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议员与社媒巨头火爆交锋,共和党人:你们是美国言论自由的最大威胁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1603986718038.png


国会山 —
距离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剩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如何把关网络世界言论自由的界线俨然已成为这场选战两党攻防的讨论焦点之一。国会民主、共和两党成员连日来对美国社交媒体巨头不断提出尖锐质疑。有议员直言批评,“谷歌、脸书和推特这三大科技公司集合起来,对美国言论自由构成了最大的威胁。”
硅谷网络平台龙头脸书、推特和谷歌首席执行官星期三(10月28日)透过视讯出席了参议院商业委员会听证会,就如何改革有“社媒保护伞”称号的“230条款”轮番接受两党议员的质询。
听证会一开始,参议院商业委员会主席威克(Sen. Roger Wicker, R-MS)立刻为共和党一直以来对这三大社媒的批评定调,质疑这些社媒平台在对待特朗普总统和保守派立场的观点持有双重标准。

议员们纷纷将主要矛头对准了推特
威克参议员在首轮提问时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今年早些时候有关美军将新冠病毒带到武汉的推文举例,向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Jack Dorsey)质问,推特为何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将中国官员的推文贴上“事实有待查证”的标签,但在特朗普总统对选票安全等疑虑的推文发出后,推特立刻对该则推文进行标注。
“我不确定具体多久的时间(才标注中国官员推文),但我可以之后再答复您,”多西无法进一步说明后,向威克参议员回答道。
硅谷社媒巨头政治意识形态及公正性受共和党人质疑
共和党议员在多次提问中都质疑了这三大社媒巨头的政治立场严重左倾,偏向自由派和民主党,甚至对保守派言论及观点进行不同标准的审查。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约翰逊(Sen. Ron Johnson, R-WI)直接询问推特、谷歌和脸书首席执行官,其公司内部的政治意识形态组成为何: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坦言,他的员工政治立场可能向左倾斜比较多;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回答,根据他们招聘的领域,谷歌可能也是如此,与脸书类似;推特的多西则称,他没有询问过员工们的政治倾向,因此不清楚情况。

共和党人矛头指向推特 痛骂推特影响选举、威胁言论自由
资料照: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

