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借腹生子的中国客:3000中国夫妻扎堆乌克兰求“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借腹生子的中国客:3000中国夫妻扎堆乌克兰求“》的相关评论
庄玉磊与客户孩子的合影
在哈萨克斯坦、乌克兰、格鲁吉亚,越来越多的中国面孔出现在当地的妇产生殖医院中,他们不远万里,来此 借腹生子 。
位于乌克兰基辅的生殖医院彼奥医院,最近几年已从代孕业务中盈利数千万欧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中国客户的 贡献 。一家广州代孕中介的负责人向深一度记者确认,自 07 年以来,经他参与运作,已有超过一千名代孕宝宝在海外降生,他所接触的远赴海外代孕客户近年几乎在成倍增长。
失独的父母、无法自然受孕的年轻夫妻、无暇怀孕的企业高管 ...... 海外求子吸引他们的不只是当地林立的中文代孕广告、全程的汉语陪同服务,更让他们安心的是,在这些国家代孕均属合法。
面对海外代孕无法回避的现状,在接受深一度记者采访时,各方专家的观点并不一致。有人担心,放开代孕行为会让女性生育与利益挂钩,对人性伦理产生冲击;有人认为,面对激增的代孕需求,不如因势利导加强立法规范,以此抵消 地下行为 带来的隐患。
在乌克兰基辅出生的数十名海外代孕婴儿 | 路透社
生在哈萨克斯坦
李菁的儿子快两岁了,长得很壮实。孩子平时由奶奶带着,但是每当李菁回家,他都会在门口等着妈妈。李菁很欣慰, 长得很像我,也很粘我。
唯一让李菁遗憾的是,初为人母的她错过了怀胎与分娩的过程。儿子的一半基因来自李菁,但孕育他的是一名 29 岁哈萨克斯坦女性的子宫。
2018 年 11 月底,哈萨克斯坦一妇产科医院门口,李菁见到了自己刚刚降生三天的孩子。宝宝很健康,生下来 6 斤 6 两,但李菁抱着动都不敢动, 他像小猫一样,皮肤粉粉的,一直在睡。 李菁的丈夫在旁边看着母子俩,没忍住,红了眼眶。
在孩子刚刚降临时,29 岁的哈萨克斯坦 代妈 就签署协议放弃了抚养权。之后,李菁夫妇带着孩子进行了亲子鉴定,并以此作为血缘凭证为孩子办好了回国手续。在国内,他们在出入境管理部门填写《在国外出生子女申报户口通知单》等一系列手续,最终在派出所为孩子落户。
在 2018 年,李菁的儿子是广州代孕中介 精因宝贝 运作产下的第 100 个代孕宝宝。这家机构的创始人庄玉磊毕业于知名大学的分子生物学专业,从业 13 年来,他带领几十人的团队经手了数千个代孕宝宝的降生。
精因宝贝的海外代孕项目价格在 48 万到 58 万之间,其间实际价格主要由客户是否需要选择性别决定。据庄玉磊介绍,他们是国内最早提供孕前基因筛查的机构,他们代孕的成功率保持在 80% 以上。其中有一半客户希望选择孩子的性别,尤以选择男孩的居多。
李菁夫妇签下的是 48 万元的 基础款 协议,其中包括两年内两次促排、无限次移植、胚胎染色体筛查、冷冻胚胎一年,以及代母的佣金、生活费和生产费用。在协议落笔之后,一个历时 11 个月的 借腹生子 过程就会开始。
乌克兰街头的代母招聘广告上面写着 代孕母亲可至多获得 54 万元乌克兰货币格里夫纳(约合 13 万人民币)
基辅的中文广告
2018 年 2 月,李菁夫妇抵达阿拉木图市,这里是哈萨克斯坦第一大城市,包括司机、翻译和生活助理在内的三名精因宝贝当地工作人员,正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第二天,李菁夫妇来到了精因宝贝在当地的合作方 IRM 生殖医院, 是一栋 4 层楼,有点像国内妇幼保健院的风格。 李菁在这里做了血常规、尿常规、B 超、肝功能等一系列检查后,在第三天开始打促排针。
促排针的形状有些像旋转式眉笔,每次在肚皮上完成注射后,李菁都感到肚胀,身体也会有些水肿。在连续 12 天的注射之后,李菁坐上妇科检查床开始取卵。
医生一次性取出 16 个卵泡,其中有 15 个质量达标。同一天,丈夫也完成了取精。15 个卵泡进行配对,最后养成了 8 个胚胎,其中四五个状态良好。
在离开哈萨克斯坦之前,李菁夫妇和代妈见了面,那是个 30 岁出头的中年女人,有两个孩子,看上去善良忠厚。双方在公证处签了三方协议,合同是医院提供的,明确了代孕过程中各方的权责。李菁记得,合同中特别要求,代母需要在怀孕期间尽量保证胎儿的健康。
