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唯一的法律胜利,周六晚上被Pennsylvania州最高法院推翻 大法官: 川普方甚至不能够证明哪怕是一张邮寄选票是欺诈投票或者欺诈计票。

川普唯一有意义的法律胜利,由共和党议员Pennsylvania州议员Mike Kelly发起的,“邮寄选票违宪官司”,在本周三获得Pennsylvania州的一名共和党人法官Patricia McCullough的支持。

Patricia McCullough法官在本周三下令,暂停认证Pennsylvania州任何还未认证的选举结果。

不过,Pennsylvania州的总统选举结果已经在周二认证完成,Patricia McCullough法官的裁决对总统选举结果没有影响,但影响到美国参众2院议员的选举结果认证。

Pennsylvania州长Tom Wolf立即上诉此项暂停令到州最高法院。

该项暂停令在周六晚间,被Pennsylvania州最高法院推翻 。

Pennsylvania州最高法院7名大法官(包括2名共和党大法官,5名民主党大法官)一致性裁决,推翻下级法官Patricia McCullough的裁定。

Pennsylvania州最高法院的判决书写到: “邮寄选票违宪官司”,是在已经实行多年的“邮寄选票立法“ ,可以挑战的截止期很多月后才发起的 。

判决书指出,该项官司要求完全推翻现行选举系统,并追溯过往的选举。

大法官David Wecht 写到,他们甚至不能够证明哪怕是一张邮寄选票是欺诈投票或者欺诈计票。


1606715207460.png
 
最后编辑: 2020-11-30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真的就跟“狼来了”的故事一样。俩礼拜之前,我看川普及其团队发的那些信誓旦旦的twitter,我还觉得川普这一派既然敢说得那么嚣张确凿,肯定多少有那么点真材实料的。哪知道在法庭上一败涂地,甚至据说在某些case里面连向法官出示证据都不敢——敢行那些证据都是给川粉看的,不是给法官看的!逐渐地,川普再说什么,我都不信了。

现在每天再看到川普他们的twitter,简直就可以直接划过去。不值得一读。但是取关吧,又觉得人家毕竟还在位,万一说点什么有意思的呢。而且拜登的twitter又实在有够无聊。所以继续关注着川普吧。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搬起石头,准备砸法律制度,撒泼打滚,结果把自己的脚砸得真够疼滴。

继续忘我的战斗,鼻青脸肿,还嘴硬:wdb33:
我每天去看几次未尝不可的贴,第六集,海妖,好多耸人听闻的故事,fireworks一样,惊心动魄的,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不敢推的,整个世界都是间谍和特务,一棵葱里,都有好多阴谋
 

Kerrigan

静如瘫痪 动如癫痫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每天去看几次未尝不可的贴,第六集,海妖,好多耸人听闻的故事,fireworks一样,惊心动魄的,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不敢推的,整个世界都是间谍和特务,一棵葱里,都有好多阴谋

我早说过,未尝不可的想象力远远超过了川普团队的执行力。现在是编剧写了剧本,导演拍不出来。太搞笑了。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我早说过,未尝不可的想象力远远超过了川普团队的执行力。现在是编剧写了剧本,导演拍不出来。太搞笑了。
床铺真是一个传销的好手,
邪教,传销,外边的人很难理解,一旦进去了,他会觉得外边的人很傻,

王林,马包国,脑白金,都有不少真诚粉丝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6.50%

今天,网上登出青竹的文章,题目是《军队已待命 川普还在等什么?》,文章指出,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不是一般的总统之争,而是成了生死攸关的大搏杀,变成了正义与邪恶最终的较量,即美国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回到建国圣贤所指明的传统方向,美国第一的上帝之路,两条路线你死我活的的最后决战。川普就是在捕捉时机,等待最高法院的违宪判决,到那时总司令川普一声令下,军队就会控制整个美国,一举掀翻少数精英舞弊卖国的政变企图。

这篇文章虽然观点惊世骇俗,但是切中了美国当前时局的要害。从目前政治格局上看,川普总统依靠地方法院和州议会的自觉力量,推翻既定选举结果的计划,成功的希望不大。尽管这个选举结果是个违宪的产物,是舞弊与违法乱纪的怪胎,但由于左派多年经营,反美国势力根深蒂固,其根蔓已经不仅仅是民主党,也蔓延至共和党内,连带几乎所有地方司法系统,他们与国际共产势力同呼吸共命运,贪污腐化,甘心将美国推向深渊。在此情况下,川普除了仿效林肯总统,以军队力量粉碎左派图谋,另起炉灶,挽狂澜于既倒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从纯政治力量对比来看,民主党左派掌控了国家舆论工具,以及大部分州一级地方政府及司法系统,他们一手遮天,一方面掩人口耳,新闻封锁,同时大肆作假票,操弄选举,违法舞弊,生生把川普总统压倒性胜利,篡改成了拜登领先的局面,致使川普总统面临左派海洋,无路突围的困境。但是面对声势浩大的左派社会主义狂潮,川普以其坚韧的性格和政治定力,承受了这一切压力,开始反击,虽然明知在州一级司法诉讼中步履艰难,胜率渺茫,但是必须走此程序,作为揭示真相,发动群众的出发点。

