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二十七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78.41%
3、

关桃站在马路边,心里嘀咕,她会不会不来了呢?或者在路上碰到什么事情?他朝着车站看去,想,他应该去接她的,无论如何,男女约会,男的应该更周到一些。他有些责备自己的疏漏。

秦涵芬从爱多亚路方向走到了离关桃不远的地方。她提早一站下了车,在店里买了块小蛋糕吃。她确实有些饿,也想一会儿一起吃东西时不至于吃得太快,显得吃相难看。她回想起第一次一起吃小吃的场景,那时大概是有些难看的,这次要表现得淑女一些。看到关桃有些严肃地向车站方向看着,她走到他身后。关桃比她高了一个脑袋,颀长的身子好像散发出暖意。

关桃很快从身边走过的人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点端倪,突然地转身,发现秦涵芬已经在他身后,不声不响,偷笑着。两个人的脑袋几乎撞到,笑出了声。

两个人随着人流进了大世界,中庭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中庭里的舞台上正演出杂耍,艺人头上顶着一口缸,不停转动。

他们自然不能不去看哈哈镜。好多人站在哈哈镜前看丑化了的自己,大笑。那就像一个开关,无论多么阴郁的人,过了哈哈镜,就会换成另一个人,放下心防。

大世界里鱼龙混杂,关桃走去旁边买吃食的时候,两个小混混围在涵芬旁边,嬉皮笑脸,想吃豆腐,涵芬有些怕,左躲右闪,关桃走了回来,手里拿着吃的,用身体撞开一个人,站到对前,眼神凌厉。小混混看看关桃的样子,知道不是好惹的,便走了,别处找乐子去了。

看戏时,两个人的肩膀若即若离,能够感觉到彼此散发的热气,手臂有意无意地碰在一起,又很快分开。关桃想伸手去握住秦涵芬的手,又怕她不开心,犹犹豫豫中,戏演完了。关桃不大记得戏里演了些什么,所有观众站起来往外走时,他有些后悔自己的胆怯。

他们笑吟吟走出这座欢乐的房子的时候,各处屋顶上的霓虹灯正使出浑身解数,炫出各种花样,将暗夜推向隐秘欢乐的巅峰。意犹未尽,关桃提议朝外滩方向走走,然后再送秦涵芬回家去。秦涵芬答应了。她已经忘掉了碰到小混混的不快,很开心。她以前不大敢一两个人到这种地方来的,与同学一起也不大敢。这种游乐地方,总游荡着不少不三不四的人。虽说场子里是有帮派的人维持着的,但人一多,哪里管得过来。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秦涵芬背着手,上身摇来晃去,脚步一跳一跳的,像个小孩。路灯光穿过夜雾洒在她脸上,小巧的鼻子微微翘着,眼睫毛长长的,美得像仙女。关桃的手插在大衣袋里,看着她,想拉她的手,但几次抽出手,接近了,又缩了回去。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话,离外滩越来越近。关桃的心里有些急,到了外滩,他就要送她回家去了。

这是关桃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一段路,越往前走就越接近吉祥街。而秦涵芬也熟悉这段路,她是在这里上的中学。

关桃说:“四月,想不想去看桃花?”

“想啊。龙华四月的桃花,很美,我小辰光去过两趟。”

“怪不得,我看侬眼熟,一定是龙华,我看到过。”

“哈哈,侬看到过的人,侪记得那么清爽吗?”

