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五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3、

根据江苏省委的安排,李柔然受命筹备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他在麦特赫司脱路找到了空房子,筹备组就在里头办公。人员到齐了,李柔然清清嗓子,讲:“同志们,今天主要讨论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成立大会的议程落实、参加人员、后勤保障和安全保卫各项工作。”

会议进展顺利,工作一项一项落实下来,孙淳轩被分配负责成立大会当天的安全保卫工作。李柔然对孙淳轩说:“到时你要防止国民党和日本人对会议和游行的破坏。”

那时共产党和国民党已经做了冤家对头,国民党在城市里占了绝对优势,租界当局也只认国民政府。

“好的。李先生,我还有一个提议,我们要不要做个徽章别在胸前,明确表达我们的决心。”孙淳轩讲。

“哦,什么样子的徽章,讲来听听。”

“反日救国!”

“好。只是做徽章需要一笔经费,一时难以筹集。”

“我负责,您要是觉得可以,我安排。”

“行,没问题。”

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成立大会如期举行,李柔然代表组委会宣读了成立宣言:“全上海的民众们!帝国主义已经动手瓜分中国,开始残杀全人类的世界大战,南京政府准备把中国的一切送给帝国主义,他们竭力镇压民众的反日运动,把我们带向亡国的道路。中国快要被瓜分了,民族快要沦亡了,只有我们自己团结起来,武装起来,自己来拯救这个国家。现在,全市的大中学生已实行总罢课来反对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阴谋,反对政府当局的投降政策;全市各工厂的工人已准备总罢工,巩固反日战线。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是在这样汹涌的反日情绪下由上海五十四个民众团体代表大会共同产生的。这是上海唯一的彻底的反日团体,将领导全上海民众与日本帝国主义作殊死的斗争,反对政府当局的投降政策,一直到中华民族得到真正的解放!

全上海的民众们,亡国迫在眉睫!我们反对在锦州设立中立区,反对共管天津,反对国联派来妄图瓜分中国的调查团,我们要武装起来,将日本帝国主义赶出中国!

罢工、罢课、罢市,武装起来,打到日本帝国主义!”

这篇稿子体现了中央的指示精神。李柔然自己知道,有些词是不确实的。比如对国民党的指责便缺乏依据,说自己的组织是唯一的反日团体也是不公平的。然而,政治是一定要这样说的。他现在比之前有些不一样了,他发现自己怀疑的时候渐渐多了起来。

会后,游行队伍按计划从南京路经过,到了外滩左转向北,过外白渡桥,准备右转去日本领事馆门口。人们胸口别着统一的徽章,举着横幅,高呼口号,浩浩荡荡。但队伍前头刚过外白渡桥,尾巴还在外滩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在队伍前方出现了一支日本人的游行队伍,挡住了中国人。过了外白渡桥就是虹口巡捕房的辖区了,眼看两支队伍就要碰头,埃里克立即命令巡捕介入,将两支队伍隔开。但气势汹汹的日本人仍旧冲了过来,与孙淳轩负责的保卫组发生了混战。如果没有巡捕及时介入,很难说不会打出人命来。

山本太郎回到上海之后,拖了一些时日,终于还是要处理协隆的事情。满洲事变之后,关桃停止了交货,山本本来想让关桃退回订购款了事,无奈东京总部方面早已知晓此事,一个电报打到上海,指示他要严格按照合同办理。三浦作为大公司,合同严密,对各种违约状况都有相应的处罚。对没法交货的情况,退回定金和已经支付之货款之外,还需赔偿一笔与定金同等的款项。山本很无奈,只有执行。这一次他回日本,感觉日本国内的爱国情绪已经到达了新的高度。他不想被扣上“非国民”的帽子。“非国民”不是指外国人,是指与国家步调不一致的日本国民。对国策有不同意见,就会被戴上“非国民”的帽子。

那时他知道关桃遭遇了一次伤筋动骨的诉讼。他想,当初若拒绝田中隆吉的提议该是最好的,但谁能预料后来发生了这么多事呢?

田中隆吉这几个月很忙,作为军部派驻上海的情报官,这是他的重要时刻。从窗户俯瞰黄浦江,大小船只穿梭来往,繁忙如常。汇山码头外停着两艘日本兵舰,一动不动,但靠外滩方向的水面上停泊着好几艘更大的兵舰,那是英国法国美国的兵舰,好像巨大的岛屿震慑着这个城市。田中想:这些军舰,将来会不复存在。太阳照在水面上,阳光将晃动的水波反射到天花板上。右手不远处的外滩这些天常有游行队伍。为应对不测,领事馆门外已增派了海军陆战队士兵守卫。对岸,陆家嘴的修船厂烟囱冒着烟,更远处,地平线消失在雾气迷离中。

有人敲门。田中说:请进,川岛芳子进来了。她前些时候从上海去了北方,完成了几件大事,这些大事足以对满洲国的建立产生重大影响,现在刚从东北回到上海。他们拥抱在一起。田中说:“我了不起的满洲之花终于回来了,太想你了。”

“真话吗?你不缺女人。”

“当然是真话,我百分之百地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那你拜我。”

田中斜眼看了一眼川岛芳子,头埋在了她的脖子上,又到了胸脯上,好像要一点一点下去的样子,川岛笑起来,讲:“讨厌!”

两人调笑了一阵,田中讲:“把婉容皇后从天津转移到新京,你为即将建立的满洲国立下了巨大功劳!”

