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08%
3
我有一个毛病,喝开了酒刹不住车。这会儿,温热的清酒喝下肚,我感到暖暖的,身心通泰,世界尽在掌握。我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许了多少愿。美酒美人,果然可以让人迷失。

但我觉得自己还是清醒的。

这时候沙小卫过来敬酒:“来,张总,咱俩喝一个。”

我大概是有些傻傻地看着她:“你是白俄吗?怎么长得像外国人一样?”

“我山东人。山东冠县的,回民。”我听她是回民,冲她来了一句阿拉伯语:愿真主赐福你,她居然用阿拉伯语回答:主的光芒普照大地。

我们相视一笑。我说你山东冠县的回民,你认识杨小平吗?

她迷惑地问:“哪个杨小平?”

这时候李俊峰凑过来问:“是不是杨*家的杨小平。”

我说是。杨小平的母亲就是冠县的回民,姓沙。

李俊峰说:“你跟杨小平也认识?他母亲不是林彬阿姨吗?”

我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他是我大哥,他妈妈本姓沙。

我又转向沙小卫:“我告诉你啊,你们说不定是亲戚。你看啊,你刚刚说你哥哥犯平字,杨小平他舅舅家那几个孩子叫沙宗平、沙爱平,这个平那个平。”

“是吗?”沙小卫有些惊讶又激动。

李俊峰说:“哎呀,那太好啦!那哪天你把小平大哥请来,联个亲,TM多美!”

我说:“行,我看他方便得空的时候,请他出来。”

“他现在混得什么差事?”

我又一激灵,酒也醒了似的。我想你张口就能叫“林斌阿姨”,还能不知道杨小平的职务?

“他在总装备部军械局。”

“哦,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对了,张总啊,你们老头子,离开公路总局多少年了?”

“哦哟,那可是有很久了。”

“营房部呢?”

“也不少年了。”

“底下还有人吗?”

“我父亲没啥大本事,但人缘不错,所以现在好多人还认。”

李俊峰说:“来来,张总,喝一个。听说,这个,青藏公路和康藏公路,现在军队有一大块翻修任务?”

我说:“啊?那个,我真的不大清楚。”

这时我就听那阚总正跟张仲阳聊着贷款的事情。

“您看啊,张行长,您看我们贷款都需要哪些手续?我们这现在有好项目。您比方讲张总这边给联系的项目,很可靠不是?我们资质没有问题,您看启动资金这一块,能不能给我们一部分贷款?来来,张行长,我敬您一个,您随意,我干了。”

我一听,这再聊下去,怕是要出事。得,不能再喝了,咱得赶快走。

我就说:“不好意思,李总,各位,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刚刚聊的这些事情,我确实还需要去打听打听再向李总和各位汇报。”

李俊峰看了阚总一眼,说:“听明白了吗?你就是俗气,酒桌上,哪有谈业务的?喝酒嘛,只谈友情,不谈业务。有业务,你托给哪位姑娘找张总,他能不给帮忙?你非在酒桌上嘚逼嘚、嘚逼嘚,烦死个人。”

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捅了一下张仲阳。张仲阳说:“各位,张总今天还有另外的安排,我们就先告辞了。今天很尽兴了,感谢李总,感谢阚总和沙总,咱们以后再约。”

我仓皇出逃般离开了日本料理。李俊峰说要让大奔送我,我慌忙拒绝。

回家路上,张仲阳说:“哥,你慌啥。”

我说:“这他妈不能不慌啊,许了这么多愿,不知道能不能办到,再呆下去,我要去政治局上班才能帮他办事啊。”

“嗨,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这圈子里,大家都不是这样混的嘛。哥啊,不是我说您哈,有时候,不能较真,对吧?得看他有用没用,能不能为咱创造点啥。”

“这我明白。但我对这个李俊峰,有点不踏实。你说他能有55年那么老的一个将军老爷子吗?那时候,哪个将军能那么老,比董必武还老?”

“您意思,他老头子,是假的?”

“那咱也不敢那样说,万一他老爷子就是那个长相,也说不定。”

“就是嘛。你先处着看呗。出格的事情,咱不做,能力范围里的事情,能互利,没啥不好。”

我想想也是。我这兄弟,他是想帮我,不会害我。他接触了那么久的人,不会有啥问题。再说,这眼前我不正需要找钱吗?不多一些渠道,多找几个朋友,怎么弄钱?

