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民族主义的角度上看,中共在走上穷途末路之后,还是有可能悬崖勒马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无法避免的民族革命:清末政治中的满汉冲突
6 个月前 · 来自专栏 沉思的托克维尔
亨廷顿曾指出,君主专制政体是最难进行现代化改革的,在君主专制国家,励精图治的君主会同时遭到保守派和激进派的双重攻击,保守派希望完全保持旧制度,激进派则希望更进一步,建立没有国王的共和制,推行现代化的君主除了自己亲近的一小撮臣子外,几乎找不到任何值得信任的人,君主只要一招不慎,改革就会彻底失败,甚至自己也会被压上断头台。
无论是奥斯曼帝国、波旁法国、俄罗斯帝国、伊朗王国还是清王朝,他们都希望能在王权和现代化之间寻求一个平衡,他们寄希望于建立像英国那样的君主立宪制,既享受现代化的好处,又能保证君主的王位。但最终的结果,往往是现代化改革取得了进展,但立宪的努力却完全失败,现代化的成功往往意味着王权的坍塌。君主专制国家中,除了泰国这样的特例,鲜有成员可以幸免。


(尼古拉二世锐意进行改革,但最终身首异处)
虽然大部分君主专制国家的立宪努力都失败了,但他们的成就有大有小,奥斯曼帝国崩塌后,留下了一个步入新时代的土耳其,路易十六灭亡时,法国已经废除了一切特权,建立了人人平等的社会。沙皇覆灭前,俄国已完成了斯托雷平改革,并进行了部分工业化,巴列维王朝覆灭时,伊朗已是城市人口占50%的准现代化国家。唯有清朝,现代化的成果几乎不值一提,在清王朝覆灭前夕,中国仍是一个农村人口占大多数,文盲占大多数,饿殍遍地,饱受外国凌辱的弱小国家。
纵观这些国家,唯有清朝是最保守最顽固的,鸦片战争之后50多年,才出现改革专制体制的戊戌变法,而直到庚子国变后,清朝中央才开始旨在立宪的清末新政。即使与同时期的君主专制国家相比,清朝的保守愚昧也令人瞠目。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很大原因在于清朝是一个少数民族政权,几百万的满人统治者4亿汉人,一旦进行现代化改革,满人几乎必然丧失特权地位。纵观清末的改革历程,满汉冲突一直是一条鲜明的主线,主张改革的大部分都是汉人,主张保守的几乎全是满人,而庚子国变,更是一场满洲反动势力鼓动民粹造成的巨大外交灾难,正是满人对于特权地位丧失的担忧使得中国的君主立宪逐渐化为了泡影,失望至极的汉人,只能投靠孙中山,以一场民族革命的方式开启中国的现代化之路。



一、庚子国变中的满汉站队
清朝末期的改革中,一直存在着满汉冲突,基本上是改革派汉人多,而保守派满人多,无论是洋务运动还是戊戌变法,都是由汉族士绅所主导。满人中除了恭亲王奕䜣,鲜有人知晓外部世界和改革的必要性。在起初,慈禧对于改革的立场是中立的,但戊戌变法后,慈禧感受到变法已经威胁到了她和满洲亲贵的利益,因此在扑灭变法后,她对朝廷展开了大换血,汉族的士绅,无论是康有为梁启超这样的维新派,还是李鸿章这样的洋务派,都被贬黜,取而代之的是一大串满洲亲贵。慈禧任用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维护爱新觉罗和满洲亲贵的天下。