“也不是,我心里放不下介许多人的。”

秦涵芬低了头,不响。

关桃说:“哎,侬讲侬中学就在附近,不如走过去看看。”

“好啊。”

路上的人和车渐渐少了,温度也更加低了,城市似乎慢慢要睡去了。他们两个,又觉得一切还刚刚开始,还要想走很远的路。

末班电车驶进车站停下,稀少的几个乘客正上下车。路灯光下,固本肥皂广告仍然画在墙上。

关桃停住了,看着那面墙。秦涵芬也看着那面墙,若有所思。

“我以前总是坐4路电车来来回回。”

有一年,少年关桃在车站上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然后,眼光搜寻之间看到一个小偷,冒冒失失地喊了一声,有三个人围了上来…….那天夜里他师傅罚他不许吃饭,要他记住以后不要在上海惹是生非。 关桃与那三个人打起来时,脑子里已经来不及想刚刚看到的好看的小姑娘了。

他们同时转过头来,看着对方,似乎努力寻找着彼此脸上当年的印迹。

“侬好,怕难为情的小姑娘。”

“侬好,打相打的男小孩。”

远处传来黄浦江上汽笛的声音,在夜色里,响彻半个城市。

“那一天,有三个人打侬!”这些年来,这个勇敢的男孩一直在她的心里住着,面目模糊,情节清晰。涵芬想,她终于找到他了,也找到了一切的答案。好像真有前世,总有一些人,恍惚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离散的故人。有时你努力想,就是想不起上次见面的机缘,直到一刹那的电光石火。

他们最近一次的离散,是在七八年前的车站,匆匆一眼,再不曾相见。

天上有月亮星星,汽笛又响了起来,像是欢呼。气温很低,但春天已不远。关桃看着涵芬,含情脉脉。这一次,涵芬没有躲闪,她的眼神明亮、妩媚,有些害羞但透着坚定。关桃毫不犹豫地拉住了涵芬的手,涵芬的身体,便靠了过来,温度很低,她确实有些冷了。
 
最后编辑: 2020-11-08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88.67%
3、

关桃站在马路边,心里嘀咕,她会不会不来了呢?或者在路上碰到什么事情?他朝着车站看去,想,他应该去接她的,无论如何,男女约会,男的应该更周到一些。他有些责备自己的疏漏。

秦涵芬从爱多亚路方向走到了离关桃不远的地方。她提早一站下了车,在店里买了块小蛋糕吃。她确实有些饿,也想一会儿一起吃东西时不至于吃得太快,显得吃相难看。她回想起第一次一起吃小吃的场景,那时大概是有些难看的,这次要表现得淑女一些。看到关桃有些严肃地向车站方向看着,她走到他身后。关桃比她高了一个脑袋,颀长的身子好像散发出暖意。

关桃很快从身边走过的人的眼神里看出了一点端倪,突然地转身,发现秦涵芬已经在他身后,不声不响,偷笑着。两个人的脑袋几乎撞到,笑出了声。

两个人随着人流进了大世界,中庭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中庭里的舞台上正演出杂耍,艺人头上顶着一口缸,不停转动。

他们自然不能不去看哈哈镜。好多人站在哈哈镜前看丑化了的自己,大笑。那就像一个开关,无论多么阴郁的人,过了哈哈镜,就会换成另一个人,放下心防。

大世界里鱼龙混杂,关桃走去旁边买吃食的时候,两个小混混围在涵芬旁边,嬉皮笑脸,想吃豆腐,涵芬有些怕,左躲右闪,关桃走了回来,手里拿着吃的,用身体撞开一个人,站到对前,眼神凌厉。小混混看看关桃的样子,知道不是好惹的,便走了,别处找乐子去了。

看戏时,两个人的肩膀若即若离,能够感觉到彼此散发的热气,手臂有意无意地碰在一起,又很快分开。关桃想伸手去握住秦涵芬的手,又怕她不开心,犹犹豫豫中,戏演完了。关桃不大记得戏里演了些什么,所有观众站起来往外走时,他有些后悔自己的胆怯。

他们笑吟吟走出这座欢乐的房子的时候,各处屋顶上的霓虹灯正使出浑身解数,炫出各种花样,将暗夜推向隐秘欢乐的巅峰。意犹未尽,关桃提议朝外滩方向走走,然后再送秦涵芬回家去。秦涵芬答应了。她已经忘掉了碰到小混混的不快,很开心。她以前不大敢一两个人到这种地方来的,与同学一起也不大敢。这种游乐地方,总游荡着不少不三不四的人。虽说场子里是有帮派的人维持着的,但人一多,哪里管得过来。