我的心里,最近老存着一个想法,想为我老家的奶娘家里盖个新房子。说起来,农村盖个新房子,并不需要老大一笔钱。但我真的不好意思,我还就拿不出这么多钱。再说,我也不能为了我自己的这个想法,把眼下一家人的生活停顿了。

这么一想,我想通了。张仲阳说得对,看看他李俊峰怎么办事再说。

秋天,夜凉如水,树冠在灯光里摇曳,我点了一支烟,站在阳台上想事情。

抗战胜利,我父母结婚。母亲生下我之后,却又一次需要行军打仗了。我爷爷奶奶把我领回了老家。尚在襁褓中的我需要奶水,我爷爷奶奶便到处求人奶我。后来,打听到十几里地外一家人家,刚出生的第三个孩子死了,便托人说情,把我寄养在了那家人家。这样,我便有了一个奶娘。所以,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这个奶妈,今天我在不在人世,是必须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几十年来,我只在年轻当兵时去老家看过一次老人家,把我半年省下的津贴费留给了老人,此后再也没有回去过。去年碰到一个老家的人,说起这家人家,他居然知道,并且说,老人已经不在了,两个孩子也过得不怎么样。

“他们还住在老房子里,你回去一定找得到的。”

“他们还住在以前的房子里?”

那几间几十年前看上去就要倒塌的房子,居然还是他们遮风挡雨的家园。我的心里一下很难过,那个老家来人的每句话,在我听来好像都是在责备我,骂我,让我浑身燥热,如芒刺在背。

我想我一生之中,还有需要完成的一件大事,我必须为我奶娘的两个孩子起个新房子,这是我必须还的一笔债,我不能把债务带到棺材里去。

第二次和李俊峰吃饭,是他主动约的我。那是个周末,他问我这天有事没事,我说没有。

那就一起过来坐坐,就在紫金,咱不出去,就楼上吃点。

我说好吧。自打上次日本料理之后,我们没怎么联系。在我,多少是有些犹豫。我特别怕绕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里面去。我父亲自打副统帅出事之后,虽然明面上没有牵连进去,但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手拦住了他上升的道路。到后来他以前的部下都晋升到大军区级了,他还在副职上不咸不淡地干着。他是投笔从戎的,对我们要求极严,到头来,我们兄弟俩碌碌无为,既没在政界璀璨,也没在军界开花,他反而觉得欣慰。

还是午餐。中午十二点之前我到了紫金宾馆四楼的一个餐厅。是一个包房,极富欧洲古典风格的装修,法兰西风格的家具和餐桌,透着奢华。

我到的时候,李俊峰正好不在,但桌面上已经有三五个人坐定了,个个体格壮硕,腰圆膀粗,和第一次吃饭的莺莺燕燕反差巨大。我估摸着这些都是穿军装的。我都不认识,也没人介绍,有些尴尬。有喜欢抽烟的,用餐边柜上一个硕大的打火机点着烟,然后看见我,问我:“抽不抽?”

我正想说,抽,外面一个声音传进来:“他妈的谁抽烟呢?不知道阿姨不喜欢烟味?”吓得那位赶紧把烟摁灭了。

李俊峰同着一位五十开外的夫人走了进来,神态极为谦恭。

“阿姨,您看不就是给您解个闷吗,哪有什么可说道的。”

我认出这是军内一位已经去世的德高望重的领导人的夫人。

所有人都站在桌边,等着夫人入座后才敢小心翼翼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我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个位置,就站在一边。李俊峰说,哎,张总,怎么不坐,来啊,这呀,这位置。

他指了指他身边那个位置。

我说:“不妥吧,这么些首长在。”

“哎,今天没有首长,对不对,各位?今天就是叙叙友情,给阿姨解个闷。阿姨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张总,他父亲,以前总后的张副部长。”

我其实有些别扭,我的岁数比这位阿姨还要大。但既然李俊峰这么叫,我也不好造次:“阿姨,我认识您。二十多年前,我住在58号楼。”

阿姨笑起来:“哎呀,对对,我在56号楼住过几年。都不是外人,来来,坐下说话。”

