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还有没有未来?社交巨头试水“去点赞化” 点赞损自尊:十分钟还没有一个赞,表示自己的社交被宣判死刑?

最大赞力
5.43
当前赞力
96.88%
我们常说人生如戏,但是人生这出大戏似乎更精彩。十年前的心灵鸡汤说:人生没有彩排,永远都是现场直播。这些年我们似乎才真切地体会到这碗鸡汤似乎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人作为社群动物,我们总是避免不掉别人的评价与认同,渴望别人的关注与赞美,比如发完自己的美照或美食照,焦急地等待别人的点赞。

十分钟还没有一个赞,表示自己的社交被宣判死刑。

几年前,作为科技预言的影视剧《黑镜》(nosedive),完全成了今日的纪实片。

1602680772900.png

2019年3月,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的一项研究显示,1995年以后出生的人,抑郁和焦虑程度增加,自尊心下降,调查指出,问题在2011年开始显著加剧,部分原因与社交媒体平台没有人点赞有关。

社交巨头试水“去点赞化” Instagram:成为「竞争更少、压力更小、更加私人化」的平台

社交巨头Instagram决定对这种焦虑采取措施。Instagram 说“我们的初衷是想减少焦虑和社会性比较,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点尤为重要。”

谁也没想到,风靡一时的“点赞”,会率先成为社交平台“嫌弃”的对象,被抛入淘汰的讨论语境中,并已经有了实质的功能隐藏测试。

早在2019年11月15日,Instagram官方发文称,将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测试“隐藏点赞”的功能:被选中内测的用户将不再能看到除自己之外的他人帖子的具体点赞数量。

此番隐藏点赞数的测试最初于4月在加拿大开启,并于三个月后拓展至七个国家(加拿大、巴西、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爱尔兰、日本),因为此前的区域测试“获得了积极的反馈”,Instagram于11月开始了全球测试。

隐藏点赞引发的蝴蝶效应

Instagram不是唯一一个开始试水“去点赞化”的社交平台,Facebook也于2019年10月在澳大利亚开始测试“隐藏点赞数”的功能。

1602681550544.png

此外,今年3月,Twitter也在自身专门用于测试的半公开原型程序小T上推出了隐藏点赞和转发标签的版本。其创始人Dorsey在TED2019演讲现场公开表示后悔开发了点赞的功能。然而,面对突然发生的改变,用户们慌了,不少人发推威胁说如果没有点赞功能,会就此停止使用Twitter。

相比于对Twitter的激烈反对,用户们对Instagram隐藏点赞数的测试体验反馈则更加多样化。根据The Mnifest对502个美国用户做的一项调查,半数以上(55%)的人并不在意Instagram是否显示点赞数,20%的人支持隐藏,而剩余的25%则持反对意见。歌手Nicki Minaj是反对阵营的一员,从11月9日以来停止使用了自己的Instagram账号。

事实上,KOL(网红)普遍站进了反对阵营。点赞数是大多数KOL自证影响力的硬性指标,此次隐藏点赞数的测试引起了他们的担忧:根据一项由HypeAuditor在初期内测的七个国家做的调查,粉丝数一千到一百万之间的KOL收获的点赞数几乎都呈现出下降趋势,其中损伤最大的是来自巴西、拥有五千到两万粉丝的KOL们,他们的获赞下降比例接近30%。

与KOL不同,点赞功能的开发者则支持隐藏点赞。Facebook开发点赞功能的工程师Justin Rosenstein曾表示过对自己所开发功能的厌恶:“点赞带来的是一种虚假愉悦,它非常诱惑,也非常空洞。 业内人士吉尔•埃亚尔(Gil Eyal)也表示:“点赞数一直是个很糟糕的衡量标准。它们很容易被操纵,实际上并不能准确传达人们对某事的兴奋程度。

然而,抛开支持与反对的热议,人们也开始关注此举背后的深意。Instagram的CEO Kevin Systrom多次强调,隐藏点赞是为了“减少年轻用户们的社交压力”,希望用户们不被点赞数裹挟,从而能够更愉快地关注、分享自己的生活。另一方面,行业观察者则认为,Instagram此举实际上是为了平台自身的利益:自KOL格局形成以来,Instagram上的内容达到了饱和状态。大多数个人账户的活跃度在下降,隐藏点赞数便成了增强用户粘性的举措。

重新认识聚光灯下的“大拇指”

