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小说:毛 坯1-10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50%
原创生活小说:毛 坯


作者:林叙(加拿大)

1.
滴滴坐在窗前,窗外的秋色已经很浓,绵绵细雨正在没尽头地滴答,像极了自己身上的血液。最近她感觉身体不适,老是莫名奇妙地疲惫。月事也已经四十多天。每天上厕所看到鲜血,她想自己可能快死了。这样连续一个月以上每天流血肯定是不正常的。滴滴联系过家庭医生,可是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间,见医生一面都难。好不容易约了时间,也是一个月以后。滴滴想如果她死了,她原来打算买的那块山脚下的大地怎么办。
滴滴坐在床上,把两个靠枕垫在背后。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姐姐的留言。她心里最掂念的还是自己的亲姐姐。三年前,姐姐确诊为子宫内膜癌和卵巢移型细胞癌。姐姐确诊前一直大流血,她留言中说,子宫内膜异常增厚,还和她说,感觉情况不妙。
滴滴得知姐姐确诊的消息那天,大哭了一场。她在上班,边干活边哭。眼睛躲在眼镜后面,即使肿了,也没人会注意到她。手上的活是机械式的麻利,她就是一个会流泪的机器人。
客人不在的时候,滴滴跑到卫生间,拿下眼镜,哭。除了哭,她不知道能做什么。这个意外的消息也不是姐姐直接告诉她的,是经过几个转送她才知道的,而那时无助的姐姐已经住进医院等待手术。
癌症,以前滴滴从来没想过它会离自己这么近。最近一次见姐姐,是三年前,两人一起逛街时,手挽着手,姐姐就说,感觉自己不太好,有时突然眼前就黑,感觉还活不过妈妈的年龄。他们的妈妈只活到五十八岁。那年,姐姐四十七岁。滴滴自然打断姐姐说,你就是一个乌鸦嘴,能不能说点好听的,你身体那么好,怎么可能会有癌症,再不要和我提癌症。滴滴手一甩,把姐姐一个人扔在路边,气鼓鼓走了。
想到这里,滴滴轻叹了口气,原来姐姐早就有预感,只是自己实在是没想到这种事会成真。在眼角余光里,滴滴发现鬓角荡下来的一根头发,上端还是黑的,末端已经白了。滴滴来到卫生间,站在镜子前,她突然发现白发已经布满两鬓,疲惫的双眼,无神而且落寞。滴滴对自己说,自己不能倒下,坚决不能,姐姐还需要她的鼓励,这条抗癌之路已经走过三年,再坚持两年就过了第一个五年期,她坚信姐姐能行。可是,心底另一个怯怯的声音在问,姐姐能行吗?然后就是沉寂了。
滴滴坐在瑜伽垫上,开始找手背上的断红穴位,它位于食指和中指之间,她用两个手换着按摩穴位,据说这个穴位可以止血。手上的穴位按摩完了再按脚上的隐白穴。这个穴位在大脚趾甲附近。按吧,死马当活马医。好不好不知道,起码要做点什么,不能不管自己。
 
最后编辑: 2020-10-11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50%
2
滴滴常常感觉自己就是一片挂在树梢的枯叶,一丝秋风就可以把它从树上拉下来。可是那秋风还没袭来,自己就那样苟且挂在枝上。那秋风可能是姐姐更坏的消息或者是自己更坏的消息或者?还有什么更坏的消息吗?