到今天,两派几经交手,形势进一步明朗,美国已走到接近摊派的时刻。从川普总统这一方看,他虽然处于法律诉讼的劣势,但蓄势待发,仍然有制胜的机会和手段。随着诉讼进入联邦层面,最高法院的关键作用即将显现出来。关于最高法院的情况,大家都很了解,我不想多做解释,只想强调两点:

1)最高法院中法官比例上看,支持川普总统的力量占一定优势,这是毋庸置疑的。Alto大法官前些日子对美国左倾的批判,声言“即使坦克车停在法院外,也不改初衷“,应视为保守派大法官的政治表态。当然这九个大法官不可避免地受到社会上左倾影响,但总体上,取决于总统的决心和即时政治力量消长对比,以及总统采取何种高超的博弈手段。

2)最近最高法院5:4否决纽约州为防疫限制宗教活动的判决,应视为保守派与左派的一次提前演练,可以预见在大选的判决中,应该就是既定格局,从而向美国社会发出这样的信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决心完成各自的社会政治责任。

除最高法院之外,总统手中的另一张王牌,就只剩下军队了。有些人胶柱鼓瑟地认为美军是国家军队,不会介入党派政治,断然否认美军的政治作用。产生这种想法的人当然大部分是左派自欺欺人的说教,而作为身为国家机器的军队,在和平年代当然置身于党派之外,但当国家宪法被践踏,外国势力插手,国家前途危在旦夕的时刻,军队不可能置身事外。而且目前的斗争早已超出党派界限,变成了攸关美国存亡的生死课题之时,仍然持军队中立的说教,无疑是别有用心,痴心妄想了。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传达强烈的信号:美军忠诚的是美国的宪法,向宪法宣誓。这与川普总统及其团队指称民主党人选举舞弊是“违宪“这一说法,是互为表里的说法。川普总统在四年任期中,为美军的强大倾尽了大量心血,拨款两万亿美元,提高军人及退伍军人待遇,更换武器,整军经武,使美军力量得到极大加强,广大退伍军人得到了更好的安置。川普指责奥巴马执政缺失,最主要之一就是不为军队提供充足经费、基本装备,连炮弹贮备都没有,如何打仗?可以这么说,川普总统这四年,宵衣旰食,呕心沥血,为国操劳,军队将领看在眼里,应是最有发言权的,是第一见证人。作为美军将领及士兵,不支持这样为国为民、辛苦工作的好总统,那军队还支持谁?难道支持克扣军饷、专门给非法移民送钱、戕杀美军的民主党败类?当然不可能。川普总统是依宪法选出来的合法总统,他的第二任期被对手违宪剥夺,难道不是事实吗?军队看在眼里,喊出支持宪法、效忠宪法的口号,正说明了民心所向、军心所向,军队支持川普总统合法诉讼,进而粉碎一小撮违宪者的阴谋,捍卫国家,这是任何人都抹煞不了的事实。

从纯政治角度看,民主党揽尽天下喉舌,控制舆论,但它有个致命弱点,就是不掌握政权和军权,手无寸铁,缺少强力支撑。黑命贵作为暴力街头帮派,乌合之众,不足为用。这是个足以致命的弱点,中国古话“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光刷笔杆子不能致人于死地。但是,鉴于奥巴马、克林顿长期执政,心腹亲信遍布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等执法部门,不排除利用私人关系,私自调动这些机关掌握的突击队、飞虎队等小型武装,对川普总统发动突然袭击。同时,也可能收买外国雇佣兵,突入白宫,挟持总统,然后拜登以当选总统名义,进入白宫执政,强行接管政权。

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如何堵塞这两个漏洞。陆军特种部队出身的代理国防部长米勒上任后首先宣布:“当我们执行总统命令的同时,我们也认识到军事交接和军事活动伴随着风险,以及难以预料的挑战和机遇…我今天在此宣布,我已经命令特种作战部队的领导层直接向我汇报,而不是向原先的官僚渠道汇报“。同时负责特殊行动和低强度冲突的国防部助理部长埃兹拉·科恩·沃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发表讲话,宣布将民用SpecOps置于国防部部门的统一指挥之下。(
)。民用SpecOps,就是指非军方隶属的特别行动队等武装,即CIA、FBI等下属的行动突击队等准军事组织。国防部采取这种措施,事权归一,消除上述隐患。

