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福 IT

我的移民生活:打工、改行与择业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到了加拿大后,对我个人来说,必须在学英语,读书,或打工生存下来之间进行选择。在此期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也促使我决定要改变思路。就是有一次,一个中国人办的比较有名的中介介绍我去一个干洗店见工。中介小姐先收了我几百元钱的中介费,并且很肯定的说这份工很好,一定适合我,成功率应该很高。

面试的那天,下着冬雨,但还没有下雪。我穿着中式小棉袄,围了条真丝的中式围巾,外面套了件风衣。找到那家店后,见到了店主。店主是个很儒雅的亚洲男士,在我说明来意后,他就带我到了工作间。一一帮忙接过我脱去的外衣,等我解下围巾后,他便顺手拿过衣架挂好了它们。然后他让一个白人员工示范自动衬衣熨烫机的操作,也让我操作了几次。然后说,后面还有人要面试,明天给我电话。

这个工作很简单,就是把衬衣挂好后,把领子和袖口按照模子的形状折叠好,双手按下机器两侧的按钮,再取下衬衣就好。我本来就是工程学士,车床,刨床,铣床,甚至型沙,倒模,浇铸都难不到我,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按钮操作?

结果是,我没有等到雇主的电话。于是就打电话问中介的小姐,她说,老板说我太斯文了,所以要了别人。我就好奇地问,那老板是怎么用英语表达“斯文”这个意思的,她说,“老板说,你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不像打工的人”。我当时很不服气,心想,工厂里生产线上的活都干过,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操作。尽管我想干干体力活,证明一下我的动手能力,但事实是,连打个雷波都没有人要,这个打击可不小。

书是要读的,要不打一辈子的雷波,可不是我来加拿大的目的。再说,我住的公寓楼里,在当年我入住的时候,大楼管理员就告诉我有159个中国人,而我认识的中国人里,只要是读了书的,都找到了相应的工作,然后买房子搬走了。还有两口子同时贷款读书的,读出来后,都找到工作了。

我很想得开,觉得自己来到加拿大,就是从零开始,新人一个,穷人一个,社会底层的人一个。所以没有什么失落感,倒是拿着政府每个月存到我银行账户上的孩子的牛奶金,享受着各种免费的社区服务和学习机会,总是心存感激,感激这世上有这么一个地方,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试试不同的职业,审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看到自己的能力或不足,见识与自己国家不同的传统,教育,文化,种族,习俗,政策,法规,生活准则和行为方式。同时,我也想为服务过我的这个社会,做点什么事情,用自己的知识,用中国人的智慧,来回报这个社会。

确定了要读书,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读什么,什么时候去读,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钱的问题。我带的钱不多,又没有其他经济上的支持,我打工的时间又不够申请EI。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贷款了。我必须贷到足够的钱来让自己衣食住行无忧,才能安心读书。因此我决定等到登陆到了一年的时候,能够同时拿到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贷款。

在等待期间,我继续打一些自己能够承受,还比较喜欢的工,同时也做一些search 和research, 收集足够的资料和信息,为自己选职业,做决定,来打基础。

由于我的惰性和惯性,也由于做决定真的很难,也由于自己是个完美主义加理想主义者,做了有限的搜索和研究后,一步步地摸索着上网,注册,填表,交申请费,到了真正申请的时候,最多可以填五个专业。也许报一个只要二三十元,我硬是交了近一百元,一个不拉地,把五个空格都填满了。而填的专业各自独立,互不沾边。有文,有理,有商务财会,有社区服务,有保健咨询,有海关运输,还有生物工程。

这本是懒人的懒办法,但是等到要入学考试的时候,就不得不四处奔忙去不同的学校,参加不同形式的考试了。有机考的英语和数学,有笔试的英语和数学,有实验室的面试,有小组面试和单独面谈,有交钱的考试,也有不交钱的考试,学校不一样,方式也各异。

就这样跑了一阵子后,接下来,就是一封一封的来信。一下子五个录取通知书都来了,并且每一个都要我在几月几日之前确认接受offer, 几月几日之前交学费。还是由于做决定太难,也由于懒得做决定,我寄信确认接受了所有的offer, 把决定权留到了万不得已不得不做决定的那一天。
 
最后编辑: 2020-09-08
最大赞力
0.32
当前赞力
91.13%
到了加拿大后,对我个人来说,必须在学英语,读书,或打工生存下来之间进行选择。在此期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也促使我决定要改变思路。就是有一次,一个中国人办的比较有名的中介介绍我去一个干洗店见工。中介小姐先收了我几百元钱的中介费,并且很肯定的说这份工很好,一定适合我,成功率应该很高。

