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第一天,送还是不送孩子回校上学?依然还是在纠结中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9.73%
9月10日星期四,正在全省学生根据新的安全规程返回学校之际,省卫生官员邦妮•亨利(Bonnie Henry)博士和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于今天下午3点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BC省在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新增病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由于BC疫情有持续变坏的影响存在着,不少BC的家长们为是否送孩子上学很是纠结。

今天,BC省许多学生都返校回到教室, 尽管各学区和学校都做了准备,许多学生及其家庭仍然感到焦虑。我们家今天没有送孩子去学校,因为我们家一家长坚持把孩子留在家中上网课及自己教,以保证孩子的健康安全。

其实说的上网课,实际上指的就是BC教育厅说的Online & Distributed Learning. It is not normal online class.

In this style of learning, students can connect with their teacher from anywhere in the world on their own schedule and their own terms. This approach is called distributed learning (DL).
Teachers use a wide variety of electronic tools to teach their students including voice and video conferencing over the Internet, email, telephone calls and others.

对于这个 distributed learning (DL),我电话问询过school board officer, 其实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家长代替了老师的角色,家长要对all course curriculum 讲解给孩子及安排孩子做作业准备考试内容等等…… 反而online 老师只是每两个星期给学生online discuss one hour only. 还有就是给学生准备学习课本及有关教材,还有考试的题目卷等。你们看,家长已经相当于一个full time teacher的职能了,每天至少得花5-6在孩子的日常学习中,我非常担心那家长吃不消也坚持不了一两个月。但是,这个distributed learning (DL) program 要求要学完一个学年,而且,申请了distributed learning (DL)就不能保留当前学校的学位了,想中途再回来正常的教室学习有可能没位置回不去了。

相反,我原先的想法只是暂时开学第一个月不去学校,如果疫情大为好转第二个月就可以回到正常的课堂学习了。今天孩子学校校长还发了个电子邮件,说:

Good afternoon everyone,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with you tomorrow, regarding 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at XXX. Please find the ZOOM link below.

If you have changed your mind and have decided to send your children to school, please disregard this email.

我自己感觉这个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还是很值得考虑的,如果能够暂时在家上短期的学校的网课,然后学校老师再安排一步步返回课堂学习,我是基本可以接受的,虽然会有低风险但是基本还是可控的。只是,在BC省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的不给力的疫情下,我又该如何去说服另一个大家长去作出重大改变呢?:sick::mad::wdb24::wdb14:

来首好声音歌放放松。。。。
 
最后编辑: 2020-09-11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9月10日星期四,正在全省学生根据新的安全规程返回学校之际,省卫生官员邦妮•亨利(Bonnie Henry)博士和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于今天下午3点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BC省在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新增病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由于BC疫情有持续变坏的影响存在着,不少BC的家长们为是否送孩子上学很是纠结。

今天,BC省许多学生都返校回到教室, 尽管各学区和学校都做了准备,许多学生及其家庭仍然感到焦虑。我们家今天没有送孩子去学校,因为我们家一家长坚持把孩子留在家中上网课及自己教,以保证孩子的健康安全。

其实说的上网课,实际上指的就是BC教育厅说的Online & Distributed Learning. It is not normal online class.

In this style of learning, students can connect with their teacher from anywhere in the world on their own schedule and their own terms. This approach is called distributed learning (DL).
Teachers use a wide variety of electronic tools to teach their students including voice and video conferencing over the Internet, email, telephone calls and others.

对于这个 distributed learning (DL),我电话问询过school board officer, 其实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家长代替了老师的角色,家长要对all course curriculum 讲解给孩子及安排孩子做作业准备考试内容等等…… 反而online 老师只是每两个星期给学生online discuss one hour only. 还有就是给学生准备学习课本及有关教材,还有考试的题目卷等。你们看,家长已经相当于一个full time teacher的职能了,每天至少得花5-6在孩子的日常学习中,我非常担心那家长吃不消也坚持不了一两个月。但是,这个distributed learning (DL) program 要求要学完一个学年,而且,申请了distributed learning (DL)就不能保留当前学校的学位了,想中途再回来正常的教室学习有可能没位置回不去了。

相反,我原先的想法只是暂时开学第一个月不去学校,如果疫情大为好转第二个月就可以回到正常的课堂学习了。今天孩子学校校长还发了个电子邮件,说:

Good afternoon everyone,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with you tomorrow, regarding 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at XXX. Please find the ZOOM link below.

If you have changed your mind and have decided to send your children to school, please disregard this email.