虽然满洲亲贵们在政治上可靠,但在水平上极端不足,无论是荣禄、还是庆亲王、端亲王还是军机大臣刚毅,都对外务一窍不通,其中刚毅更是极端的无知。当时北方大旱,加上洋教徒鱼肉乡里,民众组织了义和团运动,义和团反对一切和洋字沾边的玩意,号称要扶清灭洋。对于民粹式的义和团运动,朝廷不仅不镇压,刚毅还把义和团请到北京表演刀枪不入。
最终义和团的无法无天招来了大祸,由于德国公使克林德被击毙,酿成了巨大的外交事件,而慈禧更是疯狂的向11国宣战,并号召各省帮助义和团抗击洋人。在这条命令下,满汉之间第一次出现了巨大的分歧。满洲亲贵们积极备战对抗洋人,而汉族军阀则大都冷眼旁观,这种满汉分歧的典型就是东南户保条约。






面对慈禧的旨意,广东的李鸿章、南京的刘坤一、武汉的张之洞和山东的袁世凯不仅不奉令,反而一致否认旨意的有效性,认为向11国宣战的命令太过荒谬,拒绝承认其为正式的皇家旨意。他们不仅不北上抗击洋人,反而封锁了慈禧让他们协助义和团的命令。
张之洞更是把慈禧的旨意曲解为镇压义和团,保护外国人。在盛宣怀的建议下,张之洞和刘坤一与上海的外国领事达成一项非正式协定,即他们两个总督将镇压义和团,保护外国人不受伤害,作为回报,列强的军队则不能进入他们的领土。此项保证即为东南互保条约,袁世凯和李鸿章之后也同意了这一协议。很难想象,一个国家的首都正在被敌人洗劫,而他的地方官员却已私自和侵略者签订了协议以图自保。
汉族军阀这种袖手旁观的态度实际上表明了他们与满洲亲贵的巨大矛盾,在他们眼中,他们不应为慈禧和满人的愚蠢买单,他们更需要保护自己的地盘,满汉分歧之大,在庚子国变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实际上整个庚子国变,一直是义和团和一小撮满洲亲贵在和洋人战斗,而清朝的主要军事力量,即汉族军阀的部队,根本未参战,没有人愿意为慈禧和满洲亲贵的愚蠢买单,这完全是慈禧的咎由自取。汉族的军阀们,乐意看见反对自己的满洲亲贵一一被洋人处决,从而借洋人的手杀掉一批反对派。这种满汉之间的隔阂使得清朝不可能调动全国的力量去抵制一场侵略。
二、皇族内阁彻底摧毁了汉人精英的忠诚
庚子国变的巨大浩劫终于让顽固的慈禧认识到改革的必要性,加上孙中山在海外一直宣称要结束清朝的统治,这让慈禧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她明白如果不立宪,那么孙中山的共和革命就会成为大众的选项,两害之下只能取其轻。清末新政由此开始。新政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力度甚至比维新变法还要大。新政取得了一定效果,比如培养了新军,废除了科举,建立了新式学校,但在关键问题的改革上,依然陷入了瓶颈。
新政的计划是建立君主立宪制,即在保证大清皇帝万世不易的前提下进行有限的放权和改革,通过设立议会,制定宪法让清朝摆脱专制的污名,建立一个广泛吸纳社会精英,更为廉洁的体制。虽然君主立宪表面看起来很美好,但实际上满人和汉人的需求是不同的。
慈禧希望借由立宪安抚民意,打击孙中山,延续清朝的统治。满洲亲贵则把它看作是实行集权和把汉人排除出核心集团的机会,进而攫取各省汉人总督的权力。 而汉人士绅想的则是通过立宪扩大汉人在议会和内阁中的比例,加大他们的话语权。表面上,满人汉人都希望立宪,但他们的诉求不一样,甚至完全相反,满人把立宪当做反汉的工具,汉人则把立宪当做摆脱满人专政的机会。






