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七章 (2)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2、

秦家父女一早坐船接近陆家庄时,远远看见一带白墙围着一片庄园,黛瓦飞檐掩映在薄雾林树之中,隐然如仙境。这块地方三面临水,都用花岗石做了驳岸,庄园背面是连绵的桑林。庄园正门是三开间的门房,门前放着轩昂的镇宅狮子。大约为了清净,正门前没有造桥,只容水路通达。水码头前,六七级石阶通向河里,石阶之上,是一条石板路,一直通向正门。

父女俩到达时,大门洞开,门口已经站了几个人。一个穿长衫管家模样的男人在门口接着了父女俩,口中说:“夫人小恙,不便远迎,特命我在此等候,万请秦先生见谅。”一面就引着父女俩进了庄园大门。穿过湖石假山,幽径曲水,豁然开朗处,却是一座二层楼房。进楼门,转过一座屏风,父女俩进了客厅,闻到好闻的檀香味。红木座椅上,铺了墨绿色的织锦坐垫和靠背,镶了精致贝雕仕女的茶几颇具趣味。秦时月正对面的条案上,一个造型朴拙的宣德香炉里升起袅袅烟雾。

两人坐下,管家说去请夫人,退了出去,佣人奉上茶,是上好的黄山毛峰。

这厅里的陈设,风雅脱俗,想来主人定是高人雅士。一边墙上挂着一幅画,像是有年头的古画,上面的题字飘逸脱俗,秦时月不免多看了一眼。

“凌波不过横塘路,但目送、芳尘去。锦瑟年华谁与度?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这字,秦时月似曾相识,心里不免多了一份期待。

秦时月是在前天得知确切消息的,说湖州有意出让古籍的卖家这两日会与买家见面,就急急地往老家来了,因为这个卖家开出的条件让他心里“格楞”一动,却又没有答案。这条件之一是一串书目,卖家要求买家必须熟悉书目中的那些书。而那些书,恰是秦时月以前读过的,其中的好几本,秦时月相信是孤本,别处没有,只在南锦张家的藏书楼里有。可是张家藏书楼里的书早在十年前就转手去了宁波天一阁。

父女俩回到南锦,在涵芬叔叔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门口就有人来,说邀请两位去陆家庄与卖主见面。原来这南锦虽是大镇,秦时月却也算是镇里出去的名人,因此父女两个到了镇里,就有人告知了神秘卖家。秦时月在南锦长大,南锦陆家他是知道的。陆家是本地大财主,不但在镇上有大宅院,更在镇外好几里水路的地方有一处庄园陆家庄。但记忆中陆家并没有藏书楼,他也从未有机会进过陆家庄这个地方。

正在想这神秘主人是谁,屏风后面有人搀着一位小脚老太进来。父女俩忙站起来,那老太却对秦时月叫着:“松明哥哥,是不是松明哥哥?”

秦时月大吃一惊!秦时月少年时曾自己取号松明。但他离开老家以后就不用了。他仔细看了一下老太太,不确定地问:“侬是,小娴?”

秦涵芬大惑不解,但她知道松明是父亲以前的号,明白这里面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眼前的老太穿着长长的斜襟宽袖素色团花丝绸衣裳,下面是几乎盖到了脚面的裙子,脑后罩着一个发髻,好像十几二十年前的装束。

“小娴,哦,唐夫人,真是侬?”

“是啊,松明哥哥,是我。侬还认得出我吗?”

涵芬这才发现,老太太并不老,皮肤细腻滋润,一对好看的细长眼在丰盈的圆脸上正透着欣喜和感慨。只是因为小脚,又有点胖,走路摇摇摆摆,便给人老太太的感觉。

“这是侬女儿吗?”

“是,这是小女涵芬。涵芬,这是唐夫人。”

“哎呀呀,这么好看。不要叫我夫人,囡囡啊,叫我孃孃吧。”

涵芬叫过孃孃,三人坐了下来,那时太阳升高,晨雾也散了,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三人身上。唐夫人让人上了水果,桔子正当令,她便从盘子里拿了好几个塞给涵芬,让她剥了吃。一边又问起路上可还顺利。寒暄了几句,秦时月便问:“是侬要出让古书?”