第一次移植并不成功,医生说代母子宫有问题。
精因宝贝又给李菁发来第二位代妈的照片和个人简介, 第二个长的很漂亮,穿着很优雅,29 岁,在电信公司做客服。 每次这位代妈去医院做检查都会发来照片,3 月 20 号左右,第二次植入两周后,代妈测出怀孕成功, 又过了两周,就听到胎心了。 李菁回忆。
随着一张张 B 超传回,宝宝一点点在代妈的肚子里长大,五个月的时候,代妈辞职在家养胎。又过了 4 个月,李菁夫妇见到了自己的孩子。
不止哈萨克斯坦,类似李菁夫妇这样 借腹生子 的中国客户,遍布中亚及东欧的多个国家。
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生殖医院里的中国面孔越来越多。 中国人和中国人抢,一些中介就在医院门口蹲着,看到中国人就上去搭话,抢客户,包括一些中国留学生,也做这种中介服务。 庄玉磊说,近年来媒体的报道 炒热 了乌克兰代孕,市场极度饱和,代母资源却增长缓慢, 很多客户等半年也匹配不上代母。
因为妻子身体的原因,38 岁的韩明毅来基辅尝试代孕。在地铁的广告墙上,他看到各式各样招聘代母、卵妹的广告,走在街上,四处可见的生殖医院立着巨幅广告牌,用中、英、俄三种语言介绍。几番考察,韩明毅最终选择了一家专做中国人 生意 的彼奥(Biotexcom)医院, 到了那里,中介就不需要服务了,医院的工作人员虽然都是当地人,但汉语都很好。
范高也去了彼奥医院,他觉得没必要找中介,在当地找了个 20 多岁的中国留学生, 给了两万元人民币,他从机场接我,帮我租房,在医院也全程陪同翻译。 范高相信,这位留学生已经有过不少类似的地陪经历, 他很熟练,对医院很熟悉。
哈萨克斯坦一名代母在丈夫的陪同下签署代孕协议
成倍的需求增长
如果可以选择,李菁也想亲身经历从怀胎到分娩的痛苦与幸福。
从年少时,李菁就没有过生理期,她起初以为自己只是晚熟,直到 20 岁去医院检查才发现患有 始基子宫 。这是一种先天性妇科生理缺陷,患者子宫体极小,无法自然生育。
这让李菁的感情生活接连受挫, 一开始他们都说没关系,但后来就慢慢疏远我了,挺伤人的。 在遇到丈夫之前,李菁有过两段恋爱经历,都在坦白自己的身体状况之后不了了之。
这让李菁甚至一度认为自己是 残疾人 。25 岁那年,李菁与丈夫结识,她本以为丈夫会和前面两任一样,直到后来她接到准婆婆打来的电话。
孩子接回国那天,李菁的家人办了一个欢迎仪式,叫来了一众亲朋好友。 婆婆特别高兴,抱着孩子嘴都合不拢,都不让我碰。
根据 2016 年中国人口协会、国家计生委发布的《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我国平均每 8 对夫妻就有一对遭遇生育困境,不孕不育人群比例从上世纪 70 年代的 1%~2% 上升至今天的 12.5%-15%,30 年增长了 10 倍。研究生命法学的上海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刘长秋认为,中国有代孕需求的人群可能达到上百万人。
从 2007 年到现在,在庄玉磊的服务下已经有一千多个代孕宝宝在海外出生 , 近几年随着客户数量翻倍增长,庄玉磊也从最开始的单打独斗慢慢发展成六七十人的团队。 现在人们生活水平好了,能接受代孕价格的人也多了。放在以前,女的不能生,这个家可能就散了。
《法治日报》的一篇报道指出,据不完全统计 , 目前全国的代孕中介已达 400 多家,大多属于 地下交易 。这是因为代孕行业仍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
卫生部 2001 年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 3 条规定: 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 其禁止的行为主体为 医疗机构 和 医务人员 。2001 年之后陆续出台的几项细则、原则,未对普通自然人实施的代孕行为进行明确的规定。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提出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草案》中规定 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 此款规定正式将普通自然人的代孕行为纳入法律的调控范围之内,但是在 2015 年 12 月 25 日正式颁布的《关于修改的决定》中,该款被删除,且没有对此进行解释。
