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 而是主流媒体正在摧毁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 而是主流媒体正在摧毁》的相关评论
来源:孙首席
作者:枫叶君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当地时间7日晚在其家乡特拉华州向全国发表演讲,说自己对当选“充满喜悦与感激”,并强调“会保持谦卑”,同时表示,美国人民从现在起要团结起来向前看,不分蓝州与红州,他会成为整个美国的总统。
副总统候选人哈里斯更是喜悦溢于言表,说,她相信自己不会是最后一位女性副总统,寄语所有美国女孩子要有野心和梦想。
坦率说,在看过她的视频后,我只能说,与拜登站在同一个台上,哈里斯看到的已经绝不仅仅是副总统。过去敌特领导在为潜伏人员送行时总会说,“金钱和美女在向你招手呢”,而哈里斯的眼神分明告诉人们,她已经透过拜登的老迈年高,看到总统宝座在向她招手。
这次美国大选已经彻底撕开美国社会的伤疤,它再次向人们证明:世界上只有坚定的自由意志,而绝没有无坚不摧的民主制度;制度只能约束守规矩的有道德的人,而对于这个圈子以外的人将无能为力。平时尚可以说制度在保护人,但在终极意义上,制度最终需要人来捍卫。
特朗普的支持者们认为选票统计中存在舞弊嫌疑,拜登这位“当选总统”并非像他的支持者所说的那样,是美国民意的最终选择。
特朗普竞选团队已声言要诉诸法律,这次大选官司很可能要重走2000年小布什与戈尔之争的路,最后由最高法院介入。但从目前看,结果未必乐观,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只能尽力而为。
观察这次美国大选,可以说乱象纷呈,如果你试图以一种高深的眼光去看它,很容易被其带歪。你不是想知道民意吗?捧起一份百年老报,上一个著名网站,打开一家大名鼎鼎的电视台,你会看到,不管你怎么觉得拜登人气并不那么旺,但是,那些后来居上的投票曲线却明白地告诉你,这老头儿很厉害。
可是,化繁为简,你就会发现问题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了。美国大选这么重大的事情,各地的投票中心,尤其是那些民主党控制的州,为什么能在投票和计票的过程中如此随意,甚至故意干扰共和党监票员的工作?
这样统计出来的选票结果能说完全靠得住吗?更何况现在已经发现了其中存在大量问题。而且,在几个人们明显感觉到特朗普更具人气的州,最后居然迅速成功翻蓝,而且大多数情况下,拜登都是后来居上,而出现的所谓错误和失误,都无一例外地是对特朗普形成不利。这里面难道没有疑问吗?
输不起的确是人性中的弱点,但是,就像一个人在受到指控时要求得到律师帮助一样,这不是面对法律的“输不起”,而是被指控者要求得到公正。法律只有在公正的情况下,才是实现正义的手段,如果失去了公正,它只能沦为迫害的工具。
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的支持者,要求对一些可能存在问题的州的投票和计票进行核查,这在程序上完全合法,也合情合理。只要它符合美国关于选举公正的相关规定,就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要求,有些人要大肆指责,而且,携带主流媒体一拥而上造成的“既成事实”,以及国际社会部分左翼领导人的马屁全球化”,来剥夺美国另一半选民的正当要求呢?
在大选之前和之中,支持特朗普还只是立场倾向,因为你同意他的竞选主张。但是到了现在,面对倾向民主党的左派媒体山呼海啸般的“造总统”声浪,面对拜登俨然以最终胜选者的姿态来面对庆贺,人们再来挺特朗普,就不仅仅是支持特朗普的政治理念,而是要在美国这个挂了两百多年“言论自由”大旗的屋檐下问一句:在现在的美国,还有允许说话的地方没有?
