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打了大领导家少爷,一个个差点小命不保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转来的,不代表本人观点。看看就好,别太较真。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这是很多官场得意、商场得意的牛人最想说的心里话。
但传统观念告诉我们,枪打出头鸟,即使你再成功,也要保持低调,不要成为别人嫉恨的靶子。更不要锋芒毕露,与他人争长短。
可总有一些人,成功久了,翅膀硬了,看人看事总是老子天下第一,最后栽了大跟头。
1
黄金荣算是旧上海成名较早的流氓头子了,杜月笙和张啸林都比他的辈分都要低,势力也是非常大。作为青帮老大和法租界的华人警长,黄金荣贪财和女色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不过既然做到他这个份上,这些毛病似乎是避免不了的。
作为青帮大佬,他捧红了名角露兰春,还试图将其纳为小妾,所以只要有露兰春的戏,黄金荣就去捧场。
谁知道露兰春太红了,引起了浙江督军卢永祥儿子卢筱嘉的注意。他递上了名帖,被露兰春忽视了,很不舒服。谁知那场戏露兰春也恰好卡壳了,卢筱嘉及其随从马上就喝倒彩。

在我黄老板的地盘上,居然有人给我的角喝倒彩?给我打!手下人立即冲过去就打。卢筱嘉也愣住了,还有人敢打我?整个上海都是我爹的天下。但就是挨打了,被打的眼冒金星。然后就被黄老板的手下带到跟前。黄老板也愣住了,居然打错人了。但也不能当着整个戏园子的人道歉啊,自己也丢不起这个人啊,没有办法,只能说你走吧。

这卢筱嘉也不是个善茬。那是赫赫有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啊(张学良,东北奉系大元帅张作霖之嫡长子;袁寒云,名克文,首任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次子; 段宏业,民国执政段祺瑞之子;卢筱嘉,浙江督军卢永祥之子 )。

于是,他找到他老爸的手下淞沪护军使何丰林,然后带人把黄老板给关到地牢里了,这一顿折磨,简直往死里整啊。
黄老板的老婆林桂生着急了,让同为青帮大佬的杜月笙帮忙营救。最后的代价就是:
1、见面礼何丰林和卢筱嘉各十根金条;
2、将稻香楼的头牌小木兰送给卢筱嘉;
3、给黄金荣一个面子,让打人的保镖承担责任,当面道歉;
4、成立新的烟土公司,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卢永祥及何丰林平分股份,但卢与何不出钱,白占股份。
要知道那时候,烟土可是挣大钱的,不消一年就能回本。
从此,黄金荣呼风唤雨的时代过去了,他虽然还是流氓大亨,但江湖地位一落千丈,最后不得不与自己的手下杜月笙、张啸林平起平坐。
失败是成功之母,在别人跌倒的地方总结教训是成功人士的一大法宝,但很多成功人士自视甚高,也不爱学习,结果在前人跌倒的地方继续摔倒。
2
蒋纬国是蒋介石的儿子(非亲生),他与其兄长蒋经国的名字,承载了蒋介石希望后辈“经天纬地”的梦想。和蒋经国不同的是,蒋纬国虽然也曾从军和从政,官至“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但他一生低调、内敛。他的行为举止,折射了一个人的胸怀宽广。今天在这里摘录一段蒋纬国的自述历史,他1932年遭遇一位不认识的士兵打耳光,以及一位少将强制卸枪后的反应,从中可以看出那种人生的修养境界。
民国二十一年,我在东吴念书,住在苏州。一二八事变发生时该地很容易受到波及,所以我就暂时离开苏州到湖州去,在湖州待了两个多月,上海平定之后我就回到苏州。那时候的苏州火车站乱糟糟的,我下火车时发现有很多士兵,有一个兵拿着步枪上了刺刀,走过来搜查旅客。

我从火车上下来,带了一个小铺盖,就是把一条被子叠好卷起来,再用绳子绑好,这个兵要我伸手进铺盖摸一摸有没有东西,我心里想:是你检查我还是我检查我?既然是你要检查我,你反而要我把手伸进去摸一摸,即使有东西,我还会告诉你吗?我问那个兵为什么不自己摸呢?

