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八章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3、

上海徐家汇,得名于徐光启家族。清代以前,法华泾、肇家浜和蒲汇塘在此汇流。

前方左手边,黑暗里,隐约现出一幢石牌楼,牌楼后是徐光启墓地。关桃记得,这牌楼上有副对联,曰,“治历明农百世郎经天纬地,出将入相一个人奋武揆文”。横额上的字是“文武元勋”。很多人以为这曾隐居此地修著农耕全书的文定公不过是一介儒生,却不料他是明朝力主引进先进火炮和军事思想的帅才。

一路没说话的谛闲叫黄包车停下,下了车,穿过牌楼,走进墓园。关桃和慧澄跟在后面,在黑暗中走过长长的神道,走过那些默然无语面目模糊的石人石兽,来到墓前。一个高大的白色十字架竖立在墓前,表示这座坟墓的主人是天主教徒。十字架指向天空,天空里是稀稀朗朗的星星。谛闲执手以佛教之礼拜之,绕着巨大的墓丘走了三圈,回到十字架前,又施礼致敬。做完这些,谛闲终于开口,讲:“文定公与我等殊途同归。他皈依了天主,去了他的天国,我持诵佛经,向往着我的净土。佛教传自天竺,天主教兴于欧洲,但归根结底,我等都是中国人,我们的祈祷、誓愿,都是为了这片土地,为这里的苍生百姓而发。清末,袁世凯督练新军,岂料文定公万历四十八年即受命在北直隶督练新军。清朝皇帝危在旦夕,方想起洋务运动,犹抱琵芭半遮面,但文定公早说要博求道艺之士,虚心扬榷,令彼三千年增修渐进之业,我岁月间拱受其成。向使我族我国早早醒悟,遵依文定公之策略,则满人不致席卷汉土,洋人无从敲叩国门,岂有今天日寇践踏五千年华夏之祸?”

关桃听着这些话,不晓得如何对答,他也明白,不需要对答。历史从来没有假设。悟既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但眼下,却是在暗处的人要对谛闲下手。

讲着这些的时候,谛闲好像有些吃力,接不上气来。关桃和慧澄忙搀着大师又上了车。 三人进了徐镇老街,找到了关桃朋友的住处。关桃对朋友乔先生讲明来意,乔先生一口答应,恭恭敬敬地为谛闲腾出了一间净室,安顿他休息。关桃和慧澄扶大师坐下,才发现他的面色在灯下有些发白。他应该是受伤了。关桃要去请医生,却被谛闲阻止了,讲,歇几天就会好。

一切安排妥当后,关桃和慧澄循原路走回龙华去,天气寒冷,但他们的脑门上都沁出了汗水。天空里星星闪烁,远处龙华塔的影子在幽蓝的天幕里清晰可辩。

第二天是个好天,屋后的小河边结了些冰,地里的青菜罩着白白一层霜,天上没有一丝云彩。关桃娘挑了几颗青菜,中午炒了吃,味道甜甜的。关桃看见娘的手指头裂了口,裂口里嵌着黑黑的泥,有些伤心。饭后,陪爷娘说了一会儿话,他又去了徐家汇,关照乔先生好生照顾大师起居,随后就回了静逸邨。

涵芬看关桃早早回来了,很开心,就要他陪自己去外面逛一圈。两个人搀着手出了门,走到了霞飞路。霞飞路离华懋公寓很近,华懋太高了,想避也避不开。有一段时间,关桃总绕着那里走,但涵芬拉他出门,经常故意经过这几个地方,关桃逐渐不那么怕经过这些地方了。正是年节前,店家都做促销,很多商品只有平常的一半价钱。一家家兜过来,关桃手里多了几个口袋,装着涵芬平常不舍得买的东西。路过一家婚纱店,橱窗里的新娘披着洁白的婚纱,涵芬拉着关桃径直走了过去。

他们又买了不少东西,缎面绣花拖鞋,枕套,玻璃糖缸,都成双成对。涵芬一边买,一边拿眼睛看关桃,心中的欢喜掩饰不住。但关桃有些歉疚,因为都是涵芬付的账。他知道涵芬小心比较着价钱,既要喜庆,又不能太费钱。