同时,11月22日,美国国务院方面正式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其含义是任何进入美国的飞行器,必须得到事先申请,申报飞行计划,经空军审核后方能进入。这就杜绝了国际雇佣军长途奔袭,进入美国要害地区作乱的可能性。

在米勒担任代理国防部长后,执行的总统命令,加快海外撤军让美国兵回家的既定政策。据推特上了解空中管制的人士透露,美军近来飞行数量逞2-3倍的增长,调动频繁,气氛诡异!行家分析,国防部很可能以撤军为借口,调动兵力,从新部署,为军队将来实施军事管制做部署准备。我们知道,当新统帅上任时,为了检验属下的忠诚度,往往采取调动行动,以检验该军事单位的领导人忠诚度,是否执行命令,忠诚者留用,不执行者解除职务。这样经过一番行动,实现指挥调度,如臂使指,建立自己的军令权威。而这一番大动作,难免被人怀疑,造成不良影响或泄密。而以美军从世界各地撤军行动名义,正好遮掩,大张旗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综合以上的点点滴滴,我们可以基本认定,军队支持总统,并且已经采取了欲进攻、先自保的种种防范措施,先护住总统,然后做好了迅速出击,控制要害的各种准备。这一番大手笔部署,川普总统成竹在胸,勒兵观变,大决战即将开始。

当然,军队出击只是下策,还是要等待进一步事态发展。最高法院是合法性的制高点,军队是执行高法判决的护法,一左一右,川普总统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尽在不言中!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信基督教一般比较清高,不屑于李大师之流搅和在一起。
跟社会一样,会演化的,
基督教有主流,但是也老有挑战,也经常产生枝流,洪秀全,人民圣殿教,Waco, 层出不穷的,

法轮功也可以说是佛教的一个支流,

人性里面,有找捷径的因素,保健品,奇异宗教,和床铺,他们的共同之处,是提供一个捷径,

毛主席当年,也是利用了这个捷径心里,你的生活不好,全是隔壁老王的原因
 

fierysteed

曾经市高考状元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不知道别人啥感觉。
就我接触到的社会人里面, 不信基督的人 靠谱的程度如果是 50% - 70%, 那么成年后才开始信基督教的人靠谱的程度大概是20%-30%

一定是发生了一些他自己都所谓的“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事情,才开始信的。这就让这个人有些脱离了科学思维。
 
法律战哪有那么快的?别高兴的太早。故意不提交关键证据,是为了上诉到最高法院。

这个帖子里面早有讨论和回复:



我不明白这些法盲的地方是:官司为什么要上到最高法院才会赢,实际上任何一级法院,判你赢,至少当时就是赢了的。

任何一级法官,如果判决川普官司获胜,而这个官司能够反转该州大选结果,主动权就在自己手里,对方就需要去上诉推翻判决结果。 如果官司不足够反转大选结果,那你还打毛的官司,演戏骗傻子川粉呢?

从来没有听说,“主动“输官司的。

1年有7000多起官司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 而最高法院一般就选100-150多起开庭,你在下级法院连败2场,最高法院接手的可能就会大幅下滑。最高法院这么忙,川普的案子,时间上明显来不及 :LOL:

川普其实就是装样子,扭转不了大选结果的官司,最高法院接个毛。

能够扭转大选结果的官司,就牵涉到需要判决邮件选票是否有效了,这个早已经是成文法律和现有游戏规则,最高法院为什么要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非家园赞助商的商业广告信息,不会显示在公共区域。请点击这里,联络家园广告
这个帖子里面早有讨论和回复:



我不明白这些法盲的地方是:官司为什么要上到最高法院才会赢,实际上任何一级法院,判你赢,至少当时就是赢了的。

任何一级法官,如果判决川普官司获胜,而这个官司能够反转该州大选结果,主动权就在自己手里,对方就需要去上诉推翻判决结果。 如果官司不足够反转大选结果,那你还打毛的官司,演戏骗傻子川粉呢?