自从李俊峰把我叫成张总,我一直不知道要不要纠正一下。是,我是自己鼓捣了一个小公司,但那公司除了我自己没有别人,我“总”不着别人。但眼下这场合,似乎又不合适去纠正。人家抬举你,咱也不能不识相。

李俊峰给夫人一一介绍另外那些人。果然都是来自各总部的一些处级军官。总部处级,其实是师级干部,大多是大校、上校了,要是在下面的部队,妥妥的都是首长。

这位阿姨,是老首长的第二位夫人,和老首长年龄相差甚大。老首长和她没有儿女,老首长逝世以后,她一个人住在原来的院里。

这时阿姨说:“哟,小李,这餐具倒是别致嘛。”

“英国骨瓷,一个皇家什么顿来着,您喜欢,我给送一套过去。”

“你看你看,我都不敢说话了。我一说好,你就要给我弄。”

“这不都是应该的嘛。都是鄂豫皖出来的,是一家人。”

“对对,一家人一家人。那个鄂豫皖,首长在的时候给我说过,都是些了不起的英雄。你父亲也是,了不起。”

“那都是在老首长带领下革命。来来,阿姨,您先吃吃这菜,看合不合您口味。”

老首长和这第二位夫人好上的时候,第一夫人还健在。因为都是老革命,第一夫人对老首长就不会百依百顺,该摔茶杯绝不会扔调羹,让老首长好不心烦。而这如花似玉的年轻姑娘自然给了老首长不一样的人生感受。但党内有纪律,不能太随意处理婚姻问题,所以三人之间的关系处于心照不宣的状态。第一夫人自己也有一大堆工作要处理,家庭问题闹开来对双方都不好,便形成了各自相安无事的奇怪格局。这阿姨住在56号楼的那几年,大约就是那个阶段。后来,正宫娘娘驾鹤西去,阿姨便顺理成章住进了首长的四合院。等到老首长也走了,家里便好生寂寞,所以但凡外面有什么活动,她都尽量参加。但平心而论,鄂豫皖根据地对于她,其实也是陌生的。

这李俊峰的父亲,到底是谁呢?

我对这个圈子里的人物,有些了解。姓李的少将,查查就知道有哪几位,但似乎都和李俊峰对不上。

但是,这么些大校上校,少壮派,实力派,都恭恭敬敬地坐在席间。还有,我得弄一笔钱,来实现我的愿望。

阿姨少少地吃了些菜,喝了几口拉菲,说了一会儿话,便要走了,因为她还另外有约。一众人都站起来,将阿姨送到电梯口。李俊峰陪着阿姨下楼了,我去外面露台抽根烟,看着下面宽阔马路上急速飞驶的汽车。

在我这个年纪,我这样出身背景的人,混成我这个样子的,应该不多吧。那些飞驰的汽车,远去了,天空的流云,飞走了,像我一去不返的岁月。我还欠着我的乳娘一份情,还不清了,但能还多少就多少吧。

这时我听另外一边的两个人在说话:“一会儿还有什么安排?”

“老规矩吧,走个系列。”

“走个系列?”

“你不能不知道吧?”

“我今天第一次来。”

那位压低了点音量,透着兴奋:“唱歌,洗澡,桑拿。领会一下。”

另一位呵呵笑了下,说:“这李总,深不可测呀。这样的首长夫人没几个人请得动。”

“那是。听说,谷部长就是走了他的路子拿了少将的。”

“真的?怪不得。”

这时我转过了身去,他们也注意到了我。

“哟,张总,对吧?”

我说:“嗳嗳,不敢,小姓张。”

“您父亲张老将军,那是我现在这个部门的第一位主官啊,张总,今后,您可得多关照关照兄弟。”

“哪里哪里。”

“走走,咱继续,再喝几杯去,边吃边聊。”
 
最后编辑: 2020-08-0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08%
到三了,李总的身世还是个谜:unsure:

管比自己年轻的首长夫人叫阿姨真的好吗??