他就“啪”一个巴掌打过来,说:“让你自己摸是给你面子!”所以我只好把手伸进铺盖去摸一摸,摸完后,他把手一挥说:“走了。”我也就走了。之后,我看到很多旅客的行李都是被打开的,弄得乱七八糟。

我体会到部队里的阿兵哥平时受够委屈,当兵这个职业也不好玩,有那么一个机会能够在火车站检查别人,当然会耀武扬威。另一方面这一次我所看到的军队,与我在广东所看到国民革命军完全不一样,使我对军队的认识又增加了一层,同时对社会的认识也增加了一层。
民国三十一年,我坐陇海线的夜快车从潼关回新安,胡宗南将军有事找我去研究。我喜欢睡在上铺,因为臭虫都在下铺,不过他们分配下铺给我,我也就坐在下铺。

火车还没开时,进来了一位少将,我就站起来向他敬礼,我敬完礼还没坐下,他就说:“上去。”我心里想:“我买在下铺,你叫我上去,我还求之不得呢!”于是我就把上衣脱掉,挂在上铺,这么一挂,就露出我的配枪来———一把银色的白朗宁,是我去部队临走时父亲送给我的。那位少将一看到我这把手枪便问我:

“你这把手枪哪里来的?”

我说:“我老人家送给我的。”

他又问:“他也是军人吗?”

我说:“是。”

他说:“我看一看行不行?”

我说:“行。”便把手枪拿出来,退下子弹后交给他。

他看了以后很喜欢,说:“我跟你换一把怎么样?”他的手枪也是白朗宁,不过已经生锈了,我就把退出的子弹再装回弹夹,把弹夹也给他,并且说:“对不起,我只有这一个弹夹。”

他说:“好了。”意思好像是你还罗嗦什么,然后他就把他的手枪放在我的枪套里面。

第二天一早火车到了西安,胡宗南将军派熊副官来接我,这位少将也认识熊副官,见了他便恭敬地问:“你来接谁?”

熊副官说:“我来接蒋上尉。”

说来好笑,这位少将跟我换枪时也没问我的名字,他又问:“在哪一车?”

熊副官说:“就在你后面。”

后来这位少将就走了,我也跟熊副官一起走。

等到将近中午的时候,有人来报告:“外面有一个少将跪在门口不肯走,要求见上尉。”

我就赶快出去把他扶起来,他把枪还给我,我也把枪还给他,并且请他不要介意。

我跟他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这把枪任凭谁见了都会喜欢,将军如果喜欢的话就带回去用好了,没关系。”

他说:“那不行,以后见了老太爷怎么说。”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短评:1932年的时候,正是蒋介石权势如日中天之际,作为蒋家的公子,蒋纬国也参军锻炼,本已显蒋家对后辈的培养之苦心。而他在旅途中无论是被士兵打耳光,还是被一个少将强行换枪,都能波澜不惊,低调了事,这不仅折射了蒋家的人格历练,更映射了蒋纬国的宠辱不惊。

对照蒋纬国的这个历史故事,再看看令××的公子令×的法拉利车祸,或者是周××公子周×的大肆敛财,抑或是薄××公子薄××的海外高调,很多问题已经不言而喻。
3
大家都知道,周永康是大老虎,他的儿子也经常利用其权力和影响力胡作非为。
据有关媒体报道,2010年,开元大酒店董事长陈妙林在绍兴的高尔夫球场打球,与人发生口角,进而大打出手。据说在冲突中,当时陈妙林火起,用球杆挥过去,把对方的门牙打掉了。

据称此人身边的保镖是“练家子”,把陈妙林手下打得落花流水。冤家路窄,当晚,陈妙林一帮人与对方又住在同一家酒店。陈妙林的手下咽不下这口气,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欺负,要借机教训一下这帮外地人,于是趁对方不备大打出手。对方报警,5分钟后武警包围酒店。陈妙林这才得知对方是周永康之子周滨。
据说,陈妙林想花2000万元私了,但对方不干,非要把陈妙林往死里整。周滨暗中指使浙江的工商、税务、消防等部门,三天两头就去开元集团检查,让陈妙林筋疲力尽。

