偷懒儿瞥一眼国内新闻,惊闻狗不理包子铺因获得顾客差评愤然报警。狗不理对我来讲是连接了一些回忆的名称,他家有一铺子位于地安门大街路西靠近城门楼子,相当于现在地安门百货一带,两层中式仿古建筑。我上小学的时候,两层都卖包子,那时我有幸在他家吃过一次包子。暑假表弟来北京,我妈带我们仨小子进城,下午回家路上在地安门车站遇大雨,北京八月那种暴雨,路东有两座威严而冷酷的高大建筑,墨绿色琉璃瓦屋顶带飞檐,临街的几个门洞儿堵死了,留下原来的穹顶,也就半米进深,我们缩在下面躲了一会儿雨,马路斜对面儿就是狗不理。我爱吃的东西都属于快餐,包子饺子肉饼,口味属于纯粹的贩夫走卒,连馄饨锅贴儿褡裢火烧我都不爱吃,嫌麻烦。对我来讲,狗不理的失败之处在于他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包子这东西是专属于劳动人们的,它跟窝头馒头烙饼高粱米饭形成系列,一气呵成,你非要改头换面混入钟鸣鼎食之家,卖那么贵,结果是高不成低不就,刘姥姥近大观园,根本就不招人待见。吃包子,最多配一碗小米粥,吃完就走,您能卖多少钱?做包子只有一条儿-诚实,包在里边的馅儿不必fancy,就是猪肉大葱,不值钱,但必须是真材实料,做人也是如此。我一生吃过的包子里面,十个当中有九个做不到诚实。我吃过的最满意的包子是在高中时代,在德胜门内蒋养房一代,我跟我弟弟一起往西什库那边走,进了一路边小店儿,屋里没桌子,地下砌一矮灶,上面支一大黑锅,里面装满小米粥,灶台下面火一直烧着,沿灶台摆一圈儿小板凳儿(也可能是马扎儿),盛粥的碗和乘包子的盘儿放在灶沿儿上,人坐在小板凳儿上吃。到我上大学,狗不理楼上变成了鲁菜馆儿,后来我就跟它没有交集了,现在不知道那铺子是否还在。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