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五章 (1)

获赞赚币
0.50
点赞赚币
0.04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32.63%
第三十五章 九一八风云激荡 迷乱局淳轩被绑
1、

1931年的夏天分外难过。江南的炎热是一种无处躲藏的折磨,潮湿的空气将热量吸足,充塞到房屋的每个角落,即使深夜,热度也不会退去。如果有蚊子钻入了蚊帐,第二天,人就变得昏昏沉沉。城市成了蒸笼,每个生灵都在夏日煎熬,被迫想象并赞美冬天的美好。

知了在树上拼命嘶叫,弄得人心烦意乱。这里有几种不同的知了,黑色金边的知了个头大,无赖般一直叫,裂帛般破碎的声音充斥在空气里,毫无起伏,令人厌烦。绿松石颜色的知了精致小巧,看着挺可爱,叫声也有起伏,“夜壶子,夜壶子”,呼唤着暮色来临,听久了,像催命的幽灵,听得人惶惶不安,似乎这注定是一个不得安宁的夏天。

终于迎来了两场台风,人们如获重释。暴雨和狂风席卷辽阔的海洋,繁忙的城市,将简陋的屋顶掀起,茅草吹到半空里。那些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的人,苟延残喘的老人,甚至有获救的感觉。苏州河水暴涨,几乎要涌出高高的堤坝。马路和弄堂的窨井里冒出黑色的污水,积存在地下的腌臜统统翻涌上来,与雨水混在一起,很快没到了小腿,淹没了半个城市。沿街的住户在家里趟水走来走去,等待台风过去。

关桃在台风里疲于奔命。那些收来尚未交货的棉花就怕被雨水淋湿。他和剩下的两个员工守在仓库里,提心吊胆地听着风吹得屋顶砰砰作响。现在,这些棉花是他可以撑下去的唯一指望了。风暂停了,他赶快让同事回家去。他们都有家小,而他单身,今天就不回去了。他躺在棉包上,看着黑黑的屋顶,脑子里想着很多事情。往事在眼前闪过,让他迷茫。有时,越美好的过往,越令人绝望。

秦涵芬还是常常到他住的地方去,给他带去自己做的饭菜,督促他去澡堂洗澡,提醒他刮脸。但他的话变得很少,很简约。他有时想,风雨飘摇,他还该不该和秦涵芬继续下去。

仓库门开了,他看见秦涵芬走进来,手里提着饭盒,才想起已经两顿没吃东西了。这偏僻的地方根本买不到吃的东西。她是怎么过来的?

关桃吃完饭,外面的风雨又大了起来,天也快黑了。秦涵芬说:“我回去了。”

“天这么黑,大风大雨,你怎么回去?”

“可是……”

可是,秦先生一定会担心,还有,他们毕竟没有结婚。关桃穿好雨衣,给秦涵芬雨衣的扣子扣好,送秦涵芬出去。他扣到脖子那里时,秦涵芬看着他的脸,嘴唇吻了过来。关桃抱着她小巧的身体,深深地吻住她。缠绵了一会儿,关桃想,就这样到了永远,该多么美好。

关桃将秦涵芬送到大马路上,送上了车,一个人走回仓库去。风雨停了,云层里露出了月亮,灰色的云被月亮照出银边,几颗星星在月亮不远处闪烁着。关桃脱了雨衣,凉爽的风吹在身上,让他感觉到久违的舒爽和清醒。他在心里说,为了涵芬,他也必须支撑下去。

秋凉未至,暑气尚在,日本军队进攻东北,东北军不战而退,将东北河山拱手相让,举国哗然,上海群情沸腾,示威游行和抗日集会此起彼伏。上海市商会发出通电,督促当局一致对外,号召人民准备物资和人力协助当局。关桃所在的花商同业公会也发出了与日本人决裂,不向日本人提供棉花等物资的呼吁,其中特别提到,“近来有报告,有业者勾引日本人在各处开设花行,专事收购当地棉花,查其背后,所有资本皆来自三浦洋行,收购棉花直运东洋。此等资敌祸国之举,应予谴责并立即阻止。”

关桃渐渐地收不到棉花了,即使已经付了定洋的,也不再发货给他。关桃知道有些人就是借着这个由头想吃掉他的钞票,他去了几家花行,想方设法把钱讨回来。有些钱讨回来了,也有些避着他,讨不回来。那些人还振振有词,像没收敌产一样理直气壮,对这样的,关桃一时想不出办法。