资料照: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
商业委员会成员与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的交锋在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提问时急速升温。克鲁兹指责推特正利用其社交平台影响即将到来的美国选举。
“今天这三位出席委员会作证的人集合在一起,我认为他们对美国自由言论构成了最大的威胁,是对我们自由且公平的选举单一的最大威胁,”克鲁兹在听证会发表陈述时批评。
克鲁兹接着表示,他的提问将锁定推特,并直言“今天出席作证的三位中,推特的行为是最为恶劣的”。
“是谁该死的选你,让你决定允许什么媒体可以报道什么,允许美国人该听到什么?为什么你坚持表现得像个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噤声那些和你政治信仰不同的声音?”克鲁兹在会上向多西严厉提问。
“我们没有那样做,”多西反驳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公开在这场听证会呼吁要有更大的透明度,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争取更多的信任,我们认识到我们需要更有责任地去展现我们的动机,所以我听到了这些担忧,也意识到这些问题。我们希望改进透明度的问题。”
点燃多位国会共和党人对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怒火的导火索来自两个星期前《纽约邮报》接连两篇有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的负面报道。
脸书和推特当时不约而同的将有关报道屏蔽并禁止转发,引起共和党议员不满。在事件不断延烧下,网民针对社媒巨头封锁新闻的争议也在网络上愈演愈烈。尽管随后推特和脸书都对封锁《纽约邮报》有关亨特负面新闻的处理手法进行了修正,但仍无法平息排山倒海而来的批评。
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在星期三的听证会上公开坦诚该公司对近期《纽约邮报》新闻报道处理不当。不过,多西坚称,他们主要的动机是出自于该公司禁止散播任何以黑客方式取得的消息的政策。
改革“230条款”讨论声量低
星期三的听证会虽然以讨论如何修改《通讯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的“230条款”为题,但很明显的,共和党参议员的主要火力都集中在这三家社媒企业对保守派立场言论的审查。
根据《纽约时报》统计,整场近四个小时的听证会共和党议员一共提出81道问题,其中69题都与这些社交媒体限制、审查和影响网络言论有关,真正提到如何改革“230条款”的内容十分有限。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费舍尔 (左)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费舍尔 (左)
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费舍尔(Sen. Deb Fischer, R-NE)是少数真正提及修改“230条款”议题的议员之一。
费舍尔直接询问三大社媒巨头领袖他们希望见到“230条款”如何进行修改。
扎克伯格正面回应说,他希望看到有关内容审核方面的改革能有更多的透明度。多西对此也表示认同。
事实上,扎克伯格在提交给国会的陈述证词中首次公开表示,他对于修改“230条款”持开放态度,认为更新有关条款内容使之与时俱进是有必要的。
皮查伊虽然并未表示反对修改“230条款”的提议,但他同时提出警告,这样的做法或许可能会为企业及消费者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皮查伊还进一步反驳了其平台的中立性问题。“让我澄清一下,我们的工作没有政治偏见,句号。”皮查伊说道。
星期三听证会的主题“230条款”指的是1996年美国互联网刚刚兴起之时,当时的克林顿政府曾经制定《通讯规范法案》试图透过立法来监管网络内容,特别针对低俗、暴力和色情的内容。不过,法案在隔年被美国最高法院全票通过判处违宪,原因是法案中反低俗条款与美国宪法的保障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相抵触。
虽然最高法院废除了《通讯规范法案》的核心内容,但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条,使得这一条款成为互联网蓬勃发展时代的一把“保护伞”。
第230条款的内容称,互联网社群平台无需为第三方使用者张贴的言论内容负法律责任。但如今更重要且更受争议的是,该条款也允许互联网平台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屏蔽冒犯性内容”,因此这也成为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网络论坛的护航利器。
民主党质疑谷歌权力过大、批评共和党召开听证会时机
虽然两党成员在听证会上暴露出对如何管理社媒巨头存在严重分歧,不过,双方都对硅谷科技企业现有的监管网络能力充满不信任。
资料照: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克洛布查尔

资料照: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克洛布查尔
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克洛布查尔(Sen. Amy Klobuchar, D-MN)也在会上质疑谷歌搜索引擎和旗下影音平台YouTube所拥有的权力过大的问题。
更多的民主党人则将炮火指向共和党,批评选前六天召开这场听证会,并对美国社交媒体企业进行“霸凌”,这一切是在为正努力积极争取连任的特朗普总统而进行的。
来自夏威夷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沙茨(Sen. Brian Schatz, D-HI)谴责共和党人选举前召开这场听证会,并将内容完全政治化。
“我有许多有关‘230条款’的问题要问出席的证人,关于反垄断、隐私、反犹太主义,以及他们和新闻媒体之间的关系,”沙茨在听证会上说他要以不发问的方式对共和党人表示抗议,“在我参议院任职八年的生涯里,我将第一次不会利用我的(发言)时间提出任何问题,因为这一切不可理喻。”
另一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达克沃斯(Sen. Tammy Duckworth, D-IL)接着补充说:“这让我热血沸腾,也让我有点心碎,眼睁睁看着我的共和党同仁沉沦到特朗普的等级。”
这场听证会是11月3日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前所进行的最后一场国会听证会。目前大部分议员都已返回选区,为倒数不到一周的竞选拉票工作做最后冲刺。除了参议院商业委员会星期三的听证会之外,推特、脸书和谷歌的首席执行官还将在选后,11月17日出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预计届时这三大社媒龙头领袖将再次面临另一波两党议员轮番尖锐质询
 