滴滴得知姐姐确诊消息的时候每天晚上祈祷,甚至说只要能延长姐姐的生命,哪怕折了自己的寿,比如如果自己原本可以活八十岁,可以给姐姐十年。从自己生命中减十年,自己也好舍不得。十年可以看好多山水,可以吃好多好吃的。可是她宁肯让出十年,因为没有姐姐,自己一个人活多没意思。开心的事同谁分享,痛苦的事又有谁会关心。
拿出多少年前的记事本,一页一页翻看,上面好多人都已经不在世了。名字在,号码也在,可是滴滴知道再不会有人在地球另一端或者是听筒另一端听她讲话。他妈的。滴滴暗自骂道。泪水却乘虚而入,视线模糊,一大滴刚好打在爸爸的电话号码上。可恶,爸爸也已经不在了。
为什么,一些人就这样匆匆走了。难道另一个世界更好更有诱惑力吗?滴滴怕一个人静坐,还不如没日没夜干活呢,至少累得什么都不用想。
最近烦心事也真多,面试了七八个租房的人,结果自己选了一个最差的签约了。签完约,滴滴才想起来做个信用调查,才520分,他奶奶的,自己前面拒绝的几个最低的也有650分,还有一个794分的。看来看去还是挑花眼了。为啥自己就不长长脑子。当初面试这个农场主时就感觉这个人长得特别像谁,秃头胖脸,面无表情。当时迟到两个小时,说是生意上遇到紧急的事了,一定会来的。一来就拿出一堆空白支票,写第一张时问滴滴的名字,还问写多少。写多少不是已经之前谈好的。滴滴心里嘀咕。滴滴说了一个数字,农场主刷刷刷潇洒写在支票上,还问,其他的后面的月份需要都写吗?滴滴说,不用了。以后都是电子邮件转账。滴滴吃过亏,以前的租客给了他十二张支票,头几张都跳票了。支票还不就是废纸。
滴滴希望这个低信用分农场主可以开开恩,不指望每月一号按时付房租,只要当月能给就行,毕竟这是疫情期间,谁都不容易。滴滴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打击,她是一片随时会被吹下来的树叶,命轻,得过且过。
按摩穴位时,滴滴突然就想起来了,那个农场主长得像谁了,对啊,特别像抢劫枫叶银行的那个人。
记得那好像是前年冬天,滴滴在收银机前站定,午后三点左右通常不是那么忙,很少客人来点餐。这个时间段滴滴会看会儿电视。就在那时一个穿棕色外套的男人进来了,秃头,大概一米七五,来到滴滴收银台面前说,快点给我叫个的士。滴滴用眼睛瞟了一下这个男的,心想,凭啥让我给你叫车,你又不是我的客人,再说正打扰了本小姐看电视的好时光。
那人摸摸索索把一个黑袋子放到台面上。袋子没有扎紧。哇,滴滴心里暗叫了一声,好多现金啊,有百元大钞,有五十票面的,还是二十的,一叠叠的。滴滴从来没看过哪个客人这样带现金的,她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可怕的画面,难道,这人?正在犹豫间,秃头再催,给我打电话叫车。滴滴说,我不知道号码,要不,你等等,我找找号码。那人明显不耐烦了,抓起黑袋子就走,到门口时特意脱下外套扔在门边的椅子上。他走没多久,滴滴看到一辆辆警车呼啸而过。再一会,一个高个男警察屁股后面别着枪,一家一家门店查看,虽未进店,但可以闻出空气中紧张的味道。
滴滴看着警察每到一家店都向里张望,像是在找人,联想到刚刚经历的一幕。滴滴跑出店来到警察面前说,你跟我到店里来。警察跟着滴滴进了店,滴滴指指秃头脱下的外套说,刚才有个人进店,要我打电话叫的士,我没叫,他生气走了,临走脱下了衣服。滴滴正准备去拿衣服,警察说,慢着,不要靠近衣服。警察拿出手套戴上,小心翼翼靠近衣服,从衣服口袋里找到一个塑料卡片,上面有照片和名字,还翻到一个小本本。警察问滴滴知不知道秃头去了哪里,滴滴说,十分钟前看着坐一辆黄色的士走了。可能有人帮他叫的车。警察带着衣服走了。不过很快又有好几波警察来找了滴滴,做笔录的,询问细节的等等。其中一个警察还赞扬了滴滴提供了重要线索,还问了滴滴详细地址,说要寄奖励支票。第二天,滴滴看到新闻,说,抢劫银行的人当天在高速上被警车围堵,成功抓获。可是滴滴一直没收到奖励支票。
往事如烟,谁还没有点英雄事迹,只不过,在当时,没觉得怕,怕都是后怕,那劫匪应该是带枪的或者炸药,据银行方面的消息,劫匪是有武器的。只是劫匪懒得拿枪对付滴滴,因为滴滴太渺小了,是一个微小的尘埃。
可是,这个微小的尘埃一直做着同样微小如尘的姐姐的后盾,她坚强活着,像顽强的一棵草。
 
最大赞力
1.33
当前赞力
70.22%
1 我得明确鼓励你写
2 我还得明确警告你 写好了 不容易
坚持写下去更难 记得以前论坛有一个写澳洲的 后来就不写了 霜月写过一个抗疫的 写得很好 但是开了头然后就结束了嘎然而止 我就想说: 坚持下去的人几乎没有! 希望你破了这个诅咒
你了解楼主吗?平时楼主回帖都是惜字如金的。
能写出来就挺好的,是一种感情的宣泄释放,我觉得就够了,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写下去呢?一切随意就好,不想写了就不写。

这个事还是疫情期的,发生时间不长,真心祝福文中姐妹平安健康幸福!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40.63%
你了解楼主吗?平时楼主回帖都是惜字如金的。
能写出来就挺好的,是一种感情的宣泄释放,我觉得就够了,为什么一定要坚持写下去呢?一切随意就好,不想写了就不写。

这个事还是疫情期的,发生时间不长,真心祝福文中姐妹平安健康幸福!
