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六章 (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6.44%
4、

巡捕房嘉奖了“孤胆英雄”约瑟夫.汤,当年的报纸上,这位华捕的故事被演绎出了好几个版本。无论关桃和雷尼是否助了一臂之力,汤佑圣首先确认犯罪现场并奋不顾身冲进去都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一众官员来到虹口巡捕房出席嘉奖仪式。简短的仪式在巡捕房院内的空地上举行。几十名巡捕站成五排,汤佑圣站在队伍前面,约翰.苏利文、埃里克.凯夫与其他两位长官站在台阶上,背后是大楼正门。苏利文帮办处长宣读了嘉奖令,埃里克.凯夫将一枚八角铜质珐琅彩奖章挂在了汤佑圣胸口。

仪式完毕,约翰.苏利文来到巡官埃里克的办公室。约翰在沙发上坐下,抽出一根香烟,点着了,自顾自抽了几口。他们两个人太熟了,不需要太讲究礼仪和客套。窗外传来汽车发动的声音,完成了仪式的巡捕们陆陆续续出发办事去了。

埃里克对苏利文说:“很遗憾没抓到匪徒,目前,暂时没办法对任何人提出指控,但约瑟夫确信,这是由一伙日本人犯下的罪行,会进一步调查,挖出这个犯罪集团。”

“埃里克,我认为案件应该到此为止,并且,不要把属于猜测的事情泄露出去。如果把案件背后的所有事都挖出来,结果会怎样?”

“正义将得到伸张。”

“不,结果将是,在上海,中国人和日本人将投入到更加没完没了你死我活的争斗中去!这会把工部局拖下水的。”

“约翰,我是警察,我的职责是维护租界的稳定和安全。”

“对,我说的,就是租界的稳定和安全,是根本的稳定和安全,这件事再深入,会有更多的人死亡,更大的不安定。所以,应该把所有一切深深埋入地下,以免这些东西在阳光下发酵、爆炸。我们处在一个各种势力聚集的城市,一个三界之城,各国利益错综复杂,需要掌握微妙的平衡。一旦失去平衡,倒霉的不但是争斗的双方,还会搭上我们自己。”

“这是你的个人见解还是处长的意思?”

“你可以理解为处长本人的意思,更是工部局的想法。租界不应该夹在这两个国家当中,再次成为这两个愚蠢民族争斗的牺牲品。让约瑟夫闭嘴,永远不再谈论这件事情,符合我们的最大利益。”

约翰.苏利文的心里还想着另一件事情,他已经被提名晋升。他的晋升需要工部局董事会的批准。在工部局董事会里,日本人有两票。适当的时机,他可以向这两位董事提一提这件事情,表明他相当注重保护日本的利益。

孙家沉浸在悲伤之中,每天,孙公馆安静得像墓地一般,所有仆佣大气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孙亦元好像老了很多,有时坐在书房里,有时坐在二楼阳台上,对着花园出神。他暗地里已经让人又去过了日本人的据点,但日本人似乎已经换了地方,不再出现。

有一天,他终于出门了。他约了苏利文在游艇上见面。苏利文照例准时到达,游艇开到江中,马达停了,升起了风帆,波浪拍击船身,风吹动帆蓬,发出“啪啪”响声。

孙亦元穿了一件黑色长衫,苏利文像以前见面一样穿了便装,但领带特地选了一根黑色的。他摘了帽子和孙亦元握手,对孙亦元的失子之痛表达了巨大的同情和深切的慰问。两人下到舱里,聊了几句,孙亦元便请苏利文动用巡捕房力量打击这些绑匪,并将日本人的恶行公之于众。

舱里有个小小的酒柜,里面放着几瓶酒,小桌子上放着一盒哈瓦那雪茄。苏利文不知道这些天孙亦元还有没有心思坐下好好享受。他为自己倒了白兰地,酒液在波西米亚水晶杯里折射出迷人的光泽。他拿出一根雪茄,剪了封头,用一根几乎3英寸长的火柴慢条斯理地烤着另一头,开了腔:“孙将军,我对您的巨大悲痛表示深切的同情,不过,据我所知,在这件事情中,并没有日本人参与。”

“怎么可能,所有的线索和矛头都指向日本人,我儿子被害的地方,是日本人聚居区。”

“这并不能构成日本人参与其中的证据。那里同样住着很多中国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朝鲜人,土耳其人,匈牙利人,比利时人。”苏利文吸了第一口,略略抬头,将烟吐向上方。

孙亦元很不满苏利文为日本人开脱,生气地问:“苏先生,你是不是不想帮这个忙?”