正是这种根本的矛盾,使得之后的立宪阻力重重,慈禧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维护满洲亲贵的利益,因为他们是一家人,而汉人终究是外人。1906 年 11 月 7 日,朝廷签署了一项改革官制的法令,把六部扩大为十一部,同时,机构的领导人大都是满人,汉人在政府高层中的比例不足1/3,满汉之间的裂痕迅速扩大。
在各地方政府中,满人的权力也得到了巩固。1907 年,朝廷通过直接任命各省的司法、警察和农工商局长来约束总督和巡抚的权力,而这些人多是满人。之后,朝廷又把各省的军队移交给新成立的陆军部,并把汉族军阀中最有权势的袁世凯和张之洞调到北京担任军机大臣。因为这次改革,袁世凯丧失了四镇的军队,而张之洞也丧失了对地方的掌控,整个立宪,变成了满族从汉族中收取权力的行动。






慈禧太后死后,载沣和隆裕太后继续这种方针,大量任用满洲亲贵,将汉族士绅边缘化,1911年5月8日组织的内阁,13个任命者中有8个满人,一个蒙古人,而只有汉族人,汉人作为这个国家的绝大多数,比例居然如此至少,这引起了汉人的极大不满,当省咨议局反对皇室主宰内阁时,朝廷尖锐地提醒他们,皇帝对委任权的绝对控制是宪法中名列的,他们无权质疑。这种蛮横愈发使汉人意识到所谓立宪只是满人的立宪,获得权力的也仅是满洲亲贵,汉人依然被放逐在权力体系之外。这种带有明显种族偏见的立宪改革,逼迫最后对清朝抱有希望的维新派产生了反意。
三、少数民族政权的困境
武昌起义之所以能瞬间动摇清朝的统治,不是由于孙中山有多强大,而是清朝自己摧毁了统治的根基,愤怒的汉族士绅,只需要某人打响第一枪,他们就会群起响应。清朝的灭亡,实际上彰显了少数民族政权的困境。
清朝虽然表面上进行汉化,但实际上他一直在谋求保持自己民族的独立性,历史告诉清朝,要想长期维持少数人的统治,既不能一味的排除汉人,但也不能过分亲近汉人。蒙古人因为一味排除汉人,仅仅90年就被赶出了中原,而鲜卑人一味进行全盘汉化,很快就消失在了汉人之中,成为了汉人的一部分。满人吸取了教训,因此他们既用汉人,但又打压汉人,清朝强迫汉人剃发易服,长期遏制满汉通婚,并强调满人吃白肉,善于弓马骑射的传统,都是为了保障满人的独特性,以此让满人不至于被汉人的汪洋大海淹没。





清朝本质上,依然是一个维护满洲亲贵的国家,历代清朝皇帝,都是满臣汉臣各办,彼此钳制,但总体上,皇帝用汉人是因为能力,用满人则是因为忠诚,相比之下,后者无疑才是皇帝真正信任的对象。如果没有洋人的入侵,在常规的轨道下,这种少数人统治多数人本可以长期延续下去,但是洋人入侵后,内忧外患,面对巨大的危机,皇帝不得不大量重用汉族士绅。
一个太平天国之乱,就培养出了无数尾大不掉的汉族地方势力,在庚子国变中,汉族军阀更是公然抗命,不但拒绝支援朝廷,反而擅自和洋人签订东南互保,这种汉人士绅做大的情境让满洲亲贵们感到了恐慌。清末新政,朝廷如此明显的在数量上倾斜满人不仅不能体现清朝的控制力强大,反而是清朝统治陷入危机的表现。满人的统治如此岌岌可危,以至于要通过明目张胆的排挤汉人来实现。