你看看他的题目
大型长篇巨著
是他自己说的吧?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50%
3.
滴滴非常喜欢花花草草,自己家中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喜欢照顾草木生长,喜欢听花开花落的声音。这一点,姐姐与她不同。滴滴曾建议姐姐养点花草,让姐姐找个事转移一下注意力。姐姐说,才不养呢,自己都没养明白,还养什么花草。自从姐姐病了,滴滴再不敢怼姐姐,凡事都要让着姐姐,顺着她的意。要是放在三年前,滴滴一定长篇大论,从植物对空气的净化作用到对人类的情操陶冶,铺天盖地,非让姐姐也养花草不可,现在不行了,姐姐是王,一颦一笑都牵动她脆弱神经。她让姐姐读读经书,培养点信仰,姐姐说,那玩意都是骗人的。你没听说吗,现在念经的和尚都和小姐开房。得,姐姐怼人的功夫了得,惹不起。
不过,姐姐还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事做,她参加了健步走活动。每次视频姐姐都说,健步走让她血糖下降了,原来每天三片降血糖药,现在变成两片了。走路时还配合敲打穴位,对身体可好了。中国的疫情完全控制住了,现在每天成群结队的人参加健步走,组织活动的还免费发好多服装,不过衣服上都印着主办方的名号,相当于给他们做广告了。姐姐时不时发些她和健步队朋友锻炼时的照片。穿得五颜六色的,一个个做着夸张的动作,扮顽童,各种装嫩。咋一看,姐姐混在其中,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如果她不说,没人知道她身负两个癌症,外加糖尿病。姐姐在健步队一晃就几个月了。姐姐说她现在气色好了,心情好了,反正什么都好了,最近一次复查一切正常。每次滴滴看到姐姐发来的好消息都高兴得不行。慢慢地也敢和她调侃了。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滴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了。小心翼翼,说话捡好听的说,生怕一不小心惹姐姐生气,让癌细胞扩散了。其实人人都怕癌症,人人都知道得癌症的人有多煎熬。有谁知道癌症患者的亲人有多痛苦吗?癌症患者有多少苦,她最亲的人就一定会有等分的苦与痛。多少隐忍,多少暗自垂泪,癌患者是明着痛,他们的亲人是暗着疼。没有一个癌症打击的是一个单人,一打击就是一片,而滴滴就在这片人之中。芸芸众生,苦与痛,全尝遍。
秋风低嚎,谁家院子里的风铃叮叮咚咚地响。据说风铃可以吸附阴性物质,这冷风伴风铃真个是瘆人。最近滴滴路遇老邻居,听邻居说她对面一个邻居才走了,肾癌。天啊,滴滴想,去年还看到那个邻居呢,才五十多岁,他看上去憔悴,还和滴滴说话呢。真没想到转过一年,人就走了,这个邻居以前喜欢打猎,滴滴老公有一次被邀请进到他家里,他家里到处堆着风干的动物皮毛。熊头鹿角挂满墙,动物们的眼睛里流露出愤怒和哀怨,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邻居家栽种的树墙都是枯死的,灰蒙蒙一大片。滴滴家的墙树从不浇水施肥一年四季却绿意盎然,只是隔着一道木栅栏,感觉是冰火两重天。谁也不知道为何树会在邻居家那头全部死去。难不成这些植物能感应到什么,是人类所不知道的。所谓风水?
滴滴如常下班回到家,老公说,讲个事给你听,还记得蘑菇场老板娘吗?哪个老板娘?滴滴问。就是前年让你帮她培养菌苗的那个。
滴滴说,她呀,当然记得,咋了?