1602681568079.png

取得大范围影响力的点赞功能诞生于2009年1月,Facebook推出这项功能后,在其帮助中心是这么描述的:“点赞是一种‘用户与所关注的东西相联系并给予积极反馈的方式’。”

在大面积推广之前,Facebook点赞功能的想法实际上来自于当初收购的FriendFeed(社交聚合平台)。FriendFeed的创始人之一Paul Buchheit表示:“我们最初推出‘点赞’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看见了人们需要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显示出自己看见了朋友们在网上发布的东西,并且很欣赏相应的内容。”

点赞功能确实为平台带来了积极效益

根据美国顶级搜索营销机构Efficient Frontier的调查,“点赞”上线之后,Facebook的用户参与度同比增长了31%。[8]在Facebook的影响下,其他各大平台与网站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点赞功能,如Twitter底部的爱心、Instagram双击图片后展现出来的大爱心……

这阵风潮也席卷中国,目前最主流的社交平台如新浪微博、微信、知乎等,都能看见“点赞”这一功能的广泛使用,用户们对于点赞功能的使用热情仍然高涨。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点赞功能具备的这份对注意力的聚集效应自然将其与资本联系起来,“点赞经济”也应运而生。现任洛杉矶南加州大学传播学院教授的曼纽尔·卡斯特在上世纪网络诞生之初便已指出,于资本而言,“信息参与者越是多样,网络上临界的群众数量便越大,价值也就越高”。[9]

平台和流量网红二者都是点赞经济效益的受益者。网红经济的诞生离不开点赞数对于其用户号召力的证明。网站方面,点赞的机制有助于内容的筛选和精准呈现。点赞功能出现以前的各大网络社区,面临着用户无法准确找到好内容的问题,而让用户以点赞的方式主动参与到内容的筛选与后续呈现,成了一个良好的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点赞数据还能用于刻画精准的用户画像,便于进一步分类定向营销。剑桥大学心理测验学中心的一项研究以Facebook上5.8万名美国用户点赞记录为基础数据,刻画预测用户的个人特质和偏好。其结果显示,仅仅通过用户点赞的数据,也能预测出不少个性特征。

这说明我记着你,但不是很想跟你聊天

如Paul Buchheit所言,点赞功能最初是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出现的,为使用者提供了一种简易的“表意方式”,动动手指就能让同一网络上的对方知道自己默默关注着他。小手一挥点个赞,既增加了自己在对方世界中的存在感,又不占用过多时间,用以维系距离感微妙的人际关系极为合适。

“‘赞’是最低成本的交际方式,有一种‘这说明我记着你,但不是很想跟你聊天’的距离感。”《请说我美》的作者琦殿在微博上写到,“正所谓,点赞不语非朋友,‘哈哈哈哈’见真情。 ”

1602681580828.png


除了维护关系以外,点赞的礼尚往来还为点赞与被赞双方都带来了愉悦感。根据某项研究结果,社交网络的使用持续刺激着大脑中产生快感的系统:“在发出朋友圈的那刻,我们分泌的激素可以飙升到13%,不亚于一些人在婚礼当天‘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的感受”。这种“表达虚拟的同感”(virtual empathy),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因为互联网时空分割而造成的错位和缺席。

点赞还是用户们抢夺话语权、颠覆权威叙事的一项利器

后现代的解构浪潮中,点赞还是用户们抢夺话语权、颠覆权威叙事的一项利器。
大多数用户在选择内容的时候,会将点赞数当作最直观的标准,获赞多的发言在他们眼里无疑是更有价值的。在此情境下,“点赞”获得了“投票”的功能,将判断抉择的权力交到了基层的受众手中。

被异化的点赞和被点赞异化的社交心态

然而,在点赞为受众打造的“凝视”与“被凝视”的场域中,交流的真实性与效果逐渐被打上了问号。

维护关系的过程中,远距离人脉逐渐堆积,大多数人在社交平台上的好友都远超过了普通人的认知精力能够维持的人际关系的数量。这个稳定量的阈值约为150人,又称“邓巴数”,最初由牛津大学进化人类学教授罗宾·邓巴提出。超出范围的人脉则会分散注意力,也加深了用户的焦虑感。

退一步讲,就算没有超过邓巴数,今天的点赞互动方式也过于浮于表面。数字社交媒体教授兼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学校主任Karen North表示:“在社交媒体里,我们的点赞行为代表的只是在观察他们、表示认同,而不是向他们展示我们关心的事情,更别说用它加深友谊。”