内个。。。小贴士:中间有一段贴重了:p
怪不得辣么长。我还以为我很能写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8.08%
会有一个总结帖吗
关于工程的总结帖?不会有吧,且得忙其他很多事情呢,现在开了头的这个文,得写下去,等等等等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65.97%
关于工程的总结帖?不会有吧,且得忙其他很多事情呢,现在开了头的这个文,得写下去,等等等等
好吧,我不贪心,这篇文已经是个大工程了。
 

小暑

火娃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3
我有一个毛病,喝开了酒刹不住车。这会儿,温热的清酒喝下肚,我感到暖暖的,身心通泰,世界尽在掌握。我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许了多少愿。美酒美人,果然可以让人迷失。

但我觉得自己还是清醒的。

这时候沙小卫过来敬酒:“来,张总,咱俩喝一个。”

我大概是有些傻傻地看着她:“你是白俄吗?怎么长得像外国人一样?”

“我山东人。山东冠县的,回民。”我听她是回民,冲她来了一句阿拉伯语:愿真主赐福你,她居然用阿拉伯语回答:主的光芒普照大地。

我们相视一笑。我说你山东冠县的回民,你认识杨小平吗?

她迷惑地问:“哪个杨小平?”

这时候李俊峰凑过来问:“是不是杨*家的杨小平。”

我说是。杨小平的母亲就是冠县的回民,姓沙。

李俊峰说:“你跟杨小平也认识?他母亲不是林彬阿姨吗?”

我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他是我大哥,他妈妈本姓沙。

我又转向沙小卫:“我告诉你啊,你们说不定是亲戚。你看啊,你刚刚说你哥哥犯平字,杨小平他舅舅家那几个孩子叫沙宗平、沙爱平,这个平那个平。”

“是吗?”沙小卫有些惊讶又激动。

李俊峰说:“哎呀,那太好啦!那哪天你把小平大哥请来,联个亲,TM多美!”

我说:“行,我看他方便得空的时候,请他出来。”

“他现在混得什么差事?”

我又一激灵,酒也醒了似的。我想你张口就能叫“林斌阿姨”,还能不知道杨小平的职务?

“他在总装备部军械局。”

“哦,对对对,你看我这记性。对了,张总啊,你们老头子,离开公路总局多少年了?”

“哦哟,那可是有很久了。”

“营房部呢?”

“也不少年了。”

“底下还有人吗?”

“我父亲没啥大本事,但人缘不错,所以现在好多人还认。”

李俊峰说:“来来,张总,喝一个。听说,这个,青藏公路和康藏公路,现在军队有一大块翻修任务?”

我说:“啊?那个,我真的不大清楚。”

这时我就听那阚总正跟张仲阳聊着贷款的事情。

“您看啊,张行长,您看我们贷款都需要哪些手续?我们这现在有好项目。您比方讲张总这边给联系的项目,很可靠不是?我们资质没有问题,您看启动资金这一块,能不能给我们一部分贷款?来来,张行长,我敬您一个,您随意,我干了。”

我一听,这再聊下去,怕是要出事。得,不能再喝了,咱得赶快走。

我就说:“不好意思,李总,各位,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刚刚聊的这些事情,我确实还需要去打听打听再向李总和各位汇报。”

李俊峰看了阚总一眼,说:“听明白了吗?你就是俗气,酒桌上,哪有谈业务的?喝酒嘛,只谈友情,不谈业务。有业务,你托给哪位姑娘找张总,他能不给帮忙?你非在酒桌上嘚逼嘚、嘚逼嘚,烦死个人。”

弄得我有点不好意思。

我捅了一下张仲阳。张仲阳说:“各位,张总今天还有另外的安排,我们就先告辞了。今天很尽兴了,感谢李总,感谢阚总和沙总,咱们以后再约。”

我仓皇出逃般离开了日本料理。李俊峰说要让大奔送我,我慌忙拒绝。

回家路上,张仲阳说:“哥,你慌啥。”

我说:“这他妈不能不慌啊,许了这么多愿,不知道能不能办到,再呆下去,我要去政治局上班才能帮他办事啊。”

“嗨,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世面,这圈子里,大家都不是这样混的嘛。哥啊,不是我说您哈,有时候,不能较真,对吧?得看他有用没用,能不能为咱创造点啥。”

“这我明白。但我对这个李俊峰,有点不踏实。你说他能有55年那么老的一个将军老爷子吗?那时候,哪个将军能那么老,比董必武还老?”