“不,不要误会,将军,这不是帮不帮忙的问题,租界毕竟是尊重法律的地方。我保证,我们会竭尽全力侦破案子,但是,也希望您冷静一点,不会被悲痛干扰了判断力。”

“我的判断力不会出问题,这就是日本人犯下的罪。如果你不能帮我,那我只有自己动手。”

“据我所知,您已经动手了,只是恰巧没有得手。”

孙亦元有些震惊地说:“你在监视我?”

“没有,怎么可能。不过,保护租界安定是我的职责,这当然也包括了保护将军您的安全。”

“苏利文帮办先生,我要提醒你,这么多年来,我对你不薄。”

“我怎么可能忘记,这也是我现在在您游艇上的原因,证明我不会忘记你我之间的友谊。”苏利文又吸了一口,舱室里弥漫着雪茄迷人醇厚的香味。

“你不怕我出卖你吗?”

“出卖我,哈哈,将军说笑了,我有什么可以让您出卖的吗?我不过是尽心竭力为租界的福祉和安全工作,工作需要我保持与各方的密切联系与合作,仅此而已。”

“孙亦元真的被激怒了,他不明白苏利文为什么会这样说话。但他久经沙场,知道什么时候说什么话。他得把话说得严厉一些,好让苏利文知道他也不是吃素的。

“好!那就试试看,看看你们处长能不能接受你与各方的合作方式。”

“我乐意奉陪。看来,今天谈得不很开心,我看我还是先回去吧。”

“不要急,再往前走一段。”

“算了,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处理。”

“哈哈,你能有什么工作?不过是到处玩弄花招,收黑钱。”

“将军,我还是希望您不要随意污蔑一位英国绅士的清白,并且,不要意图劫持巡捕房的高级官员,这可能是一项重罪。”

“我就想劫持你了,他妈的,怎么着吧!”孙亦元愤愤地说。

苏利文笑笑,喝了口酒,放下雪茄,走到甲板上,一只手扶着桅杆,另一只手搭在前额,向江面望了一下,他的身后跟了两名孙亦元的随从,似乎威胁着他。这一段的江面空阔了许多,几乎没有大轮船了,只有些挂着巨大的树叶一般的褐色船帆的木船行驶着。舱里,孙亦元也点了一支雪茄,试图平息心中的怒火。但他才吸了一口,便扔下了。说劫持是他一时气急,话赶话,随口而出,此时,却有些尴尬。话说出口,让他进退不得。

他的目标是报仇,为此,他会不惜一切。他被激怒,是因为苏利文的虚与委蛇和傲慢,他明显在为日本人开脱。但苏利文毕竟不是他的目标。即使黑道,也不能任性而为,所谓盗亦有道,况且苏利文说得没错,他绑架苏利文,于事无补,还会惹上麻烦。

越往前开,两边的房子越少,江边的芦苇越密实。天上,南飞的雁阵排着整齐的队形奋力向前,偶尔落下几声清亮的叫声。两艘不远不近一直跟在孙亦元游艇后面的黑色汽艇此时正开足马力追上来,不一会儿便能看清,那是标着SMP符号的水警巡逻艇,特别设计的架子上,架着麦德森机枪,水警手里还拿着射速极高的汤普森冲锋枪。

苏利文转过身来与孙亦元握手,轻轻说:“基于我们一向的友谊,我不会追究您的冒犯。很抱歉,我有事情要处理,告辞了。我要劝您,不要试图动用您的力量处理这件事情,不然会有大麻烦。您知道,和巡捕房或万国商团过手,您绝无胜算。”

孙亦元很明白不成比例的装备和火力对比意味着什么。以眼前而论,他的木制小艇在两艘铁甲汽艇面前不堪一击。无论用火力扫射,或者用汽艇来撞,苏利文都可以让他顷刻间沉尸江底。

两个水警跳上游艇,协助苏利文上了汽艇,艇上的水警毕恭毕敬敬礼。苏利文转过身来,戏弄般向孙亦元敬了礼,然后钻进了舱里。孙亦元恨恨地看着汽艇远去,一阵风吹过,芦花翻飞,他的心里无限苍凉。他从舱里拿起一把霰弹枪,站上甲板,泄愤般朝着飞起的野鸭开枪,枪响处,两只鸭子落了下来。

秦涵芬从报纸上得知了关桃的行踪。照片里,孙爱琦靠在关桃肩头哭泣。报纸继续着他们的演绎,这些镜头,证实了他们八卦故事的所有细节。

她看到照片时是在办公室里。她知道所有同事都知道了这个事情。金玉良特地为她倒了杯水,好像怕她眼泪不够流。回到家,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任凭秦时月怎样敲门都不开。她就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好好哭一场。