开元集团曾排名中国饭店集团第二位,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高星级连锁酒店集团,全球酒店集团100强,旗下拥有“开元名都”、“开元渡假村”等产品系列,分布在北京、上海、浙江、江苏、河南等地。作为中国民营酒店旅游业的标杆人物,陈妙林无论是在业界内还是在业界外,都是头号人物。
即便与官场的关系非同一般,陈妙林还是被周滨逼得走投无路。最后,陈妙林不但要以提前退休来谢罪,退出一些地区的经营,而且还要把北京一家酒店让给周家经营。
 

dav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1.33%
转来的,不代表本人观点。看看就好,别太较真。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这是很多官场得意、商场得意的牛人最想说的心里话。
但传统观念告诉我们,枪打出头鸟,即使你再成功,也要保持低调,不要成为别人嫉恨的靶子。更不要锋芒毕露,与他人争长短。
可总有一些人,成功久了,翅膀硬了,看人看事总是老子天下第一,最后栽了大跟头。
1
黄金荣算是旧上海成名较早的流氓头子了,杜月笙和张啸林都比他的辈分都要低,势力也是非常大。作为青帮老大和法租界的华人警长,黄金荣贪财和女色已经是众人皆知的事实,不过既然做到他这个份上,这些毛病似乎是避免不了的。
作为青帮大佬,他捧红了名角露兰春,还试图将其纳为小妾,所以只要有露兰春的戏,黄金荣就去捧场。
谁知道露兰春太红了,引起了浙江督军卢永祥儿子卢筱嘉的注意。他递上了名帖,被露兰春忽视了,很不舒服。谁知那场戏露兰春也恰好卡壳了,卢筱嘉及其随从马上就喝倒彩。

在我黄老板的地盘上,居然有人给我的角喝倒彩?给我打!手下人立即冲过去就打。卢筱嘉也愣住了,还有人敢打我?整个上海都是我爹的天下。但就是挨打了,被打的眼冒金星。然后就被黄老板的手下带到跟前。黄老板也愣住了,居然打错人了。但也不能当着整个戏园子的人道歉啊,自己也丢不起这个人啊,没有办法,只能说你走吧。

这卢筱嘉也不是个善茬。那是赫赫有名的民国四公子之一啊(张学良,东北奉系大元帅张作霖之嫡长子;袁寒云,名克文,首任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次子; 段宏业,民国执政段祺瑞之子;卢筱嘉,浙江督军卢永祥之子 )。

于是,他找到他老爸的手下淞沪护军使何丰林,然后带人把黄老板给关到地牢里了,这一顿折磨,简直往死里整啊。
黄老板的老婆林桂生着急了,让同为青帮大佬的杜月笙帮忙营救。最后的代价就是:
1、见面礼何丰林和卢筱嘉各十根金条;
2、将稻香楼的头牌小木兰送给卢筱嘉;
3、给黄金荣一个面子,让打人的保镖承担责任,当面道歉;
4、成立新的烟土公司,黄金荣、杜月笙、张啸林、卢永祥及何丰林平分股份,但卢与何不出钱,白占股份。
要知道那时候,烟土可是挣大钱的,不消一年就能回本。
从此,黄金荣呼风唤雨的时代过去了,他虽然还是流氓大亨,但江湖地位一落千丈,最后不得不与自己的手下杜月笙、张啸林平起平坐。
失败是成功之母,在别人跌倒的地方总结教训是成功人士的一大法宝,但很多成功人士自视甚高,也不爱学习,结果在前人跌倒的地方继续摔倒。
2
蒋纬国是蒋介石的儿子(非亲生),他与其兄长蒋经国的名字,承载了蒋介石希望后辈“经天纬地”的梦想。和蒋经国不同的是,蒋纬国虽然也曾从军和从政,官至“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但他一生低调、内敛。他的行为举止,折射了一个人的胸怀宽广。今天在这里摘录一段蒋纬国的自述历史,他1932年遭遇一位不认识的士兵打耳光,以及一位少将强制卸枪后的反应,从中可以看出那种人生的修养境界。
民国二十一年,我在东吴念书,住在苏州。一二八事变发生时该地很容易受到波及,所以我就暂时离开苏州到湖州去,在湖州待了两个多月,上海平定之后我就回到苏州。那时候的苏州火车站乱糟糟的,我下火车时发现有很多士兵,有一个兵拿着步枪上了刺刀,走过来搜查旅客。

我从火车上下来,带了一个小铺盖,就是把一条被子叠好卷起来,再用绳子绑好,这个兵要我伸手进铺盖摸一摸有没有东西,我心里想:是你检查我还是我检查我?既然是你要检查我,你反而要我把手伸进去摸一摸,即使有东西,我还会告诉你吗?我问那个兵为什么不自己摸呢?

