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三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3、

全世界到处都有觊觎老大位置并且心怀不满的老二。老二清楚地看见一步之遥的风光,甚至窥破了堂奥,但常常慨叹老大与老二的天壤之别以及作为老二的无奈。“徐老二”便是其中的一员。

徐老二的外号是圈子里的人给他的。开始的时候他还是受用的。他刚来到上海做学徒的时候,是从未想过有一天能在这个城市里做这样一个角色的。老二的含义里,是包含了生殖器的,饭桌上,那些真正的老大坏笑着说,“人长得不高,老二是不是也小”的时候,是带着轻视的。没有人跟关桃开这样的玩笑,徐顺礼知道,这便是势利。

做公司的老二,每天要处理很多具体的杂务,但最终的一言九鼎,最终的风光,是老大的事情。

春萍现在跟了徐顺礼,但徐顺礼总感觉,春萍的心,其实不在他身上。有些话,虽没有明说,但他知道,春萍一直在拿他和关桃做比较。关桃是春萍心里永远的痛,得不到,便心心念念,让关桃在心里做了窝。

他妈的,你们当我徐顺礼是什么?

他记得多年前的那一幕,那时,协隆还没有走上正轨,生意不大好,关桃拒绝了山本太郎的橄榄枝,让徐顺礼有些失望,因为,那时他不但担心着自己的饭碗,家里还碰到点事情,写了信来希望他寄钱回去。可他都没正儿八经满师,哪来的钞票?他问关桃,那个日本人还会不会来?关桃说,不晓得,便到里间仓库去了。来了一个邮差,扔下了两封信。徐顺礼看了看,一封是他的,另一个信封上大半写着英文,又用中文特地写了“关桃”。他打开自己的信,读着读着,突然爆发出来:“娘逼,又问我要钞票,又问我要钞票,我啥地方有钞票!”

他近乎疯狂地撕信,撕烂了,平静了一点,拿起碎片一看,他把写着关桃的信也撕烂了。他恐惧地看着那堆碎片,不知道如何是好。

里面传来关桃的声音,问:“顺礼,你说什么?”

徐顺礼一惊,把所有碎片捏拢了,放进了自己口袋。那时的他,胆子很小,怕失去关桃兄长般的情义。因此从那以后,他便紧张地注意着孙爱琦的来信,他觉得不能让孙爱琦的信到关桃的手上,让关桃知道他撕烂了信。

后来,回首往事,他想,这件无意发生的事,也许是后来他对关桃一切所作所为的起始。有些事,不能开头,一开头,便欲罢不能。这无关乎对方做了什么,只因为你已经对他做了什么。误会是误会的放大器,邪恶是邪恶的加油站。

眼下的局面是关桃把所有的资金都投到了鸿安的收购案当中。官司打起来,法院冻结协隆资产,后续的收购资金很可能没办法支付,过了支付期限,前面已经支付的钱就算白付了,古老板就此会白白得到天上落下来的一大笔钱。

“这便宜,绝不能让这只赤佬白捡了。”徐顺礼要获得这看得见的钞票。得到了这部分钞票,邱明远的官司打得赢,最好,打不赢,反正他已经拿到了前面的这笔,神不知鬼不觉,够了。徐顺礼比谁都清楚,协隆失去这一大笔钞票,运作就会陷入困境,到时候,他即使拿到邱明远承诺的那个股份,要真正把协隆恢复起来,也是吃力的。而失去这笔钞票,再加上官司,关桃必定倒掉。邱明远这老家伙出手这么狠辣,谁晓得以后会对他徐顺礼怎样?春萍一直嫌他赚钱少,房子小,拿到这笔钞票,不要讲买大房子,外省开个厂都够了。

徐顺礼要从保险箱拿到那两份文件并不难。保险箱虽在关桃房间里,也一直是关桃自己在使用,但关桃从来不避着顺礼,所以密码早就烂熟于心。

邱明远找到他的时候,第二笔50%收购款还没付出去。他必须先与古老板协商这笔钱的分成方法。

他偷了两份文件,约了古老板出来谈谈。

“古老板,现在有桩天上落黄金的好事体,侬接不接?”

“徐经理,侬不要寻我开心。去年翁豪才的事体,没讨到便宜吧?”

“那桩事不讲了,这赤佬太笨。眼前,真有这么一桩事体,与收购侬工厂有关,要不要听?”

“听,听,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徐顺礼把事情一五一十讲给了古老板听,当然,该讲的讲,不该讲的隐去。对于古老板,他只要明白他有可能白得那部分钱,就足够他两眼放光。

古老板眼睛骨溜溜转了转,讲:“哎哟,看上去额角头碰到天花板了,时来运转,要做空麻袋背米的生活。”

“哪能,上不上?”

“阿拉做连裆模子?”

“对啊!我现在已经筹好了那50%,只要我去一趟银行,50%收购款就过到侬帐上了。侬讲,是不是需要讲个分成比例?”

“那侬讲,要多少?”

“已经付了的10%,归侬,还没支付的50%当中的一成,也归侬,我拿走九成。”

“慢慢,有点缠,让我算算。我收到总收购款的60%,我得这60%中的15%,侬得45%,对不对?兄弟,有点黑心啊。我现在即使啥都不做,按侬刚才讲的,10%已经稳稳捞进了对吧?那侬这50%里头,是不是应该多给我留一点?”

“明白讲,侬也不是稳得那10%的,要是关桃赢了官司,顺利付款,那10%,不就是收购款吗?”

“那这官司赢跟不赢,侬是关键?”