“表达虚拟的同感”其实只是一种“无意义的在场”,点赞并不能让两个人之间的了解有实质性的提升,反而让人们以“已赞”为借口挡掉了诸多本该深入交流的对话沟通。同时,这种缺乏文字的表达形式本身也会使得人们失去表达真实自我的习惯。

隐藏或不隐藏?This is a question

1602681594243.png


如前所述,隐藏点赞的出发点一方面是为了社会责任感、减轻用户压力,另一方面是平台出于自身商业利益的考量,要从长远角度获得用户认可。两者导向的结果是一致的:想要加强用户的活跃度。

Instagram没有公布官方数据,但根据“试点区目前回馈积极”的声明,以及推广至世界范围的内测举动判断,在隐藏点赞以后获得的反馈应该大抵符合当初Kevin Systrom的预期。照此预期,大多数普通用户在没有了“点赞数焦虑”之后,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生活。

上文提及的The Manifest的调查显示,平台上游那十分之一的KOL则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隐藏点赞的“受害者”。对他们而言,下降的点赞数和难以自证的流量都需要寻求新的方法来解决。

然而,目前的讨论都是基于最初试点的部分地区的数据进行的,Instagram隐藏点赞在世界范围内的内测最终会得到什么样的反馈还有待观察。同时,其他海内外的社交平台会不会也紧随其后,有选择性地将“点赞”这一已融入广大网民生活的功能进行改革?改革的方向是简单的隐藏还是完全取消?这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首先,完全取消点赞对于多数用户和平台而言似乎都不是短期内的优选。

用户早已习惯了利用点赞维护一些距离微妙的关系,也通过别人对自己的赞获得分泌多巴胺的愉悦感。一些平台则得利用点赞作为指标分发内容。Sour Bags & Totes的设计师Kasey Lahue指出,Instagram隐藏点赞的做法实质上对平台的算法机制并没有影响。推文还是以点赞作为指标之一得到推荐发放,这也成为了小公司和KOL们执着于数据流量的根本原因。

根据平台调性与用户群体,将被点赞内容分为“专业知识分享”和“个人生活分享”两大类别 :

1)对于面向大众的专业性内容而言,点赞最有价值的作用是利用用户评分推选出优质内容。现行机制下,用户经常会根据点赞数量决定是否深度阅读了解相应内容。
2)对于面向个人生活分享内容而言,点赞是一种社交关系和个人认同。

综合看来,点赞这一功能依然处于持续的发展变化之中。或许在先行者的市场测试获得结果之前,没有人能说清楚,保留、隐藏或彻底取消,哪一个才是点赞功能的终点。
 

附件

  • 1602679888265.png
    1602679888265.png
    214.8 KB · 查看: 16
最后编辑: 2020-10-14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们常说人生如戏,但是人生这出大戏似乎更精彩。十年前的心灵鸡汤说:人生没有彩排,永远都是现场直播。这些年我们似乎才真切地体会到这碗鸡汤似乎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人作为社群动物,我们总是避免不掉别人的评价与认同,渴望别人的关注与赞美,比如发完自己的美照或美食照,焦急地等待别人的点赞。

十分钟还没有一个赞,表示自己的社交被宣判死刑。

几年前,作为科技预言的影视剧《黑镜》(nosedive),完全成了今日的纪实片。



2019年3月,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的一项研究显示,1995年以后出生的人,抑郁和焦虑程度增加,自尊心下降,调查指出,问题在2011年开始显著加剧,部分原因与社交媒体平台没有人点赞有关。

社交巨头试水“去点赞化” Instagram:成为「竞争更少、压力更小、更加私人化」的平台

社交巨头Instagram决定对这种焦虑采取措施。Instagram 说“我们的初衷是想减少焦虑和社会性比较,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点尤为重要。”

谁也没想到,风靡一时的“点赞”,会率先成为社交平台“嫌弃”的对象,被抛入淘汰的讨论语境中,并已经有了实质的功能隐藏测试。

早在2019年11月15日,Instagram官方发文称,将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测试“隐藏点赞”的功能:被选中内测的用户将不再能看到除自己之外的他人帖子的具体点赞数量。

