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东,直到尽头 [旷美纽芬兰自驾行2020 Day1 -5 ]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一直想拜访纽芬兰这个神秘的岛屿。Newfoundland 名曰“新发现之土地”,群山环绕在北美大陆最东一隅,孤傲又不乏粗狂,是看鲸鱼,观海鹰,越川谷的好去处,加上甘醇的冰山啤酒。如此野性的呼唤,十足让人难以抵御。好在八月适值加东旅行四省解禁, 终于如愿以偿,一探究竟。




因为我们16天的行程有一半是露营,所以基本装备一应带上。临行前,车几乎装满,带了瓦斯炉,丙烷,Cooler,炊具,太阳能电池,徒步用具,摄像器材,雨衣,换洗衣物等。








从住处去纽芬兰, 需要坐两次摆渡,漂洋过海。第一程为Northumberland strait, 到达NS 省的Caribou后, 再驱车前往下一个摆渡码头所在地 ,NS城市Sydney. 准备第二天,渡海去纽芬兰的巴斯克港。



轮船抵达NS后,时间充裕,中途顺道拜访了一下大发明家贝尔家的故居博物馆。贝尔来自苏格兰,移居到北美大师所长,是现代通信电话的始作俑者。他的故居先归为加拿大national historical site , 方圆十公顷左右,矗立在波光潋滟的Beddeck湖畔,国家对先贤的尊仰在悉心维护的一草一木里可见一斑。整个historical site,馆内陈设有致,馆外绿树成荫。


因购买了加拿大国家公园的本年度的discovery pass套票,入馆参观无需再付费用。之后露营的所有国家公园的门票也包含在内,对于常造访国家公园的朋友,的确物超所值。









去纽芬兰的渡轮要到第二天早上,所以参观完贝尔故居,就直赴悉尼,停留一晚。Nova Scotia的悉尼虽然没有澳洲同名的悉尼著名,但也曾因作为产煤重镇,交通便利,大炼钢铁,在上世纪重工业时代风光一时。不过,现在已早无往日的辉煌,再加上此次肺炎的肆虐,市中心人气凋零,经济疲敝。北美城市大多都此景象,鲜有独善其身者。

入住的是holiday inn , 楼下就是沿海的木道,几分钟即可到悉尼的地标,the world’s largest fiddle, 世界最大的小提琴。Nova scotia 看省的名字“新苏格兰”便知此地是苏格兰先民所开辟。 苏格兰,爱尔兰名族乐器,一个小提琴,一个风笛, 所以能吹拉弹唱的,大有人在,普及犹如中国的二胡。此小提琴高约60尺,虽然略显突兀,但伴着悠扬的乐曲,扑面的海风,也渐渐让人心旷神怡。






第二日早餐后,就赴码头登船。 一路海波平缓,几无风浪, 七个小时,傍晚抵达 port-aux-basques。因为投宿的酒店在corner brook, 离登陆的port-aux-basques港尚有两小时车程,所以我们马不停蹄,一路向北,希望尽量在日落前到达。纽芬兰麋鹿甚多,喜欢夜间出没,横穿高速公路与车辆相撞的事故也时有发生,所以不敢马虎。不过此次旅行,虽然每日枕戈待旦防麋鹿,竟然一头也没有“邂逅”到,十几万只鹿“藏”的如此之好, 不知这是有幸还是遗憾。




Corner brook ,地处要道,利用水库,百年前又建造了颇具规模的造纸厂,是纽岛西部的重要城市。 城市周围有不少徒步路线,划船景观。受限时间,无法游遍,选择了三处。

第二天丰盛的早餐后,便向第一个景点,copper miner fall trail出发。40分钟后,就到达离开主路不远的trail head。 入步道十几分钟,就到达了瀑布,适中的水流,轻抛泄下。大瀑布的美,似尼亚加拉这样的磅礴震撼,那是大户人家的派头做派。小瀑布的美, 在于细水长流的灵巧,好像是寻常人家的经营之道。






