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的无眠与担忧,终于可以舒了一口气。老顽童爸爸,希望您还记得四年前几经辛苦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不能再任性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几天,哥哥忙前忙后,给老爸做了各种扫描,全身检测,尤其是心脏功能测试。今天,检测结果终于出来了。

各项指标达标,就连我们最担心的心脏瓣膜功能测试也过了关,就是胆固醇和尿酸水平偏高。医生说,估计这就是腿出现肿块的原因,也就是说,老爸第一次得了痛风!

这两天一有空就跟老爸视频,跟他说了很多话,听他也唠叨了很多,他才后悔地跟我说:以后不敢乱吃东西了,这几天痛死我了!" 原来这老顽童贪嘴,偷偷跟他朋友出去大吃大闸蟹喝啤酒去了!以为吃一次没事,结果就搞得整家子操心。

听了,不知道好笑还是好气。想着老爸胸前那条永远不会消失的大蜈蚣疤痕,估计这老顽童已经忘记了四年前经历的鬼门关。

四年前,一个冬天的半夜,哥从远方给了我一个急电:"妹,爸得急病了,要去做大手术,风险很大,啥时候可以回来看看他?"

我给吓得六神无主,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这样子!如非紧急,哥不会这样说。于是第二早上,跟单位请了急假,那时刚过试用期,也不管那么多了,搭最早的那班飞机,扔下两宝,直接飞到了老爸做手术的医院。

赶上了见老爸进手术台前的一面,从来未见过老爸如此害怕的样子,握着我俩的手,一直不愿放开。

换心瓣膜手术不是很顺利,期间出现了大出血,血压不稳定,几经抢救,才挽回了一条命。好在他还年轻,才60出头,否则肯定挺不过来了!

在重症室住了两个晚上,就给送去了普通病房,麻醉药刚过,开胸所带来的疼痛,使得老爸不断呻吟,就算吃了止痛消炎药,也不得缓解。看着这一切,我的心都流血了。

手术后几天,哥哥因工作需要出远差,嫂子要照顾俩小孩也没能分身,于是照顾爸爸的责任落在了我和妈妈身上。

在这一个多月里,我和妈妈日夜轮班,在医院和酒店里奔波,虽然请了护工,但真正帮不了多少忙,护工只是过来查氧气,检查体温而已,要脸的老爸不喜欢外人帮他接尿,擦身,于是我和妈妈就学会了怎么照顾插满管子的病人,尤其对伤口的护理,检测仪器氧气状况,如何防止痰堵及吸化痰等等。当然,好几次还是需要护士过来帮忙,记得一次氧气设备发出了警鸣,我俩给吓得不轻。手术后的爸爸脾气特别暴躁,我和妈妈吃了不少苦头。

这一个月是最漫长的一个月,除了照顾一个病人的疲劳和操心,还牵挂着两宝。在视频里看着他俩,两眼不知不觉已经模糊了。

慢慢地,老爸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但不能马上出院回家,因为心脏功能监控很重要。于是,去了一个设备齐全的疗养院,进行疗养。

此时的他已经可以下床走两步,妈妈说,"你待太久了,是时候回去了,两宝想死妈妈了,你哥已经出差回来,他会看着我俩的了,不用担心"。是的,第一次离两宝那么远那么久,想着他们了。

于是,跟爸爸妈妈哥哥道了别,又飞回了家...

这几天,想了很多,作为一个远嫁他方的女儿,只要父母还在的一天,心还是跟他们连在一起的。虽然身在远方,但也不见得我们比其他在身边的儿女有多逊色!至少,当他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是义无反顾地跑到他们身边照顾的!

看着已经打包好的行李,核酸检测预定的单子,还有查询好的最早航班资料,虽然幸运的是这一次用不上,但我随时准备着...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几天,哥哥忙前忙后,给老爸做了各种扫描,全身检测,尤其是心脏功能测试。今天,检测结果终于出来了。

各项指标达标,就连我们最担心的心脏瓣膜功能测试也过了关,就是胆固醇和尿酸水平偏高。医生说,估计这就是腿出现肿块的原因,也就是说,老爸第一次得了痛风!