“您意思,他老头子,是假的?”

“那咱也不敢那样说,万一他老爷子就是那个长相,也说不定。”

“就是嘛。你先处着看呗。出格的事情,咱不做,能力范围里的事情,能互利,没啥不好。”

我想想也是。我这兄弟,他是想帮我,不会害我。他接触了那么久的人,不会有啥问题。再说,这眼前我不正需要找钱吗?不多一些渠道,多找几个朋友,怎么弄钱?

我的心里,最近老存着一个想法,想为我老家的奶娘家里盖个新房子。说起来,农村盖个新房子,并不需要老大一笔钱。但我真的不好意思,我还就拿不出这么多钱。再说,我也不能为了我自己的这个想法,把眼下一家人的生活停顿了。

这么一想,我想通了。张仲阳说得对,看看他李俊峰怎么办事再说。

秋天,夜凉如水,树冠在灯光里摇曳,我点了一支烟,站在阳台上想事情。

抗战胜利,我父母结婚。母亲生下我之后,却又一次需要行军打仗了。我爷爷奶奶把我领回了老家。尚在襁褓中的我需要奶水,我爷爷奶奶便到处求人奶我。后来,打听到十几里地外一家人家,刚出生的第三个孩子死了,便托人说情,把我寄养在了那家人家。这样,我便有了一个奶娘。所以,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这个奶妈,今天我在不在人世,是必须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的。几十年来,我只在年轻当兵时去老家看过一次老人家,把我半年省下的津贴费留给了老人,此后再也没有回去过。去年碰到一个老家的人,说起这家人家,他居然知道,并且说,老人已经不在了,两个孩子也过得不怎么样。

“他们还住在老房子里,你回去一定找得到的。”

“他们还住在以前的房子里?”

那几间几十年前看上去就要倒塌的房子,居然还是他们遮风挡雨的家园。我的心里一下很难过,那个老家来人的每句话,在我听来好像都是在责备我,骂我,让我浑身燥热,如芒刺在背。

我想我一生之中,还有需要完成的一件大事,我必须为我奶娘的两个孩子起个新房子,这是我必须还的一笔债,我不能把债务带到棺材里去。

第二次和李俊峰吃饭,是他主动约的我。那是个周末,他问我这天有事没事,我说没有。

那就一起过来坐坐,就在紫金,咱不出去,就楼上吃点。

我说好吧。自打上次日本料理之后,我们没怎么联系。在我,多少是有些犹豫。我特别怕绕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里面去。我父亲自打副统帅出事之后,虽然明面上没有牵连进去,但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手拦住了他上升的道路。到后来他以前的部下都晋升到大军区级了,他还在副职上不咸不淡地干着。他是投笔从戎的,对我们要求极严,到头来,我们兄弟俩碌碌无为,既没在政界璀璨,也没在军界开花,他反而觉得欣慰。

还是午餐。中午十二点之前我到了紫金宾馆四楼的一个餐厅。是一个包房,极富欧洲古典风格的装修,法兰西风格的家具和餐桌,透着奢华。

我到的时候,李俊峰正好不在,但桌面上已经有三五个人坐定了,个个体格壮硕,腰圆膀粗,和第一次吃饭的莺莺燕燕反差巨大。我估摸着这些都是穿军装的。我都不认识,也没人介绍,有些尴尬。有喜欢抽烟的,用餐边柜上一个硕大的打火机点着烟,然后看见我,问我:“抽不抽?”

我正想说,抽,外面一个声音传进来:“他妈的谁抽烟呢?不知道阿姨不喜欢烟味?”吓得那位赶紧把烟摁灭了。

李俊峰同着一位五十开外的夫人走了进来,神态极为谦恭。

“阿姨,您看不就是给您解个闷吗,哪有什么可说道的。”

我认出这是军内一位已经去世的德高望重的领导人的夫人。

所有人都站在桌边,等着夫人入座后才敢小心翼翼地坐回自己的位置。我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个位置,就站在一边。李俊峰说,哎,张总,怎么不坐,来啊,这呀,这位置。

他指了指他身边那个位置。

我说:“不妥吧,这么些首长在。”