她心里恨恨地想,这样一个人,不会顾及她的感受,也不体会她的担心,万一有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办?他们还没有结婚,如果结婚还是这样,当中还夹了孙爱琦,她又该如何自处?想起孙爱琦靠在他身上哭泣的样子,她哭得更加伤心。而更加让她受不了的是,她觉得自己快要放弃他了。看着母亲的相片,想想自己从小没有娘,很作孽,很无助,她觉得自己的心被揉来揉去,一时哭得气都接不上来。有时,写新体诗的时候,由高远立意可以间接地把自己想得强大,但在现实里,她明白自己不过是个小女人。

远在外地的徐顺礼,日子过得浑浑噩噩,像一团浆糊。他先是和春萍龃龉不断,然后是每天吵架以至拉拉扯扯。他爱上了大烟和酒,只有这两样东西才能让他忘记生命没一点指望。

春萍在这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过不惯这死人一般的生活,吵着要回上海。有一天,徐顺礼在外面打了个长途电话,找到了古老板。古老板问他人在哪里,他没说,寒暄几句,问起关桃的情况,古老板说,关桃是只穷瘪三了,但侬晓得吗,关桃还敢到贼窟里去救了孙亦元的儿子,这个人,不好弄。我看啊,伊总有一日要寻到侬的,寻到侬,不要拿我卖了啊,反正我是不认账的。倷两个,侬死伊活,伊活侬死,这一生世,逃不脱的。

徐顺礼一听,怎么都是他死?他胆战心惊,像扔掉炭火般扔下电话,回到了家里。

他想,春萍这只女人,天天吵,要回上海,看来不回去,日子不会好过。像古老板说的,逃,解决问题吗?不如暗龊龊回去,找机会做了关桃,一了百了。关桃既是穷瘪三了,帮他的人就少了,掀不起浪。而他有钞票,机会就多得多。酒壮怂人胆,他想通了,像在黑暗的隧道里走了漫长的路,看到亮光,似乎一通百通。趁着酒意,他答应了春萍回上海的要求。夜里,两人竟有了长远没有的兴致,香飘金貎,被掀红浪。
 
最后编辑: 2020-12-07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6.44%
最近这几段,很黑暗的样子,
正义不得声张,寄托于武力,看得有点沮丧
红楼梦我老看不到底,因为很压抑。我不喜欢不得善终。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红楼梦我老看不到底,因为很压抑。我不喜欢不得善终。
我刚巧看了一篇刘再复的文章,对比三国水浒和红楼,
他说三国水浒是坏影响,大众吸取不少坏历史,一面在里头找到倾诉,一面找到根据,

而贾宝玉带来一股清风,真挚,善良,缺乏心机心计,是好人性,
 
最大赞力
0.93
当前赞力
100.00%
我刚巧看了一篇刘再复的文章,对比三国水浒和红楼,
他说三国水浒是坏影响,大众吸取不少坏历史,一面在里头找到倾诉,一面找到根据,

而贾宝玉带来一股清风,真挚,善良,缺乏心机心计,是好人性,
老谋深算的坏历史最终得天下;真挚善良的好人性最终当和尚。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老谋深算的坏历史最终得天下;真挚善良的好人性最终当和尚。
中国各种历史书很多,这史那史的,
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屁民的历史知识,比较差,我本人的中学教育之后,没有一个历史观,

同时,我发现,大家对历史很感兴趣,明朝这点事成为大热,是一个证明,

我们这一代,完蛋了,太庸俗,寄托于下一代吧,他们会认真的研究历史,研究历史观,而不是纠结于谁平定谁那种胜负,那种权术,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6.44%
中国各种历史书很多,这史那史的,
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屁民的历史知识,比较差,我本人的中学教育之后,没有一个历史观,

同时,我发现,大家对历史很感兴趣,明朝这点事成为大热,是一个证明,

我们这一代,完蛋了,太庸俗,寄托于下一代吧,他们会认真的研究历史,研究历史观,而不是纠结于谁平定谁那种胜负,那种权术,
我想古人修史,一大部分是拿来给皇帝借鉴批判继承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6.44%
是这样,我们好多的网友,愿意站在皇帝的角度看,
当然有优点,
无奈,这个视角的缺点太大了,no good,
封建早期,人都很nice. 打仗都不鼓不成列,不擒二毛。听个乐曲,便都乖顺了。又想起老孔,克己复礼有道理,但毛主席觉得戳气。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