“不是关键,我今朝敢来寻侬?我又不是十三点,没介戆。”

“哎,不要动气。不过,强盗碰到同行,伊也要分点给别人,对吧?”

“这样,再加5%,哪能?“

“好,一言为定!”

韩律师去找关桃的前一天,徐顺礼拿着支票到古老板那里支付了50%的收购款,收到古老板一张写明了各种条件的欠条。到了期限,徐顺礼拿着欠条来收钞票。古老板白得了20%,也不含糊,唰唰写了支票给徐顺礼。

“徐经理,不,徐老板,拿着这笔钞票,侬可以自己开一只生意啦。”

“哈哈,还没想好呢,再讲吧。先放松些日子,这些年,活得太作孽。”

“哎,我听讲了啊,这钞票里头,有侬师兄的房子抵押款,侬这么一弄,关桃就没了房子,没地方住了,这钞票侬拿得安心?”

“啥安心不安心,师命难违啊。我这不是遵从师命嘛!师傅要侬这样子做,侬不做,规矩有吗,讲不讲孝道?这年头,无毒不丈夫,不过毒的是我师傅,对不对?再讲了,侪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侪是爷娘生的,啥人多一个卵子?我师兄讲过,人生路上,关键就那么几步,我不踏准了,我对得起师兄吗?伊要真没了地方住,没钞票吃饭,我不会不管,啥人让伊是我师兄呢,对吧?”

古老板看着徐顺礼,伸出手指晃着,哈哈大笑起来。

从法院回到家的徐顺礼拿出了从关桃保险箱里偷出来的那两张纸,坐到屋子中间的一张方桌前。桌上有些凌乱,放着几只碗,是他饭后没来得及收拾的。点燃一根香烟,他呆呆地看着这两张纸。烟雾缭绕中,他的心里,大概想起了当年他和关桃同眠一室的时光,想起他们一道玩耍的欢快,这一刻,他大概是有些后悔的。但他想,面对这么一大笔钞票,是个人都会这样做的。一长段烟灰落下,在桌子上跌碎了。徐顺礼擦亮一根火柴,把一张纸举起来,犹豫着,火柴快要烧尽时烫到了手指,他一哆嗦,扔掉火柴,想了一下,又擦亮了一根火柴,不再犹豫,在火苗正旺时拿起纸点着一个角,看着纸烧了小半张,放到一只碗里,火光映着他冷酷决绝的眼神。借着余火他又点燃了另外一张纸,纸在火中扭曲,塌落。他拿起放在床上的皮箱,开门走出去。

太阳放出来了,阳光透过梧桐树叶零零星星跌落在街面上,气温不冷不热,正是一年中的好时光。一部祥生出租车已经等在楼下,他坐进车里,居然也如生了病一般感到了一丝寒意,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汽车扬长而去。过了一会儿,关桃黑色的福特车停在了出租车刚刚停过的位置上,他疯了似地冲进楼房,一脚踢开房门,门外吹进来的风把碗里的灰烬吹得飘了起来。
 
最后编辑: 2020-11-26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也太恶心了。

想想故事情节设置也许不大合理,像关桃也是生意场上混久的人,为什么在关键时间点对大笔账付出完全不敏感?对保险箱的重要文件丢失也没报案,当然我也不知道那年月报警有没效?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也太恶心了。

想想故事情节设置也许不大合理,像关桃也是生意场上混久的人,为什么在关键时间点对大笔账付出完全不敏感?对保险箱的重要文件丢失也没报案,当然我也不知道那年月报警有没效?
保险箱文件丢失,是因为他搬过地方,他自己已经无法确定是丢失了还是被人有意偷走了。通常情况下,想不到会出现师傅复活并且打官司的情况。大笔支付是在律师找他之前,他一直信任徐顺礼,对收购志在必得,又要约会,那便属于生意上的程序性事务了。图章肯定是他自己敲的,因为这是收购程序的一部分。
有些事情是自己作出来的,也就在劫难逃了。这是关桃的劫。
 
最后编辑: 2020-11-25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保险箱文件丢失,是因为他搬过地方,他自己已经无法确定是丢失了还是被人有意偷走了。通常情况下,想不到会出现师傅复活并且打官司的情况。大笔支付是在律师找他之前,他一直信任徐顺礼,对收购志在必得,又要约会,那便属于生意上的程序性事务了。图章肯定是他自己敲的,因为这是收购程序的一部分。
有些事情是自己作出来的,也就在劫难逃了。这是关桃的劫。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其实我原本以为,因为财产冻结,正好让关桃收购计划流产,躲过日本人的算计。但事情的复杂超出我的想象,继续看关桃如何逃过这一劫。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保险箱文件丢失,是因为他搬过地方,他自己已经无法确定是丢失了还是被人有意偷走了。通常情况下,想不到会出现师傅复活并且打官司的情况。大笔支付是在律师找他之前,他一直信任徐顺礼,对收购志在必得,又要约会,那便属于生意上的程序性事务了。图章肯定是他自己敲的,因为这是收购程序的一部分。
有些事情是自己作出来的,也就在劫难逃了。这是关桃的劫。
美国往事的感觉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里边的背叛者max,james wood演的,现在是少数几位好莱坞床粉之一,

演主角关桃noodles 的,是最大的床黑,de niro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美国往事的感觉
Once upon a time in America

里边的背叛者max,james wood演的,现在是少数几位好莱坞床粉之一,

演主角关桃noodles 的,是最大的床黑,de niro
我跟一家意大利公司 De niro 做过生意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