老公看了一眼滴滴,说,肺癌走了。真想不到那样一个讲话时眼光凌厉,声音悦耳的能人会走了。她可是个狠角色,几年时间,依靠蘑菇场把七大姑八大姨都搬到加拿大了,她完成了家族乾坤大挪移,自己却化成一缕青烟,再享受不到加拿大的好山好水了。滴滴老公说,人家也算是功德圆满,把亲人都弄过来了,牺牲了自己。滴滴问,为何说是牺牲。滴滴老公说,你不知道吗,她为了省钱很多活都自己干,不舍得请人。为了省钱,明知道有些工序可能是有污染的,也自己干,长期在污染源中自然会得癌。滴滴说,不听你了,很烦,找个人聊聊。


滴滴拨通了一个很久不联络的成人高中时的同学的电话,那个同学是台湾人,性格特别好,说话时总是面带微笑,笃信佛教。还曾经约滴滴一起去寺庙。电话打通,接电话的是滴滴同学的老公。滴滴说,好久没联系了,想找同学聊聊天。听筒那头沉默良久,问,你不知道吗,她血癌早就走了。什么?滴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撂下电话的。人傻了。
看样子,人老是要找点事折磨自己,不打这个电话就不会知道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印象中她健健康康啊,没有什么迹象表明她得了血癌。那样性格温婉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
滴滴失魂落魄地走到窗前,感觉整个世界都陌生了,自己身在何处?怎么感觉满眼满脑子都是两个字“癌症”。这两个字离死亡好近,除了生死还有什么大事,什么银行抢劫犯,什么低信用分农场主,一切不都是浮云吗?人活着就别老给自己添堵了。活着不易呀。一天到晚口罩不离脸,一天戴下来,耳朵后头都生疼的,呼吸也不够舒畅。还一天到晚计较什么呀。
想着想着,滴滴的心门就开了,一丝阳光倏地流泻进来,像是干涸的土地得到了雨露滋润。
突然她的目光触碰到了什么。窗前的长桌上紫背万年青主根部发出了新芽,紫色的,娇嫩的,骄傲的,任性的,旺盛的,势不可挡的。正是这耀眼的紫色,把滴滴从另一个世界拉回来。不对?滴滴想,自己应该还活着,可以看到新的生命孕育。紫背万年青旁边的小玉树经过一个夏天,也长丰满了,每片叶子都饱满厚实,绿盈盈的,像肥嘟嘟的小玉手向滴滴打招呼,似在说,主人,要振作。
 
最大赞力
1.33
当前赞力
70.22%
3.
滴滴非常喜欢花花草草,自己家中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喜欢照顾草木生长,喜欢听花开花落的声音。这一点,姐姐与她不同。滴滴曾建议姐姐养点花草,让姐姐找个事转移一下注意力。姐姐说,才不养呢,自己都没养明白,还养什么花草。自从姐姐病了,滴滴再不敢怼姐姐,凡事都要让着姐姐,顺着她的意。要是放在三年前,滴滴一定长篇大论,从植物对空气的净化作用到对人类的情操陶冶,铺天盖地,非让姐姐也养花草不可,现在不行了,姐姐是王,一颦一笑都牵动她脆弱神经。她让姐姐读读经书,培养点信仰,姐姐说,那玩意都是骗人的。你没听说吗,现在念经的和尚都和小姐开房。得,姐姐怼人的功夫了得,惹不起。
不过,姐姐还是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事做,她参加了健步走活动。每次视频姐姐都说,健步走让她血糖下降了,原来每天三片降血糖药,现在变成两片了。走路时还配合敲打穴位,对身体可好了。中国的疫情完全控制住了,现在每天成群结队的人参加健步走,组织活动的还免费发好多服装,不过衣服上都印着主办方的名号,相当于给他们做广告了。姐姐时不时发些她和健步队朋友锻炼时的照片。穿得五颜六色的,一个个做着夸张的动作,扮顽童,各种装嫩。咋一看,姐姐混在其中,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的。如果她不说,没人知道她身负两个癌症,外加糖尿病。姐姐在健步队一晃就几个月了。姐姐说她现在气色好了,心情好了,反正什么都好了,最近一次复查一切正常。每次滴滴看到姐姐发来的好消息都高兴得不行。慢慢地也敢和她调侃了。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滴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了。小心翼翼,说话捡好听的说,生怕一不小心惹姐姐生气,让癌细胞扩散了。其实人人都怕癌症,人人都知道得癌症的人有多煎熬。有谁知道癌症患者的亲人有多痛苦吗?癌症患者有多少苦,她最亲的人就一定会有等分的苦与痛。多少隐忍,多少暗自垂泪,癌患者是明着痛,他们的亲人是暗着疼。没有一个癌症打击的是一个单人,一打击就是一片,而滴滴就在这片人之中。芸芸众生,苦与痛,全尝遍。
秋风低嚎,谁家院子里的风铃叮叮咚咚地响。据说风铃可以吸附阴性物质,这冷风伴风铃真个是瘆人。最近滴滴路遇老邻居,听邻居说她对面一个邻居才走了,肾癌。天啊,滴滴想,去年还看到那个邻居呢,才五十多岁,他看上去憔悴,还和滴滴说话呢。真没想到转过一年,人就走了,这个邻居以前喜欢打猎,滴滴老公有一次被邀请进到他家里,他家里到处堆着风干的动物皮毛。熊头鹿角挂满墙,动物们的眼睛里流露出愤怒和哀怨,一股阴森森的气息扑面而来。
邻居家栽种的树墙都是枯死的,灰蒙蒙一大片。滴滴家的墙树从不浇水施肥一年四季却绿意盎然,只是隔着一道木栅栏,感觉是冰火两重天。谁也不知道为何树会在邻居家那头全部死去。难不成这些植物能感应到什么,是人类所不知道的。所谓风水?