面试的那天,下着冬雨,但还没有下雪。我穿着中式小棉袄,围了条真丝的中式围巾,外面套了件风衣。找到那家店后,见到了店主。店主是个很儒雅的亚洲男士,在我说明来意后,他就带我到了工作间。一一帮忙接过我脱去的外衣,等我解下围巾后,他便顺手拿过衣架挂好了它们。然后他让一个白人员工示范自动衬衣熨烫机的操作,也让我操作了几次。然后说,后面还有人要面试,明天给我电话。

这个工作很简单,就是把衬衣挂好后,把领子和袖口按照模子的形状折叠好,双手按下机器两侧的按钮,再取下衬衣就好。我本来就是工程学士,车床,刨床,铣床,甚至型沙,倒模,浇铸都难不到我,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按钮操作?

结果是,我没有等到雇主的电话。于是就打电话问中介的小姐,她说,老板说我太斯文了,所以要了别人。我就好奇地问,那老板是怎么用英语表达“斯文”这个意思的,她说,“老板说,你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不像打工的人”。我当时很不服气,心想,工厂里生产线上的活都干过,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操作。尽管我想干干体力活,证明一下我的动手能力,但事实是,连打个雷波都没有人要,这个打击可不小。

书是要读的,要不打一辈子的雷波,可不是我来加拿大的目的。再说,我住的公寓楼里,在当年我入住的时候,大楼管理员就告诉我有159个中国人,而我认识的中国人里,只要是读了书的,都找到了相应的工作,然后买房子搬走了。还有两口子同时贷款读书的,读出来后,都找到工作了。

在国内,我是个穷教书匠;在家里,买菜做饭,管孩子。到这里来了以后,新人一个,穷人一个,社会底层的人一个。所以没有什么失落感,倒是拿着政府每个月存到我银行账户上的孩子的牛奶金,享受着各种免费的社区服务和学习机会,总是心存感激,感激这世上有这么一个地方,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试试不同的职业,审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看到自己的能力或不足,见识与自己国家不同的传统,教育,文化,种族,习俗,政策,法规,生活准则和行为方式。同时,我也想为服务过我的这个社会,做点什么事情,用自己的知识,用中国人的智慧,来回报这个社会。

确定了要读书,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读什么,什么时候去读,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钱的问题。我带的钱不多,又没有其他经济上的支持,我打工的时间又不够申请EI。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贷款了。我必须贷到足够的钱来让自己衣食住行无忧,才能安心读书。因此我决定等到登陆到了一年的时候,能够同时拿到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贷款。

在等待期间,我接续打一些自己能够承受,还比较喜欢的工,同时也做一些search 和research, 收集足够的资料和信息,为自己选职业,做决定,来打基础。

由于我的惰性和惯性,也由于做决定真的很难,也由于自己是个完美主义加理想主义者,做了有限的搜索和研究后,一步步地摸索着上网,注册,填表,交申请费,到了真正申请的时候,最多可以填五个专业。也许报一个只要二三十元,我硬是交了近一百元,一个不拉地,把五个空格都填满了。而填的专业各自独立,互不沾边。有文,有理,有商务财会,有社区服务,有保健咨询,有海关运输,还有生物工程。

这本是懒人的懒办法,但是等到要入学考试的时候,就不得不四处奔忙去不同的学校,参加不同形式的考试了。有机考的英语和数学,有笔试的英语和数学,有实验室的面试,有小组面试和单独面谈,有交钱的考试,也有不交钱的考试,学校不一样,方式也各异。

就这样跑了一阵子后,接下来,就是一封一封的来信。一下子五个录取通知书都来了,并且每一个都要我在几月几日之前确认接受offer, 几月几日之前交学费。还是由于做决定太难,也由于懒得做决定,我寄信确认接受了所有的offer, 把决定权留到了万不得已不得不做决定的那一天。
赞好文,支持。 (y) :wdb1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到了加拿大后,对我个人来说,必须在学英语,读书,或打工生存下来之间进行选择。在此期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也促使我决定要改变思路。就是有一次,一个中国人办的比较有名的中介介绍我去一个干洗店见工。中介小姐先收了我几百元钱的中介费,并且很肯定的说这份工很好,一定适合我,成功率应该很高。