川岛芳子说:“匡复大清,是芳子的梦想,但为什么迟迟不办皇上的登基典礼。”

田中隆吉叹口气,说:“占领满洲后,其他国家说三道四,呼吁日本退回到事变前的位置,出现了巨大的国际压力,国内,军部和内阁政客之间的意见也不统一,都是我们不能不顾及到的因素。虽然这些域外国家、非利害关系国无权对满洲说三道四,但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对付日本,很不利。”

“难道要永远看这些国家脸色吗?”

“当然不是。日本已不是60年前的日本了,屈辱的历史该结束了。但仍需讲究策略,以最小代价获得最大利益。支那内部,满洲事变之后,反日情绪高涨,除了满洲的零星武装抵抗,上海也成为了反日中心,成立了很多支义勇军,扬言收复国土。这些人据观察,大概有一两万人,战斗力可能不足为虑,但这些组织却将民间压力传导给了南京政府和正规军,使他们对满洲事变的后果愈发强硬。这些所谓的义勇军不受任何势力约束,一旦真正武装起来,形成力量,将对日本在上海的利益,对日本侨民造成威胁。日本在上海有巨大利益,设想一下,如果皇帝陛下在新京登基,而这些不受控制的团体进攻日本人,进而引发军队介入,一旦造成既成事实,帝国在上海的利益将如何维持?”

“陛下总不能一直等着吧?”

“不急,满洲既已被牢牢控制,匡复清室总有实现的一天。只是我们需有更好的办法,既解除上海的掖肘之患,又可转移视线,让皇帝陛下顺利登基。”

“听上去,你已经有了计划。”

“有思路,但还不成形。现在报纸上天天在说这些事,很讨厌!但报纸是健忘的,如果有一个更大的新闻、更迫在眉睫的危机,所有目光便会自动聚焦在新的事件上,使得远在几千里外的事变得无足轻重。”

“你是说,要在上海做一些事?”

“有必要 !上海是一个合适的地方。这里离南京近,火车当天可达,军舰朝发夕至,会让南京政府感觉到真正的威胁。更重要的是,上海,除了行政当局不在这里之外,汇集了很多最重要的机构,是经济中心,金融中心,科技文化中心。上海到南京的区域,是支那真正的心脏地带。如果这里发生巨大的危机,受到打击,世界的目光便会聚焦到这里。”

“所以,要在上海发动一场战争?”

“声东击西,围魏救赵。上海既已成为反日中心,要制造事件便会很容易,也很可信。”

“明白了,这里还是西方势力的利益所在,这里发生的事也关系到列强利益。”

“喜欢你无与伦比的领悟能力,亲爱的。如果我们进行一场有限战争,可以解除满洲的压力,搂草打兔子,清除上海的反日势力,打击支那的工业和经济潜力。如果战事顺利,不排除直捣南京。”

“太好了。你刚才说什么打兔子?”

“这里俗语顺便的意思。你在日本长大,可能不理解。”

“明白了。”

“板垣大佐汇了一笔经费过来,让我们围绕目标尽快工作。”

“需要我做些什么?”

“你出面不一定方便。我已经物色了一些人,下午我会找他们分别谈。”

田中的计划里有加藤清男。在制造混乱方面,由加藤那一伙人出面是最好的。

“加藤君,我需要你做一些事,不知能否帮忙。”

“田中长官如此看重,在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于是田中如此这般地向加藤清男布置了一些事,加藤说:“能为天皇陛下效力,万分荣幸。”

“有加藤君这样的国民,帝国必将战无不胜。如果你有任何要求,可以向我提出来。”

加藤忽然觉得,借助田中背后的强大力量,也许能够帮他实现心愿,迟疑了一下,他说:“田中长官,在下确有一点小小的心愿。”

“请讲。”

加藤对田中讲了龙华寺地宫的传说,并委婉地讲了自己的愿望,田中听得两眼放光。

“加藤君,你是我见到过的最有志向和远见的年轻人。你看到了宗教传播对于未来的伟大价值。掌握话语权,是一切合法性的重要基础,而宗教是最重要的话语权之一。加藤君,这是你个人的事情,这也是国家的事情,我将尽力帮助你。”

加藤感到,现在,他的个人心愿与国家意志之间建立了某种联系,变得可信,变得神圣了。
 
最后编辑: 2020-11-30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今天早晨出行,听收音机,有一条游行新闻,
周末,一伙人,大概15个人,在westmont 一个住家前,抗议口罩规定,
据说省长住这儿,
今天省长发帖了,说他根本不住westmont,
刚到魁北克时在山下某地住过,离那个大教堂蛮近的地方,离一个殡仪馆不到一公里。从住的地方往上走有个湖。我差点想买往山上走的一处拐角处的房子。后来想想太老了,房子也不大。一个月后搬走了。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刚到魁北克时在山下某地住过,离那个大教堂蛮近的地方,离一个殡仪馆不到一公里。从住的地方往上走有个湖。我差点想买往山上走的一处拐角处的房子。后来想想太老了,房子也不大。一个月后搬走了。
大概是cote des neiges 一代,
好多新移民落脚的地方,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大概是cote des neiges 一代,
好多新移民落脚的地方,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对对,是的。在爱彼迎上租了一个老太太的公寓,住了一个月。第一天出去买吃的,上了公交车,拿出20刀的票子,司机看我一眼,说,算了。于是我和我儿子就白坐了一回公交车。后来我们用这省下的钱再添点,买了个烤鸡吃。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