但交货不全,完不成合同,就是违约。即使三浦公司同意不要罚金,于理来讲,不交货,钱是一定要还回去的。各种折损算下来,关桃已没有足够的钱还给三浦公司了。算来算去,关桃在劫难逃。

游行示威浪潮中,社会上开始组织各行业的义勇军。上海人这一次认定东洋人要灭中国人的种了,而南京政府除了发表严正声明,请求国际社会公正裁定,并没有军事行动,所以除了请愿出兵东北,上海人开始自己组织义勇军,练兵,预备要去东北和东洋人打仗,收复国土。学生、工人、商人,连游民都成立了义勇军,关桃想,生意败了,但国家存亡是更大的事,所以也要找一个义勇军去加入。和关桃关系最近的是上海花纱业义勇军,成立那天,关桃也去了。会场里坐了好几百人,主席台上的几个人是关桃熟悉的,公会主席沈谱仁坐在上面发言。

“各位同仁,

国家,乃民族集团所在之称谓。一国一族要站立于世界,必须具备以下条件,其一,同文同种,其二,据有山川河流,广袤国土,其三,当有完善的组织体系,其四,必须有能力抵御外侮。

清廷治下之中国,闭关守旧,自外于世界,自以为世外桃源,却国力衰弱,致使外人接踵而至,喧宾夺主,驱主为奴。过去如台湾香港,今日如东北诸省,地域沦亡于敌,民众陷而为奴,我等有良知的中国人,愤激痛心,无以言表。

日本蔑视国际盟约,公然逞凶,侵略我东北,残杀我同胞,而政府却不曾下令抗击。张学良身为东北长官,拥兵十余万众,年耗军饷千余万,竟不稍加抵抗,令倭寇长驱直入,平津震动,国家危殆,朝不保夕,丧亡无日。政府既不作为,国民除促其尽快出兵驱敌,亦当奋起自救。今日,我会召集血气之士、四方豪俊,效社会之先风,组织成立上海花纱业义勇军,其目的,在于训练奋勇之士,做他日收复国土之先锋,守护上海之中坚,还望各位踊跃参与。”

一席慷慨激昂的动员之后,会场里的人排着队去登记报名。关桃热血沸腾,排在队伍里,轮到他登记时却遇到了麻烦。原来花商同业公会的好几个人已经看到了他,等他到了前面,坚决不让他报名。关桃急了,大声问:“啥道理不让我报名?”

“啥人晓得侬是哪一头的,讲不定是东洋人派侬来的呢?”管报名的于林渊讲。

关桃记起来,前一次公会开会,于林渊曾和他谈过棉花收购的事情,当时于老板要他让出几家花行来,他没有答应。这事情过了以后,他没放在心上,现在看来,是结了冤家了。这于老板定是为了这件事情报复他。这种时候,能给冤家对头扣上汉奸帽子,是最妙的手段。现在好些花行不肯退他的定洋钞票,说不定其中就有于老板的手脚。

但在关桃心里,一码归一码,此时说他是东洋人派来的,分明是在侮辱他。关桃心里的火腾地窜起来,拳头不自觉的捏紧了,眼睛盯着于林渊,于林渊也毫不示弱,看着关桃。关桃站着不动,后面排队的人不耐烦了,嚷嚷道:“快点啊!”

“好狗不挡道,滚开!” 于林渊讲。

“侬骂啥人?”关桃的火气更大了。

“骂啥人?啥人是东洋人的狗,啥人心里晓得。小赤佬,跟我犟!” 于林渊不耐烦地用手推了一下关桃,让他走开。

关桃这一段心情一直不好,此时忍不住了,拳头就跟出去了。一拳出去,快如闪电,于林渊躲不过他的拳头,身上挨了一拳,差点没摔倒。他大喊了一声:“有人破坏会场!”

此时破坏会场,等于破坏抗日。马上有几个大汉围在了关桃身边,和关桃对打了起来。关桃再能打,哪里是这么多人的对手,一会儿就被打倒在地上,被压着,拳打脚踢,要不是沈先生赶紧过来劝住,这一场子的男人大概会把关桃当作东洋人当场打死。
 
最后编辑: 2020-11-28

Similar threads


手机分享 二维码 2种方式分享好帖,
1)手机上点分享图标,分享菜单中选微信
2)或用微信扫二维码,打开帖子,点右上角...
3)发到微信群或朋友圈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结算周发行量
本周到目前发行量
总发行量
矿工家园币总量
1$赞力需要
年度通胀系数

最新买入报价
最新卖出报价
家园币大额卖出价
家园币网站回购价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总销售量
历史平均销售价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1$
主贴1-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8$
主贴28$+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