“是的。”

秦时月小时候常去张家藏书楼看书,时间久了,张家老先生很喜欢这个爱看书的孩子,把一些家藏珍贵古书也拿出来让他看。但这些书不可以拿到外面,只能坐在藏书楼里看,看之前还须净手。张老先生有两个儿子,都不爱读书,小娴是独生女,却比儿子更宝贝,因为小娴爱看书习字。但有钱人家的女儿,为体面计,是要裹小脚的。秦时月常来看书,和小娴便熟了。有一年秦时月随父亲去上海,回来后对小娴讲了好多新奇的见识。那时秦时月就想好了,以后要去上海,因为上海有一个更大的世界。

秦时月后来不去张家看书了,去了上海做学徒。机会来得突然,他没来得及和张老先生和小娴告别。但他在小娴心里早种下了爱慕的种子。寒来暑往,小娴嫁了,嫁了湖州唐家大少爷。小娴出嫁时,求父亲给她的嫁妆里加了一批古书,她把她记得的秦时月读过的书都加了进去。父亲疼爱女儿,把家藏三分之一古籍全做了嫁妆。这些年,张家生意凋败了,藏书楼的书也转手了,只有小娴的嫁妆保存完好。而秦时月只知道小娴嫁人了,却不知道那个曾告诉他不想裹小脚的女孩,心里还有一段无法说出口的心事。

去年,唐家大少爷,也就是后来的唐家掌门人离世了,唐夫人也渐感身体不适。他们没有子嗣,她想到了那些书的归宿,想到了几十年的匆匆岁月,也想到了秦时月。她听人说起过,秦时月在上海,做着和古籍相关的行当。而陆家庄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卖给了唐家,只是大家叫习惯了,还沿用着陆家庄的名字。

当年张家转卖藏书是件大事,报纸上介绍过,那时秦时月就注意到好些珍本书籍不在转让书目中,原来这些书都在唐夫人手里。他心里一阵激动,也有些不安,唐夫人将这些书保存了这么多年,又量身定制般开出转让条件,分明传达了某种信息,使他有些尴尬,尤其是在女儿面前。

秦涵芬似乎看出了端倪,却又不晓得其中曲折,只好糊里糊涂听着。

“是不是东洋人也寻过侬?”秦时月问。

“是啊,不晓得屋里啥人把消息传到了外面,前一段确实有东洋人去湖州要碰头我,我不见。东洋人也不想想,伊霸占中国国土,还想要我的古籍,痴人说梦!不过东洋人提醒了我,要尽快做好这件事。我想侬是保管这些古书最合适的人了。几十年了,我不晓得哪能联系侬,也不便登寻人启事,所以开列了这些条件出来。我想,只要侬还在做这事体,一定会看懂。”

“听讲东洋人开了蛮高的价钱?”

“价钱再高,我也不能卖啊。这不单单是书,也是我这一世人生的一部分。”

“谢谢唐夫人,侬为后人做了一件大好事啊!”

“不要叫我唐夫人吧,松明哥哥,我只不过为自家存了一段年轻辰光的记忆。我老了,应该让这些书有更加好的去处。”

秦时月一时竟不晓得该怎样作答,倒是涵芬开口说:“孃孃一点不老,哪能就讲自己老了呢?”

“哈哈,介漂亮乖巧的女儿,松明哥哥真是好福气。书都在城里,倷今朝就在庄上住下,过一歇一道吃饭,讲讲闲话,明日一早去城里,好不好?”

秦时月说:“唐夫人如此盛情,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松明哥哥,就不能叫我小娴吗?”

“哎,好,小娴,那就谢谢了!”