此番隐藏点赞数的测试最初于4月在加拿大开启,并于三个月后拓展至七个国家(加拿大、巴西、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爱尔兰、日本),因为此前的区域测试“获得了积极的反馈”,Instagram于11月开始了全球测试。

隐藏点赞引发的蝴蝶效应

Instagram不是唯一一个开始试水“去点赞化”的社交平台,Facebook也于2019年10月在澳大利亚开始测试“隐藏点赞数”的功能。



此外,今年3月,Twitter也在自身专门用于测试的半公开原型程序小T上推出了隐藏点赞和转发标签的版本。其创始人Dorsey在TED2019演讲现场公开表示后悔开发了点赞的功能。然而,面对突然发生的改变,用户们慌了,不少人发推威胁说如果没有点赞功能,会就此停止使用Twitter。

相比于对Twitter的激烈反对,用户们对Instagram隐藏点赞数的测试体验反馈则更加多样化。根据The Mnifest对502个美国用户做的一项调查,半数以上(55%)的人并不在意Instagram是否显示点赞数,20%的人支持隐藏,而剩余的25%则持反对意见。歌手Nicki Minaj是反对阵营的一员,从11月9日以来停止使用了自己的Instagram账号。

事实上,KOL(网红)普遍站进了反对阵营。点赞数是大多数KOL自证影响力的硬性指标,此次隐藏点赞数的测试引起了他们的担忧:根据一项由HypeAuditor在初期内测的七个国家做的调查,粉丝数一千到一百万之间的KOL收获的点赞数几乎都呈现出下降趋势,其中损伤最大的是来自巴西、拥有五千到两万粉丝的KOL们,他们的获赞下降比例接近30%。

与KOL不同,点赞功能的开发者则支持隐藏点赞。Facebook开发点赞功能的工程师Justin Rosenstein曾表示过对自己所开发功能的厌恶:“点赞带来的是一种虚假愉悦,它非常诱惑,也非常空洞。 业内人士吉尔•埃亚尔(Gil Eyal)也表示:“点赞数一直是个很糟糕的衡量标准。它们很容易被操纵,实际上并不能准确传达人们对某事的兴奋程度。

然而,抛开支持与反对的热议,人们也开始关注此举背后的深意。Instagram的CEO Kevin Systrom多次强调,隐藏点赞是为了“减少年轻用户们的社交压力”,希望用户们不被点赞数裹挟,从而能够更愉快地关注、分享自己的生活。另一方面,行业观察者则认为,Instagram此举实际上是为了平台自身的利益:自KOL格局形成以来,Instagram上的内容达到了饱和状态。大多数个人账户的活跃度在下降,隐藏点赞数便成了增强用户粘性的举措。

重新认识聚光灯下的“大拇指”



取得大范围影响力的点赞功能诞生于2009年1月,Facebook推出这项功能后,在其帮助中心是这么描述的:“点赞是一种‘用户与所关注的东西相联系并给予积极反馈的方式’。”

在大面积推广之前,Facebook点赞功能的想法实际上来自于当初收购的FriendFeed(社交聚合平台)。FriendFeed的创始人之一Paul Buchheit表示:“我们最初推出‘点赞’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看见了人们需要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显示出自己看见了朋友们在网上发布的东西,并且很欣赏相应的内容。”

点赞功能确实为平台带来了积极效益

根据美国顶级搜索营销机构Efficient Frontier的调查,“点赞”上线之后,Facebook的用户参与度同比增长了31%。[8]在Facebook的影响下,其他各大平台与网站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点赞功能,如Twitter底部的爱心、Instagram双击图片后展现出来的大爱心……

这阵风潮也席卷中国,目前最主流的社交平台如新浪微博、微信、知乎等,都能看见“点赞”这一功能的广泛使用,用户们对于点赞功能的使用热情仍然高涨。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点赞功能具备的这份对注意力的聚集效应自然将其与资本联系起来,“点赞经济”也应运而生。现任洛杉矶南加州大学传播学院教授的曼纽尔·卡斯特在上世纪网络诞生之初便已指出,于资本而言,“信息参与者越是多样,网络上临界的群众数量便越大,价值也就越高”。[9]