滴滴如常下班回到家,老公说,讲个事给你听,还记得蘑菇场老板娘吗?哪个老板娘?滴滴问。就是前年让你帮她培养菌苗的那个。
滴滴说,她呀,当然记得,咋了?
老公看了一眼滴滴,说,肺癌走了。真想不到那样一个讲话时眼光凌厉,声音悦耳的能人会走了。她可是个狠角色,几年时间,依靠蘑菇场把七大姑八大姨都搬到加拿大了,她完成了家族乾坤大挪移,自己却化成一缕青烟,再享受不到加拿大的好山好水了。滴滴老公说,人家也算是功德圆满,把亲人都弄过来了,牺牲了自己。滴滴问,为何说是牺牲。滴滴老公说,你不知道吗,她为了省钱很多活都自己干,不舍得请人。为了省钱,明知道有些工序可能是有污染的,也自己干,长期在污染源中自然会得癌。滴滴说,不听你了,很烦,找个人聊聊。


滴滴拨通了一个很久不联络的成人高中时的同学的电话,那个同学是台湾人,性格特别好,说话时总是面带微笑,笃信佛教。还曾经约滴滴一起去寺庙。电话打通,接电话的是滴滴同学的老公。滴滴说,好久没联系了,想找同学聊聊天。听筒那头沉默良久,问,你不知道吗,她血癌早就走了。什么?滴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撂下电话的。人傻了。
看样子,人老是要找点事折磨自己,不打这个电话就不会知道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可是,印象中她健健康康啊,没有什么迹象表明她得了血癌。那样性格温婉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
滴滴失魂落魄地走到窗前,感觉整个世界都陌生了,自己身在何处?怎么感觉满眼满脑子都是两个字“癌症”。这两个字离死亡好近,除了生死还有什么大事,什么银行抢劫犯,什么低信用分农场主,一切不都是浮云吗?人活着就别老给自己添堵了。活着不易呀。一天到晚口罩不离脸,一天戴下来,耳朵后头都生疼的,呼吸也不够舒畅。还一天到晚计较什么呀。
想着想着,滴滴的心门就开了,一丝阳光倏地流泻进来,像是干涸的土地得到了雨露滋润。
突然她的目光触碰到了什么。窗前的长桌上紫背万年青主根部发出了新芽,紫色的,娇嫩的,骄傲的,任性的,旺盛的,势不可挡的。正是这耀眼的紫色,把滴滴从另一个世界拉回来。不对?滴滴想,自己应该还活着,可以看到新的生命孕育。紫背万年青旁边的小玉树经过一个夏天,也长丰满了,每片叶子都饱满厚实,绿盈盈的,像肥嘟嘟的小玉手向滴滴打招呼,似在说,主人,要振作。
写的真棒?