午饭就摆在客厅隔壁的餐室里。天气有些冷了,是吃蟹的好时节。白米虾和白水鱼是本地特产,味道极鲜美,自然不可或缺,其他如笋干烧肉和当季蔬菜都采自本地。秦时月吃得连说过瘾。故人重逢,珍本古籍又终不外流,他心情大好,喝了不少酒。

饭毕,唐夫人吩咐把父女俩领去住宿的院子小憩,约了下午两点重新碰头。父女俩被安排在一个小小四合院住宿,院里的桂花树开过了,墨绿肥厚的叶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看那粗壮的树干,这树得有一两百岁。秦时月确实有些累了,又喝了些酒,便去床上睡了一会儿。睡醒之后,他来到院里,看见女儿已经坐在游廊里,望着一盆五针松出神。

“涵芬,休息过了?”

“略躺了一下,我不睏。爸,我在想,侬跟这位孃孃,到底啥关系?”涵芬看着父亲,神色有些狡黠。

秦时月大略地介绍了一下小时候的那段经历。

“看不出啊,秦先生年轻时是风流才子!”

“侬就取笑我吧。”秦时月多少有些不自然。

“没取笑呀。侬讲过的呀,侬也年轻过的。唉,我看出来了,唐夫人小辰光,对侬是倾心爱慕。只不过,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哎呀,要不是阴差阳错,这个世界上讲不定就没有我咯。不过,一份爱,一存几十年,让人唏嘘。”

“不要信口开河瞎讲,我真不晓得的。”

“侬看没看那个条幅?试问闲愁都几许,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正因为侬不晓得,才让人莫名伤感。”

“唉,真不晓得现在的年轻人脑子里想啥,乱七八糟的……侬,不会去告诉侬妈妈吧?”秦时月又似乎有些心虚。

“我不晓得啊。但是,妈已去了介多年头,纵使侬现在有喜欢的人,也应该祝福吧?更何况这是几十年前,一段从不曾开花结果的感情。侬跟唐夫人之间,本来也许有一段美好的感情。”

秦时月没说话,望着院门旁的砖雕透窗。一阵风来,老桂花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好像来自久远岁月嘁嘁喳喳的片言只语。许久,他叹口气,说:“也许吧,人世里,总有很多不经意的错过,不自觉的辜负。”秦时月心里,对今日之事又感动,又感慨。几十年前的情形,好像还在眼前,但眨眼间,岁月催人老。多少故人不再,多少梦境难回。

秦时月的话,却触动了女儿的心事。她这次出来,一则是陪父亲回老家看亲戚,收古籍,也有出来透口气的意思。呆在上海,怎么都避不开天天想着关桃的事情。此时听了父亲的话,不免又想起了关桃。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头一紧。一队南飞的大雁走过,不一会儿,消失在天尽头。她想,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为了不经意的错过黯然神伤,也或者哀怨终身。而她自己,为了无聊报纸的起哄而动摇了对关桃的信任,该是多么荒唐。

他们两个,会不会就此错过,一转头,几十年?这样的念头在脑中闪过,折磨着她,让她惊心,让她害怕。她不能错过关桃,也不愿想象一转身便是一生的痛惜。

她对关桃曾有的怨气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心里满是对他的思念和渴望。高天白云啊,求你现在就告诉他,我是多么想念他。我想要回到他身边,抱住他,从此再不放手。

这时,有人磕响门,然后,管家进来,请秦家父女重新回那栋小楼去。
 
最后编辑: 2020-12-09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99.54%
这一章的文字风格随了秦先生和涵芬父女的心性,一时间也说不清和其它章节的具体区别,就是感觉特别点,好像可以分离出另一部小说。当然写景还是很棒的,虽然故事有点奇幻。唐夫人庭院深处这么隆重的出场,如果一两章就拜拜,有点浪费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一章的文字风格随了秦先生和涵芬父女的心性,一时间也说不清和其它章节的具体区别,就是感觉特别点,好像可以分离出另一部小说。当然写景还是很棒的,虽然故事有点奇幻。唐夫人庭院深处这么隆重的出场,如果一两章就拜拜,有点浪费了。
是,我有一点想改变,但可能落下了与其他章节不统一的毛病。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99.54%
是,我有一点想改变,但可能落下了与其他章节不统一的毛病。
语言风格到底只是外包装,你慢慢调试。重要的还是故事和藏在里面的思想。这个继续看故事,你的故事排编布局有着我想象不到的容量。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