平台和流量网红二者都是点赞经济效益的受益者。网红经济的诞生离不开点赞数对于其用户号召力的证明。网站方面,点赞的机制有助于内容的筛选和精准呈现。点赞功能出现以前的各大网络社区,面临着用户无法准确找到好内容的问题,而让用户以点赞的方式主动参与到内容的筛选与后续呈现,成了一个良好的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点赞数据还能用于刻画精准的用户画像,便于进一步分类定向营销。剑桥大学心理测验学中心的一项研究以Facebook上5.8万名美国用户点赞记录为基础数据,刻画预测用户的个人特质和偏好。其结果显示,仅仅通过用户点赞的数据,也能预测出不少个性特征。

这说明我记着你,但不是很想跟你聊天

如Paul Buchheit所言,点赞功能最初是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出现的,为使用者提供了一种简易的“表意方式”,动动手指就能让同一网络上的对方知道自己默默关注着他。小手一挥点个赞,既增加了自己在对方世界中的存在感,又不占用过多时间,用以维系距离感微妙的人际关系极为合适。

“‘赞’是最低成本的交际方式,有一种‘这说明我记着你,但不是很想跟你聊天’的距离感。”《请说我美》的作者琦殿在微博上写到,“正所谓,点赞不语非朋友,‘哈哈哈哈’见真情。 ”




除了维护关系以外,点赞的礼尚往来还为点赞与被赞双方都带来了愉悦感。根据某项研究结果,社交网络的使用持续刺激着大脑中产生快感的系统:“在发出朋友圈的那刻,我们分泌的激素可以飙升到13%,不亚于一些人在婚礼当天‘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的感受”。这种“表达虚拟的同感”(virtual empathy),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因为互联网时空分割而造成的错位和缺席。

点赞还是用户们抢夺话语权、颠覆权威叙事的一项利器

后现代的解构浪潮中,点赞还是用户们抢夺话语权、颠覆权威叙事的一项利器。大多数用户在选择内容的时候,会将点赞数当作最直观的标准,获赞多的发言在他们眼里无疑是更有价值的。在此情境下,“点赞”获得了“投票”的功能,将判断抉择的权力交到了基层的受众手中。

被异化的点赞和被点赞异化的社交心态

然而,在点赞为受众打造的“凝视”与“被凝视”的场域中,交流的真实性与效果逐渐被打上了问号。

维护关系的过程中,远距离人脉逐渐堆积,大多数人在社交平台上的好友都远超过了普通人的认知精力能够维持的人际关系的数量。这个稳定量的阈值约为150人,又称“邓巴数”,最初由牛津大学进化人类学教授罗宾·邓巴提出。超出范围的人脉则会分散注意力,也加深了用户的焦虑感。

退一步讲,就算没有超过邓巴数,今天的点赞互动方式也过于浮于表面。数字社交媒体教授兼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学校主任Karen North表示:“在社交媒体里,我们的点赞行为代表的只是在观察他们、表示认同,而不是向他们展示我们关心的事情,更别说用它加深友谊。”

“表达虚拟的同感”其实只是一种“无意义的在场”,点赞并不能让两个人之间的了解有实质性的提升,反而让人们以“已赞”为借口挡掉了诸多本该深入交流的对话沟通。同时,这种缺乏文字的表达形式本身也会使得人们失去表达真实自我的习惯。

隐藏或不隐藏?This is a question




如前所述,隐藏点赞的出发点一方面是为了社会责任感、减轻用户压力,另一方面是平台出于自身商业利益的考量,要从长远角度获得用户认可。两者导向的结果是一致的:想要加强用户的活跃度。

Instagram没有公布官方数据,但根据“试点区目前回馈积极”的声明,以及推广至世界范围的内测举动判断,在隐藏点赞以后获得的反馈应该大抵符合当初Kevin Systrom的预期。照此预期,大多数普通用户在没有了“点赞数焦虑”之后,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生活。

上文提及的The Manifest的调查显示,平台上游那十分之一的KOL则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隐藏点赞的“受害者”。对他们而言,下降的点赞数和难以自证的流量都需要寻求新的方法来解决。

然而,目前的讨论都是基于最初试点的部分地区的数据进行的,Instagram隐藏点赞在世界范围内的内测最终会得到什么样的反馈还有待观察。同时,其他海内外的社交平台会不会也紧随其后,有选择性地将“点赞”这一已融入广大网民生活的功能进行改革?改革的方向是简单的隐藏还是完全取消?这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首先,完全取消点赞对于多数用户和平台而言似乎都不是短期内的优选。