“哎,今天没有首长,对不对,各位?今天就是叙叙友情,给阿姨解个闷。阿姨我给您介绍一下,这是张总,他父亲,以前总后的张副部长。”

我其实有些别扭,我的岁数比这位阿姨还要大。但既然李俊峰这么叫,我也不好造次:“阿姨,我认识您。二十多年前,我住在58号楼。”

阿姨笑起来:“哎呀,对对,我在56号楼住过几年。都不是外人,来来,坐下说话。”

自从李俊峰把我叫成张总,我一直不知道要不要纠正一下。是,我是自己鼓捣了一个小公司,但那公司除了我自己没有别人,我“总”不着别人。但眼下这场合,似乎又不合适去纠正。人家抬举你,咱也不能不识相。

李俊峰给夫人一一介绍另外那些人。果然都是来自各总部的一些处级军官。总部处级,其实是师级干部,大多是大校、上校了,要是在下面的部队,妥妥的都是首长。

这位阿姨,是老首长的第二位夫人,和老首长年龄相差甚大。老首长和她没有儿女,老首长逝世以后,她一个人住在原来的院里。

这时阿姨说:“哟,小李,这餐具倒是别致嘛。”

“英国骨瓷,一个皇家什么顿来着,您喜欢,我给送一套过去。”

“你看你看,我都不敢说话了。我一说好,你就要给我弄。”

“这不都是应该的嘛。都是鄂豫皖出来的,是一家人。”

“对对,一家人一家人。那个鄂豫皖,首长在的时候给我说过,都是些了不起的英雄。你父亲也是,了不起。”

“那都是在老首长带领下革命。来来,阿姨,您先吃吃这菜,看合不合您口味。”

老首长和这第二位夫人好上的时候,第一夫人还健在。因为都是老革命,第一夫人对老首长就不会百依百顺,该摔茶杯绝不会扔调羹,让老首长好不心烦。而这如花似玉的年轻姑娘自然给了老首长不一样的人生感受。但党内有纪律,不能太随意处理婚姻问题,所以三人之间的关系处于心照不宣的状态。第一夫人自己也有一大堆工作要处理,家庭问题闹开来对双方都不好,便形成了各自相安无事的奇怪格局。这阿姨住在56号楼的那几年,大约就是那个阶段。后来,正宫娘娘驾鹤西去,阿姨便顺理成章住进了首长的四合院。等到老首长也走了,家里便好生寂寞,所以但凡外面有什么活动,她都尽量参加。但平心而论,鄂豫皖根据地对于她,其实也是陌生的。

这李俊峰的父亲,到底是谁呢?

我对这个圈子里的人物,有些了解。姓李的少将,查查就知道有哪几位,但似乎都和李俊峰对不上。

但是,这么些大校上校,少壮派,实力派,都恭恭敬敬地坐在席间。还有,我得弄一笔钱,来实现我的愿望。

阿姨少少地吃了些菜,喝了几口拉菲,说了一会儿话,便要走了,因为她还另外有约。一众人都站起来,将阿姨送到电梯口。李俊峰陪着阿姨下楼了,我去外面露台抽根烟,看着下面宽阔马路上急速飞驶的汽车。

在我这个年纪,我这样出身背景的人,混成我这个样子的,应该不多吧。那些飞驰的汽车,远去了,天空的流云,飞走了,像我一去不返的岁月。我还欠着我的乳娘一份情,还不清了,但能还多少就多少吧。

这时我听另外一边的两个人在说话:“一会儿还有什么安排?”

“老规矩吧,走个系列。”

“走个系列?”

“你不能不知道吧?”

“我今天第一次来。”

那位压低了点音量,透着兴奋:“唱歌,洗澡,桑拿。领会一下。”

另一位呵呵笑了下,说:“这李总,深不可测呀。这样的首长夫人没几个人请得动。”

“那是。听说,谷部长就是走了他的路子拿了少将的。”

“真的?怪不得。”

这时我转过了身去,他们也注意到了我。

“哟,张总,对吧?”

我说:“嗳嗳,不敢,小姓张。”

“您父亲张老将军,那是我现在这个部门的第一位主官啊,张总,今后,您可得多关照关照兄弟。”

“哪里哪里。”

“走走,咱继续,再喝几杯去,边吃边聊。”


马克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