看到姐姐那段替姐姐高兴,妹妹喜欢生机勃勃的花草树木也一定会健康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50%
4
秋风呜咽哀嚎,把窗子和房顶边角的铁皮掀得哗哗响。树叶被风卷起来再扔出去,歪风对着落叶怒吼:爱哪哪去。加拿大雁在天上排成人字型,有几个飞不快的老弱病残努力跟着队伍,还时不时被甩出队形。偶尔会听到雁群赶路的嘎嘎声,乌云已经很浓烈了,一场暴雨应该很快会来。滴滴坐到电脑前,打开浏览器,熟练地找到经常看的找房源的网站。输入城市名,找到分类项,设好价格最上限,搜索,咦,怎么自己几乎每天看的地没了。
不对,不对,信息重新输入一次,再找,确信了,那块自己连续一个月看的地不见了。哎,滴滴叹了口气,可能价格太便宜了,还是被识货的人捡走了。要说那块地是承载着滴滴梦想的。谁心里没有桃源情结呢。滴滴也想给自己找个好地方,急流勇退。要说这几年,真是累垮了。心累身累。那块地,滴滴和老公先后去实地考察了三次,还带着孩子们。这块地在某山的山脚下,不远处是一个河流。抬眼就看到山。景色宜人,是个隐居的好地方。地上全是树木和荆棘的黑莓丛。这块地有一万五英尺,足够建几个小木屋做度假用。除此,还可以建温室,或者小型农场也不错。
滴滴和老公规划着,坡地上如何因势建房。他俩还画了图纸。他们以为那个隐藏在山脚的地一定不会有人问津的。原因有三,一是自建房吃力不讨好,费劲。二是疫情期间大家都向着大房子豪宅看齐,一块长满树木和杂草的荒地入不了他们的法眼。三是这块地有坡度,无论是建房还是做其他用途都不是轻松的事。有丰厚资金的买家不会自找麻烦。资金不充足需要贷款的宁可找个高楼单元房,买了直接入住。滴滴在买地这件事情上和老公意见一致,甚至说心有灵犀。他们基本都是不走寻常路,同时也带着十二分热血。他们的这种想法和谁说,别人听了都只是摇头。夫妻俩却相视一笑,眼里却是同一句对白,“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可是,可但是,光考察,光琢磨了,错过了买入的时机,还是被更有眼光的人抢先了一步。地没了,小木屋没了,小农场没了,小温室没了,成片的桃树没了,茂密的栗子树林没了。中国式别致的凉亭没了,最关键是,滴滴的桃园梦破碎了。
可是滴滴并不气馁,凡事讲求缘分,可能和那块地缘分未到,时机不成熟吧。到了滴滴这个年纪,已经不再想强求什么。再说,任何负面的情绪对身体都不好。以前年轻,发个脾气,偶尔虐待一下自己,都不打紧。现在可不比当年,凡事得悠着点。既不能强求,更不能压抑自己。记得以前看过一个资料:1959年,美国两位心脏病专家弗里德曼(M.Friedman)与罗森曼(R.H.Rosenmon)医生将C型人格和D型人格统称为“癌症型人格”。其中,C型人格的特点是:隐忍讨好,自我压抑,在人前装好装乐观。D型人格的特点是,抑郁而压抑。这两种人格类型的特点中,压抑都是一个主要因素。姐姐就是典型的C型人格。表面上看大大咧咧,实际上十斤的肩膀背负二十斤的重量。滴滴想想自己也应该属于高危人群,比姐姐好不到哪去,只不过自己在学着在逆境不顺中开导自己罢了。
擅于剖析自己,找到自己性格上的劣势,不再和自己做对,放过自己。只有自己强大了,才可以把自己的臂膀给更弱的人依靠。姐姐就是从不放过自己,也不放过别人,表面上是和别人做对,其实说白了都是和自己较劲。姐姐的婚姻显然是不幸的。孩子六岁那年,她的老公出轨自己雇的营业员,姐姐一顿大闹之后,把自己弄的千疮百孔的。出轨的人和小三没有修成正果。时间过了那么多年,离婚也好多年。姐姐一提前夫还是恨得咬牙切齿。滴滴想,可能她癌症的因就是那时种下的。
总体而言,多数肿瘤,从细胞癌变的那一刻开始到长到可以检测的大小也就是1cm左右,少则几年,多则十多年、几十年,通常情况需要8至10年左右,可能更长时间,不大可能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就长到1cm。所以,任何不幸,痛苦,负面情绪都会惊动身体,让本来正常的细胞发生基因突变。滴滴不得不服自己,自从姐姐有病,三年的时间,她已经成了癌症专家,她看过的各种资料不会比一个医学专业的本科生少。
 
最后编辑: 2020-10-11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