从来没有听说,“主动“输官司的。

1年有7000多起官司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 而最高法院一般就选100-150多起开庭,你在下级法院连败2场,最高法院接手的可能就会大幅下滑。最高法院这么忙,川普的案子,时间上明显来不及 :LOL:

川普其实就是装样子,扭转不了大选结果的官司,最高法院接个毛。

能够扭转大选结果的官司,就牵涉到需要判决邮件选票是否有效了,这个早已经是成文法律和现有游戏规则,最高法院为什么要接?
因为时间的关系,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诉讼的时间不够。川普团队是有战斗策略的。如果那些职业律师的脑子还不如普通网民好使,也就不需要当律师了。这本来就不是一般的案子,当然不是一般案子的打法。最后的赢家尚未揭晓。
 
因为时间的关系,如果按照正常程序,诉讼的时间不够。川普团队是有战斗策略的。如果那些职业律师的脑子还不如普通网民好使,也就不需要当律师了。这本来就不是一般的案子,当然不是一般案子的打法。最后的赢家尚未揭晓。

你继续生活在自己的想象中吧,

心理学专家告诉我们, Don't Try to Reason With Unreasonable People , 看看这个帖子 :)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非家园赞助商的商业广告信息,不会显示在公共区域。请点击这里,联络家园广告
你继续生活在自己的想象中吧,

心理学专家告诉我们, Don't Try to Reason With Unreasonable People , 看看这个帖子 :)

认证有什么用?如果高院判违宪,军事法庭判外国势力干涉、叛国罪,一样翻盘。军队听法庭的。无论是高院,是fisa军事法庭,军队听法庭的。军队跟着宪法走,而不是地方组织。美国是联邦共和国,宪法至上。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今天,网上登出青竹的文章,题目是《军队已待命 川普还在等什么?》,文章指出,2020年美国大选已经不是一般的总统之争,而是成了生死攸关的大搏杀,变成了正义与邪恶最终的较量,即美国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回到建国圣贤所指明的传统方向,美国第一的上帝之路,两条路线你死我活的的最后决战。川普就是在捕捉时机,等待最高法院的违宪判决,到那时总司令川普一声令下,军队就会控制整个美国,一举掀翻少数精英舞弊卖国的政变企图。

这篇文章虽然观点惊世骇俗,但是切中了美国当前时局的要害。从目前政治格局上看,川普总统依靠地方法院和州议会的自觉力量,推翻既定选举结果的计划,成功的希望不大。尽管这个选举结果是个违宪的产物,是舞弊与违法乱纪的怪胎,但由于左派多年经营,反美国势力根深蒂固,其根蔓已经不仅仅是民主党,也蔓延至共和党内,连带几乎所有地方司法系统,他们与国际共产势力同呼吸共命运,贪污腐化,甘心将美国推向深渊。在此情况下,川普除了仿效林肯总统,以军队力量粉碎左派图谋,另起炉灶,挽狂澜于既倒之外,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从纯政治力量对比来看,民主党左派掌控了国家舆论工具,以及大部分州一级地方政府及司法系统,他们一手遮天,一方面掩人口耳,新闻封锁,同时大肆作假票,操弄选举,违法舞弊,生生把川普总统压倒性胜利,篡改成了拜登领先的局面,致使川普总统面临左派海洋,无路突围的困境。但是面对声势浩大的左派社会主义狂潮,川普以其坚韧的性格和政治定力,承受了这一切压力,开始反击,虽然明知在州一级司法诉讼中步履艰难,胜率渺茫,但是必须走此程序,作为揭示真相,发动群众的出发点。

到今天,两派几经交手,形势进一步明朗,美国已走到接近摊派的时刻。从川普总统这一方看,他虽然处于法律诉讼的劣势,但蓄势待发,仍然有制胜的机会和手段。随着诉讼进入联邦层面,最高法院的关键作用即将显现出来。关于最高法院的情况,大家都很了解,我不想多做解释,只想强调两点:

1)最高法院中法官比例上看,支持川普总统的力量占一定优势,这是毋庸置疑的。Alto大法官前些日子对美国左倾的批判,声言“即使坦克车停在法院外,也不改初衷“,应视为保守派大法官的政治表态。当然这九个大法官不可避免地受到社会上左倾影响,但总体上,取决于总统的决心和即时政治力量消长对比,以及总统采取何种高超的博弈手段。

2)最近最高法院5:4否决纽约州为防疫限制宗教活动的判决,应视为保守派与左派的一次提前演练,可以预见在大选的判决中,应该就是既定格局,从而向美国社会发出这样的信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决心完成各自的社会政治责任。

