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六章 (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5.99%
第三十六章 孙亦元出手救子 苏利文封口真相
1、

这一夜,孙家人都没睡觉,忙着寻找孙淳轩的下落。孙亦元是长子,就这么一个儿子,孙淳轩便算长子长孙。平时虽然老要骂儿子,但心里是喜欢的。血脉,是超越了其他一切的。

鸦片馆被捣毁之后,他把人撒出去,多方打探,锁定了两个日本团伙,加藤清男的团伙是其中之一。但是,暂时他做不了什么。按照他和苏利文的约定,做局让日本人陷入违法圈套后再收拾,是最安全的选项。但他不知道,圈套还没做成,儿子已经被他们绑去了。

他打了电话给苏利文,想请巡捕房帮忙寻找孙淳轩的下落。

“贵公子哪里失踪的?”

“回家的路上,路过虹口宾士路,被一群人围住了。”

“您快去巡捕房,我也马上过去。”

孙亦元赶快赶去了中央捕房,向约翰.苏利文描述事情经过。苏利文压低了声音问:“我想再问一次,您生意上和其他人有什么纠葛?譬如讲,您挡了路?”

“不,不会。我很小心,再说,我们有默契。”

“会不会有新人,不知道天高地厚,想以此勒索?”

“这种可能性很低。我在想,我儿子最近参加了反日集会,会不会又是日本人策划的?”

“哦?这恐怕要慎重对待,牵涉到中日两国,不好随便下结论。再说反日的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是贵公子?”

“他是组织者之一。”

“您这样想,不能说没道理,但我觉得,可能性非常低。在这样敏感的时刻,日本人不会这么笨吧?按规定,人口失踪需要24小时才能立案,但我会破例命令按照绑架勒索马上立案。”

孙亦元走后,约翰.苏利文打了电话给埃里克巡官。

“埃里克,我们接到了一个失踪报告,人可能是在您的辖区失踪的。此人名叫孙淳轩,沪江大学学生。有可能是绑架勒索案件,您能马上进行调查吗?”

“好的,约翰。”

“如果确实是绑架案件,请尽量保证人质的安全。他父亲孙亦元将军是我朋友。”

“好,明白。”

埃里克把事情交待给了汤佑圣,也就是约瑟夫。汤佑圣领受了任务,找了孙家人,带着孙淳轩的同学去了发案现场,没有找到更多线索。暂时,他们无法知晓绑架者身份,更不要说孙淳轩的下落。如果是求财,绑匪会向家属发出赎票信号。现在有助于调查的信息太少,物证一概没有,只有等待绑匪进一步的消息。

孙淳轩被绑到了一栋红砖小楼里。他拼命挣扎,换来了一次次拳打脚踢。此时,他躺在地板上,浑身是伤,蜷缩在地上,动弹不得。加藤清男和水上秀雄对孙淳轩看了一会儿,退出房间。

“加藤君,把他弄这里做什么,反日分子,直接扔江里去吧。”

“我还有用处。刚刚跑了一个人,这是个麻烦,是情报失误。”

“不知道这一次他会两个人一起走,前几次,都是一个人。”

“你们看住他,我去找田中先生。”

加藤清男去找田中隆吉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现在他觉得把孙淳轩放在手头有些麻烦。

“你是说,绑了一个反日分子,另一个人逃脱了?”田中问。

“是的,自从阁下交待了任务,我想,先抓一个反日分子练练手,打击他们的气焰,同时,用他来完成祭神仪式。”

“祭神仪式?”

“是的,田中长官!通过祭神仪式与神对话。对于日本的神祇,反日分子是最好的祭祀!”

“亲爱的加藤门主,我能够理解,但时机不对,很可能会造成我们极大的被动,危害帝国的利益。你太着急了。反日分子最后都逃不脱惩罚,不是不报,是时辰未到。”

“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既然已经动手,随机应变吧。知道他的来历吗?”

“是的,对他做过一些调查,他出生在很有钱的家庭,父亲是孙亦元,这个人,您提过,我们曾经捣毁过他的鸦片馆。”

“哦,他。”田中想了想,说:“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不多久,田中拿着几张纸回来了。

“现在,要把这件事情处理成帮派之间的争斗,或者普通的绑架勒索案件,把水搅浑。我来处理,明天的报纸会有报道。”

“那么,这个人怎么办?”