我自己感觉这个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还是很值得考虑的,如果能够暂时在家上短期的学校的网课,然后学校老师再安排一步步返回课堂学习,我是基本可以接受的,虽然会有低风险但是基本还是可控的。只是,在BC省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的不给力的疫情下,我又该如何去说服另一个大家长去作出重大改变呢?:sick::mad::wdb24::wdb14:
我力主送娃,仨娃仨学校,但迟早要面对,就做好措施硬刚吧!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9.73%
我觉得BC 做的没有安省给力。
今年安省的网课基本上是 同步Online 授课。
当然还没上学呢,我也不敢说他们能做到什么程度。
我力主送娃,仨娃仨学校,但迟早要面对,就做好措施硬刚吧!
提心吊胆的,选择去学校
我们在多伦多,下周三回校上课,校长前几天发邮件说今天会告知班主任和教室,正期待中。
是的,bc网课设计很不好。送还是不送,都是个人决定,有时候不想那么多随大流也不会差错吧?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9月10日星期四,正在全省学生根据新的安全规程返回学校之际,省卫生官员邦妮•亨利(Bonnie Henry)博士和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于今天下午3点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BC省在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新增病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由于BC疫情有持续变坏的影响存在着,不少BC的家长们为是否送孩子上学很是纠结。

今天,BC省许多学生都返校回到教室, 尽管各学区和学校都做了准备,许多学生及其家庭仍然感到焦虑。我们家今天没有送孩子去学校,因为我们家一家长坚持把孩子留在家中上网课及自己教,以保证孩子的健康安全。

其实说的上网课,实际上指的就是BC教育厅说的Online & Distributed Learning. It is not normal online class.

In this style of learning, students can connect with their teacher from anywhere in the world on their own schedule and their own terms. This approach is called distributed learning (DL).
Teachers use a wide variety of electronic tools to teach their students including voice and video conferencing over the Internet, email, telephone calls and others.

对于这个 distributed learning (DL),我电话问询过school board officer, 其实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家长代替了老师的角色,家长要对all course curriculum 讲解给孩子及安排孩子做作业准备考试内容等等…… 反而online 老师只是每两个星期给学生online discuss one hour only. 还有就是给学生准备学习课本及有关教材,还有考试的题目卷等。你们看,家长已经相当于一个full time teacher的职能了,每天至少得花5-6在孩子的日常学习中,我非常担心那家长吃不消也坚持不了一两个月。但是,这个distributed learning (DL) program 要求要学完一个学年,而且,申请了distributed learning (DL)就不能保留当前学校的学位了,想中途再回来正常的教室学习有可能没位置回不去了。

相反,我原先的想法只是暂时开学第一个月不去学校,如果疫情大为好转第二个月就可以回到正常的课堂学习了。今天孩子学校校长还发了个电子邮件,说:

Good afternoon everyone,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with you tomorrow, regarding 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at XXX. Please find the ZOOM link below.

If you have changed your mind and have decided to send your children to school, please disregard this email.

我自己感觉这个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还是很值得考虑的,如果能够暂时在家上短期的学校的网课,然后学校老师再安排一步步返回课堂学习,我是基本可以接受的,虽然会有低风险但是基本还是可控的。只是,在BC省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的不给力的疫情下,我又该如何去说服另一个大家长去作出重大改变呢?:sick::mad::wdb24::wdb14:
可怜天下父母心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9月10日星期四,正在全省学生根据新的安全规程返回学校之际,省卫生官员邦妮•亨利(Bonnie Henry)博士和卫生厅长狄德安(Adrian Dix)于今天下午3点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BC省在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新增病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由于BC疫情有持续变坏的影响存在着,不少BC的家长们为是否送孩子上学很是纠结。

今天,BC省许多学生都返校回到教室, 尽管各学区和学校都做了准备,许多学生及其家庭仍然感到焦虑。我们家今天没有送孩子去学校,因为我们家一家长坚持把孩子留在家中上网课及自己教,以保证孩子的健康安全。

其实说的上网课,实际上指的就是BC教育厅说的Online & Distributed Learning. It is not normal online class.

In this style of learning, students can connect with their teacher from anywhere in the world on their own schedule and their own terms. This approach is called distributed learning (DL).
Teachers use a wide variety of electronic tools to teach their students including voice and video conferencing over the Internet, email, telephone calls and others.

对于这个 distributed learning (DL),我电话问询过school board officer, 其实基本上相当于一个家长代替了老师的角色,家长要对all course curriculum 讲解给孩子及安排孩子做作业准备考试内容等等…… 反而online 老师只是每两个星期给学生online discuss one hour only. 还有就是给学生准备学习课本及有关教材,还有考试的题目卷等。你们看,家长已经相当于一个full time teacher的职能了,每天至少得花5-6在孩子的日常学习中,我非常担心那家长吃不消也坚持不了一两个月。但是,这个distributed learning (DL) program 要求要学完一个学年,而且,申请了distributed learning (DL)就不能保留当前学校的学位了,想中途再回来正常的教室学习有可能没位置回不去了。

相反,我原先的想法只是暂时开学第一个月不去学校,如果疫情大为好转第二个月就可以回到正常的课堂学习了。今天孩子学校校长还发了个电子邮件,说:

Good afternoon everyone,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meeting with you tomorrow, regarding 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at XXX. Please find the ZOOM link below.

If you have changed your mind and have decided to send your children to school, please disregard this email.