这两天一有空就跟老爸视频,跟他说了很多话,听他也唠叨了很多,他才后悔地跟我说:以后不敢乱吃东西了,这几天痛死我了!" 原来这老顽童贪嘴,偷偷跟他朋友出去大吃大闸蟹喝啤酒去了!以为吃一次没事,结果就搞得整家子操心。

听了,不知道好笑还是好气。想着老爸胸前那条永远不会消失的大蜈蚣疤痕,估计这老顽童已经忘记了四年前经历的鬼门关。

四年前,一个冬天的半夜,哥从远方给了我一个急电:"妹,爸得急病了,要去做大手术,风险很大,啥时候可以回来看看他?"

我给吓得六神无主,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这样子!如非紧急,哥不会这样说。于是第二早上,跟单位请了急假,那时刚过试用期,也不管那么多了,搭最早的那班飞机,扔下两宝,直接飞到了老爸做手术的医院。

赶上了见老爸进手术台前的一面,从来未见过老爸如此害怕的样子,握着我俩的手,一直不愿放开。

换心瓣膜手术不是很顺利,期间出现了大出血,血压不稳定,几经抢救,才挽回了一条命。好在他还年轻,才60出头,否则肯定挺不过来了!

在重症室住了两个晚上,就给送去了普通病房,麻醉药刚过,开胸所带来的疼痛,使得老爸不断呻吟,就算吃了止痛消炎药,也不得缓解。看着这一切,我的心都流血了。

手术后几天,哥哥因工作需要出远差,嫂子要照顾俩小孩也没能分身,于是照顾爸爸的责任落在了我和妈妈身上。

在这一个多月里,我和妈妈日夜轮班,在医院和酒店里奔波,虽然请了护工,但真正帮不了多少忙,护工只是过来查氧气,检查体温而已,要脸的老爸不喜欢外人帮他接尿,擦身,于是我和妈妈就学会了怎么照顾插满管子的病人,尤其对伤口的护理,检测仪器氧气状况,如何防止痰堵及吸化痰等等。当然,好几次还是需要护士过来帮忙,记得一次氧气设备发出了警鸣,我俩给吓得不轻。手术后的爸爸脾气特别暴躁,我和妈妈吃了不少苦头。

这一个月是最漫长的一个月,除了照顾一个病人的疲劳和操心,还牵挂着两宝。在视频里看着他俩,两眼不知不觉已经模糊了。

慢慢地,老爸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但不能马上出院回家,因为心脏功能监控很重要。于是,去了一个设备齐全的疗养院,进行疗养。

此时的他已经可以下床走两步,妈妈说,"你待太久了,是时候回去了,两宝想死妈妈了,你哥已经出差回来,他会看着我俩的了,不用担心"。是的,第一次离两宝那么远那么久,想着他们了。

于是,跟爸爸妈妈哥哥道了别,又飞回了家...

这几天,想了很多,作为一个远嫁他方的女儿,只要父母还在的一天,心还是跟他们连在一起的。虽然身在远方,但也不见得我们比其他在身边的儿女有多逊色!至少,当他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是义无反顾地跑到他们身边照顾的!

看着已经打包好的行李,核酸检测预定的单子,还有查询好的最早航班资料,虽然幸运的是这一次用不上,但我随时准备着...
唯有祝福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高血压、血脂异常、糖尿病,以及肥胖、吸烟、缺乏体力活动、不健康饮食习惯等是心脑血管疾病主要 的危险因素
老爸抽了二十多年的烟,但已经戒了二十几年了,还每天晨运和晚上散步,生活规律比较正常,体重也正常。
那次搞到要做换瓣膜手术,是因为一直感冒发烧不去看病,以为普通感冒自己买个药吃吃就可以了,结果一个晚上突然呼吸不通,去了急诊,当时医院以为是一般肺炎,就给他吊盐水什么的,结果还是不好。
结果帮他转了省级医院,再做检查,发现病毒已经转移到心脏去了,瓣膜发生病变,要立刻换瓣膜。
所以任何小病都不能忽视啊。这就是为什么这次我们那么紧张。
哎o(︶︿︶)o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这几天,哥哥忙前忙后,给老爸做了各种扫描,全身检测,尤其是心脏功能测试。今天,检测结果终于出来了。

各项指标达标,就连我们最担心的心脏瓣膜功能测试也过了关,就是胆固醇和尿酸水平偏高。医生说,估计这就是腿出现肿块的原因,也就是说,老爸第一次得了痛风!