用户早已习惯了利用点赞维护一些距离微妙的关系,也通过别人对自己的赞获得分泌多巴胺的愉悦感。一些平台则得利用点赞作为指标分发内容。Sour Bags & Totes的设计师Kasey Lahue指出,Instagram隐藏点赞的做法实质上对平台的算法机制并没有影响。推文还是以点赞作为指标之一得到推荐发放,这也成为了小公司和KOL们执着于数据流量的根本原因。

根据平台调性与用户群体,将被点赞内容分为“专业知识分享”和“个人生活分享”两大类别 :

1)对于面向大众的专业性内容而言,点赞最有价值的作用是利用用户评分推选出优质内容。现行机制下,用户经常会根据点赞数量决定是否深度阅读了解相应内容。
2)对于面向个人生活分享内容而言,点赞是一种社交关系和个人认同。

综合看来,点赞这一功能依然处于持续的发展变化之中。或许在先行者的市场测试获得结果之前,没有人能说清楚,保留、隐藏或彻底取消,哪一个才是点赞功能的终点。
好文。
 

sabr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kol, key opinion leaders, aka influencers,

我觉得是双向的,网红有导向性,
同时,是发现方向,
很多网红,并没有深刻的,革命性的想法,
粉丝的产生,往往是因为有认同,而不是受到启发启蒙,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28%
网红,追星说到底都是一种YY行为,以现实中得不到的虚拟认同代入,来达到粉丝内心的满足感。

这就是为啥明星的脑残粉往往都长得很磕碜,越丑越追得疯狂;给网红打赏最舍得的,往往都是月入2-3K的屌丝...
 

fjptyhy

木南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75.81%
点赞是不是路边上遇到的客套话,真不好说。不过,看到这篇好文,手已经下意识就点赞了。
 

阿吾

踏实做事 有趣做人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26
当前赞力
53.75%
我们常说人生如戏,但是人生这出大戏似乎更精彩。十年前的心灵鸡汤说:人生没有彩排,永远都是现场直播。这些年我们似乎才真切地体会到这碗鸡汤似乎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人作为社群动物,我们总是避免不掉别人的评价与认同,渴望别人的关注与赞美,比如发完自己的美照或美食照,焦急地等待别人的点赞。

十分钟还没有一个赞,表示自己的社交被宣判死刑。

几年前,作为科技预言的影视剧《黑镜》(nosedive),完全成了今日的纪实片。



2019年3月,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的一项研究显示,1995年以后出生的人,抑郁和焦虑程度增加,自尊心下降,调查指出,问题在2011年开始显著加剧,部分原因与社交媒体平台没有人点赞有关。

社交巨头试水“去点赞化” Instagram:成为「竞争更少、压力更小、更加私人化」的平台

社交巨头Instagram决定对这种焦虑采取措施。Instagram 说“我们的初衷是想减少焦虑和社会性比较,对于年轻人来说这点尤为重要。”

谁也没想到,风靡一时的“点赞”,会率先成为社交平台“嫌弃”的对象,被抛入淘汰的讨论语境中,并已经有了实质的功能隐藏测试。

早在2019年11月15日,Instagram官方发文称,将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测试“隐藏点赞”的功能:被选中内测的用户将不再能看到除自己之外的他人帖子的具体点赞数量。

此番隐藏点赞数的测试最初于4月在加拿大开启,并于三个月后拓展至七个国家(加拿大、巴西、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爱尔兰、日本),因为此前的区域测试“获得了积极的反馈”,Instagram于11月开始了全球测试。

隐藏点赞引发的蝴蝶效应

Instagram不是唯一一个开始试水“去点赞化”的社交平台,Facebook也于2019年10月在澳大利亚开始测试“隐藏点赞数”的功能。



此外,今年3月,Twitter也在自身专门用于测试的半公开原型程序小T上推出了隐藏点赞和转发标签的版本。其创始人Dorsey在TED2019演讲现场公开表示后悔开发了点赞的功能。然而,面对突然发生的改变,用户们慌了,不少人发推威胁说如果没有点赞功能,会就此停止使用Twitter。

相比于对Twitter的激烈反对,用户们对Instagram隐藏点赞数的测试体验反馈则更加多样化。根据The Mnifest对502个美国用户做的一项调查,半数以上(55%)的人并不在意Instagram是否显示点赞数,20%的人支持隐藏,而剩余的25%则持反对意见。歌手Nicki Minaj是反对阵营的一员,从11月9日以来停止使用了自己的Instagram账号。