(巴列维那样幅度极大的改革,不可能在清朝发生)
这种满汉冲突是清朝无法摆脱的矛盾,正是这种民族间的提防使得清朝的现代化改革左右为难,不改被洋人羞辱,改革,会让汉族壮大,满族的权力越来越少,最终大概率还是丧失特权。相比之下,法国国王,伊朗国王,俄国沙皇,都是主体民族的成员,他们的合法性无疑要高于清朝皇帝,他们不会有这种民族上的顾虑。所以改革的力度会大些。这种少数民族政权的原罪使得清朝的每一次改革都是巨大的冒险,每一个前进都有可能导致巨大的雪崩。
如果是汉人王朝统治,其君主立宪运动虽然也会大概率失败,但其取得的成果无疑会大于满清。
欢迎关注本人微信公众号:沉思的托克维尔
无法避免的民族革命:清末政治中的满汉冲突mp.iask.ca 图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习胖应该是个愚蠢的民族主义者,其实老蒋老毛都是民族主义者,习胖和他们的区别不过是被中国的改革开放带来的成就冲昏了脑袋,真觉得自己厉害了,可以推行他的思(私)想了,对川普的当头一棒,民族主义情绪可能是本能,但只要没有昏头,清醒后应该老老实实琢磨琢磨该如何改革了,否则下场可能比溥仪还惨。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哪里有什么穷途末路?楼主,言之过早啊!

坐井观天,闭关锁国的大明王朝,满清都各走了近三百年,更何况现如今跻身世界前三的中国。
单从经济角度讲,貌似大清大明的经济总量也是世界老二,到49年内战结束后好像还是老五,然后就被老毛折腾的一落千丈,老邓不过是恢复了大清外强中干的老二地位而已,习胖的昏头和慈禧本质上没啥区别。都是自我定位出了问题。
说穷途末路是指走向,应该还有很长一段路才能到悬崖边,不过要是开战就不好说了,台湾有可能打下来,也有可能输掉,输了,立刻完蛋,赢了,回到毛时代闭关锁国,再自己折腾自己二三十年,还是完蛋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习胖应该是个愚蠢的民族主义者,其实老蒋老毛都是民族主义者,习胖和他们的区别不过是被中国的改革开放带来的成就冲昏了脑袋,真觉得自己厉害了,可以推行他的思(私)想了,对川普的当头一棒,民族主义情绪可能是本能,但只要没有昏头,清醒后应该老老实实琢磨琢磨该如何改革了,否则下场可能比溥仪还惨。


你能说说哪个不是“民族主义者”么?川普不是还是奥八不是?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你能说说哪个不是“民族主义者”么?川普不是还是奥八不是?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民族成分太复杂,与其说是民族主义者,不如说他们各自带有自己的种族倾向,川普则甚之,但这种种族倾向在美国没有太大的市场,所以不会对其国策有多大影响。中国则不同,虽然说是多民族,但实际上汉族是主体,其他少数民族除了语言不认同汉族的新蒙藏外,民族的凝聚力还是不可忽视的。这也是中共维护其统治的根基,同时也是逼其改革的根基。
 

MySunflower327

未关注(999土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在经济科技等方面的渗透和围剿
与改革不改革没有关系
内部的问题一直有但比外部问题更容易处理
发展到GDP第二
免不了有现在老大打压老二的现状

鉴于全球经济一体化,即使想去中国化也没那么简单,这种状况可能持续数年才能达到平衡或以一方弱化而结局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最搞笑的就是五毛们,在赵家人眼里,有用的时候“他们至少也是能消耗洋人弹药的炮灰”。

庚子拳乱以后没有用了就是要丢掉的垃圾,义和团五毛们最后被当权者屠杀了几十万,记住不是洋人。
所以民族主义是双刃剑,愚蠢的民族主义就是自大加仇恨,明智的民族主义就是像日韩那样,我不行,我服气,我学习,我进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中国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在经济科技等方面的渗透和围剿
与改革不改革没有关系
内部的问题一直有但比外部问题更容易处理
发展到GDP第二
免不了有现在老大打压老二的现状

