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 塔 二十章 (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5.80%
第二十章 开埠日三浦聚会 开心扉初识涵芬
4、

春天,孙爱琦徘徊在纽约街头。架空轨道上,列车轰隆隆驶过,布鲁克林大桥笼罩在轻雾中。哈德逊河上,轮船以烟囱数量比较着各自的力气,飞机降落在水面上。街道两边高耸的大楼,使人压抑。每个纽约人都戴着帽子,男的戴着圆顶宽檐礼帽,鸭舌帽,军帽,连司机和马车夫都戴着各自的职业帽子,偶尔露出秃顶的,却发现手里还是拿着帽子。女人的帽子更加夸张,硕大的一堆压在头上。纽约人似乎用帽子标定着每个人的身份,没有帽子,纽约人肯定会迷失。

孙爱琦也迷失了,在自己的爱情里迷失了。

她现在可以肯定关桃不愿等她了。如果第一封信寄丢,詹雅丽送去的信,总不会有什么问题。中央公园的樱花开得正盛,似一片明丽的云霞,她的心,却灰暗到极点。

在大醉了几次以后,她慢慢想通了,被距离和时光冲散的爱情,岂止她和关桃。如果无法厮守,炽热的爱情之火会熄灭。她甚至没有想到“原谅”这个词,因为,也许她本就不应该要求关桃等她四年。她有什么权力让血气方刚的血肉之躯空等四年?

没有不散的筵席。

太阳快要落下去的时候,三浦别墅罩在云彩投下的阴影里,远处的景物,被太阳照得金黄耀眼。蜿蜒向西的河流在夕阳下变成一条熔金锻带,树木像火炬一样舞动,早衰的树叶飘落,天上有南飞的雁阵。

山本先生介绍了藤井一郎给关桃。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藤井先生身着合体的西装,藤井太太穿着和服:“山本先生介绍说,关桃君正在建设一座初棉加工厂,需要购买一批轧花机。我们长崎物产的铁工厂正是生产轧花机的,不知道关桃君是否可以考虑我们的产品。”

“当然可以考虑。我去其他工厂看过你们的轧花机,确实是不错的。但是,也有反映讲,轧花辊轮上的竖齿很容易歪掉甚至断裂,断齿影响皮棉的质量,机器又需要经常维护,影响使用效率,不晓得现在有没有改善。”

“是吗,看来关桃君真的很内行,很佩服。一定会根据您的要求检查设备的,这个请放心。”

“好,我们保持联系。购买之前我会对各个工厂的设备再做一个比较。”

关桃从一个美国人手里买了一部福特车。美国人去年回美国,把他的车便宜卖给了关桃。山本先生就委托关桃送秦先生父女回去。山本似乎看透了关桃心里的想法。

关桃坐在副驾驶座上,秦家父女在后座。秦先生和关桃又聊了一些话,秦小姐却坐在后座不讲话。

秦家住在静逸村,一个新建的居住区,西班牙式的半圆红瓦,墙壁刷成米色。一排房子三个门洞,每只门洞住两户人家,每户有底楼和二楼居住区域,底楼有一个小小的院子。这里的住家不少是做教授、医生的,也有写字间里赚钱多的职员。

关桃住在华懋公寓。自从搬出吉祥街上的阁楼之后,关桃陆续租住过几个地方。他在毕勋路上买了一个房子,但他单身,住大房子太空。他试过把爷娘接来一道住,但住了一段时间,关炳生不习惯,吵着要回龙华住。关桃将毕勋路的房子租给了别人,自己租了公寓住着。

这一天关桃认识了很多人,最开心的是认识了秦氏父女。关桃觉着秦涵芬对自己有些冷淡,不明白其中道理。他回想自己的话,自己的行为,感觉没什么错。

秦家父女回到家里,洗了洗,坐到客厅讲了一会儿话,看了一会儿书,各自睡了。第二天醒来,已早上七点,女儿已把早饭准备好。饭桌上有油条,粥,咸蛋和雪里蕻咸菜豆瓣。秦时月早晨喜欢吃粥,大米掺小米熬出来的粥。熬粥要花时间的,用钢精锅子一早起来在煤气灶上烧,小火熬,要防潽出来,还要防粘底。一般人家情愿多睡一会儿,用泡饭对付过去。

喝着粥,秦时月讲:“涵芬,侬不能够老在我身边,应该寻个人了。”

“又来了!”

“老大不小了,人家生小囡了,你也要考虑自己的事体了。爸爸老啦,去看侬姆妈,总要有交待吧。”

“越讲越不像了。”

“哪能不像。听讲金玉良,对侬不错?”

“啥人嚼舌头?伊,唉,牵丝攀藤,啰哩八嗦,吃不消!”

“我看小金蛮老实的,做事体也牢靠,哪能到侬眼睛里就不灵了?”秦时月笑着讲。

“我不好随便是个人就嫁了吧?我嫁了,啥人烧粥?”