他就“啪”一个巴掌打过来,说:“让你自己摸是给你面子!”所以我只好把手伸进铺盖去摸一摸,摸完后,他把手一挥说:“走了。”我也就走了。之后,我看到很多旅客的行李都是被打开的,弄得乱七八糟。

我体会到部队里的阿兵哥平时受够委屈,当兵这个职业也不好玩,有那么一个机会能够在火车站检查别人,当然会耀武扬威。另一方面这一次我所看到的军队,与我在广东所看到国民革命军完全不一样,使我对军队的认识又增加了一层,同时对社会的认识也增加了一层。
民国三十一年,我坐陇海线的夜快车从潼关回新安,胡宗南将军有事找我去研究。我喜欢睡在上铺,因为臭虫都在下铺,不过他们分配下铺给我,我也就坐在下铺。

火车还没开时,进来了一位少将,我就站起来向他敬礼,我敬完礼还没坐下,他就说:“上去。”我心里想:“我买在下铺,你叫我上去,我还求之不得呢!”于是我就把上衣脱掉,挂在上铺,这么一挂,就露出我的配枪来———一把银色的白朗宁,是我去部队临走时父亲送给我的。那位少将一看到我这把手枪便问我:

“你这把手枪哪里来的?”

我说:“我老人家送给我的。”

他又问:“他也是军人吗?”

我说:“是。”

他说:“我看一看行不行?”

我说:“行。”便把手枪拿出来,退下子弹后交给他。

他看了以后很喜欢,说:“我跟你换一把怎么样?”他的手枪也是白朗宁,不过已经生锈了,我就把退出的子弹再装回弹夹,把弹夹也给他,并且说:“对不起,我只有这一个弹夹。”

他说:“好了。”意思好像是你还罗嗦什么,然后他就把他的手枪放在我的枪套里面。

第二天一早火车到了西安,胡宗南将军派熊副官来接我,这位少将也认识熊副官,见了他便恭敬地问:“你来接谁?”

熊副官说:“我来接蒋上尉。”

说来好笑,这位少将跟我换枪时也没问我的名字,他又问:“在哪一车?”

熊副官说:“就在你后面。”

后来这位少将就走了,我也跟熊副官一起走。

等到将近中午的时候,有人来报告:“外面有一个少将跪在门口不肯走,要求见上尉。”

我就赶快出去把他扶起来,他把枪还给我,我也把枪还给他,并且请他不要介意。

我跟他说:“这件事情没有什么,这把枪任凭谁见了都会喜欢,将军如果喜欢的话就带回去用好了,没关系。”

他说:“那不行,以后见了老太爷怎么说。”

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短评:1932年的时候,正是蒋介石权势如日中天之际,作为蒋家的公子,蒋纬国也参军锻炼,本已显蒋家对后辈的培养之苦心。而他在旅途中无论是被士兵打耳光,还是被一个少将强行换枪,都能波澜不惊,低调了事,这不仅折射了蒋家的人格历练,更映射了蒋纬国的宠辱不惊。

对照蒋纬国的这个历史故事,再看看令××的公子令×的法拉利车祸,或者是周××公子周×的大肆敛财,抑或是薄××公子薄××的海外高调,很多问题已经不言而喻。
3
大家都知道,周永康是大老虎,他的儿子也经常利用其权力和影响力胡作非为。
据有关媒体报道,2010年,开元大酒店董事长陈妙林在绍兴的高尔夫球场打球,与人发生口角,进而大打出手。据说在冲突中,当时陈妙林火起,用球杆挥过去,把对方的门牙打掉了。