未尝不可

思考的芦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未姐幸苦了,一周后可以喝上美酒吗?
不好说,昨天最高法院允许民主党提出的两个州的推迟出结果,
一个州推迟3天,一个州推迟9天,也就是说这两个摇摆州11/4不会出结果
新任大法官没有参与投票,
 

numb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国会山 —
距离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剩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如何把关网络世界言论自由的界线俨然已成为这场选战两党攻防的讨论焦点之一。国会民主、共和两党成员连日来对美国社交媒体巨头不断提出尖锐质疑。有议员直言批评,“谷歌、脸书和推特这三大科技公司集合起来,对美国言论自由构成了最大的威胁。”
硅谷网络平台龙头脸书、推特和谷歌首席执行官星期三(10月28日)透过视讯出席了参议院商业委员会听证会,就如何改革有“社媒保护伞”称号的“230条款”轮番接受两党议员的质询。
听证会一开始,参议院商业委员会主席威克(Sen. Roger Wicker, R-MS)立刻为共和党一直以来对这三大社媒的批评定调,质疑这些社媒平台在对待特朗普总统和保守派立场的观点持有双重标准。

议员们纷纷将主要矛头对准了推特
威克参议员在首轮提问时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今年早些时候有关美军将新冠病毒带到武汉的推文举例,向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Jack Dorsey)质问,推特为何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将中国官员的推文贴上“事实有待查证”的标签,但在特朗普总统对选票安全等疑虑的推文发出后,推特立刻对该则推文进行标注。
“我不确定具体多久的时间(才标注中国官员推文),但我可以之后再答复您,”多西无法进一步说明后,向威克参议员回答道。
硅谷社媒巨头政治意识形态及公正性受共和党人质疑
共和党议员在多次提问中都质疑了这三大社媒巨头的政治立场严重左倾,偏向自由派和民主党,甚至对保守派言论及观点进行不同标准的审查。
共和党联邦参议员约翰逊(Sen. Ron Johnson, R-WI)直接询问推特、谷歌和脸书首席执行官,其公司内部的政治意识形态组成为何:脸书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坦言,他的员工政治立场可能向左倾斜比较多;谷歌的皮查伊(Sundar Pichai)回答,根据他们招聘的领域,谷歌可能也是如此,与脸书类似;推特的多西则称,他没有询问过员工们的政治倾向,因此不清楚情况。

共和党人矛头指向推特 痛骂推特影响选举、威胁言论自由

资料照:美国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
商业委员会成员与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的交锋在共和党联邦参议员克鲁兹(Sen. Ted Cruz, R-TX)提问时急速升温。克鲁兹指责推特正利用其社交平台影响即将到来的美国选举。
“今天这三位出席委员会作证的人集合在一起,我认为他们对美国自由言论构成了最大的威胁,是对我们自由且公平的选举单一的最大威胁,”克鲁兹在听证会发表陈述时批评。
克鲁兹接着表示,他的提问将锁定推特,并直言“今天出席作证的三位中,推特的行为是最为恶劣的”。
“是谁该死的选你,让你决定允许什么媒体可以报道什么,允许美国人该听到什么?为什么你坚持表现得像个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噤声那些和你政治信仰不同的声音?”克鲁兹在会上向多西严厉提问。
“我们没有那样做,”多西反驳道,“这就是为什么我公开在这场听证会呼吁要有更大的透明度,我们意识到我们需要争取更多的信任,我们认识到我们需要更有责任地去展现我们的动机,所以我听到了这些担忧,也意识到这些问题。我们希望改进透明度的问题。”
点燃多位国会共和党人对美国社交媒体平台怒火的导火索来自两个星期前《纽约邮报》接连两篇有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的负面报道。
脸书和推特当时不约而同的将有关报道屏蔽并禁止转发,引起共和党议员不满。在事件不断延烧下,网民针对社媒巨头封锁新闻的争议也在网络上愈演愈烈。尽管随后推特和脸书都对封锁《纽约邮报》有关亨特负面新闻的处理手法进行了修正,但仍无法平息排山倒海而来的批评。
推特首席执行官多西在星期三的听证会上公开坦诚该公司对近期《纽约邮报》新闻报道处理不当。不过,多西坚称,他们主要的动机是出自于该公司禁止散播任何以黑客方式取得的消息的政策。
改革“230条款”讨论声量低
星期三的听证会虽然以讨论如何修改《通讯规范法案》(Communication Decency Act)的“230条款”为题,但很明显的,共和党参议员的主要火力都集中在这三家社媒企业对保守派立场言论的审查。
根据《纽约时报》统计,整场近四个小时的听证会共和党议员一共提出81道问题,其中69题都与这些社交媒体限制、审查和影响网络言论有关,真正提到如何改革“230条款”的内容十分有限。