据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国内的代孕业务一般是不会用公司的名义与客户签协议,而是老板以个人名义去担保, 就算用公司签协议也是无效的,因为这块法律的空缺,任何协议都是没有法律效应的。
庄玉磊透露,最近广州就有几家代孕机构 被查 ,其中包括一家名叫 彩虹宝贝 的机构。据媒体报道,该机构因向男同群体提供代孕服务,被指涉嫌违法,并已暂停相关业务。
精因宝贝的注册公司名叫普华优康(广州)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其官网介绍,创立初衷是以发挥全球优势医疗资源服务中国客户,让中国人可以享受到全世界最优质的医疗服务。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医药咨询服务(不涉及医疗诊断、治疗及康复服务);健康管理咨询服务等。
据媒体报道,2017 年,一名在某企业任高管的女性因海外代孕失败,与深圳某代孕中介结构对簿公堂。最终法院认定,双方签订的合同,因违反我国现行立法的规定以及公序良俗的基本原则而无效。中介一方超过其经营范围,违法从事跨境代孕中介服务,对涉案合同的无效存在重大过错。同时,原告明知签订的合同违反我国法律规定和公序良俗,依旧自愿签订合同,亦存在过错。
哈萨克斯坦 IRM 生殖医院的医生给中国病患介绍手术事宜
三千对中国夫妻
合法 ,这是李菁选择去哈萨克斯坦做代孕的首要原因。
根据哈萨克斯坦《婚姻和家庭法》,代孕双方需签署协议约定各自的权利和义务,包括代孕母亲的报酬等内容。 同时对代孕母亲的资质也提出了要求,其年龄必须在 20 至 35 岁之间,身体、精神和生殖健康均良好,并已孕有至少一个健康的孩子。
在全球范围,代孕已逐渐被很多国家和地区接受。在英国、印度、马来西亚、泰国等一些欧亚国家,以及美国的多个州,代孕都是合法行为。为了规避风险,国内众多代孕机构也将业务的重心移至海外。
由于有亲戚在美国,庄玉磊的海外代孕生意是从美国开始的, 费用大概一百多万人民币,孩子可以取得美国国籍。 但由于价位太高,美国入籍规定不断缩紧,庄玉磊没有接到太多客户。相较之下,哈萨克斯坦、乌克兰等国家的优势更加明显,他们距中国的航程较短,签证程序简单,因而成了很多中国人海外代孕的首选。
这其中,尤以乌克兰的代孕市场最为火热。据澳洲一家为准父母提供代孕建议的公益机构估计,在过去两年里,乌克兰的代孕市场增长了 1000%。
在乌克兰,韩明毅选择的是当地起步较早的彼奥医院(Biotexcom)。据韩明毅介绍,这是乌克兰第一家推出包成功套餐概念的机构,为了打开中国市场,曾经以 2.99 到 4.99 万欧元不等的代孕包成功套餐,以及给中国中介的丰厚返利,吸引了大批中国客户。
韩明毅签下的是 4.99 万欧元包生男孩儿的代孕合同。据他介绍,中国中介能从中分得 8000 欧元。外媒数据显示,目前彼奥医院占据了乌克兰代孕 70% 的市场份额,并在最近几年里获利超过 3000 万欧元。
根据媒体 7 月 24 日报道,乌克兰彼奥医院负责人阿尔伯特 托奇洛夫斯基(Albert Tochilovsky)称,乌克兰没有统计代孕的数据,但来自境外的代孕客户数量,乌克兰可能领先于世界,仅他的机构就有 500 名婴儿即将降生。
来到彼奥医院,却被韩明毅认为是自己做出的最坏选择。
尝试代孕至今,韩明毅已经前后花了 3 年时间,移植了 5 次胚胎,换了数位代妈,直到现在还没抱到孩子, 第一次没怀上,第二次怀上就流产了,第三次怀了双胞胎,到三个月又流产了,第四次移植失败,现在是第五次了。 医院或者中介从不向韩明毅解释流产的具体原因,只告诉他是自然流产。
韩明毅说,彼奥医院也存在很多问题:代孕订单过多,代妈数量太少,管理不规范 ,技术不成熟。 我还不是最惨的,有一个 50 多岁的大哥,当时和我一起签的合同,为了二胎要儿子,也是 4 次失败,现在第 5 次还没开始。