鉴于全球经济一体化,即使想去中国化也没那么简单,这种状况可能持续数年才能达到平衡或以一方弱化而结局
体制不改革,爬上去的官员大多是眼睛只会往上看的趋炎附势之辈,劣币驱逐良币
教育不改革,培养不出具有求实,创新精神的人才
文化不改革,被压迫时隐忍怯懦,得势时却又不容异己的国民性就无法根除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当今是世界村的时代,对中国的打压作用会有,但不会从根本上改变整个世界的经济模式。
又以大的战争来说,发生的可能也是微乎其微。
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不会持续高速发展了,但保持一个高于现在发达国家的速度还是可能的。不过那是一种不平衡的(城乡)发展,要在整体上赶上世界前列还远得很。
在政治上最大的隐患是什么?是党的名不正言不顺,共产主义思想在全世界都没有市场了。如今国家实行的是资本主义(完全没有回头的可能),而执政党却是共产党,这还是最大的不顺。改变过来可以吗?太难。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体制不改革,爬上去的官员大多是眼睛只会往上看的趋炎附势之辈,劣币驱逐良币
教育不改革,培养不出具有求实,创新精神的人才
文化不改革,被压迫时隐忍怯懦,得势时却又不容异己的国民性就无法根除
口号好喊实事难做。

未曾进过体制内不妄加评论。

但现在的中国科研早不是8090年代的样子了,我所处行业内所见的85 90后科研人员大多水平高也有很好的科研创新追求,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还有数年如一日的自律,真不知“培养不出具有求实创新精神的人才”这种结论是从何谈起的。
个人认为,对不了解的事情妄加评论不好,为人做事还要实事求是。

至于文化方面,我是更赞同“仓廪实而知礼节 ”的,打破现有规则重建的时候等于把希望寄托于一个“乌托邦”,相比之下我更相信提高生活水平和平均教育资源才是正途,才能让更多的人学会自信且理性地看待分析问题,而有人人参政的基础。
说起来人们都在骂共产党给小孩子洗脑,但是实际上又有几个人在上学的时候真的认真学习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建立的背景和涵盖的经典哲学内容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口号好喊实事难做。

未曾进过体制内不妄加评论。

但现在的中国科研早不是8090年代的样子了,我所处行业内所见的85 90后科研人员大多水平高也有很好的科研创新追求,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还有数年如一日的自律,真不知“培养不出具有求实创新精神的人才”这种结论是从何谈起的。
个人认为,对不了解的事情妄加评论不好,为人做事还要实事求是。

至于文化方面,我是更赞同“仓廪实而知礼节 ”的,打破现有规则重建的时候等于把希望寄托于一个“乌托邦”,相比之下我更相信提高生活水平和平均教育资源才是正途,才能让更多的人学会自信且理性地看待分析问题,而有人人参政的基础。
说起来人们都在骂共产党给小孩子洗脑,但是实际上又有几个人在上学的时候真的认真学习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建立的背景和涵盖的经典哲学内容呢。
体制的问题是有目共睹,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看看习胖的倒行逆施应该足以说明问题了,至于教育问题,不否认你看到的进步,但横向比是不是还差得很远?中国有多少世界级的人才?出了多少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国内的教育理念和西方的差距我们认真反思了么?文化方面,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当今社会现象可是反其道而行之,仓廪实而不知耻。至于马克思主义,要求每个人都认真学习资本论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先不管其理论如何,但其消灭阶级暴力革命的后果是世人皆知。更何况中共现在是威权政治加资本主义经济,哪里有什么马克思主义。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口号好喊实事难做。

未曾进过体制内不妄加评论。

但现在的中国科研早不是8090年代的样子了,我所处行业内所见的85 90后科研人员大多水平高也有很好的科研创新追求,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还有数年如一日的自律,真不知“培养不出具有求实创新精神的人才”这种结论是从何谈起的。
个人认为,对不了解的事情妄加评论不好,为人做事还要实事求是。