“暂时让他活着,让我想想怎么处理。目前局势敏感,如果被发现是我们做的,很不好。以后,要小心,不要擅自行动。”

“是,田中阁下。”

“对了,加藤君,关于地宫,有重大进展。实际上,已经有不少人做了大量研究。”

“是吗!阁下能说说详细情况吗?”加藤有些迫不及待。

“当然可以。这件事,起始于一个历史人物徐光启。”

“请问徐光启是谁?”

“听我慢慢解释。徐光启是上海著名人物。公元十六世纪,由于遭到我们先辈的攻击,龙华寺的主持文果找到了徐光启……”

田中如此这般解释了一遍,加藤清男听得聚精会神。

“这些是情报人员搜集到的。现在掌握着关键机密的人,很有可能是叫谛闲的大和尚。”

加藤的激动之情难以自抑,原来他对龙华寺山门的怀疑不无道理。同时,他有点焦虑,怕别人捷足先登。现在他深信,田中隆吉的支持对他至关重要。他必须死心塌地地跟随这位具有强大背景的人物,听从他的调遣和召唤。

“那么,山门有什么奥妙之处呢?”

“可能与星象有关,可以慢慢摸索。如果找到谛闲,就什么都知道了。据说,当年有个小孩碰巧进入过地宫,但他自己也搞不清是怎么进去的,谛闲大和尚用催眠术让这个孩子还原了过程,成为唯一知晓这个秘密的人。”

“那么,请问,这位谛闲和尚如今在哪里?”

“就在上海。”

“少佐阁下,我明白该怎么做了。”

孙淳轩苏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光线阴暗的房间里,双手被反绑着。他想站起来,却站不起来,他的腿疼痛剧烈。当眼睛渐渐可以看见周围的东西时,他觉得房间里有一个神龛,神龛里是一个坐在莲座上的菩萨,烛光幽幽地晃动在菩萨前,还有一些黑乎乎没办法辩清模样的物件。

他想叫出声来,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很微弱,他嘴巴干,想喝水。他想起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在家的。这一次回家,他想处理掉一些收藏的玩具,筹集一点经费。

他转了转头,再看菩萨,发现菩萨的样子和平常看到的不一样,没有慈悲的眉目,却有一股煞气。莲座外围不是莲瓣,倒像一圈圈剑锋。

他喃喃着:“妈,我好疼,我要喝水。”

他的腿大概断了,肿得快把裤子都撑破了。

第二天的报纸上出现了孙公馆公子孙淳轩失踪的消息,并且有报纸指出这很可能是帮派之间由于分赃不均而造成的冲突。

“有消息来源指,此事乃帮派火并所致。孙公馆主人原系护军使署将军,后退居沪上经商,近年生意风生水起,宅邸奢华,堪比王公。有同业指,以市占率而言,孙氏暴富殊可玩味,背后或大有文章。前时其女风流韵事广为人知,彼时即有舆论猜测孙氏财产来源……”

孙亦元看着文章,气得火冒三丈!他对着徐朗生吼道:“给我查,哪个王八蛋写的,给我查!”

徐朗生小声说:“好像所有报纸得了通稿似的,都这样写。”

“王八蛋,我要撕了他!”

稍稍平复一点,他又问:“淳轩有什么消息?”

“暂时还没有,将军,弟兄们都派出去了。”

“要绝对保证淳轩的安全!”

孙亦元召集了所有可以使用的人员待命。看着哭哭啼啼的太太,他的眼泪差点落下来。他看到过太多死人,太多悲欢离合,已经忘记了流泪的滋味,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为了儿子落泪。现在,他像野兽一样蹲伏着,爪子深抠进泥土,准备着一跃而起。

林森和爱琦吵了一场,跑了出去,直到凌晨才被人送回公馆。回来时满身酒气,胡言乱语。第二天中午,他醒了,觉得脚飘飘的,头有点晕晕乎乎。他洗了澡,走到楼下,发现每个人都神色紧张。他以为是因为自己喝醉后晚归,爱琦发脾气了。他有些后悔,他回家时一定很狼狈。

坐在早餐室里,读了报纸,才知晓孙淳轩失踪了,他扔下报纸,问:“小姐呢?”

“小姐一早就出去了。”

他该怎么办?他注意到院子里站了些彪形大汉,守着公馆四角。他是聪明人,直觉告诉他,昨晚,他跨过了一条线。这条线本来是没有的,但小舅子失踪后,这条线就出来了,他已经站在了线的另外一边。他该立即回到线的这一边还是将错就错,从此再也不进这条线?那只是很短的一刹那,但他的脑海里,已经闪过这些年无数与爱琦在一起的美好瞬间。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