特朗普陷于今天的被动,不是因为他的支持者少,从目前统计中得到的7000余万张选票就已经说明了问题。他当这四年总统存在两个死穴,一是他是美国政坛的白丁儿,二是他没有舆论的支持。虽然美国媒体集体左倾是凡共和党人都要面对的,但是,特朗普这个华盛顿圈外人更是把这两个死穴都凑齐了。
更要命的是,特朗普还要去动很多资本大鳄的奶酪,这就使得他从上任那一天起,就面对着党内建制派的冷落,尤其是来自传统主流媒体以及谷歌、推特、脸书等新兴高科技媒体的集体抹黑与种种干扰。
在这次大选进行到现在,在很多人认为已经“落幕”的时候,人们终于看到了左媒集体做下的这个局:它们要得到的,就是让特朗普在10月怀胎之后彻底流产,把他从白宫赶出去,而且是狼狈地离去,因为特朗普在几乎失去所有主流媒体的支持下,依然靠着与选民的近距离接触苦苦奋战,而拜登,以一个缺乏活力的身体和一个混乱的思维,以不变应万变,居然成功地,甚至可以说完美地,“击败”了特朗普。
可以说,在这次大选的选前选中选后的报道中,美国主流媒体完全背离了媒体的尊重事实、力求公平的行业道德,其公信力已经丧失殆尽,它们为了抹黑特朗普不遗余力,为了哄抬拜登不顾事实。从某种意义上说,如今的美国主流媒体,已经丧失了大众媒介的内核,而沦落为民主党的宣传工具,成为由左派大佬、资本大鳄和学术精英联合操控以左右民意的舆论。
现在,美国公众的表达权利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言论自由”的大旗正在褪色,距离成为一块尿不湿只有一步之遥。
有人可能会认为,这是不是过度担心了?其实,丝毫没有过度。在美国,当然还可以说话,但是,这个话能说到什么程度?由多少人能听到?能够形成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社会舆论吗?
当特朗普对拜登的计票结果存有质疑时,美国主流媒体根本不予理会,它们除了报道拜登的得票不断上升,在很多原本特朗普领先的州成功“反超”,最后拿下全部选举人票,再就是给人们心理暗示,拜登已经冲线,坐在电视机前,就等你们的“新总统”发表获胜演说吧。
这绝不是正常的新闻报道,而是美国主流媒体刻意营造出的先声夺人,到目前为止,它已经形成了一种内部的舆论优势,加上由此带动的外国领导人的先后祝贺,实际上是通过媒体的一边倒将拜登提前送进白宫。
这是明显的媒体制造总统,拜登并没有他在特拉华面对支持者发表演讲时表现出的那种气场,只要还没有失去基本的观察力就可以看出,拜登实际上是被抬上“当选总统”座位的,这个轿子以怎样的速度前进,拜登并控制不了,甚至连轿子中途以怎样的幅度震颤,这位政治老人都说了不算。他要做的只是在需要他出来的时候,走到台上宣布:我们赢了!
实际上,虽然哈里斯是副总统,但是,主流媒体对哈里斯的厚望要远远超过拜登。只是在目前,它们需要拜登站在最前面。更重要的是,拜登赢了,就意味着哈里斯前途无量,民主党大佬佩洛西可以众议院、白宫两手抓两手一起硬,更意味着,华尔街和硅谷的资本力量,终于可以踢开特朗普这块绊脚石了。
特朗普和他的支持者现在要求的只是调查某些地方的选票统计。就选举结果来说,特朗普可以觉得自己赢了,拜登也可以说自己胜选,但是,最后还是要靠全部的有效的选票计数来确定。特朗普并没有耍赖,也不是输不起,他只是要求程序公正。如果拜登和民主党要想真正打败特朗普,就应该拿出最无懈可击的数据,让特朗普输得心服口服。
可是,掀起舆论风暴是怎么回事?在特朗普阵营还有重大质疑,并已经着手司法程序时,就以“当选总统”的身份面对支持者并发表演讲,这说明什么?美国主流媒体毫无疑问正在把白宫当成洞房,它们的做派就是要抢先进入,谁先踏进洞房,谁就是新郎。就这么简单。
因为民主党和左派完全控制了美国主流媒体,使得相反的声音很难传出,连总统特朗普本人的声音也受到不断的干扰和限制。推特公司在特朗普推文上加注“部分或全部内容可能误导公众”的标记,甚至妨碍别人去转发特朗普的推文。
更有甚者,在特朗普在白宫就大选结果举行新闻发布会时,美国几大电视台居然能现场掐掉转播信号,只一个理由,总统在撒谎。在任总统的言论自由都受到了严重侵害,这就是美国目前的现状。
舆论,在西方政治学的理论中,是立法、行政和司法之外的第四种权力,它的无形恰恰是它的威力所在。在这次美国大选中,人们看得尤其清晰,由美国主流媒体集体营造的舆论声威,已经形成一种难以阻挡的信息洪流,它们甩开特朗普,将拜登一路汹涌地前推,直到今天这种地步。