这两天一有空就跟老爸视频,跟他说了很多话,听他也唠叨了很多,他才后悔地跟我说:以后不敢乱吃东西了,这几天痛死我了!" 原来这老顽童贪嘴,偷偷跟他朋友出去大吃大闸蟹喝啤酒去了!以为吃一次没事,结果就搞得整家子操心。

听了,不知道好笑还是好气。想着老爸胸前那条永远不会消失的大蜈蚣疤痕,估计这老顽童已经忘记了四年前经历的鬼门关。

四年前,一个冬天的半夜,哥从远方给了我一个急电:"妹,爸得急病了,要去做大手术,风险很大,啥时候可以回来看看他?"

我给吓得六神无主,之前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间就这样子!如非紧急,哥不会这样说。于是第二早上,跟单位请了急假,那时刚过试用期,也不管那么多了,搭最早的那班飞机,扔下两宝,直接飞到了老爸做手术的医院。

赶上了见老爸进手术台前的一面,从来未见过老爸如此害怕的样子,握着我俩的手,一直不愿放开。

换心瓣膜手术不是很顺利,期间出现了大出血,血压不稳定,几经抢救,才挽回了一条命。好在他还年轻,才60出头,否则肯定挺不过来了!

在重症室住了两个晚上,就给送去了普通病房,麻醉药刚过,开胸所带来的疼痛,使得老爸不断呻吟,就算吃了止痛消炎药,也不得缓解。看着这一切,我的心都流血了。

手术后几天,哥哥因工作需要出远差,嫂子要照顾俩小孩也没能分身,于是照顾爸爸的责任落在了我和妈妈身上。

在这一个多月里,我和妈妈日夜轮班,在医院和酒店里奔波,虽然请了护工,但真正帮不了多少忙,护工只是过来查氧气,检查体温而已,要脸的老爸不喜欢外人帮他接尿,擦身,于是我和妈妈就学会了怎么照顾插满管子的病人,尤其对伤口的护理,检测仪器氧气状况,如何防止痰堵及吸化痰等等。当然,好几次还是需要护士过来帮忙,记得一次氧气设备发出了警鸣,我俩给吓得不轻。手术后的爸爸脾气特别暴躁,我和妈妈吃了不少苦头。

这一个月是最漫长的一个月,除了照顾一个病人的疲劳和操心,还牵挂着两宝。在视频里看着他俩,两眼不知不觉已经模糊了。

慢慢地,老爸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但不能马上出院回家,因为心脏功能监控很重要。于是,去了一个设备齐全的疗养院,进行疗养。

此时的他已经可以下床走两步,妈妈说,"你待太久了,是时候回去了,两宝想死妈妈了,你哥已经出差回来,他会看着我俩的了,不用担心"。是的,第一次离两宝那么远那么久,想着他们了。

于是,跟爸爸妈妈哥哥道了别,又飞回了家...

这几天,想了很多,作为一个远嫁他方的女儿,只要父母还在的一天,心还是跟他们连在一起的。虽然身在远方,但也不见得我们比其他在身边的儿女有多逊色!至少,当他们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是义无反顾地跑到他们身边照顾的!

看着已经打包好的行李,核酸检测预定的单子,还有查询好的最早航班资料,虽然幸运的是这一次用不上,但我随时准备着...

上一个贴子我就说你老爸很可能是得了痛风,好像你还不大相信俺的话,这下子可放心了吧? :unsure: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