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章 (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第三十章 谈复仇浦江晤面 谋扩张军国躁动
孙亦元没陪同家人一起去华懋饭店,他约了约翰.苏利文帮办处长碰面。碰面放在游艇上。孙亦元从一个英国人手里买来了这艘36英尺的游艇。船身是木制的,买来时,动力有些不足。他换了最新的康明斯大马力发动机,保留了风帆。船舱不高,但足够人在里面自由活动。船舱两边各开了四扇窗户,舱里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台留声机。

游艇开出去,在水上,便像个小小的独立王国,很私密,绝对没有外人打扰。

约翰.苏利文准时登艇,寒暄几句,苏利文告诉孙亦元,确实是日本人,也有人称他们是日本浪人,把他的秘密鸦片店给砸了。具体是哪些人,还需要时间调查。

“他们为什么会冲着我来?他们想做这一行?”

“一下子很难讲清楚。他们更像是极端民族主义者。”

“极端民族主义者?”

“对。认为他们的民族高于其他民族,或者他们的民族利益高于其他民族。”

“娘的,王八蛋!”孙亦元在心里骂了一句。他又问:“所以,巡捕房对此无能为力?只有我自己想办法?”

“孙将军,您的生意......细查起来,对您不利。您自己想办法惩罚他们,我不反对,但要非常谨慎,以免被人抓住把柄。我知道您现在有走入政界的计划,所以这件事情,最好悄悄进行。还要防止日本人的反弹,日本人很在意自己在上海的势力和权利,闹出事来,局面很复杂,大家都很难堪。”

按孙亦元的性格,他一定要杀了对手才解恨。他沉默半响,不讲话。苏利文明白孙亦元心中窝火,也明白拿人钱财要替人消灾。他喝了一口茶,讲:“你们中国,三十六计中,有借刀杀人。做得巧妙些,让这些人进入到非法的圈套中,然后巡捕房出手。”

“好,这个办法好。”

孙亦元不想闹出很大动静,除了苏利文讲的理由之外,他也不想让家人知晓这些事。他太太,恐怕是知道一点的,但只要明面上没有捅破,也不好说什么。他这样身份的男人在外面做什么,女人通常都不会管。

吃晚餐的时候,孙家人端坐在餐桌前,很安静。壁炉早已停了,便像少了点热闹,绛红色和乳白色纹理交融的大理石壁炉架也有了些冷冷的气息。高大的德国落地钟里,金黄色的钟摆荡来荡去,无聊地消磨时间。餐边柜上的银托盘在台灯墨绿色灯罩的衬托下,渲染出更多的冷色调。孙家人似乎都各有心事,各怀鬼胎。孙亦元因为事情终究没解决而烦闷;爱琦因为与关桃的不期而遇心绪不宁;孙太太怕爱琦和关桃以前的交往被林森知道了会节外生枝;林森则似乎看穿了一切却不被告知而有些不快。

孙太太是知道协隆后来在南京路开了店的,但不知道老板是关桃,更不会留意邱明远的人生跌宕后面的故事。

一家人都不讲话。难得吃顿西餐,只有刀叉在盘子里滑动的声音。孙淳轩看出了异样,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孙亦元也觉得怪怪的,哈哈一笑,说:“小林,怎么不吃啊?多吃点!”

爱琦回上海后,没向家人提过关桃。大家心照不宣,都不曾提起这个人。民国14年,爱琦匆匆离开上海,关桃还被关着。下午的邂逅给了她巨大的冲击。爱琦看到他从门廊阴影中走出来时,一眼就认出了他,好像她本来就预料他在那里。她怦然心动,并立时生出了对林森的负罪感,但又欲罢不能。整个下午,心里乱糟糟的,关桃来了又去,去了又来。

或许他也已娶妻生子,此生不复交集,这样的念头让她惊心,好像把人世的无奈浓缩在了苍凉的瞬间,让她心痛、不舍。她知道自己曾经许了关桃一个永远的,不管何种原因,这个许诺已经远离。她在那个刹那问自己:永远,是多远?

