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七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3、

关桃随涵芬叔叔从小路穿过大片桑树园,过了一个小渡口,又气喘吁吁连奔带跑了二十来分钟,来到了陆家庄后面。两人绕到大门口,涵芬叔叔赶紧要求见秦时月。守门人是本地的,和涵芬叔叔虽不太熟,但晓得秦时月是他哥哥,二话不说,领了他们进去。

父女俩刚和唐夫人在楼里喝了一回茶,此时正准备参观园子,两边的人在小楼门前碰着了,秦时月和涵芬惊讶地看见关桃来了,料想其中必有缘故。

关桃赶快把昨天去静逸村以及这一路的事情说了一遍,秦时月惊出一身冷汗,拍了拍额头,说:“那定是大东亚雇的人,想要截住我,也可能恐吓我,不让这件事情成功,或者胁迫我跟伊拉合作,东洋人真是越来越下作了。”

涵芬以为是做梦,刚刚她还在想立时三刻要回到关桃身边,这会儿关桃居然就站在了面前,她什么也不顾了,上前就抱住了关桃,哭了起来。

唐夫人闻声出来,秦时月忙把事情简单讲了一遍。唐夫人叫了人来,关上庄园大门,加强戒备,并派人去找了警察来。

那两个跟踪的人雇了小船,沿着水路去陆家庄,已离得不远。河里有不少来来往往的小船,熟识的本地人互相打着招呼。涵芬堂弟的船不远不近地跟在那两人后面。警察将这两个在庄园附近贼头贼脑探寻的人截住。两人中,一人拔枪想抵抗,被打死了,另外一人束手就擒。审问之后得知,他们是帮派的人,有人付了钞票给他们老大,要他们无论如何截住秦时月。

关桃随秦家父女一起在湖州住了几日,帮着把唐夫人的旧书仔细打包装了船,运回上海。那几天,是秦涵芬最快乐的日子。

退职军人义勇军的人九一八之后就与孙亦元联系,邀请他加入。以孙亦元的身份,如果他能加入,可以大壮声势。孙亦元犹豫了一下,倒不是他不想加入,而是面子上放不下。这批人级别太低,况且,应召返回军队,该南京政府出面才对,一个市民组织算什么呢?现在,孙亦元重新考虑了这件事情。他主动去找了冯庸,那个当初联系他的人,一个退役中校。他唯一的条件是他的人不能拆散,由他自己指挥。冯庸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他重新穿上了军装,坐在书房里,把那柄大马士革军刀抽出刀鞘,擦了又擦。这把军刀,只做过礼仪之用。那些美丽的金属花纹似一个个阿拉伯的美丽故事。他擦着擦着,流下了眼泪。

一场秋雨一重寒,梧桐叶开始凋零。屋檐滴下的水,似乎是无尽的叹息。他想他几十年的日子,这几年做过的事,想他儿子的死,断断续续,一个个片段,似乎毫无联系。他以前不大相信因果报应,军人信了这些,便少了杀伐决断的勇气。现在他信了。

他还有另一件忧心的事,女儿与女婿的关系,这些日子更加不好了。这可以从他们俩互相冷冰冰的脸上看出来。

淳轩安葬之后,爱琦和林森之间陷入了不曾有过的冷淡之中。看到爱琦靠在关桃身上痛哭的那一刻,林森的沮丧、妒忌和愤恨达到了极点。看着满身血迹的关桃,伤心痛哭的爱琦,他觉得这两人从来就没分开过。他想,他又一次成了报纸上那个戴绿帽的人。

不出所料,第二天这两人又上了报纸。林森想,父亲一定会说,家门不幸,他和爱琦,现在是无解的方程。

他们开始分床而卧,该讲和不该讲的话都说出了口。那些无法收回的话一旦出口,便像毒药一样一天天腐蚀着曾经的甜蜜和温情,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情在毒药里被消解,而怨恨和愤懑像黑色的药水漫开来,弥漫了那个叫心的容器。

林森觉得自己出身于清白世家,现在落进了一个黑洞中。孙家三天两头上报纸,孙家的财富来源也备受质疑,令他无法忍受。林森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冷冰冰的家了,刊载着关桃和孙爱琦照片的报纸似乎为他提供了一个不需解释的理由。

但最后促使他离开孙家的,是孙爱琦随父亲一起加入了义勇军。

弟弟的死,与林森的冷战和争吵,使孙爱琦陷入从未有过的危机。晚上,顾影自怜,无边的黑暗让她害怕。她想起小时候,纯轩也会害怕,会跑到她房间一起睡。她想起他们一起成长的美好时光,想起他们的相爱相掐。弟弟在最美好的年华离开了她,她的世界从此不再阳光灿烂。白天,家里也是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点声音,只有外面的汽车喇叭声偶尔刺破寂静,突兀而粗暴。

她睡不着,只得借助酒精,让自己短暂地解脱。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但她走不出来,家里人似乎都走不出来。孙家在一个黑洞里坠落,没有尽头。

孙亦元擦着军刀的时候,女儿走了进来。他连忙擦了擦眼睛。

“爸,您明天去训练?”