资料照: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费舍尔 (左)
来自内布拉斯加州的共和党联邦参议员费舍尔(Sen. Deb Fischer, R-NE)是少数真正提及修改“230条款”议题的议员之一。
费舍尔直接询问三大社媒巨头领袖他们希望见到“230条款”如何进行修改。
扎克伯格正面回应说,他希望看到有关内容审核方面的改革能有更多的透明度。多西对此也表示认同。
事实上,扎克伯格在提交给国会的陈述证词中首次公开表示,他对于修改“230条款”持开放态度,认为更新有关条款内容使之与时俱进是有必要的。
皮查伊虽然并未表示反对修改“230条款”的提议,但他同时提出警告,这样的做法或许可能会为企业及消费者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
皮查伊还进一步反驳了其平台的中立性问题。“让我澄清一下,我们的工作没有政治偏见,句号。”皮查伊说道。
星期三听证会的主题“230条款”指的是1996年美国互联网刚刚兴起之时,当时的克林顿政府曾经制定《通讯规范法案》试图透过立法来监管网络内容,特别针对低俗、暴力和色情的内容。不过,法案在隔年被美国最高法院全票通过判处违宪,原因是法案中反低俗条款与美国宪法的保障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相抵触。
虽然最高法院废除了《通讯规范法案》的核心内容,但保留了其中的第230条,使得这一条款成为互联网蓬勃发展时代的一把“保护伞”。
第230条款的内容称,互联网社群平台无需为第三方使用者张贴的言论内容负法律责任。但如今更重要且更受争议的是,该条款也允许互联网平台基于“善意原因封锁和屏蔽冒犯性内容”,因此这也成为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和网络论坛的护航利器。
民主党质疑谷歌权力过大、批评共和党召开听证会时机
虽然两党成员在听证会上暴露出对如何管理社媒巨头存在严重分歧,不过,双方都对硅谷科技企业现有的监管网络能力充满不信任。

资料照: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克洛布查尔
民主党联邦参议员克洛布查尔(Sen. Amy Klobuchar, D-MN)也在会上质疑谷歌搜索引擎和旗下影音平台YouTube所拥有的权力过大的问题。
更多的民主党人则将炮火指向共和党,批评选前六天召开这场听证会,并对美国社交媒体企业进行“霸凌”,这一切是在为正努力积极争取连任的特朗普总统而进行的。
来自夏威夷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沙茨(Sen. Brian Schatz, D-HI)谴责共和党人选举前召开这场听证会,并将内容完全政治化。
“我有许多有关‘230条款’的问题要问出席的证人,关于反垄断、隐私、反犹太主义,以及他们和新闻媒体之间的关系,”沙茨在听证会上说他要以不发问的方式对共和党人表示抗议,“在我参议院任职八年的生涯里,我将第一次不会利用我的(发言)时间提出任何问题,因为这一切不可理喻。”
另一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民主党联邦参议员达克沃斯(Sen. Tammy Duckworth, D-IL)接着补充说:“这让我热血沸腾,也让我有点心碎,眼睁睁看着我的共和党同仁沉沦到特朗普的等级。”
这场听证会是11月3日美国总统和国会选举前所进行的最后一场国会听证会。目前大部分议员都已返回选区,为倒数不到一周的竞选拉票工作做最后冲刺。除了参议院商业委员会星期三的听证会之外,推特、脸书和谷歌的首席执行官还将在选后,11月17日出席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听证会。预计届时这三大社媒龙头领袖将再次面临另一波两党议员轮番尖锐质询


The fifth power is a term, apparently created by Ignacio Ramonet, that intends a continuation of the series of the three estates of the realm and the fourth power, the mass media. The term fifth power can be used to refer either to the Internet, public opinion, the Church (which is the First Estate by the original meaning), economic systems or simply money including its creation.

 

numb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pictures of the CEOs of twitter, google, and facebook

ugly, ugly, and ugly
if you want to be successful, be ugly!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