面试的那天,下着冬雨,但还没有下雪。我穿着中式小棉袄,围了条真丝的中式围巾,外面套了件风衣。找到那家店后,见到了店主。店主是个很儒雅的亚洲男士,在我说明来意后,他就带我到了工作间。一一帮忙接过我脱去的外衣,等我解下围巾后,他便顺手拿过衣架挂好了它们。然后他让一个白人员工示范自动衬衣熨烫机的操作,也让我操作了几次。然后说,后面还有人要面试,明天给我电话。

这个工作很简单,就是把衬衣挂好后,把领子和袖口按照模子的形状折叠好,双手按下机器两侧的按钮,再取下衬衣就好。我本来就是工程学士,车床,刨床,铣床,甚至型沙,倒模,浇铸都难不到我,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按钮操作?

结果是,我没有等到雇主的电话。于是就打电话问中介的小姐,她说,老板说我太斯文了,所以要了别人。我就好奇地问,那老板是怎么用英语表达“斯文”这个意思的,她说,“老板说,你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不像打工的人”。我当时很不服气,心想,工厂里生产线上的活都干过,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操作。尽管我想干干体力活,证明一下我的动手能力,但事实是,连打个雷波都没有人要,这个打击可不小。

书是要读的,要不打一辈子的雷波,可不是我来加拿大的目的。再说,我住的公寓楼里,在当年我入住的时候,大楼管理员就告诉我有159个中国人,而我认识的中国人里,只要是读了书的,都找到了相应的工作,然后买房子搬走了。还有两口子同时贷款读书的,读出来后,都找到工作了。

我很想得开,觉得自己来到加拿大,就是从零开始,新人一个,穷人一个,社会底层的人一个。所以没有什么失落感,倒是拿着政府每个月存到我银行账户上的孩子的牛奶金,享受着各种免费的社区服务和学习机会,总是心存感激,感激这世上有这么一个地方,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试试不同的职业,审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看到自己的能力或不足,见识与自己国家不同的传统,教育,文化,种族,习俗,政策,法规,生活准则和行为方式。同时,我也想为服务过我的这个社会,做点什么事情,用自己的知识,用中国人的智慧,来回报这个社会。

确定了要读书,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读什么,什么时候去读,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钱的问题。我带的钱不多,又没有其他经济上的支持,我打工的时间又不够申请EI。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贷款了。我必须贷到足够的钱来让自己衣食住行无忧,才能安心读书。因此我决定等到登陆到了一年的时候,能够同时拿到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贷款。

在等待期间,我继续打一些自己能够承受,还比较喜欢的工,同时也做一些search 和research, 收集足够的资料和信息,为自己选职业,做决定,来打基础。

由于我的惰性和惯性,也由于做决定真的很难,也由于自己是个完美主义加理想主义者,做了有限的搜索和研究后,一步步地摸索着上网,注册,填表,交申请费,到了真正申请的时候,最多可以填五个专业。也许报一个只要二三十元,我硬是交了近一百元,一个不拉地,把五个空格都填满了。而填的专业各自独立,互不沾边。有文,有理,有商务财会,有社区服务,有保健咨询,有海关运输,还有生物工程。

这本是懒人的懒办法,但是等到要入学考试的时候,就不得不四处奔忙去不同的学校,参加不同形式的考试了。有机考的英语和数学,有笔试的英语和数学,有实验室的面试,有小组面试和单独面谈,有交钱的考试,也有不交钱的考试,学校不一样,方式也各异。

就这样跑了一阵子后,接下来,就是一封一封的来信。一下子五个录取通知书都来了,并且每一个都要我在几月几日之前确认接受offer, 几月几日之前交学费。还是由于做决定太难,也由于懒得做决定,我寄信确认接受了所有的offer, 把决定权留到了万不得已不得不做决定的那一天。
雷波工还找中介收了几百元?上当了吧?直接投简历等电话面试好了呀。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到了加拿大后,对我个人来说,必须在学英语,读书,或打工生存下来之间进行选择。在此期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也促使我决定要改变思路。就是有一次,一个中国人办的比较有名的中介介绍我去一个干洗店见工。中介小姐先收了我几百元钱的中介费,并且很肯定的说这份工很好,一定适合我,成功率应该很高。

面试的那天,下着冬雨,但还没有下雪。我穿着中式小棉袄,围了条真丝的中式围巾,外面套了件风衣。找到那家店后,见到了店主。店主是个很儒雅的亚洲男士,在我说明来意后,他就带我到了工作间。一一帮忙接过我脱去的外衣,等我解下围巾后,他便顺手拿过衣架挂好了它们。然后他让一个白人员工示范自动衬衣熨烫机的操作,也让我操作了几次。然后说,后面还有人要面试,明天给我电话。

这个工作很简单,就是把衬衣挂好后,把领子和袖口按照模子的形状折叠好,双手按下机器两侧的按钮,再取下衬衣就好。我本来就是工程学士,车床,刨床,铣床,甚至型沙,倒模,浇铸都难不到我,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按钮操作?