现在,此刻,谁敢说美国真正的当选总统究竟是谁?但是不要紧,美国主流媒体已经把拜登打造成了美国下届总统,这种猴急的节奏和大选之前佩洛西所讲的“不管大选结果究竟如何,拜登都将是下届美国总统”一样不容置疑。
退一步讲, 即便将来权威选举结果最终确认拜登当选,美国主流媒体的这波操作也如同奥运会百米赛跑中的抢跑一样,它暴露了某种深层的心态,更是一种明白无误的违规。特朗普说得并没有错:总统不是由媒体来选出的。美国主流媒体这样做,已经是在破坏美国的民主政治。
对于这次大选,人们必须明确一个关键点,它已经不是竞选主张之间的对立,也超越了政策的范畴,现在其核心已经变成合法与违法、程序公正还能不能保持的终极问题。
从“黑命贵”抗议运动和相伴的暴力骚乱可以明显看出,在一般的街头暴力中,较为理性的保守主义者与善于打砸的左派相比明显居于劣势;现在,左派媒体通过控制舆论再次发威,它使得人们意识到,一心要把拜登推进白宫的力量,他们无论在拳头和笔头上,都压过了特朗普的支持者。
有人在郁闷中宽慰自己,再等四年吧。从目前看,这次美国大选恐怕就是一次重要的分水岭,如果共和党注定要逐渐削弱的话,那么很可能就以这次大选作为起点,而在保守主义者在街头和投票中心两个赛场双双败下阵来后,民主党的左派们将会乘胜前进。这次只是练手,还让你看到了“瑕疵”,以后或许连“瑕疵”也没有了。
特朗普确有其毛病,但是作为一种政治理念,他也算横空出世。以后还有什么人能够再站出来“横刀立马”?有人说特朗普独裁,特朗普不让谁说话了吗?可是,从这次美国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大造舆论,人们清楚地看到,独裁不只是个人行为,媒体同样可以独裁,它在摧毁美国的言论自由和民主政治;它的“黑你没商量”和“抬你没商量”都在明明白白地告诉人们:顺我者总统府,逆我者特朗普。
人类社会一切历史都已经证明,凡是独裁,无不是从摧毁言论自由开始。美国主流媒体在这次大选的报道正在再次证明这一点。
对于中国人来说,从这次大选的观察中还有另外一个收获,那就是美国可能真地在衰落——这种衰落不是从国力开始,而是从美国民主政治的自我解体开始。美式民主是美国压箱底儿的东西,但是现在看,它并非想象中的那样不可撼动,很多人还是对这种制度给予了信任上的加持,但理由并不充分。从某种程度说,或许行贿分子的判断是对的,至少在他们眼中,没有人是不可以收买的,只有你展示的诱惑力够与不够。
从根本说,谁向你保证过,一个良好的制度就不能被颠覆?没有人,是我们自己太理想化了。
没有理由不让拜登当选,只要选票统计合法有效,但是,美国主流媒体这次却已经充分暴露了,而这种暴露对美国绝对是一个坏的预兆。
不管怎么样,媒体众口一致,言辞激烈,不惜灭掉转播信号的样子真的让人生疑,有钱人控制媒体,媒体控制舆论,舆论反杀所有不同声音,这是新式独裁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 而是主流媒体正在摧毁》的相关评论不管怎么样,媒体众口一致,言辞激烈,不惜灭掉转播信号的样子真的让人生疑,有钱人控制媒体,媒体控制舆论,舆论反杀所有不同声音,这是新式独裁
自由公正无预设立场的媒体早死光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会发生的一定会发生。
我并不支持川普,甚至有点喜欢这部剧的大反派。不过现实生活中,另一方的反弹和报复是必然的。这些后续效应对美国社会的影响会很小,很慢,但是会很持续,一定会从根基上松动美国。像牙结石对牙齿的作用。
呵呵,挺好。
 
最后编辑: 2021-01-13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新闻:《可怕的不是拜登“当选” 而是主流媒体正在摧毁》的相关评论不管怎么样,媒体众口一致,言辞激烈,不惜灭掉转播信号的样子真的让人生疑,有钱人控制媒体,媒体控制舆论,舆论反杀所有不同声音,这是新式独裁
希特勒的独裁不是因为他可以说谎一千次,而是因为他可以封别人的嘴。
即使在自由民主的国家,自由民主仍然需要用斗争来争取。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