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纽时:美国,能不能不要学中国打民族主义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纽时:美国,能不能不要学中国打民族主义牌》的相关评论
"The next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should beware of casting America’s China policy in nationalistic terms," write @jessicacweiss and @Ali_Wyne https://t.co/VifFCEnXES
— New York Times Opinion (@nytopinion) September 2, 2020
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许多外交政策问题上存在分歧,但在对美国面临输给中国的风险认识上却是一致的。
对共和党人来说,中国是一种存在的威胁。特朗普总统最近发出的关于前副总统的警告是,“如果拜登当选,中国将拥有我们的国家。”
对民主党人来说,中国是一种可以对付的挑战。尽管如此,拜登已承诺,就大流行病防范而言,美国“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人民,绝不会再任由中国和其他国家摆布”。
即使这种强硬言论主要是为了竞选宣传,但下届美国总统也应该谨防使用民族主义的辞令来表述美国的对华政策。
从长远来看,北京标榜的极端民族主义很可能会削弱中国共产党争取世界领导地位的努力;这种民族主义让太多的政府担忧。
但从在短期来看,这种民族主义在中国国内是团结民众的有效战斗口号,因此华盛顿必须小心,不要让中国国内的情绪变得难以控制,否则可能会迫使北京进一步强化自己的立场。
民族主义的美国政策也使美国动员其伙伴联合起来对抗中国的努力复杂化,而且这种政策有疏远拥有华裔血统族群的危险,他们也是为美国经济活力做贡献的人。
简言之:美国政府不应该试图用更中国的手法对待中国。
北京试图将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转变为一次公关机会。政府一方面转移外界对它早期应对武汉疫情不力的批评,一方面标榜自己在国内采取的应对措施和个人防护装备的出口,同时批评西方国家的表现。
在今年4月对中国各地近2万人进行的一项调查中,81%的调查对象表示,他们对中央政府在疫情期间的“信息发布”感到满意。约89%的人说,他们对政府提供的“日常必需品和防护材料”感到满意。
但中国政府的自夸在国外并没有多大作用。
一些国家并不买中国政府的账。例如,澳大利亚呼吁对中国的新冠病毒大流行起源进行正式调查。(北京已经作出反击,对澳大利亚的牛肉和大麦实施了制裁。)
中国也因压制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香港进行镇压、加大对台湾施压、与印度在两国有争议的边界发生冲突,以及在南海强有力地推行自己的海上主权,面临着全球的集体反对。
中国政府自己也对国外日益高涨的不满情绪感到担忧。据路透社报道,中国国家安全部下属的一个智库曾在今年4月提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一些高层官员注意,海外对中国的敌意已达到了自1989年天安门镇压以来的最高水平。
所以,就在北京谴责外国政府干涉其认为属于自己内政的事务的同时,包括外交部长王毅和中国最高外事官员杨洁篪在内的中国重要官员们也一直在试图缓解紧张局势增长所带来的影响,发出了中国对稳定美中关系感兴趣的信号。
这种姿态对华盛顿以对自己有利的方式重新调整美中关系来说是个机会,前提是华盛顿能够得当地处理北京的民族主义。
这将意味着让中国的沙文主义战略受制于自然,而不是美国采取本国的针锋相对措施。
重新调整关系事关重大。华盛顿必须用一种让北京能够接受的方式对北京施压,而不使其在国内听众面前丢脸:中国政府不能在显而易见的挑衅面前显得被动。
例如,在何时以及如何高调地在南海或台湾海峡进行海上巡逻的问题上,华盛顿应该比特朗普政府迄今所做的更有选择性和更审慎。
北京以前也曾配合过,通过主要是象征性的军事行动或言辞上的咄咄逼人,在试图表示决心的同时,小心地避免直接的对抗。
但这是一种不容易的走钢丝。北京的姿态也许会暂时安抚中国公众的极端爱国主义,但也可能会让这种情绪长期滋长。
这种风险是华盛顿在阻止北京打民族主义牌上必须做点什么的一个原因,部分要通过与亚太地区的伙伴组织起更统一的抵抗力量。
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韩国等国的政府对中国的好斗越来越担心。但他们不希望与中国脱钩到特朗普政府的程度。他们也不想在美中旷日持久的竞争中充当工具。
但他们会乐于接受与华盛顿加强协调,尤其是如果华盛顿恢复到不像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运动那么单边的外交政策的话。
与此同时,华盛顿也应该注意不要暗示它在寻求中国的政权更迭,否则它可能会让中国公民有更多的理由团结在习近平周围,而不是要求他的政府解决国内的严重挑战,比如经济增长放缓和环境恶化。
华盛顿对中国在香港日益严厉的镇压所采取的大范围报复措施,实际上可能对香港居民造成更大的伤害,而不是对中国政府造成伤害,因为这让香港居民在失去自治权的同时,在财务上变得不确定。
更有用的做法是推出能帮助来自香港的难民——以及在大陆受迫害的少数民族——在美国重新定居的庇护政策。
美国政府也应该缓和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
对在美国的中国学者、学生和游客的全面限制,会让人觉得是与全体中国人民为敌。
对比如某些个体涉嫌犯罪活动的问题,采取更恰当的针对性措施。而且,许多在美国的中国学生为美国在前沿技术领域的竞争力做出了巨大贡献。
特朗普政府据称正在考虑禁止所有中共党员及其家属来美国旅行。但中共有大约9200万党员——相当于美国人口的28%——其中许多人入党更多地是为了增进自己的职业前景,而不是出于意识形态信仰。
华盛顿对习近平越来越民族主义、越来越专制的中国的最好对策是,采取一种不对称的方式——在重振长期以来奠定美国外交基础的关系的同时,重申美国的民主价值观和制度。
美国的民族主义只会引发更多中国的民族主义,这将损害美国,尤其是在短期内。最好的办法是,听任中国的战略自行发展或自行搁浅。
如今的美国正在打种族主义牌。BLM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