除最高法院之外,总统手中的另一张王牌,就只剩下军队了。有些人胶柱鼓瑟地认为美军是国家军队,不会介入党派政治,断然否认美军的政治作用。产生这种想法的人当然大部分是左派自欺欺人的说教,而作为身为国家机器的军队,在和平年代当然置身于党派之外,但当国家宪法被践踏,外国势力插手,国家前途危在旦夕的时刻,军队不可能置身事外。而且目前的斗争早已超出党派界限,变成了攸关美国存亡的生死课题之时,仍然持军队中立的说教,无疑是别有用心,痴心妄想了。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传达强烈的信号:美军忠诚的是美国的宪法,向宪法宣誓。这与川普总统及其团队指称民主党人选举舞弊是“违宪“这一说法,是互为表里的说法。川普总统在四年任期中,为美军的强大倾尽了大量心血,拨款两万亿美元,提高军人及退伍军人待遇,更换武器,整军经武,使美军力量得到极大加强,广大退伍军人得到了更好的安置。川普指责奥巴马执政缺失,最主要之一就是不为军队提供充足经费、基本装备,连炮弹贮备都没有,如何打仗?可以这么说,川普总统这四年,宵衣旰食,呕心沥血,为国操劳,军队将领看在眼里,应是最有发言权的,是第一见证人。作为美军将领及士兵,不支持这样为国为民、辛苦工作的好总统,那军队还支持谁?难道支持克扣军饷、专门给非法移民送钱、戕杀美军的民主党败类?当然不可能。川普总统是依宪法选出来的合法总统,他的第二任期被对手违宪剥夺,难道不是事实吗?军队看在眼里,喊出支持宪法、效忠宪法的口号,正说明了民心所向、军心所向,军队支持川普总统合法诉讼,进而粉碎一小撮违宪者的阴谋,捍卫国家,这是任何人都抹煞不了的事实。

从纯政治角度看,民主党揽尽天下喉舌,控制舆论,但它有个致命弱点,就是不掌握政权和军权,手无寸铁,缺少强力支撑。黑命贵作为暴力街头帮派,乌合之众,不足为用。这是个足以致命的弱点,中国古话“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光刷笔杆子不能致人于死地。但是,鉴于奥巴马、克林顿长期执政,心腹亲信遍布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等执法部门,不排除利用私人关系,私自调动这些机关掌握的突击队、飞虎队等小型武装,对川普总统发动突然袭击。同时,也可能收买外国雇佣兵,突入白宫,挟持总统,然后拜登以当选总统名义,进入白宫执政,强行接管政权。

我们看到,川普总统如何堵塞这两个漏洞。陆军特种部队出身的代理国防部长米勒上任后首先宣布:“当我们执行总统命令的同时,我们也认识到军事交接和军事活动伴随着风险,以及难以预料的挑战和机遇…我今天在此宣布,我已经命令特种作战部队的领导层直接向我汇报,而不是向原先的官僚渠道汇报“。同时负责特殊行动和低强度冲突的国防部助理部长埃兹拉·科恩·沃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发表讲话,宣布将民用SpecOps置于国防部部门的统一指挥之下。( )。民用SpecOps,就是指非军方隶属的特别行动队等武装,即CIA、FBI等下属的行动突击队等准军事组织。国防部采取这种措施,事权归一,消除上述隐患。

同时,11月22日,美国国务院方面正式宣布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其含义是任何进入美国的飞行器,必须得到事先申请,申报飞行计划,经空军审核后方能进入。这就杜绝了国际雇佣军长途奔袭,进入美国要害地区作乱的可能性。

在米勒担任代理国防部长后,执行的总统命令,加快海外撤军让美国兵回家的既定政策。据推特上了解空中管制的人士透露,美军近来飞行数量逞2-3倍的增长,调动频繁,气氛诡异!行家分析,国防部很可能以撤军为借口,调动兵力,从新部署,为军队将来实施军事管制做部署准备。我们知道,当新统帅上任时,为了检验属下的忠诚度,往往采取调动行动,以检验该军事单位的领导人忠诚度,是否执行命令,忠诚者留用,不执行者解除职务。这样经过一番行动,实现指挥调度,如臂使指,建立自己的军令权威。而这一番大动作,难免被人怀疑,造成不良影响或泄密。而以美军从世界各地撤军行动名义,正好遮掩,大张旗鼓,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综合以上的点点滴滴,我们可以基本认定,军队支持总统,并且已经采取了欲进攻、先自保的种种防范措施,先护住总统,然后做好了迅速出击,控制要害的各种准备。这一番大手笔部署,川普总统成竹在胸,勒兵观变,大决战即将开始。

当然,军队出击只是下策,还是要等待进一步事态发展。最高法院是合法性的制高点,军队是执行高法判决的护法,一左一右,川普总统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尽在不言中!

这个叫青竹的作者得有多脑残才能写出这样的文章,本来不想说,忍不住了,呵~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