两个人肩并肩走着,秦涵芬背着手,上身摇来晃去,脚步一跳一跳的,像个小孩。路灯光穿过夜雾洒在她脸上,小巧的鼻子微微翘着,眼睫毛长长的,美得像仙女。关桃的手插在大衣袋里,看着她,想拉她的手,但几次抽出手,接近了,又缩了回去。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话,离外滩越来越近。关桃的心里有些急,到了外滩,他就要送她回家去了。

这是关桃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一段路,越往前走就越接近吉祥街。而秦涵芬也熟悉这段路,她是在这里上的中学。

关桃说:“四月,想不想去看桃花?”

“想啊。龙华四月的桃花,很美,我小时去过两次。”

“怪不得,我见你那么眼熟,一定是去龙华的时候,我看见过。”

“哈哈,你对看见过的每个人,都记得那么清楚吗?”

“也不是,我心里放不下那么多人的。”

秦涵芬低了头,不响。

关桃说:“哎,你说你的中学就在这附近,不如走过去看看。”

“好啊。”

路上的人和车渐渐少了,温度也更加低了,城市似乎慢慢要睡去了。他们两个,又觉得一切还刚刚开始,还要想走很远的路。

末班电车驶进车站停下,稀少的几个乘客正上下车。路灯光下,固本肥皂广告仍然画在墙上。

关桃停住了,看着那面墙。秦涵芬也看着那面墙,若有所思。

“我以前总是坐4路电车来来回回。”

有一年,少年关桃在车站上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孩,然后,眼光搜寻之间看到一个小偷,冒冒失失地喊了一声,有三个人围了上来…….那天夜里他师傅罚他不许吃饭,要他记住以后不要在上海惹是生非。 关桃与那三个人打起来时,脑子里已经来不及想刚刚看到的好看的小姑娘了。

他们同时转过头来,看着对方,似乎努力寻找着彼此脸上当年的印迹。

“你好,害羞的女孩。”

“你好,打架的男孩。”

远处传来黄浦江上汽笛的声音,在夜色里,响彻半个城市。

“那一天有三个人打你!”这些年来,这个勇敢的男孩一直在她的心里住着,面目模糊,情节清晰。涵芬想,她终于找到他了,也找到了一切的答案。好像真有前世,总有一些人,恍惚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离散的故人。有时你努力想,就是想不起上次见面的机缘,直到一刹那的电光石火。

他们最近一次的离散,是在七八年前的车站,匆匆一眼,再不曾相见。

天上有月亮星星,汽笛又响了起来,像是欢呼。气温很低,但春天已不远。关桃看着涵芬,含情脉脉。这一次,涵芬没有躲闪,她的眼神明亮、妩媚,有些害羞但透着坚定。关桃毫不犹豫地拉住了涵芬的手,涵芬的身体,便靠了过来,温度很低,她确实有些冷了。
我!喜!欢!

这结尾我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想起对方,大概是最浪漫最煽情的方式了吧? :wdb19: 一直觉得他们俩总会想起对方,但一直好奇他们会如何回忆起过去。lz果然没让我失望,选了个最好的时间最好的地点最好的机缘,我替桃子和涵芬呷呷侬哦:giggle:
 

sabr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7.04%
我!喜!欢!

这结尾我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想起对方,大概是最浪漫最煽情的方式了吧? :wdb19: 一直觉得他们俩总会想起对方,但一直好奇他们会如何回忆起过去。lz果然没让我失望,选了个最好的时间最好的地点最好的机缘,我替桃子和涵芬呷呷侬哦:giggle:
赞涵芬发言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78.41%
我!喜!欢!

这结尾我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想起对方,大概是最浪漫最煽情的方式了吧? :wdb19: 一直觉得他们俩总会想起对方,但一直好奇他们会如何回忆起过去。lz果然没让我失望,选了个最好的时间最好的地点最好的机缘,我替桃子和涵芬呷呷侬哦:giggle:
谢谢谢谢!客气客气!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