“是的。好多年不在部队了。”

“我也去。”

“你?不行。你又不是退役军人。再说,义勇军有可能要去北方打仗,收复失地,不是单单训练几天那么简单。”

“那我去参加别的义勇军队伍,您阻止不了我!”

孙亦元想,那还不如放在自己身边。其他义勇军别说枪,连烧火棍都凑不齐。

但林森很不满。孙爱琦根本没和他说一声就去了义勇军,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个做丈夫的难道不应该知情,不应该商量商量吗?虽说互相有些日子不说话了,但这事情太大了,你把我置于何地?

上海的战事开始之前,林森离开了孙家,离开了上海。那时华北也已不太平,日本人正不断南侵,扩大缓冲区,以确保东北稳固掌握在自己手中。林森匆匆回了一趟北平,又折回上海,上了去美国的轮船。他后来是在报纸上获得上海一二八战事消息的。他想他是对的,他早已料到了这一天的到来。他有些庆幸自己及时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那个充满了无数不可知的孙家。爱琦没有纠缠,她累了,爱一点一点流失了,像枯萎的鲜花,像受伤无法止住血的身体,变得冰冷。

林森真的爱过这个热情似火的女孩子,在寂寞的异国求学生涯中,他们互相给予了对方美好的青春岁月。然而生活就是这样无常,一桩桩,一段段,新的来了,老的去了,慢慢地,往事如烟。

林森离开上海前,天气冷了下来,他们坐在二楼大平台上,背后是落地玻璃门。阳光、塔松、常绿的草地,甚至有鸽子飞到平台栏杆上,“咕咕”叫着。楼下,佣人正往汽车里装行李。

林森先开口说话:“有一本从美国带回来的影集,那里面,有我们的合影,我想,我想,留着,跟你说一声。”

“没问题啊。”爱琦平静地讲:“你在帮我尽快忘记不愉快。我也不想带着沉重的包袱继续生活。”

“你一点都不留恋我们曾经的岁月吗?”

“留恋有用吗?可以使我们停止争吵,可以让我们回到过去吗?”

林森没有回答,心中有些凄凉,正如冬季的气温一样寒冷。他们讲到了一本有关古希腊的历史书,那是他们在纽约买了带回来的,林森也打包进了行李,他们便谈到了书中的一些内容,然后又讲到了哲学,讲到了一些与他们的处境似乎毫不相关的话题。

“那本书我也带走,仔细看看。我发现人类之间的战争,大部分都出于荒唐的原因。”

“例如呢?”

“例如特洛伊战争,起因就因为一个女人,然后,无数人,无数家庭,为了这个荒唐的理由支付生命。”

“唔,有道理,有道理。”

他们似乎很平静,好像两个秉持和而不同原则探讨学术的哲人。然后,大概都意识到了这对话的荒谬,戛然而止。他们不再争吵了,大概因为心已经离得很远。

但送林森的汽车开远之后,爱琦在自己房间里哭了很久很久,连晚饭都不肯下去吃。

读着上海战事的消息,林森一边庆幸自己的远离,心却被抽动了一下,为这座城市,为曾经爱过的女人祈祷平安。
 
最后编辑: 2020-12-1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阿爷无大儿
木兰无长兄
你说怎么弄
木兰兄,你是怎么应付洗澡上厕所这些事情的。还有祝英台,我小时总想这个问题,可见思维太局限。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生理期怎么办
呃,对啊,还有更麻烦的问题,小时候想不到。这样一想,就归入神话吧。在天愿做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神和仙可以避开那些凡人的事情,只管金风玉露相逢。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79.50%
木兰兄,你是怎么应付洗澡上厕所这些事情的。还有祝英台,我小时总想这个问题,可见思维太局限。
生理期怎么办

我倒是看了《木兰无长兄》的话本,解释是木兰生理失调没有大姨妈。鉴于紧张焦虑精神原因这个是真可能。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79.50%
这一章也许是我最喜欢的吧。我喜欢烽火背景的爱恋情仇故事,这一章布景到位。

世事难料,年轻人的相遇和分手再痛也不过是人生里的一层波浪。

孙亦元真是个好父亲,不过他重新穿上军装,好像没有爱琦的参军更给人想象或期待。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倒是看了《木兰无长兄》的话本,解释是木兰生理失调没有大姨妈。鉴于紧张焦虑精神原因这个是真可能。
哈哈,好吧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