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十八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4.85%
3、

关桃请人重新做了橱窗,完工第二天,放了比开业时多一倍的炮仗,模特重新出现在橱窗里。这一天,关桃请了一条街上的二十多位老板到老正兴吃饭。王老板没来,但天丰绸缎局的孙老板却来了。

席开三桌,酒过三巡,店堂里菜肴满桌,美酒飘香。关桃一个个敬酒,敬到孙老板,孙老板用铜铃眼睛看着他,关桃不回避,也看着孙老板,说:“孙老板,谢谢光临!小辈多有得罪,还望谅解。”

(删节)
 
最后编辑: 2020-10-16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3、

关桃请人重新做了橱窗,完工第二天,放了比开业时多一倍的炮仗,模特重新出现在橱窗里。这一天,关桃请了一条街上的二十多位老板到老正兴吃饭。王老板没来,但天丰绸缎局的孙老板却来了。

席开三桌,酒过三巡,店堂里菜肴满桌,美酒飘香。关桃一个个敬酒,敬到孙老板,孙老板用铜铃眼睛看着他,关桃不回避,也看着孙老板,说:“孙老板,谢谢光临!小辈多有得罪,还望谅解。”

孙老板这一天穿了重磅香云纱短打衣裳,圆口布鞋,上衣敞开着,露出腰里棕色两寸宽的牛皮带,配上他矮壮敦实的身材,走起路来,衣摆飘飘荡荡,落地噔噔有声,威势十足。有意无意,露出了手臂上的老虎头刺青。他答道:“小赤佬,嘴巴倒甜。侬这样一来,阿拉侪要没饭吃,侬讲,哪能谅,哪能解?”

孙老板这样讲,是不留余地了,应答得不好,场面就会尴尬。白老板正准备过来打圆场,关桃已经先吃了三盅酒:“我自罚三盅。”

旁边几位老板叫起来:“好!”气氛似乎缓转一点。

楼下,传来卖梨膏糖的阿童唱小热昏的锣声。

“哦,自罚三个酒,就解决啦?”孙老板不依不饶。一个稚气未脱,乳臭未干的关桃,他不相信摆不平。

“倒也不是。孙老板,各位老板,倷是我前辈,做生意,比我更在行。上海地方,全世界的人来做生意,方法、手段,一直变,但万变不离其宗,让客人感到方便、实惠,更加相信侬。各位长辈,是不是这个道理?”

既然是关老板做东,喝着关老板的酒,他讲得有道理,大家自然都说“对”。关桃对着孙老板,又对着三桌人,继续讲下去:“在下关桃,到吉祥街也有几年了,大家是看我一路过来的,对我的人品,多少应该了解。现在我开这爿店,不是要挤走啥人。有些事,我不做,别人也会做的,早早晚晚,只不过我刚好第一个做了。商业竞争,各家有各家的巧坎,特色,我觉着,不存在一家有饭吃,其他店饿死的可能。”

白老板带头,老板们一起拍起手来。孙老板的面色还是没有缓和。楼下阿童已经唱了很久,锣声时断时续,他尖尖的久经考验的嗓音飞过半条街:我讲侬是想勿穿,囥了铜钿勿敢用……

关桃已经自己吃了三盅,这时便又满了酒盅,拿自己的酒盅去凑孙老板的酒盅:“孙老板,前辈,我敬侬,一道吃一盅,哪能?”

孙老板看向酒盅,有些踌躇。应了关桃,碰了杯,吃了酒,照规矩,前嫌一笔勾销,后面,就不好再为难“小赤佬”了。旁边有人劝道:“哎,孙老板,关老板一过来就吃三盅了,现在人家敬侬,你再有闲话,先拿酒吃了。吃了酒,可以慢慢讲呀。”

“是嘛,孙老板,关老板的礼数,老到位啦,伊做人,规规矩矩,侬再不吃,哎,我觉得是侬不对了。”

孙老板站起来,又坐下去,因为关桃很高,他站起来似乎占不到气势上的便宜,倒不如坐着好。他拍了一下八仙桌,吓了一桌子人一跳。

“倷侪讲风凉闲话,事体落到倷头上,还不是一样的?一个个的,装模做样,当我不晓得,倷做生意的龌龊手段。倷今朝要品相好看,我只要解决问题。不解决问题,我不会罢休。”

白老板站了起来,隔着桌子讲:“孙老板,不要动气,凡事好商好量。今朝关老板摆酒,请介许多老板,吉祥街上,头一趟吧?人家大气,就是预备着讲道理的。大家讲,对吧?”

众人附和。孙老板冷笑一声,坐在那里,不动酒盅。

阿童继续唱着:我讲侬是想勿穿,钞票多了还想多……

关桃问:“孙老板,还要解决啥事体?”