事实上,KOL(网红)普遍站进了反对阵营。点赞数是大多数KOL自证影响力的硬性指标,此次隐藏点赞数的测试引起了他们的担忧:根据一项由HypeAuditor在初期内测的七个国家做的调查,粉丝数一千到一百万之间的KOL收获的点赞数几乎都呈现出下降趋势,其中损伤最大的是来自巴西、拥有五千到两万粉丝的KOL们,他们的获赞下降比例接近30%。

与KOL不同,点赞功能的开发者则支持隐藏点赞。Facebook开发点赞功能的工程师Justin Rosenstein曾表示过对自己所开发功能的厌恶:“点赞带来的是一种虚假愉悦,它非常诱惑,也非常空洞。 业内人士吉尔•埃亚尔(Gil Eyal)也表示:“点赞数一直是个很糟糕的衡量标准。它们很容易被操纵,实际上并不能准确传达人们对某事的兴奋程度。

然而,抛开支持与反对的热议,人们也开始关注此举背后的深意。Instagram的CEO Kevin Systrom多次强调,隐藏点赞是为了“减少年轻用户们的社交压力”,希望用户们不被点赞数裹挟,从而能够更愉快地关注、分享自己的生活。另一方面,行业观察者则认为,Instagram此举实际上是为了平台自身的利益:自KOL格局形成以来,Instagram上的内容达到了饱和状态。大多数个人账户的活跃度在下降,隐藏点赞数便成了增强用户粘性的举措。

重新认识聚光灯下的“大拇指”



取得大范围影响力的点赞功能诞生于2009年1月,Facebook推出这项功能后,在其帮助中心是这么描述的:“点赞是一种‘用户与所关注的东西相联系并给予积极反馈的方式’。”

在大面积推广之前,Facebook点赞功能的想法实际上来自于当初收购的FriendFeed(社交聚合平台)。FriendFeed的创始人之一Paul Buchheit表示:“我们最初推出‘点赞’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看见了人们需要有一个简单的方法来显示出自己看见了朋友们在网上发布的东西,并且很欣赏相应的内容。”

点赞功能确实为平台带来了积极效益

根据美国顶级搜索营销机构Efficient Frontier的调查,“点赞”上线之后,Facebook的用户参与度同比增长了31%。[8]在Facebook的影响下,其他各大平台与网站也纷纷推出了自己的点赞功能,如Twitter底部的爱心、Instagram双击图片后展现出来的大爱心……

这阵风潮也席卷中国,目前最主流的社交平台如新浪微博、微信、知乎等,都能看见“点赞”这一功能的广泛使用,用户们对于点赞功能的使用热情仍然高涨。

在注意力经济时代,点赞功能具备的这份对注意力的聚集效应自然将其与资本联系起来,“点赞经济”也应运而生。现任洛杉矶南加州大学传播学院教授的曼纽尔·卡斯特在上世纪网络诞生之初便已指出,于资本而言,“信息参与者越是多样,网络上临界的群众数量便越大,价值也就越高”。[9]

平台和流量网红二者都是点赞经济效益的受益者。网红经济的诞生离不开点赞数对于其用户号召力的证明。网站方面,点赞的机制有助于内容的筛选和精准呈现。点赞功能出现以前的各大网络社区,面临着用户无法准确找到好内容的问题,而让用户以点赞的方式主动参与到内容的筛选与后续呈现,成了一个良好的解决方案。

除此之外,点赞数据还能用于刻画精准的用户画像,便于进一步分类定向营销。剑桥大学心理测验学中心的一项研究以Facebook上5.8万名美国用户点赞记录为基础数据,刻画预测用户的个人特质和偏好。其结果显示,仅仅通过用户点赞的数据,也能预测出不少个性特征。

这说明我记着你,但不是很想跟你聊天

如Paul Buchheit所言,点赞功能最初是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出现的,为使用者提供了一种简易的“表意方式”,动动手指就能让同一网络上的对方知道自己默默关注着他。小手一挥点个赞,既增加了自己在对方世界中的存在感,又不占用过多时间,用以维系距离感微妙的人际关系极为合适。

“‘赞’是最低成本的交际方式,有一种‘这说明我记着你,但不是很想跟你聊天’的距离感。”《请说我美》的作者琦殿在微博上写到,“正所谓,点赞不语非朋友,‘哈哈哈哈’见真情。 ”




