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楼主 只看关注 家园币排序 点赞排序
 🍀换帖看
4,922
$45.33
$1.37
获赞赚币
45.29
点赞赚币
0.04
最大赞力
0.00
我的童年住在一个很大的大院子里,是一个大工厂的集体住房。7、8幢灰色砖墙的平房,每幢就是一个大院子。从东头到西头每个院子也有7、8户人家。

我们这幢最东边是我的女同学小建家;然后我家,再过来就是凤家…然后还有静家,强家,燕家,琪家。这个院子里除了我弟和强家2个男孩子,其余都是女孩子,女孩子有10多个。最大的就是凤姐,她比我们大2岁,一般不和我们玩,都到前面或后面院子找院的小朋友玩。

某日,凤姐家突然来个男孩子,和凤一般大,从外地转来上学,和凤一个班,四年级或五年级吧。听大人说他的父亲去世了,母亲改嫁了,凤的妈妈一直想要个男孩子,所以就过继了这个男孩,他叫林

自从林来了以后,我们这个院子热闹起来,凤和林就象一对冤家,成天打闹,然后凤哭声一片,然后就是凤妈打骂林的声音。凤妈边打还边骂,说虽不是我生的....啥的,那尺条鞭打的声音隔着一堵砖墙清晰传来,就象打在我的身上,每次我都一抖一惊。奇怪林从来没哭过。

有一回,我跟林说,你不疼吗?他挽起袖子给我看,几道紫红色的血印。我这才明白夏天为啥林从来不穿短袖短裤,我小声问他,这要到什么时候才好?他不回答我,走了。后来有一天放学,他先来找我,把我叫出门外,说有几样东西让我帮他保管下,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样东西:弹弓,几张邹巴巴的花纸片,几分钱,最后竟然还有几根香烟。我看到香烟很紧张,不愿替他保管,他说,你不管,我就被打啦—-这句话说出,我赶紧全盘收下来,替他藏起来,我记得还替他把弯曲的香烟上的抹直了,顺便捻去上面粘上的碎碎东东,然后用我的手帕替他包好,早晨上学前再把这边东东给他……如此好长一段时间。

其实,即便如此,我觉得他被打的次数没有减少。我也一直想知道,他那个伤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好?这次打在哪里了?旧伤上会不会增加新伤?两三年的时间,他和凤高中都没考上,林到一个工厂学徒去了,直接住工厂的集体宿舍,不怎么回家。我也上中学,学习忙,看不到他也没问过,忘记了。

再后来我们都搬家了,再也没见过他.....再后来我结婚了,奇怪总是想起他,想他是不是也有妻子,也有孩子……每次回去也都不好意问别人,有没有人知道林的在哪里?还是我妈在世时告诉过我,说凤妈不愿意别人提起他这个儿子,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其实不为见他,就想知道那几道伤是否还在……
 

注册或登录来发表评论

您必须是注册会员才可以发表评论

注册帐号

注册帐号. 太容易了!

登录

已有帐号? 在这里登录.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最新好帖榜

家园推荐黄页

疫情转发榜(微信/网站)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