“卖洋布的事体啊,这事体不解决,我跟侬讲,大家不得安宁。”孙老板话一出口,店堂里又安静下来。

“哪能不得安宁呢?”关桃问,眼睛里没退缩的意思。

“侬还不懂,要我再教教侬?”孙老板的想法,是要拿话压服小赤佬。关桃自从学了生意,除了车站上打架那次,给人的印象就是温和圆顺的。一般这个年纪的,碰到孙老板这样的,没有不怕的。

“哦,我晓得了。那倒不用了。”关桃知道孙老板指的是前几天砸橱窗的事情。他把这个事情认下来了,也就是耍泼皮,赤裸裸威胁他了。狭路相逢勇者胜。他的心里忽然安静下来,鼻端似乎飘过一缕馨香。他放慢了语速,问孙老板:“孙老板,侬,上过法场吗?”

“啥意思,小赤佬,咒我是吧?”

“不是咒侬,只是告诉侬,我,关桃,五花大绑,头颈里插块亡命牌,上过法场。”

大家面面相觑,只有跑堂穿过桌子上菜引起的碗筷相撞的声音响起。孙老板的大眼睛盯着关桃看,关桃浓眉之下的眼睛,锐利如刀,也盯着他。

“侬没吃过断头饭吧,我,吃过。”关桃继续讲下去,一字一顿。他甚至拿筷子挑了一口菜,放进嘴巴里慢慢嚼动。关桃的眼前,似乎闪过汩汩流淌的鲜血,那座庙,和远处绵延的群山。

孙老板的眼皮动了动,然后,再也无法用又大又圆的眼睛瞪着关桃。他眯了眼,闪烁地讲:“侬啥意思,侬想哪能?”

他听见别人讲,那天关桃一挥手,一把剪刀上了屋顶,死死钉在上面。那时他将信将疑,此刻,他想,关桃的袖口里,是否藏着一把剪刀,难道,这,是一顿断头饭?一瞬间的不祥联想,让他整个人有些软。不知不觉间,几年前那个瘦长的小赤佬已经长成蜂腰宽肩的男人,凛冽的眼光如刀剑般令人胆寒。在那一瞬间,孙老板突然觉得自己老了。

他其实并没有入过什么帮会,内心里他的胆子不大。但他的长相凶神恶煞,有人便说他是道上的人,对他先畏惧了三分。他发现这很管用,便由着这流言传开去,扮相也向那个方向靠,果然这街上没有人敢欺负他。他发现这个世界,是个比凶的世界,大部分人只要吓几句,就怯了。

阿童的小锣一阵敲,声音又传上来:机关算尽太聪明,一命呜呼万事休,啊啊……哎嘿呀……

旁边的老板们害怕出事。本来,大家都明白前几日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但不挑破,只当不知道,现在挑破了,怕不可收拾。关桃的话,隐而不露,却是狠到了极点的。

有人拉拉关桃的袖子,讲:“关老板,算了算了。”

关桃一笑,讲:“没事没事,晚辈只不过讲讲笑话,各位前辈,吃酒。孙老板,我关桃,年纪小,但做人做生意,讲两个字,信和义。其实,我刚刚讲过了,各人有各人的路道,各家有各家的特色,侬店里,绸缎这一块做得那么好,一年要卖掉多少被面,而我基本不做这一块,所以,侬不可能没生意啊。再讲,我不囥尺,我足尺加一,侬也可以做的呀。大家赚钞票,赚在明处,赚得客人心甘情愿,哪能会没饭吃呢?”

“小阿弟,侬,侬这是破坏行规,晓得吧,我不来讲,人家也要来讲的。我或许活得下去,但王老板呢,王老板,你想想,伊哪能活下去?”

白老板在小声地和身边几个老板嘀咕这关一刀的背景:“……晓得吧,晓得吧,这小家伙后面有人的呀。”这时,孙老板话音刚落,白老板就又站起来,说:“孙老板,我讲一句,啊,讲得不对,侬也不要动气。前头,关老板讲过了,商业竞争,只要合理合法,做在道上,无可厚非。人家呢,年纪小,但做事体道地的,样样上台面。阿拉这些人,年纪比伊大,但见识,不一定有伊多,也不见得一定比人家厉害。有一句讲一句,关老板,真人不露相,刚刚大家也听到了,上过法场吃过断头饭的。听上去不大吉利,但意思大家是明白的。关老板,是豁得出去的。有些事体,过去了就过去了,啥人也不要再提,看我面子,好吧?倷行业里的囥尺,小菜场短斤缺两,侪是坏规矩,大家讲,对不对?对不对?执迷不悟,一门心思要做滑头生意,那么,伊关门,有一句讲一句,也是咎由自取,是不是?”

孙老板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么多老板在,加上关桃那几句话,再讲下去,没啥落场势,倒不如顺水推舟,就台阶下了:“好好,白老板,侬都这样说了,这个面子,是要给的。听侬的,听侬的。过去的事,就不提了。” 他端起酒盅,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关桃讲:“谢谢孙老板。”又继续敬其他老板。

正好有红烧划水端上来,白老板一顿招呼:“哎呀,关老板弄介许多菜,太客气了。来来来,趁热,吃,酒不要停,筷不要停。关老板,生意兴隆啊!”
峰回路转又行云流水!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问题解决了,但忽然就感兴趣起龙老板是怎么做生意的嘛?

反正您现在也疗养状态了,要不要说点您做生意时的风云故事?当年您的手下好有福,开会就算不做锦绣文章,估计也和说书差不多。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