除了维护关系以外,点赞的礼尚往来还为点赞与被赞双方都带来了愉悦感。根据某项研究结果,社交网络的使用持续刺激着大脑中产生快感的系统:“在发出朋友圈的那刻,我们分泌的激素可以飙升到13%,不亚于一些人在婚礼当天‘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的感受”。这种“表达虚拟的同感”(virtual empathy),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因为互联网时空分割而造成的错位和缺席。

点赞还是用户们抢夺话语权、颠覆权威叙事的一项利器

后现代的解构浪潮中,点赞还是用户们抢夺话语权、颠覆权威叙事的一项利器。大多数用户在选择内容的时候,会将点赞数当作最直观的标准,获赞多的发言在他们眼里无疑是更有价值的。在此情境下,“点赞”获得了“投票”的功能,将判断抉择的权力交到了基层的受众手中。

被异化的点赞和被点赞异化的社交心态

然而,在点赞为受众打造的“凝视”与“被凝视”的场域中,交流的真实性与效果逐渐被打上了问号。

维护关系的过程中,远距离人脉逐渐堆积,大多数人在社交平台上的好友都远超过了普通人的认知精力能够维持的人际关系的数量。这个稳定量的阈值约为150人,又称“邓巴数”,最初由牛津大学进化人类学教授罗宾·邓巴提出。超出范围的人脉则会分散注意力,也加深了用户的焦虑感。

退一步讲,就算没有超过邓巴数,今天的点赞互动方式也过于浮于表面。数字社交媒体教授兼南加州大学安纳伯格学校主任Karen North表示:“在社交媒体里,我们的点赞行为代表的只是在观察他们、表示认同,而不是向他们展示我们关心的事情,更别说用它加深友谊。”

“表达虚拟的同感”其实只是一种“无意义的在场”,点赞并不能让两个人之间的了解有实质性的提升,反而让人们以“已赞”为借口挡掉了诸多本该深入交流的对话沟通。同时,这种缺乏文字的表达形式本身也会使得人们失去表达真实自我的习惯。

隐藏或不隐藏?This is a question




如前所述,隐藏点赞的出发点一方面是为了社会责任感、减轻用户压力,另一方面是平台出于自身商业利益的考量,要从长远角度获得用户认可。两者导向的结果是一致的:想要加强用户的活跃度。

Instagram没有公布官方数据,但根据“试点区目前回馈积极”的声明,以及推广至世界范围的内测举动判断,在隐藏点赞以后获得的反馈应该大抵符合当初Kevin Systrom的预期。照此预期,大多数普通用户在没有了“点赞数焦虑”之后,可以更加随心所欲地在平台上分享自己的生活。

上文提及的The Manifest的调查显示,平台上游那十分之一的KOL则不可避免地成为了隐藏点赞的“受害者”。对他们而言,下降的点赞数和难以自证的流量都需要寻求新的方法来解决。

然而,目前的讨论都是基于最初试点的部分地区的数据进行的,Instagram隐藏点赞在世界范围内的内测最终会得到什么样的反馈还有待观察。同时,其他海内外的社交平台会不会也紧随其后,有选择性地将“点赞”这一已融入广大网民生活的功能进行改革?改革的方向是简单的隐藏还是完全取消?这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首先,完全取消点赞对于多数用户和平台而言似乎都不是短期内的优选。

用户早已习惯了利用点赞维护一些距离微妙的关系,也通过别人对自己的赞获得分泌多巴胺的愉悦感。一些平台则得利用点赞作为指标分发内容。Sour Bags & Totes的设计师Kasey Lahue指出,Instagram隐藏点赞的做法实质上对平台的算法机制并没有影响。推文还是以点赞作为指标之一得到推荐发放,这也成为了小公司和KOL们执着于数据流量的根本原因。

根据平台调性与用户群体,将被点赞内容分为“专业知识分享”和“个人生活分享”两大类别 :

1)对于面向大众的专业性内容而言,点赞最有价值的作用是利用用户评分推选出优质内容。现行机制下,用户经常会根据点赞数量决定是否深度阅读了解相应内容。
2)对于面向个人生活分享内容而言,点赞是一种社交关系和个人认同。

综合看来,点赞这一功能依然处于持续的发展变化之中。或许在先行者的市场测试获得结果之前,没有人能说清楚,保留、隐藏或彻底取消,哪一个才是点赞功能的终点。
好信息!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