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武汉弘芯千亿项目烂尾之谜:最大股东零出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武汉弘芯千亿项目烂尾之谜:最大股东零出资》的相关评论
总投资额高达1280亿元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日前因恐遭“烂尾”而引发舆论高度关注,但笼罩在其周围的疑云和谜团,远比该项目本身更多。
  9月7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在实地走访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弘芯”)的最大股东方——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量蓝图”)的办公所在地时发现,该公司并不“存在”,而在该处实际挂牌的,则是另一家企业。
  据天眼查提供的工商信息显示,光量蓝图目前的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呼家楼西里五巷7号南侧平房3幢103号”,但呼家楼西里五巷7号的房主在现场告诉记者,其南侧的平房只有一栋,且在几年前就由另一家公司所有,而他从未听过“光量蓝图”这一名字。
  更加吊诡的是,经营信息显示,光量蓝图的最初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博大路3号院2号楼10层1017-1”,但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于2019年11月20日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也正是当天,光量蓝图将注册地更换为呼家楼西里附近的新址。
  不过,记者发现上述经营异常已于今年4月21日解除,随即记者致电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详情。工作人员称,解除原因也许是当时该企业提供了新的证明材料或更换地址,但由于此前出现过很多公司解除后仍“失联”或“跑路”的情况,因此不能保证其后续仍能联系上,如有新发现可以向当地工商管理部门举报,待现场核验后会将该企业更新进异常名录。
  此外,记者查询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发现,光量蓝图在工商信息中也未提供过联系电话。而正是这家并不“存在”且无法联系的公司,不仅入股发起了高达千亿的弘芯项目,并持有其90%的股份,却无力应对如今项目因缺钱而难以推进的困局。
  千亿明星工程“停工”
  证实武汉弘芯千亿项目停摆的吹哨方,正是弘芯总部所在地的官方部门——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
  据财新网报道,7月30日,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在官网发布了一份名为《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的文件。文件证实,该区的弘芯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
  同时,文件显示,弘芯项目二期用地一直未完成土地调规和出让。且因项目缺少土地、环评等支撑资料,无法上报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导致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股权基金无法导入。
  记者在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官方网站上查询到许多与弘芯有关的信息,相关内容显示,弘芯成立于2017年11月,总部位于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额高达1280亿元,并曾在2018年和2019年连续入选过湖北省级重点建设项目名录。
  据弘芯官网介绍,公司汇聚了来自全球半导体晶圆研发与制造领域的专家团队,拥有丰富的14纳米及7纳米以下节点FinFET先进逻辑工艺与晶圆级先进封装技术经验,未来预计建成14纳米和7纳米以下两条逻辑工艺生产线,月产量各达3万片。
  此外,在2019年,弘芯还请来了曾在台积电任职多年、被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极为倚重的蒋尚义博士出任CEO。同年底,弘芯又购入价值近6亿元的ASML光刻机并高调举行入厂仪式,一时风光无两。
  尽管排出如此门面与阵仗,但这颗被国内业界寄予厚望的半导体新星却在成立不到2年内即爆出欠款丑闻。
  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1月1日,由于被承接项目具体施工的分包商武汉环宇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环宇”)起诉拖欠工程款,弘芯价值7530万元的二期土地使用权被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