游完瀑布, 就接着去cook 船长纪念碑观瞻。詹姆士 库克,是大英帝国最杰出之探险航海家之一,对探索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的拓疆扩土做出重大的贡献。其绘制的纽芬兰cornerbrook地图, 准确度今日都可沿用无妨, 可见西人在清朝中叶已经文治武功,治学严谨。纪念碑四周是鸟瞰整个城市海湾360度观景台,风光秀美,远山环绕,还能看到我们之后要前往的Tablelands上未化的残雪。




三文鱼每季六月到九月回流产卵。 所以我们下一程特意前往因三文鱼跳水鱼跃闻名的sir richard squire provincial park,纽芬兰下了国道,小路质量欠佳,去公园的422路,凹洞遍地,好在我们是四轮吉普,倒也不足为虑,但若是一般的轿车就比较波折了。到了公园,询问工作人员, 不料今天三文鱼河边水位较浅, 在河边端倪了半天, 未见一条鱼的踪影。 不过,如此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野花香,三文鱼的逆流虽然没有亲历,但是其艰辛可以想象,让人肃然起敬。






晚上在一个Botwood 的地方留宿,整个酒店因为疫情,就只有我们两人独享。 第二天继续往东北方向前进,去以下几处。




Pikes arm 是海边悬崖边构起的台阶,四周是明信片般的大海,旁边有一座小岛,是近年颇被媒体炒作的fogo island, 据说上面的奢华宾馆一夜就动辄数千加币。 我们觉得迪拜式的奢华与纽芬兰的安详应无化学作用,所以也不问其详了。



Twillingate 是颇具规模的渔村,餐厅旅社鳞次栉比,游人也不少,码头处发现有个美人鱼,只是四肢非常粗壮,不似丹麦哥本哈根的那位柔美小巧。 晚餐在一家叫anchor inn 的旅社解决, 鳕鱼和龙虾面水准非常, 鳕鱼配上了炸猪油,锦上添花,恰到好处。









加拿大幅员辽阔,地大物博,说到民风,越往东越淳朴,最东纽芬兰人的nice, 果然是甲天下的。这里人民的祖先从苏格兰,爱尔兰越洋而来,在严峻的自然条件下艰苦扎根繁衍,丝毫没有丢下随和务实乐于助人的名族性格。 我们所到之处遇到的每个人,都是平和有礼, 温良谦让。
晚上在省立公园露营,公园居然叫dildo run。纽芬兰一带,观察发现,地方的起名非常坦诚直接,很多“开门见山”的佳作,去含蓄,无隐晦,纯朴归真的起名态度让人忍俊不已。 例如,dildo run公园外 ,还有一个旅游胜地直接叫 “dildo”, 连run也不要了。 有个地方常年风力强劲,就被叫了“blow me down”, 另有一地有个山洞,四周泥泞, 结果就成了“muddy hole”






早上万里无云,简餐后,出发前在营地旁边的trail 走了一下,本以为是个寻常的小径,但到了终点,湖面上群岛环绕,遥相呼应,略似安省千岛湖畔的两岸风光。


中途在Gander 补给后,继续前进今晚入住的营地, Terra nova national park. 到了国家公园,设帐生火,解决午餐后,趁日落前, 想走几个trail。
来纽芬兰之前,我们就听闻这里有很多的大型动物,特别是麋鹿在国家公园里。我们在其他省近距离看到过麋鹿,但都是两三只, 想象这里的麋鹿四处奔驰,像野马一样满山遍野的壮观,非常期待。 结果,麋鹿都hide 的很好。 反而我们徒步中碰到了另一种动物,黑熊。 好在刚好走好一段trail 回到车上,黑熊看到我们, 也似乎猝不及防,掩头奔走,一眨眼已查无影踪。(沒來及拍照,只拍到了視頻)





接下來的行程正在紧张制作中,欢迎关注我的频道收看更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pIgv0JPTRswAddrf7cXXRA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