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七章 (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第三十七章 芳尘去小娴让书 情缘尽孙林陌路​

1、

这一年谛闲大师回沪设坛讲经,关桃几个月前听慧澄讲起,曾央求慧澄约见大师。其时,他志得意满,然而短短数月,便恍若隔世,有了物是人非之慨。见谛闲那天,一路上,晨阳初起,秋叶沾露,雾笼疏林。近寺庙,古柏森森,流水淙淙。龙华塔静静矗立,檐角铃铛挂在湛蓝的天空里。这些铃铛看尽人世悲欢,却一声不响。天空里,大约真有眼睛看着苍生,嘴角挂满了嘲弄。

与数年前相比,谛闲老矣。人生七十古来稀,谛闲这一年七十有三,前年大病一场,瘫痪在床,一年后居然恢复了。神龛前香烟袅袅,大殿里传来诵经声。大师眉目慈悲,清容疏阔,但行动略有些迟缓了。他似乎已经知晓关桃的境遇,说:“人世本苦。你生于龙华,可知龙华即菩提?”

关桃答道:“学生知道。”

“有偈云,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可读过?”

关桃知道这是禅宗的偈,心中无有,不贪不嗔不痴,方觉悟,始得道。

谛闲又说:“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万法自如,处处成佛,时时成道,一切都是心境。人之遭际,岂非道途?”

如此,花木草叶,万物皆佛,欢喜自生。

关桃出方丈室,心里似乎清爽了一些。他化了些纸给孙淳轩。几年前,孙淳轩还很小,他认得了他,几年后,他那样年轻,却已经离开人世。他还做不到无喜无忧,了无牵挂,虽然他相信,孙纯轩去了佛国,永无尘世烦恼。凡人都这样,一时似乎看透,悟了道,转头又入了茫茫红尘。

他已有好些日子没见秦涵芬了。他犹豫着是就这样从她生活中消失,还是和她说一声。思来想去,他觉得应该和她说一声,她对他那么好,不辞而别对她不公平。

秦时月正不知怎样劝解女儿。除了女儿的事情,另一件事也让秦时月感到蹊跷。他早先拒绝了大东亚文化的邀请,他感到大东亚文化正像狼一样寻找猎物,但不知道他们的猎物是哪一家。前几天他听一个人说,有一湖州家族准备转让一批古籍,并会在这几天开条件。他觉得奇怪,这种转让大多私底下进行。湖州藏书楼他熟悉,他很奇怪哪一家会如此高调行事。

关桃去静逸村找涵芬,天已快黑了,他想她应该下班在家了。他们家在5号,一个门洞两扇门,分别通向两户人家。进了门洞,关桃便闻到熟悉的味道,除了住家都有的烟火气,还有淡淡的清香,那是秦涵芬的味道。什么人住什么地方,那地方便留下主人的味道。这清香让他犹豫。实际上他还不晓得怎么跟涵芬讲,但他必须和她面对面,把话讲清楚。

他敲了几次,却没人应门。他在门口发了一会儿愣,想,就这样吧,到此为止吧,分开了,就不会拖累她。他本想一生一世保护她的。想到这,心狠狠地痛,胃也翻腾起来。

天全黑了,门洞里更黑。他刚想离开,听到外面有声音,一个男人压低声音,数着数字。数到5,说:“到了,就是这里。”另一个声音说:“那,守在这里吗?里面没灯光,应该没人。”

“你守着,我去打电话,别让这父女俩跑了。”

关桃的心里一惊,不知道这是什么人,想做什么。但听上去肯定不是好事。他站在里面,想了一下,不出去,就在暗处站着。他想,如果这时秦先生和涵芬回来,发生危险,他在暗处,更可以帮到他们。

一会儿,一个人回来了,说:“老板讲,他们早上去了趟图书馆,然后直接去长途汽车站了。我们连夜走。他们明天能到南锦,我们在南锦截住他们。”

关桃在黑暗里朝外偷看,借着人家窗户里透出的光线,大致看清了两人的高矮长短。两人都戴着毡帽。等他们走远,他跟了出去。他基本明白是什么事了,他听涵芬提过这件事情。他想,他们会遭遇危险。深秋夜晚,天凉了,他穿得不多,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他想了想,去南锦通常都是长途汽车到松江,然后坐班轮过去。路上的车不多。他没有汽车了,但他必须追上这父女俩。他不知道是谁要截住秦先生和涵芬,但他必须行动。能帮上忙的,大概只有火油张老板。他找到了一个公用电话打给张老板,求他派个车。张老板蛮帮忙,答应了,让他站在原地不动,司机一会就来了,接上他去了松江。