  开庭公告显示,被武汉环宇同时起诉的还包括武汉火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火炬集团”),而火炬集团是弘芯项目的总包商,其在2018年5月以6000万元的标价将一期项目的土建工程分包给了武汉环宇。
  根据公开资料,此次诉讼起因于火炬集团拖欠武汉环宇4100万元的一期工程款项,时间长达一年,因此,在2019年7月一期厂房主体结构封顶后的两个月,武汉环宇将总包商与弘芯诉诸法庭。
  最终,法院做出如上裁定,除查封弘芯二期工程用地外,也同时冻结火炬集团总计存款额度为3500万元的3个银行账户。
  这次官司也成为弘芯延续至今麻烦的开端。近一年来,武汉环宇与上述被告4次对簿公堂,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武汉环宇仍有约3400万元的工程款未能追回。双方纠缠之下,弘芯项目施工自然也就此搁置,并最终导致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官网文件的出炉。
  记者梳理信息发现,弘芯项目工程共包括两期,除一期外,二期工程于2018年9月启动。
  记者近日也前往了弘芯项目现场探访。在前往目的地的途中,一位当地的士司机告诉记者,他在去年下半年曾密集接送过一批自称来驻扎“查看”弘芯项目施工情况的人员,但在今年8月,他又接载到了其中几位“熟面孔”,他们告诉他,“项目彻底停了,准备撤了”。
  在到达施工现场后,记者发现,弘芯项目坐落于于武汉东西湖区网安大道北侧沿线,其中厂房与主体大楼位于东侧,员工宿舍楼则位于西侧的网安大道创谷路上。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工地上已无工人活动的迹象,除东侧北部的部分厂房稍显完整外,南部的主楼则只建完了楼体雏形,远望仍有未撤走的塔吊,但并不见其移动,而大楼外立面上的脚手架也未拆除,并仍悬挂着“火炬集团”四个大字,楼前杂草丛生,一片破败颓势。
  而位于西侧在建的员工宿舍楼更是处于未完工的状态。据驻守在旁、临时搭建的简易房内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工程于去年底开始陆续停建,在今年发生疫情后则彻底停工。
  在现场,记者还看到了弘芯设置的临时办公区,并设有保安关卡,在试图进入办公区时,保安与弘芯的工作人员拦下了记者,并表示不接受采访。
  对于欠款详情,记者在现场拨通了火炬集团与武汉环宇方面的电话,火炬集团的相关人员听闻来意后直接挂断了电话,而武汉环宇的董事长王立银则表示不方便回应,具体可向律师咨询。
  零出资的最大股东
  虽然涉事各方均对工程欠款一事讳莫如深,但在查询弘芯资料的过程中,一则关于股东出资情况的信息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天眼查公开信息显示,弘芯的注册资本为20亿元,其中光量蓝图认缴18亿元,占股90%,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临空港经开区投资集团”)认缴2亿元,占股10%。但记者发现,在弘芯实缴资本一栏中,金额只有2亿元。
  而记者在企查查提供的股东与出资信息中看到,光量蓝图的实缴出资信息虽未予公布,但武汉临空港经开区投资集团已确认实缴出资2亿元,实缴日期为2018年2月7日,即弘芯成立后的第三个月此款项已经到账。
  记者还通过天眼查股权穿透信息发现,武汉临空港经开区投资集团的股东为武汉东西湖区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这也意味着,弘芯的实缴资本2亿元全部来自国有资本,而占股90%、需提供18亿元的最大股东光量蓝图则分毫未出。
  对此,记者查询了弘芯年报进行验证,颇为蹊跷的是,弘芯2018年企业年报显示,光量蓝图曾在2017年12月14日实缴100万元,但在2019年年报中,这一栏又重新变成了0元。
  但即使仅有2亿元,显然也无法支撑弘芯的前期建设。
  据武汉市发改委编制的《武汉市2020年市级重大专案计划》(以下简称《专案计划》)显示,总投资额达1280亿元的弘芯在武汉今年的先进制造专案中排名首位,其中一期项目总投资额520亿元,二期投资额760亿元。按此要求,弘芯股东方的实际出资还不足一期投资计划额的1%。
  但该《专案计划》也同时显示,截至2019年底,弘芯项目已累计完成投资153亿元,预计2020年投资额为87亿元。虽然目前没有公开信息显示这153亿元从何而来,但即便按此标准计算,仍离一期预期投资差了367亿元。
  差距如此巨大,却仍能撬动千亿的弘芯工程上马,浮出水面的光量蓝图所隐藏的“能量”令人生疑。
  天眼查信息显示,光量蓝图成立于2017年11月2日,注册资本18亿元,而这恰和弘芯的成立时间与对光量蓝图的认缴资本一一吻合。
  同时,光量蓝图的公司简介称,公司汇聚了来自全球半导体晶圆研发与制造领域的顶尖专家团队,拥有丰富的14纳米及7纳米以下节点FinFET先进逻辑工艺与晶圆级先进封装技术经验。这也与弘芯的介绍如出一辙。
  虽然号称团队汇聚全球半导体业的精英,但记者查遍光量蓝图成立三年来的年报发现,该公司从未公布过公司的从业人数及员工的参保信息,也从未公开过任何企业的资产状况信息。
  记者还发现,在光量蓝图2017年和2018年的公司年报中,两位发起人的实缴资本都显示为0元,但到了2019年的年报里,两人的实缴资本之和则突然变成了18亿元。
  而对比弘芯2019年报中,光量蓝图0元的实际出资信息,两者的矛盾之处也十分可疑。