至于文化方面,我是更赞同“仓廪实而知礼节 ”的,打破现有规则重建的时候等于把希望寄托于一个“乌托邦”,相比之下我更相信提高生活水平和平均教育资源才是正途,才能让更多的人学会自信且理性地看待分析问题,而有人人参政的基础。
说起来人们都在骂共产党给小孩子洗脑,但是实际上又有几个人在上学的时候真的认真学习过马克思主义哲学建立的背景和涵盖的经典哲学内容呢。
「口號好喊,實事難造」,只要有「造」的概念,人民便不能站起來。
改革必須來自人民,至於人多意見多,這便是不斷改革的原動力,如果由某一個或一小撮人來造改革,很難獲得大多數人認同,所以「實事難造」。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体制的问题是有目共睹,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看看习胖的倒行逆施应该足以说明问题了,至于教育问题,不否认你看到的进步,但横向比是不是还差得很远?中国有多少世界级的人才?出了多少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国内的教育理念和西方的差距我们认真反思了么?文化方面,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当今社会现象可是反其道而行之,仓廪实而不知耻。至于马克思主义,要求每个人都认真学习资本论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先不管其理论如何,但其消灭阶级暴力革命的后果是世人皆知。更何况中共现在是威权政治加资本主义经济,哪里有什么马克思主义。

说得有道理。

而且中共权贵是不会让低端人口奴隶们过上“仓廪实”的生活,以为包子习的统治下中国人能提高生活水平是痴心妄想,否则就不会有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块的事情。

每个中国人都问自己,延安董事局你有股份吗?中南坑分红的时候你有份吗?赵家人的海外资产会分给你吗?只要不姓赵就不要为中共站台,五毛们以为自己是谁,在赵家人眼里就是炮灰。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体制的问题是有目共睹,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看看习胖的倒行逆施应该足以说明问题了,至于教育问题,不否认你看到的进步,但横向比是不是还差得很远?中国有多少世界级的人才?出了多少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国内的教育理念和西方的差距我们认真反思了么?文化方面,所谓仓廪实而知礼节,当今社会现象可是反其道而行之,仓廪实而不知耻。至于马克思主义,要求每个人都认真学习资本论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先不管其理论如何,但其消灭阶级暴力革命的后果是世人皆知。更何况中共现在是威权政治加资本主义经济,哪里有什么马克思主义。
你说的倒行逆施我未曾亲眼所见或亲身经历所以不妄谈。目前我听到的国内亲友的评价还是偏好的,尤其是对反腐败评价颇高,和政府军队有接触的亲友说办事效率和风气相比从前好了很多,而抱怨主要是集中在思政建设太多浪费了很多做正事的精力。

教育横向同欧美日对比自然有差距,个人觉得其发展和小孩子的成长没两样,第一方向要对,第二要有耐心去积累,然后才能厚积薄发。国内的教育理念在过去十几年中一直在进步,没有停滞,未来需要的更多的是完善的监督和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笼统的批评。
我个人不赞成泛泛的“开炮”,讲就要讲的有实据有见地有贡献。

我认识的“仓廪实”后出生的90 00后还是不错的,很多人有想法,敢说真话,也敢说不。

我讲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唯物辩证法,不是马克思主义,也不是资本论。这些内容在中学和大学都是必修课。“消灭阶级暴力革命”这种话就是“屁股决定脑袋”,大部分情况是如果不是过不下去了谁会造反呢?但事实残酷,多数人认识不到这点,得利的要维护自己的产业,尽最大可能榨取利润,这样一来长期看不到希望的人不革命等什么呢。香港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如果香港政府能像新加坡政府一样多盖公租屋以安天下寒士,又怎么会有这么大的矛盾,要知道香港和新加坡曾经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口號好喊,實事難造」,只要有「造」的概念,人民便不能站起來。
改革必須來自人民,至於人多意見多,這便是不斷改革的原動力,如果由某一個或一小撮人來造改革,很難獲得大多數人認同,所以「實事難造」。
我的意思是喊大口号一点用都没有,改革是需要群策群力的,每个人只有仔细思考过问题才能提出来建设性的意见。
我个人对喊口号画大饼而不深入探讨的指手画脚行为极其厌恶。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