“侬一生一世为我烧粥呀?爸爸心里也不适意的。”

“我适意。”

几年前,商务印书馆欲将资料楼扩充成公共图书馆时,秦时月辞了教职去了图书馆。图书馆上下呕心沥血搜罗各地古籍珍本,求之坊肆,丐之藏家,近走两京,远驰域外,数年之后,东方图书馆成了亚洲最大的公共图书馆,中国珍本古籍的最大收藏所。

关桃的公司办公室设在开张不久的东方饭店。不晓得从什么时候起,中国人提起中国,便自称世界的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无比自豪,似乎太阳是在中国“噌”一下发射上去的。

大家住在一只圆溜溜的球上,本来东南西北说不清的,英国人讲:我住在正中,你们是东方。中国便住到东边了,就忘记了,中国原本是中央之国。

东方饭店在三马路和西藏路交叉的地方,跑马厅对过。这一天,是秋季赛马的最后一天,关桃、银行霍襄理和火油张老板坐在阳台上。马路上的各种车子像水流一样,混乱,又有秩序。

张老板讲:“关老板,我今年火油灯卖得不好,日子有些难过。”

关桃:“火油大王,日子哪能会难过嘛。不过通电的地方越来越多,火油灯早点晚点,要淘汰的。”

张老板问:“老霍,侬哪能看?”

霍襄理抽着雪茄,讲:“侬开个大烟馆,连锁的,像关老板的洋布店一样,这个区,那个区,多开几家,火油灯正好用来点烟泡。”

张老板说:“我呸,杀头吃官司的生意。唉,倷银行就是舒服。今年过年要多烧几柱香了。关桃,跟侬约好,过年一道到庙里去。”

关桃拿着望远镜,嘴巴里说:“好呀……,还是的卢跑得快,超过了超过了!”

霍襄理抢了望远镜说:“我看看我看看。”

一会儿坐下来,霍襄理说:“美国经济危机,拿强国都拖下了水,小日本,陷入了所谓昭和金融恐慌,但对中国影响好像不大,大家蛮适意的。“

张老板说:“是啊,除了我。啥道理?”

霍襄理讲:“哎,这个讲起来,深了。简单来讲,这些强国的钞票,是金本位,中国,银本位。金子贵了,银子却便宜了,中国物产相对其他国家,便宜了,出口反而多了。不过,侬的火油灯是进口的,更贵了,自然就不好卖。”

“到底是银行的。那,我实在没办法,就去开鸦片馆。”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徐顺礼从里面走出来,说:“师兄,电话。”

关桃接了电话又走出来,霍襄理问,啥事体?

关桃说:“嗨,赵太太。”

“晓得了晓得了。”霍襄理和张老板不厚道地笑起来。

“关桃,侬不会是身体有毛病吧?”

“滚,侬才有毛病。”

“兄弟,白相得差不多,就可以了。老大不小,爷娘等抱孙子了。”

霍襄理讲:“关桃,侬不讲,我也不问。但我晓得,侬心里肯定有人。”

关桃沉默,俯瞰街景,然后转身讲:“是的。不过,我好像放下了。我应该找个人了,就是不晓得哪能办。”

“这意思,兄弟是心里有人了?还有侬不晓得哪能接近的人?挡都挡不完嘛。来,讲讲,我出出主意。”
 
最后编辑: 2020-10-16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太阳快要落下去的时候,三浦别墅罩在云彩投下的阴影里,远处的景物,被太阳照得金黄耀眼。蜿蜒向西的河流在夕阳下变成一条熔金锻带,树木像火炬一样舞动,早衰的树叶飘落,天上有南飞的雁阵。
秋色好美,是关桃爱情的小火花照出来的。
另一边,对爱琦明明是春天——中央公园的樱花开得正盛,似一片明丽的云霞,她的心,却灰暗到极点。

说句挨砖的话,关桃越来越不讨喜了,生意场混得很是风生水起,瞧他——关桃拿着望远镜,嘴巴里说:“好呀……,还是的卢跑得快,超过了超过了!” 想起“飘”里的白瑞德,风流倜傥的生意人还蛮有个性的,斯嘉丽都嫌弃,就关桃现在的形象,爱琦回来见了,估计立马歇了风花雪月的心。
 
最大赞力
0.93
当前赞力
100.00%
秋色好美,是关桃爱情的小火花照出来的。
另一边,对爱琦明明是春天——中央公园的樱花开得正盛,似一片明丽的云霞,她的心,却灰暗到极点。

说句挨砖的话,关桃越来越不讨喜了,生意场混得很是风生水起,瞧他——关桃拿着望远镜,嘴巴里说:“好呀……,还是的卢跑得快,超过了超过了!” 想起“飘”里的白瑞德,风流倜傥的生意人还蛮有个性的,斯嘉丽都嫌弃,就关桃现在的形象,爱琦回来见了,估计立马歇了风花雪月的心。
犹豫了一下为啥一边是秋季一边是春天...原来并不是同一时间线上的。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