结果是,我没有等到雇主的电话。于是就打电话问中介的小姐,她说,老板说我太斯文了,所以要了别人。我就好奇地问,那老板是怎么用英语表达“斯文”这个意思的,她说,“老板说,你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不像打工的人”。我当时很不服气,心想,工厂里生产线上的活都干过,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操作。尽管我想干干体力活,证明一下我的动手能力,但事实是,连打个雷波都没有人要,这个打击可不小。

书是要读的,要不打一辈子的雷波,可不是我来加拿大的目的。再说,我住的公寓楼里,在当年我入住的时候,大楼管理员就告诉我有159个中国人,而我认识的中国人里,只要是读了书的,都找到了相应的工作,然后买房子搬走了。还有两口子同时贷款读书的,读出来后,都找到工作了。

我很想得开,觉得自己来到加拿大,就是从零开始,新人一个,穷人一个,社会底层的人一个。所以没有什么失落感,倒是拿着政府每个月存到我银行账户上的孩子的牛奶金,享受着各种免费的社区服务和学习机会,总是心存感激,感激这世上有这么一个地方,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试试不同的职业,审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看到自己的能力或不足,见识与自己国家不同的传统,教育,文化,种族,习俗,政策,法规,生活准则和行为方式。同时,我也想为服务过我的这个社会,做点什么事情,用自己的知识,用中国人的智慧,来回报这个社会。

确定了要读书,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读什么,什么时候去读,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钱的问题。我带的钱不多,又没有其他经济上的支持,我打工的时间又不够申请EI。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贷款了。我必须贷到足够的钱来让自己衣食住行无忧,才能安心读书。因此我决定等到登陆到了一年的时候,能够同时拿到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贷款。

在等待期间,我继续打一些自己能够承受,还比较喜欢的工,同时也做一些search 和research, 收集足够的资料和信息,为自己选职业,做决定,来打基础。

由于我的惰性和惯性,也由于做决定真的很难,也由于自己是个完美主义加理想主义者,做了有限的搜索和研究后,一步步地摸索着上网,注册,填表,交申请费,到了真正申请的时候,最多可以填五个专业。也许报一个只要二三十元,我硬是交了近一百元,一个不拉地,把五个空格都填满了。而填的专业各自独立,互不沾边。有文,有理,有商务财会,有社区服务,有保健咨询,有海关运输,还有生物工程。

这本是懒人的懒办法,但是等到要入学考试的时候,就不得不四处奔忙去不同的学校,参加不同形式的考试了。有机考的英语和数学,有笔试的英语和数学,有实验室的面试,有小组面试和单独面谈,有交钱的考试,也有不交钱的考试,学校不一样,方式也各异。

就这样跑了一阵子后,接下来,就是一封一封的来信。一下子五个录取通知书都来了,并且每一个都要我在几月几日之前确认接受offer, 几月几日之前交学费。还是由于做决定太难,也由于懒得做决定,我寄信确认接受了所有的offer, 把决定权留到了万不得已不得不做决定的那一天。
当年我刚开始打labor的时候,在店里工作,很多顾客都以为我是经理,那时做生意的气质还没磨平,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人以为我是店里的经理了,10年的labor已经改变了我的气质。 不过, 我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人说实话,怎么混最终都一样。 所以,没必要纠结。 我店里的西人同事,从高中毕业就在店里工作,现在也是50多岁的人了,他的英语应该没问题吧,他有一次和我聊起来,他说他不喜欢读书,所以,干现在这个工作很正常。 所以。我的移民生活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收获就是真正理解了佛法。 从而能够放下一些本来就应该放下的东西。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到了加拿大后,对我个人来说,必须在学英语,读书,或打工生存下来之间进行选择。在此期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插曲,也促使我决定要改变思路。就是有一次,一个中国人办的比较有名的中介介绍我去一个干洗店见工。中介小姐先收了我几百元钱的中介费,并且很肯定的说这份工很好,一定适合我,成功率应该很高。