我自己感觉这个gradual return to in-class learning 还是很值得考虑的,如果能够暂时在家上短期的学校的网课,然后学校老师再安排一步步返回课堂学习,我是基本可以接受的,虽然会有低风险但是基本还是可控的。只是,在BC省过去24小时又最新确诊139例创下单日增长最高记录的不给力的疫情下,我又该如何去说服另一个大家长去作出重大改变呢?:sick::mad::wdb24::wdb14:
我家离小学不远,昨天听见久违的上课钟声?又响起来了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9.7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谢谢道德君! 我在想,写一写关于你的长篇小说的一点感想,你不会反对吧?
哈哈,期待。砖头也是好的,可以将来造房子。鲜花自然更好,满足一下虚荣。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9.73%
楼主孩子几年级了?如果是高年级,你让一个家长全科辅导,我也辅导不了啊!
grade 5, 大家长说有信心不比学校差,俺还应该为此激烈反对吗?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9.73%
我们这的小学有temporary transition program,保留学位,在9月30日前可以随时返校上学,之后截止到明年1月4日,可在特定的时间回校上课。
感觉这个temporary transition program 挺不错的,比俺这边的distributed learning (DL) 更科学更人性化一些。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9.73%
五年级还好,学得不难也不算多,家长也有能力辅导。

女儿前几天问我微积分的问题,我真是头大。大学毕业多少年都没用过,还要重头复习一遍。
家长辅导一两个月没问题,但是辅导一学年很困难。。。
 

北美大款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感觉这个temporary transition program 挺不错的,比俺这边的distributed learning (DL) 更科学更人性化一些。
这西温学区的设置,
家长辅导一两个月没问题,但是辅导一学年很困难。。。
不要犹犹豫豫的了,万般皆下品,生命诚可贵。没什么比娃的健康和生命更重要。黑命贵,我们黄命价更高。有命在,什么学问都来得及补。
我的理解是:洋大人的出发点是宏观的,伟大的,但是也是残酷的。一方面,政府拨了纳税人的税费作为教育经费,教育系统的历史使命和职责就是为人类社会的将来培养优质的得力干将。疫情当头,但是人类社会不能没有明天,所以明知道会有一大批儿童在这一过程中被感染、死亡,但是从宏观角度看,还得去上学,死10%的学童,还有90%幸免,人类社会明天还能有接班人。另一方面,成年人是人,为人类社会的明天需要担当、冒险、牺牲,孩童同样也是人,也需要为人类社会的明天去承受、牺牲。
所以,这是洋大人的考虑。
我没那么高尚,我就是个自私的护犊子。我考虑不了那么高端宏观的事儿,我就只负责我的娃。如果娃感染、废了,我就fail了一个监护人的职责,我rest of my life会feel guilty。
所以,你看到了,这就是不同人、不同出发点所得出的不同结论。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9.73%
这西温学区的设置,

不要犹犹豫豫的了,万般皆下品,生命诚可贵。没什么比娃的健康和生命更重要。黑命贵,我们黄命价更高。有命在,什么学问都来得及补。
我的理解是:洋大人的出发点是宏观的,伟大的,但是也是残酷的。一方面,政府拨了纳税人的税费作为教育经费,教育系统的历史使命和职责就是为人类社会的将来培养优质的得力干将。疫情当头,但是人类社会不能没有明天,所以明知道会有一大批儿童在这一过程中被感染、死亡,但是从宏观角度看,还得去上学,死10%的学童,还有90%幸免,人类社会明天还能有接班人。另一方面,成年人是人,为人类社会的明天需要担当、冒险、牺牲,孩童同样也是人,也需要为人类社会的明天去承受、牺牲。
所以,这是洋大人的考虑。
我没那么高尚,我就是个自私的护犊子。我考虑不了那么高端宏观的事儿,我就只负责我的娃。如果娃感染、废了,我就fail了一个监护人的职责,我rest of my life会feel guilty。
所以,你看到了,这就是不同人、不同出发点所得出的不同结论。
哈哈,跟我们家那位家长想法有点类似。好奇,孩子教育的事你是怎么安排的?
 

北美大款

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哈哈,跟我们家那位家长想法有点类似。好奇,孩子教育的事你是怎么安排的?
我选择的就是temporary transition program。其实我的目标很明确:不上学。只要有不上学的选项,就是我的选择。
虽然这快一年了没上学,其实我们并没有荒废学业,相反,我们安排的可好了。学校提供了很多资源:Reading kids A-Z,Epic,IXL,我们还有国内小学的全套课本,每天俩娃吃完早饭就先做这些,然后分别弹琴,然后背书,手工,写汉字,然后出去玩,家里有泳池,附近有公园,骑车,hiking,monkey bar,drone,etc.。以前他们去上学,学了啥、学会了没有、我一无所知,现在天天盯着,反倒可以随时讲解。反正就是小学嘛,又不是微积分,我讲的比他们老师讲的强多了。咱们中国教育体制出来的人,念书学习不在话下。
这些都是次要的,还是我前面说给你的,命、健康是娃最重要的。这就是本钱,这个在,一切都有,都不晚。这个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