过了几天,早上,秦涵芬坐在镜子前梳妆打扮,准备和关桃一起出去游玩拍照。镜子里的女孩,明眸皓齿,秀发微卷,皮肤如新叶般的娇嫩。站起身来,乳峰紧致。她悄悄压一下,想起那日桃树下,河滩边,那双滚烫的手,那时的她,浑身着火了一般。她喜欢那双手,但又推开了那双讨厌的手。

秦时月在沙发里读报。女儿除了喜欢买洋娃娃这一点很有女孩子的特征,化妆之类的事却颇不在行。好在天生丽质,不化妆也罢。但最近,女儿的梳妆打扮日益精致,梳妆台上多了些化妆品。秦时月知道女儿和关桃已经交往一段时间了,只是还没正式和他讲。秦时月不是老古董,关桃他也认可,每次女儿象小鸟一样飞出去,他总有些失落,但他不响。

涵芬边往脸上拍着旁氏白玉霜,边走到客厅。秦时月抬头,讲:“今朝妆有点浓,我看伊不一定欢喜浓妆。”

“啥人?侬讲啥人不欢喜?”

“侬晓得的。”

“我讲过我有男朋友了?”

“哟,我也没讲。”

“秦教授,看不出啊,思想老复杂的。”

“哈哈,爸也年轻过。”秦时月摘下眼镜,笑讲:“约个时间,正式带屋里来吧,程序总要有。婚姻,基于感情,但本质上是程序,我是程序中绕不过去的一环,哈哈。都不小了,早点定下来,蛮好。”

“爸,侬讲啥呀!”

秦时月笑着,又拿起了报纸。涵芬进去照了照镜子,凑到秦时月跟前问:“这妆真的太浓了吗?”

秦时月在窗口目送女儿走出大门,拐了一个弯,不见了。他看着窗外,久久没移动目光,好像女儿还在那个地方。他自言自语道:“长大了,老家伙,准备面对一个人的日子吧。”

阳光正好,秦涵芬轻盈地走向关桃。今天他们要去一个新公园拍照。关桃开车,涵芬的手搁在关桃右手上,看看前方,又看看关桃的脸。关桃也看看她,眼里是温柔和甜蜜。关桃话不多,像在想事情。秦涵芬忍不住问:“亲爱的,有心事?”

“没,想点公司的事体。”

“碰到问题了?”

“前几日跟山本先生吃饭,提了一个方案,我在想, 能不能做。”

“哦,反正那我不懂,侬只当理思路,讲出来。我看侬放在心里也难过。”

关桃如此这般,边开车,边自说自话,涵芬只是含情脉脉,看着他。讲着讲着,似乎真从乱麻中找出了些头绪。忽然,爱琦闯进了脑子里,他不晓得该不该把这件事也讲出来。最终他也没讲,便一整天仍是有心事的样子。

到公园,转了一圈,关桃拿莱卡相机替涵芬拍了些照片。那是个占地颇广的公园,两人走累了,坐到了长椅上,涵芬把脑袋搁在关桃肩上,看着眼前的景色。草地不远处,是一片平展的湖面,湖面四周,菖蒲和芦苇高高的了,水鸟和野鸭悠游在湖面,宁静平和。涵芬想,永远像现在这样,多么美好。但她突然冒出一句:“侬之前的意思是,拿预期可以赚到的钞票,去买工厂,然后用这个工厂做抵押,借更多钞票,工厂赚出来的钞票,归还借来的钞票,等还清爽,侬就多了一个工厂?”

“咦,还在想这个事啊?还很有商业头脑!”

“就是借鸡生蛋的意思咯。”

“嗯……, 不完全正确,但也差不多。现在扩展生意,侪是这样做。速度顶顶快。靠自家一点一点积累,永远追不上别人。”这件事情,关桃是有体会的,当初他扩展吉祥街的生意就是借了山本先生的资本帮助。

“我不大懂,帮不上忙。”秦涵芬温柔地抬起头,看着关桃,眼睛里有些歉意。关桃揽过涵芬,抱着她,吻了过去。

两人缠绵了一小会儿,小路上有人走过,便不得不装得规规矩矩。关桃看着不远处的芦苇和菖蒲,便想起娘做了粽子。

“今晚,去我屋里吃饭吧?”

“啊,这么突然,哪有这样仓促的嘛。”

“正好,屋里做了粽子,尝尝鲜。我爷娘炒着要看看侬,我被缠的没办法,侬就当帮我个忙。”

秦涵芬想起早上父亲说的话,想,早早晚晚,丑媳妇要见公婆,择日不如撞日,既然关桃这样说了,就答应吧。只不过本来说了夜里要去南京大戏院听音乐会的,现在该怎么安排?
 
最后编辑: 2020-11-16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