面试的那天,下着冬雨,但还没有下雪。我穿着中式小棉袄,围了条真丝的中式围巾,外面套了件风衣。找到那家店后,见到了店主。店主是个很儒雅的亚洲男士,在我说明来意后,他就带我到了工作间。一一帮忙接过我脱去的外衣,等我解下围巾后,他便顺手拿过衣架挂好了它们。然后他让一个白人员工示范自动衬衣熨烫机的操作,也让我操作了几次。然后说,后面还有人要面试,明天给我电话。

这个工作很简单,就是把衬衣挂好后,把领子和袖口按照模子的形状折叠好,双手按下机器两侧的按钮,再取下衬衣就好。我本来就是工程学士,车床,刨床,铣床,甚至型沙,倒模,浇铸都难不到我,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按钮操作?

结果是,我没有等到雇主的电话。于是就打电话问中介的小姐,她说,老板说我太斯文了,所以要了别人。我就好奇地问,那老板是怎么用英语表达“斯文”这个意思的,她说,“老板说,你一看就是坐办公室的,不像打工的人”。我当时很不服气,心想,工厂里生产线上的活都干过,还在乎这么简单的操作。尽管我想干干体力活,证明一下我的动手能力,但事实是,连打个雷波都没有人要,这个打击可不小。

书是要读的,要不打一辈子的雷波,可不是我来加拿大的目的。再说,我住的公寓楼里,在当年我入住的时候,大楼管理员就告诉我有159个中国人,而我认识的中国人里,只要是读了书的,都找到了相应的工作,然后买房子搬走了。还有两口子同时贷款读书的,读出来后,都找到工作了。

我很想得开,觉得自己来到加拿大,就是从零开始,新人一个,穷人一个,社会底层的人一个。所以没有什么失落感,倒是拿着政府每个月存到我银行账户上的孩子的牛奶金,享受着各种免费的社区服务和学习机会,总是心存感激,感激这世上有这么一个地方,让我重新认识这个世界,试试不同的职业,审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看到自己的能力或不足,见识与自己国家不同的传统,教育,文化,种族,习俗,政策,法规,生活准则和行为方式。同时,我也想为服务过我的这个社会,做点什么事情,用自己的知识,用中国人的智慧,来回报这个社会。

确定了要读书,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读什么,什么时候去读,当然首当其冲的还是钱的问题。我带的钱不多,又没有其他经济上的支持,我打工的时间又不够申请EI。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贷款了。我必须贷到足够的钱来让自己衣食住行无忧,才能安心读书。因此我决定等到登陆到了一年的时候,能够同时拿到联邦政府和省政府的贷款。

在等待期间,我继续打一些自己能够承受,还比较喜欢的工,同时也做一些search 和research, 收集足够的资料和信息,为自己选职业,做决定,来打基础。

由于我的惰性和惯性,也由于做决定真的很难,也由于自己是个完美主义加理想主义者,做了有限的搜索和研究后,一步步地摸索着上网,注册,填表,交申请费,到了真正申请的时候,最多可以填五个专业。也许报一个只要二三十元,我硬是交了近一百元,一个不拉地,把五个空格都填满了。而填的专业各自独立,互不沾边。有文,有理,有商务财会,有社区服务,有保健咨询,有海关运输,还有生物工程。

这本是懒人的懒办法,但是等到要入学考试的时候,就不得不四处奔忙去不同的学校,参加不同形式的考试了。有机考的英语和数学,有笔试的英语和数学,有实验室的面试,有小组面试和单独面谈,有交钱的考试,也有不交钱的考试,学校不一样,方式也各异。

就这样跑了一阵子后,接下来,就是一封一封的来信。一下子五个录取通知书都来了,并且每一个都要我在几月几日之前确认接受offer, 几月几日之前交学费。还是由于做决定太难,也由于懒得做决定,我寄信确认接受了所有的offer, 把决定权留到了万不得已不得不做决定的那一天。
非常同意,读书是最好的出路,我对每个移友的劝告都是尽早读书,既使有专业工作也要争取读书,读书对英文的提高和社交网络拓广都非常有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你绝对品行高尚👍
许多人自己不读书就说读书没有用
什么加拿大主要看工作经验等等谬论
蓝领比白领甚至金领挣的还多
纯粹是浑蛋!
无论回国混还是在北美混
加拿大文凭都远远高于中国任何高校!
要看性价比,读书要花费很多的时间,还有金钱,还有自己的精力,还有也不是读书就一定能产生效益,读完书还是找不到工作的也是大有人在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