据称此人身边的保镖是“练家子”,把陈妙林手下打得落花流水。冤家路窄,当晚,陈妙林一帮人与对方又住在同一家酒店。陈妙林的手下咽不下这口气,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欺负,要借机教训一下这帮外地人,于是趁对方不备大打出手。对方报警,5分钟后武警包围酒店。陈妙林这才得知对方是周永康之子周滨。
据说,陈妙林想花2000万元私了,但对方不干,非要把陈妙林往死里整。周滨暗中指使浙江的工商、税务、消防等部门,三天两头就去开元集团检查,让陈妙林筋疲力尽。

开元集团曾排名中国饭店集团第二位,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高星级连锁酒店集团,全球酒店集团100强,旗下拥有“开元名都”、“开元渡假村”等产品系列,分布在北京、上海、浙江、江苏、河南等地。作为中国民营酒店旅游业的标杆人物,陈妙林无论是在业界内还是在业界外,都是头号人物。
即便与官场的关系非同一般,陈妙林还是被周滨逼得走投无路。最后,陈妙林不但要以提前退休来谢罪,退出一些地区的经营,而且还要把北京一家酒店让给周家经营。
这种事太多了,自古至今多得数不胜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全家嚣张,这就是中国这个有着2000年历史的国度留下的弊端。说起周永康的公子周滨,青岛市的一个市长、公安局局长,最后是一个进监狱,另一个被逼自杀。 当年青岛市公安局局长万国忠的儿子在青岛开了一家夜总会,实际就是一个赌场,周滨好赌,那年来青岛去这个赌场玩,结果钱输了, 他想一走了之,结果万国忠的儿子不干了,非要让他交钱,不然不让走,于是周缴了钱,回到北京就开始派人来调查这个夜总会,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个夜总会的总后台是当时的青岛市市长杜世成,于是以贪污罪将杜判刑,万国忠本来也要判刑的,结果在拘留所自杀,他这一死,全家人保了下来。 很多人老说共产党贪污腐败,其实国民党不腐败吗?大清不腐败吗?大明不腐败吗?再往前推一直可以推到大秦,没有一个朝代是不腐败的。 似乎中国人天生就对财贪得无厌。 所以,我是通读中国历史的,我也真把这个中央集权制给看透了,但是,话又说回来了,中国不搞中央集权制能行吗? 看看春秋、战国自然会有答案!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没有一个朝代是不腐败的。 似乎中国人天生就对财贪得无厌。
这里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权力寻租获利,这个不是中国人,是所有人的天性。往大处说,可以看看美国总统,下台以后做个没几个人听的讲座一小时50万美金,出一本没几个人看的破书几百万上千万美金的稿酬,这不是腐败?往小处看,networking是什么意思?这里找个好点的工作哪个不要搞关系?

另一个方面是跋扈,也就是态度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对社会观感和人们情绪的影响更大,人们感受到的腐败主要是这个。中国现在已经改善很多,趋势很明显了,谁家的公子今天还敢这么跋扈,分分钟搞个大新闻让你全国出名,最后连你老子一起蹲监狱。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如果你感觉西方的腐败现象比中国好,那只能说西方对于如何低调腐败,如何让腐败隐形,研究的年头长,招数多。

其实揭开西方权贵阶层的老底,比中国那些最丑恶的腐败一点不差。比如爱泼斯坦给王子总统首相拉皮条,最后被揭开了到监狱里及时“自杀”了,你看着怎么样?再比如天主教的多少个主教,几十年性侵虐待成百上千的儿童,你看着教堂里他们道貌岸然布道不觉得讽刺?

但是西方的主流舆论不会天天把这样的新闻炒来炒去。绝大多数上层的腐败发生在普通人的视野之外,被揪出来的是极少数,很快也就平息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再比如西方的金融市场,暗箱操作内部交易简这点腐败招数都是从西方学来的,搞砸了闹出金融危机政府还用纳税人的几百亿美金给你填窟窿,但是你不觉得他特别腐败,为什么呢?宣传形象一大堆理论,还有很重要一个原因,西方的股市像经营良好的赌场,随机的也让一些人挣点钱。。。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