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小说:毛坯21-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7.
当一个人心里没有底气,也没有依靠感,该靠什么活下去?很多人有了信仰,找到一个精神依靠,那个得血癌的台湾同学就信佛教,她曾对滴滴说,不管什么教找一个加入,否则一个人的力量难以抗拒这个复杂世界。滴滴知道这位同学婚姻不太美满,信教无疑是种寄托。同学很善良,她有一次专门去车祸受伤的另一个同学家念经,一念就是一天,滴滴不知道念经是不是有效,也不知道后来那个车祸同学怎么样了。只知道再联系时,患血癌的同学已经撒手人寰了。

世事无常,滴滴突然就感觉累了,想停下来歇歇。冬天已经来了,第一场雪飘起来,顿时就带来了冬天的气氛,突然感觉心里很累,这是种疲惫无依的感觉。冬天肃杀的气息加上眼前焦灼的难以处理的事情纠结在一起,滴滴好想逃离这个现实世界。以前滴滴脆弱的时候会找姐姐聊天,视频打开就海阔天空地胡扯,现在没人可以找了,姐姐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滴滴怎么可能去烦她,再说离这么远,姐姐不可能帮她解决问题,所有的事还得自己扛。小小的肩膀快承受不住了。

滴滴应该是越来越成熟的,可是还是会犯错。好像对于一个正常人而言,犯错是很容易的,不知道哪一步没走好就掉沟里了。在准备买山地前,滴滴多了一个心眼,给政府相关部门发了邮件调查这块地的前生今世。

政府发来文件给了滴滴一个当头一棒,文件上列举了这块地的主人去年曾经准备动工,结果工程师勘测后认为山脚下的结构不能够承载,可能滑坡,而且之前那里已经出现过轻微洪涝。山脚下的土层不稳定。滴滴看了政府的文件,吓出了一身汗,难怪这么便宜,这明明是土地所有人已经试过水了,失败了才卖的,一直挂到过期都无人问津。滴滴庆幸自己多做了一件事,买地前做充分考察。避免了买进后的尴尬。

可是为什么自己做房东的运气就不怎么好,几个长租客没有一个是善始善终的,总是出各种各样的状况,一度滴滴开始怀疑自己,责问自己,问题出在哪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8.
像是在风雨中飘摇的海上小船,随时随地都可能翻船,滴滴感觉自己这一生都在风浪中飘摇,是有点累了。

很久没看手机,低头一看,姐姐来了几条短信,全是担忧的问询。保持每天和姐姐联系是一种习惯,可是当一个人悲哀失落的时候,就似乎忽略了生活的常态。滴滴赶紧给姐姐回复一下,说自己忙。姐姐那头生气地说,死哪去了,两天没动静,吓死我了。的确,姐姐对滴滴的关心正如滴滴对姐姐的关心一样,世界上除了姐姐还会有谁在乎滴滴的死活。这两个卑微的生命互相鼓励,隔着万岁千山也一样生死同舟。姐姐说,啥时回中国呀?滴滴说,近期都不可能,第二波疫情来了,出个国比登天还难,要两天内的核酸检测,很多人根本做不到,有些订了机票也上不了飞机,入了中国境内直接送去隔离,想想就头麻。还有些人上飞机前检查都是阴性,下了飞机就是阳性了。算了吧,哪也不去了,就这么混吧。

姐姐说,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你做事总是去争取,现在你基本上没有什么热情。滴滴笑笑说,年龄大了,许多事情看开了,只要看开了其实都无所谓了。哪里的黄土不埋人呢。

滴滴跟姐姐说,最近和老公打了一架,老公说滴滴把植物都放卧室不好,还说滴滴对植物都比对他好。滴滴一气之下把大多数植物都搬到卫生间去了。
那天晚上发生了特别奇异的事情,滴滴给姐姐提醒说,你做好准备别吓着了。姐姐说,有啥大事啊?还能吓着我?姐姐一副蛮不在乎的样子。

滴滴说,那个晚上风很大,整个房子像要被掀起来了。刚和老公生完气,卧室里只留下了君子兰和虎皮兰,大多数植物都搬到卫生间了。君子兰已经跟滴滴五六年,去年冬天还开过花。虎皮兰也是滴滴的老伙伴,实在是不想搬他们走。滴滴躺在床上,她确信她两边的床灯是关好的。床灯是那种需要手触碰一下就开的设计,滴滴确信她躺下时是黑暗的,她确信她是没有触碰灯的。可是当滴滴转了一个身发现自己这边的灯居然自己亮了。更神奇的是,她再转一个身,老公那侧的灯也自己亮了,老公明明是在书房没有过来的,如果过来也不可能没有生息。滴滴用手触碰一下灯,灯熄灭了,她再触摸另一个灯,也熄灭了。
后半夜滴滴都没法睡觉了,她想是谁偷偷把灯开的,环顾四周,没有人或者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的,到底是什么力量开了床边灯?