  丛生的疑窦,以及记者在光量蓝图办公地遭遇的“查无此处”,无疑令这家公司的身份与背后的真相变得愈加可疑。
  神秘控股人变身芯片大亨
  而比光量蓝图更为神秘的,是其背后的创立者。
  天眼查信息显示,光量蓝图的股东包括两位。一位叫莫森,担任公司经理与执行董事,持股45.56%;另一位叫李雪艳,持股54.44%,担任公司监事。而后者正是弘芯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持有弘芯49%的股份,同时也是弘芯的第一大股东与最终受益人。
  不过,莫森并非是光量蓝图的初始股东。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月16日,光量蓝图曾发生过一次股东变更,由莫森替换一位名叫曹山的股东担任公司法人,后者也自此彻底退出光量蓝图。
  而曹山与李雪艳正是光量蓝图的两位最初发起人,二人不仅共同运作了弘芯项目的诞生,并且成为了弘芯的两大实际控股人。但几乎与退出光量蓝图的方式如出一辙,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5月13日,也就是离开光量蓝图的四个月后,曹山退出了弘芯的投资人与董事名单,接任者为莫森,李雪艳则继续留在弘芯。
  曹山的退出缘由不得而知,但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2018年11月,曹山成立了逸芯集成技术(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逸芯”)并担任法人,一个月后,逸芯入股成立云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芯”),次年1月,逸芯又同时入股成立天芯硅片制造(湖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芯”,目前已注销)与泉芯集成电路制造(济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芯”)。
  2019年5月与8月,曹山又以相同的手法相继创立海佑集成电路(山东)有限公司与泉能先进集成电路产业研究院(济南)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目前,曹山已成为包括逸芯、云芯、泉芯等上述五家半导体技术或制造企业在内的实际控制人,一个掌持庞大半导体产业生意的“芯片大亨”就此诞生。
  记者发现,在目前由曹山掌控的五大芯片企业中,又以泉芯这一半导体制造项目最受关注,作为与弘芯同宗的造芯公司,在近年来国内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热潮的背景下,多地政府都对此类项目重视有加,不仅给出了极为优惠的落地政策,也热衷亲自参与投资,既出力又出钱。
  据记者粗略统计,从2014年《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发布和“大基金”成立以来,全国二三线城市密集上马了一批半导体项目。从合肥长鑫、晶合,武汉弘芯,南京台积电,无锡华虹第二基地,广州粤芯,成都格芯、紫光,厦门联电、士兰微,重庆万国半导体、华润微电子,晋江晋华集成到淮安德淮半导体、时代芯存,一时蔚为大观。
  泉芯就在这一氛围下被山东省重点引入。据济南当地媒体报道,泉芯项目位于济南临空经济区,占地面积39公顷,总投资额为590亿元,于2019年第一季度动工,未来计划建成12英寸12nm/7nm工艺节点的晶圆制造线。
  而记者发现,泉芯在人才引入、分期建设、投资路径方面与弘芯十分相似,不仅拉来了台积电元老夏劲松担任总经理,也计划分三期逐次建设生产线,投入额分别为230亿元、260亿元、100亿元。
  泉芯2019年年报显示,泉芯的股东也同样包括济南高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与济南产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二者最终隶属济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与济南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尤其值得玩味的是,两位国资股东各认缴5亿元,目前已分别到账1000万元与5亿元,而逸芯的出资依然为0元。
  记者同样实地探访了泉芯的办公地与项目现场。根据天眼查提供的信息,泉芯注册地址为“山东省济南市高新区机场路7617号411-2-9室”,但记者在9月9日来到现场后发现,该地位于济南市临空经济建设指挥部内,门卫告诉记者,此处为政府部门大楼,里面并无企业入驻。
  而在泉芯项目现场,记者看到,工程位于济南章丘区区郊的一处荒野,四周围起高墙,且由密林挡住施工视线,现场只有一处入口,门书显示“中国二冶集团有限公司承建泉芯集成电路制造产业园区工程”,远望塔吊正在施工,但在试图进入现场拍摄施工情况时,保安以疫情防控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就在记者欲离开现场之际,一位自称在项目部工作的人员走出来问询记者的来意后,告诉记者,泉芯项目目前正在有序推进,但他以公司机密为由拒绝向记者透露任何项目施工的进展情况,包括完工日期。
  “并没有明确的建成时间。”该人士表示。
该赚钱的都赚了,剩下的事找替死鬼吧。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