关桃在码头边的旅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上了去南锦的机船。那是木头机船,搭了一个平顶的舱室,舱室两边开了窗。下了舱,人可以站直,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到外面。但玻璃不干净,有几块已经模模糊糊如毛玻璃一般。人不算多,可以随便坐。船上有他昨晚见过的一胖一瘦两个人。这两个人穿着对襟上衣,裤腿宽大,高胖个戴了黑色毡帽,稍矮瘦的那个换了顶鸭舌帽,一看就是外面混的那种人。他坐在那两个人的斜后方,这样,他不会被注意。他一路思忖着怎么对付两个人,又时时想起秦涵芬,不晓得他们还有没有别的麻烦。此刻,他心中充满了对她的牵挂。

阳光洒在大地上,机船响着马达,“啪啪啪”行驶在平静的河道里,将一个个粉墙黛瓦的人家抛在身后。河岸上芳草萋萋,种植着连绵的桑树,水稻早已收割,河岸低的地方,可以看见收割后留下的已经发黑的稻草根。水牛卧在岸边,无动于衷地看着机船驶过。主航道岔出去的小河道上,横跨着一座座没有护栏的石拱桥,在水里对出一个个漂亮的圆洞。桥上走过搭着蓝布头巾挎着竹篮的女人。那一年外出寻找菜油,关桃走过很多这样的石桥。这一片富饶平和的土地,上千年来,逐渐成为皇家最为倚重的税米输出重地,也贡献了无数科举进士,养成了尊崇读书人的传统,留下很多古籍。如果没有战争兵祸,这里便是人间天堂。

机船的船帮离水面很近,似乎一伸手就能掬起水来。舱里弥漫着桐油、木头和经年的人来人往留下的混合味道。那些搭伴走的人,过了两个钟头便剥着鸡蛋,分了随身带的烧饼吃。关桃看着他们,觉得有些饿了。

这两人一路上很少讲话。下码头时,嘈杂的人流里,关桃看到小偷的手摸向了瘦子的腰间。关桃这才注意到他那地方有些鼓囊囊的。但刚掀开衣裳下摆,瘦子一个转身,迅雷不及掩耳把小偷按到了地上。他腰里是一把枪,并且,显然有些身手。

这两个人把小偷狠狠打了一顿,没有恋战,踢了一脚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小偷,便走上了南锦热闹的街头。关桃庆幸自己没有轻举妄动。他没有把握能够徒手打得过这两个人,况且对方有枪。

关桃第一次到南锦,不晓得秦家父女此刻在什么地方,只有暗暗地跟在两人身后。那两人没想到会有人一路从上海跟过来,对后面的关桃全无防备。

南锦的街面比龙华热闹不少,沿河的街道,是连绵的廊檐和石板路,花岗石驳岸上立着石栏,河里,小船来来往往,像上海马路上的汽车。

那两个人好像掌握了一些秦家情况,三兜两转,过了几座雕龙画凤镇着狮子的石桥,转过了几座高墙大院,问了几个人,就找到了涵芬叔叔的家。涵芬叔叔住在镇边,一排五间屋子,屋前低矮的篱笆做成了院子。院子里很安静,门口一个老妇人抱着个婴儿哄着,一会儿又走出个少妇,接了孩子过去,在门口侧过身去,撩起了衣裳喂奶。两个大一点的孩子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泥巴,完全不像有远客在的样子。戴毡帽的高个子走了进去,吓得少妇连忙退到屋子里去了。一会儿出来一个跟秦时月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说:“是我阿哥同事啊,哎呀,稀客稀客。我哥哥和侄女已经去了陆家庄了。”

两人赶忙退出来,一起走远了。这一次关桃没跟着他们走,而是走进了秦家。开始时,涵芬叔叔被搞糊涂了。但关桃毕竟和秦家父女熟了,讲得出秦家很多事情,况且关桃自称是涵芬男朋友,也就是侄女婿,不由得叔叔不信。

听得自家亲人有危险,涵芬叔叔赶紧让涵芬堂弟去追上那两个人。他如此这般对儿子吩咐了一番,自己则带着关桃抄近道去陆家庄。
 
最后编辑: 2020-12-09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