滴滴见姐姐那头没有回应,说,你咋不出声了。姐姐说,吓人。

滴滴乘着兴致像讲故事一样,说,再给你讲个真事,刚到加拿大时,租住老公寓,有一天在图书馆借了《人鬼情未了》碟在DVD机里看,正看到兴头上时,屏幕突然黑了,滴滴确信是有电的,更奇异的是,一分钟后画面又出现了,就好像有人关了一下屏幕,又给打开了。姐姐说,可别再说了,还让不让人晚上睡觉了。滴滴呵呵笑着说,怕啥,我们生活的世界本来就有很多解释不清的事,所谓人算不如天算。我们不做亏心事,不占别人便宜,就不怕这些看似灵异的事,只要自己的正气足,就不用怕,不怕就不恐惧。姐姐嗯了一声说,还是有点毛骨悚然。

姐姐说,我也给你讲个真事,妈去世那天早上,出完殡,我们都累了,迷迷糊糊在床上躺着,我听到轻轻的敲门声,出去看,外面没人。躺下又听到敲门声,出去看又没人,前后三四次敲门,出去都没人。爸爸说,不用看了,是你妈回来看我们了。滴滴一听这话,鸡皮疙瘩起一身。滴滴说,行,你这个够狠,我当时不在,没经历过。姐姐说,你还不相信我说的话吗?滴滴说,信,信啊。这些事情我都信,我们肉眼凡胎的,很多东西看不到。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29
农场主说好了来拿家具,可是就是不来拿,滴滴在大门上贴了十天不交租就解除租约的通知,已经很多天了,每晚路过出租房都看见通知原样在门上贴着。农场主还是不见踪影。很明显,他是在拖延,比谁的耐心更长。

滴滴怕农场主钻空子,她又通过邮局寄了一封挂号信给农场主。留下挂号信的收据和追踪号。

滴滴想尽快解决这种拉锯战,她在网上提交了直接驱逐收房令,并要求农场主付当月房租。

本以为农场主会搬走家具,同意解除租约,可是突然有一天,农场主说,房门密码改了没有,滴滴回复没有,等你们拖家具。对方却话锋一转说,有人要入住。这是什么鬼?滴滴从来没经历过这样出尔反尔的,这次算是见识了,每次农场主都会改变策略,滴滴有点跟不上他的节奏了。

不管怎样,滴滴已经不想和这样的人玩下去了,迟迟不交租是最好的驱逐理由。滴滴提交了网上驱逐程序就等着政府处理了。

因为遇到这样的事太多了,滴滴已经见怪不怪。说实话,如果哪天碰上一个准时交租的人,那倒是要重新适应一下。
已经没所谓了,房子几经蹂躏,老公已经成为修补能手,不能再让烂租客损耗自己的精神。

滴滴终于在疫情期间等到了自己的手术日。医院电话通知时,滴滴还以为是来取消的,因为之前专科医生前台说,就算是定了手术日,也可能因为突发紧急情况取消滴滴的手术,尤其是在疫情期间。

医院和专科医生前台都通知滴滴早上七点去医院。专科医生前台还说,这个时间好,虽然早点,但不容易被取消。
滴滴和老公六点半就起床,手术需要前一天晚上11点以后都不能吃喝。
滴滴早上也只是冲个澡,涮了牙,带上手术指南就和老公去医院了。
疫情期间,只允许病人一个人进入,老公又被挡在门外。滴滴先去前台签到,回答一些和疫情相关的问题。之后前台指示滴滴去一间叫面试房的里面先验尿,确保没怀孕才能做下面的手术。

一个叫马克的男护士给滴滴送来了两套袍子,告诉滴滴说,一个正着穿,一个反着穿。还给滴滴一双绿色长袜子,保暖用。还有一个塑料袋,上面贴着滴滴的名字,是用来存放滴滴衣物的。还有一双鞋套,需要套在鞋子上的。

可是滴滴因为不吃不喝,并没有成功取到很多尿样。而且滴滴手术前又流血了,即使是一点点尿样也掺着血。滴滴不好意思的把尿样瓶递给马克,说,没多少。

马克说,没关系的,接过尿样装进袋子里送检去了。
马克再来时给滴滴带来了热的干毛巾,围在滴滴双肩说,等的时候冷,用这个毛巾保暖。滴滴顿时眼睛有点潮湿。

等待期间,马克又给滴滴送来了几种药,白的黄的,一一介绍了药是什么,还有水。滴滴一扬脖子把所有药倒入口中,再喝一口水。还有一小杯漱口水。马克说,含嘴里30秒吐掉,不要咽下去。滴滴照做。马克把滴滴吐出来的漱口水倒掉,人就去招呼其他病人了。
滴滴看到陆陆续续有更多需要手术的人来报道了,其中一个还被改了时间,需要下次再来。