彼奥有点像国内的莆田系医院, 韩明毅说, 走纯商业化量产路线,怎么赚钱怎么来,忽略了医疗本质。 彼奥从 2015 年初开展中国区业务,迄今已经为近三千对中国夫妻提供了代孕服务,可也有不少负面新闻出现,失败率很高。
因为韩明毅妻子卵巢有问题,所以代孕的同时必需代卵,在和彼奥签署协议的时候,他选择的 5 个卵妹都是本科以上学历、个子较高的乌克兰女孩。但最后一次移植的时候,韩明毅发现,匹配的并不是之前选择的五位之一, 个子 1 米 59,外貌也不太满意。
同在彼奥医院代孕,虽然最后顺利抱到了孩子,但范高也曾为代母的问题担心。他曾去代母住的地方看过一次,居住地是一栋破旧的公寓楼,他们到时正好赶上停电。 我们运气比较好,代母算比较老实的,很多乌克兰人很开放,有时候怀了孕还会去跳舞、喝酒、蹦迪, 范高有考虑继续代孕生二胎,但乌克兰已不再是他的首选。
在乌克兰市场极度饱和的情况下,一些更小众的合法代孕国开始进入市场,哈萨克斯坦和格鲁吉亚是庄玉磊目前主推的两个国家。 哈萨克斯坦人长得更像亚洲人,黑发黑眼的很多,很多需要代卵的客户总是提出要亚裔的卵子。
东欧国家的商业代孕多限于有生殖障碍的男女夫妻,在与生殖医院签署协议时必须出具有效结婚证。格鲁吉亚则是极少数几个不需要结婚证就可以代孕的国家之一,在一些特殊性取向的群体中,格鲁吉亚成为最佳选择。从 2018 年夏至今,与精因宝贝签署前往格鲁吉亚进行代孕的客户超过 100 人。
对代孕立法规范
8 月末的一天,庄玉磊正在会议室见客户,员工悄悄说他已聊了好几个小时,根据以往的经验,老板聊得越久,成功概率越大。
这次的客户和李菁一样,患有 始基子宫 ,庄玉磊向他们推荐了哈萨克斯坦的代孕项目。他出来时一脸笑容, 几乎每天都会有客户上门,很多都是从外地坐飞机专门过来咨询的。
协议轮到庄玉磊来谈,一般已经进入到最后决定阶段。线上的咨询量更大,一名员工透露,每天通过精因宝贝网页客服、微信等各种渠道来了解代孕的客户都会有四五人,其中过半数会发展到面谈阶段。 我正身处一个快速上升的行业中。 这名刚毕业不久的员工说。
庄玉磊很忙,他的微信号里有三四千人, 所有客户都要一对一聊。 这个特殊的客户群体非常谨慎,不愿意自己做代孕的事被人知晓, 有些客户专门用一个手机号、一个微信号来联络我们 ,等抱到孩子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只有很小一部分客户最终和庄玉磊成为了朋友,有时还会把孩子成长的照片发给他看。
从业 13 年,庄玉磊见过各种各样的客户,有失独的父母,有隐瞒女儿生理缺陷的岳母,有没空怀孕的企业女高管,更多的是普通而坚定相守的年轻夫妇, 能来我这里的,都是感情非常好的,做代孕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一名 27 岁乌克兰代母已经孕育韩明毅的儿子 7 个月了,他找途径加上了代母的联系方式,有时用翻译软件互相交流孩子的情况,他告诉代母,将来会带孩子回乌克兰看她, 至少这孩子有权知道,自己除了有一对中国黑发的父母,在异国还有另外一位母亲。
在上海社科院法学所副研究员刘长秋看来,当下代孕仍然面临着许多争议,这涉及让本没有必然生育义务的妇女承担义务, 除此之外还有伦理争议,孩子将来出生后,他的父母应该怎么去认定?
刘长秋认为,虽然中国代孕市场需求旺盛,但代孕合法化仍将是非常艰难的一步, 这跟器官和血液捐献不一样,因为代母被交付的是一个生命,一个宝宝在代妈肚子孕育这么久,会产生感情,甚至亲情,这一点我们从伦理上和情感上都没法解决。
在他的观察中,代孕产业在全球范围内的趋势在收紧。刘长秋介绍,像印度、尼泊尔、泰国等东南亚的一些国家,这两年正在收紧代孕政策,有的完全禁止代孕,有的禁止商业性代孕。
北京大学医学伦理与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岳则认为,应该通过立法来规范国内的代孕行为, 代孕黑市是确实存在的,一旦禁止就会形成黑市。 在黑市已经形成,需求却不能通过其他方式解决的情况下,王岳认为应该顺应需求,立法规范, 可以通过修订母婴保健法,去解决人工辅助生殖的一系列问题。
有种这一个个的生命就像生产线上的产品的感觉,而且还可以批量的。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