滴滴早就换好了袍子,坐在沙发上等候。听着走来走去的医务人员聊天打趣。已经不断有新病人来签到。当然滴滴也听到有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商量要换一个手术,因为有更紧急的情况需要处理。滴滴隐隐听到有人想换掉滴滴的,但被另一个嗓门很大的女人阻止说,我才不和她说呢,她都等那么久了。
 

bbjj

无官一身轻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21.74%
我家领导做手术也是,第一次都躺床上了还是没做成,因为有人急需手术,第二次我们在外面听到办公室里那个救过我家领导的医生提到我家领导的名字,说他现在有时间可以做那个手术,让他们马上安排,我挺感动的,心里装着素不相识的病人就是医者父母心,碰到这种医生真是太幸运了。
 

bbjj

无官一身轻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21.74%
还有我在外面等了很长时间还没能进去看领导,在那个显示状态的大屏幕前看来看去的,有个在医院当志愿工作者的菲律宾人经过时总是和我说几句,怕我担心过度,因为我等的时间比其他病人家属都长,各个国家都有善良的人的,我还做不到去医院当志愿工作者呢。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30.
马克很忙,快步穿梭于几个病人之间。路过滴滴所在房间时会看一眼滴滴。滴滴看着对面墙上的钟表,已经来了一个半小时,大多数时候坐着等待。终于马甲又露面了,这回推着有轮子的仪器,上面挂着一大一小两个袋子。马克把仪器推进来,人又闪出去了,很快又带来一个小毛巾和一次性针头。马克让滴滴伸出左臂,在手腕处敷上热毛巾。说,不会太烫吧,滴滴摇摇头。敷了一会,马克打开针头针管包装,把胶布撕下来四个小节贴在升降桌上。滴滴知道这是要输液了。滴滴小时候最怕打针输液这些。一看到针头心里就咯噔一下,感觉快过去了。

马克在滴滴左手腕处找到一个青色静脉血管,对着血管轻弹了几下,那根血管乖乖凸出来,马克拿起针头说,会有一个刺痛,滴滴把头撇向一边,果然手腕处一个刺痛,针头扎进血管,顿时有血引出来。滴滴不敢再看,把目光转到门外。马克快速接通了输液管。他说,大袋子是葡萄糖水,小的是抗生素。一旦正常输液,刚抽的血又回流进血管,露出透明的水色。滴滴吸了一口冷气,只希望时间可以快点过去。

马克观察一会儿看一切正常,说,如果想上厕所就拔掉电源,推着输液瓶去就行了,他把仪器里的各项数字调好了,
马克又跑了,滴滴闭着眼睛,再一睁开,十五分钟过去了,葡萄糖还是一大袋子,像没怎么下降。

时间到十点左右又来了一个女护士,问了滴滴姓名。拔下电源插头,让滴滴上个厕所,滴滴照做。

上完厕所,白人女护士说,跟我走。女护士带滴滴进了另外房间。女护士说,一会会有麻醉师来跟你打招呼。女护士刚走,就来了一个黑人男。他问滴滴姓名,手术原因。然后问滴滴有没有翻译,滴滴说,没有。黑人麻醉师说,一会实行普通麻醉,可以吗?滴滴说,不懂,随便吧。麻醉师看了滴滴一眼说,你到底懂不懂英文,普通麻醉,理解吗?滴滴说,可以吧,就普通的吧。白人女护士找到滴滴说,我们可以进手术室了。女护士带滴滴往手术室走,在路上就看到了专科医生迪森,迪森操着一口英式英语说,你好吗?滴滴说,还活着。迪森说,你有没有肺炎啊?滴滴说,没那么幸运呢。迪森哈哈大笑说,连肺炎的症状都没有吗?滴滴拉了拉口罩,故意咳嗽了一声,几个女护士同时笑起来。

白人女护士哼着小曲把滴滴引到一个手术台上说,上吧,屁股放在指定的凹陷处。滴滴躺下,听到医生还在和护士们谈笑。迪森问麻醉师说,一个词怎么发音。滴滴右手臂绑了血压仪。前胸和后背贴了几个类似于金属圈的东西。护士把滴滴眼镜口罩都摘了,先是扣了一个面罩,说,这个气味有点好玩。滴滴吸了几口,也没感觉出好玩。接着,又换了一个面罩,滴滴只吸了几口就啥也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右边飘来一个声音,你醒了。滴滴发现口罩又被戴上了。滴滴说,环取出来没有?女护士柔软的声音回复,取出来了,很成功。滴滴问,我睡了多久,护士说,四十分钟。滴滴发现自己的语速特别慢。滴滴问护士,为何说话这么慢,护士说,因为麻醉药的缘故。滴滴突然感觉像是电影中的情节,一个歹徒从窗户插入迷魂香,里面的人就晕了。
 
最后编辑: 2020-11-20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