被面床单,那些东西关桃熟悉,由他去进货要便宜很多。涵芬讲了,要做四床新被子做嫁妆。关桃讲:“我给不了你新房。”

涵芬讲:“不用,不用新房,我就招女婿,乖。”

天色晚了,行人熙熙攘攘,不远处,华懋公寓的房间都亮起了灯,关桃以前住过的房间也亮了灯,那里现在住着另外一个人。但关桃慢慢少了那份不甘,锥心的痛楚也逐渐平复。当大雾笼罩前方时,脚下的路才是最要紧的。有涵芬陪着,他觉得能够闯过所有艰难的日子了。他曾害怕出门,但现在他挺期待下班后或者休息天与涵芬一起上街,去公园,让爱恋的每分每秒填满快乐。

过年之前,协隆生意很好,关桃在店里很忙碌。他做着自己熟悉的工作,有时会感到平静而满足,忘了身上还背了一大笔债。只是他心里一直在想,到底是谁要绑架谛闲大师。

有一天,关桃正在忙,山本太郎的汽车停在了吉祥街协隆绸布店门口。距离上一次他的车停在这个地方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山本颇为感慨。他看到了橱窗里巨大的“国难”两字,略有些尴尬。他踏进店面,看见正在忙碌的关桃,关桃也看见了他,放下手里的事情走了过来:“山本先生,您来了。”

“关老板好啊,在忙呢!”

“我现在不是老板。”关桃忙解释。

“哎,我知道我知道。”

“山本先生,那个,欠贵公司的债,我一定会还的,您放心。”

“哈哈,这个我当然放心。我一直相信关君的为人和能力的,所以,前段时间下达了庭外解决的指示。”

“谢谢山本先生的信任。”

关桃想请山本到里面坐一下,山本扫视了一下店面,说:“到我车里谈几句,好不好?”

关桃便跟着山本出门,钻进了车里。

冬天的吉祥街,正如往常,不多不少的人,穿着棉袍,穿着大衣,戴着棉帽,貂皮帽,捂着耳朵,来来去去。阳光不咸不淡地洒落,风一吹,少了暖意。老松盛的油条仍旧散着诱人的香味。

“关桃君,有一件事,朋友托我打听一下。”

“您说。”

“最近,日本国内来了几位佛学大师。你知道,我们两国,最近关系紧张,佛教界的朋友就想做些工作,和平的工作,使大家都平静下来。这些朋友,想和天台宗第四十三世祖谛闲大师见见面,讨教讨教,却找不到大师。大师在上海,却突然不见了,关桃君是和大师关系亲近的人,所以,想请关桃君引见。”

“哎呀,我一个俗人,怎么可能与高僧大德关系亲近。当年闯了祸,被先生送去让大师管教了几天,后来,就一直没联系了。”关桃讲。

“关桃君,不要推托嘛,这些人,是诚心来请教和交流的,没其他意思。虽然日本和中国,最近有一些摩擦,但我们之间还是朋友。”

“我真不晓得大师行踪,山本先生。您想啊,我整天忙生意,想着赚钱还债,哪有闲心去管大师。”

“关桃君,那些债务,你不要太在意。你也知道,对于三浦物产,那点钱可有可无。这些朋友,对我却很重要,请千万帮一个忙。如果关桃君引见大师,那些债务,我可以打个报告,请示总部一笔勾销。”山本看着关桃,很认真地讲。

“唉,如果能够一笔勾销债务,就太好了,一大笔钱啊。”

“对嘛,我知道你最近住在秦先生家里,马上就要成为秦先生女婿了。秦先生,你,都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想你背着债,影响秦先生和秦小姐的将来。那么,就这样定了?”

“可是,山本先生,我真不知道大师的下落。”

山本的面色变得有些难看,沉吟一下,讲:“唉,关桃君,你是龙华人,上海人,又是做生意的,你想想龙华塔,八面玲珑,才能左右逢源,对不对?你是聪明人,这件事,你帮我忙,你了解我的为人,我定不会食言。”

关桃心里此刻很复杂。他不晓得是谁让山本来找他的,但他不得不把此刻的谈话与前几天的绑架企图联系起来。他直觉到,谛闲的事情恐怕与日本人有关。是日本人盯上了地宫。这样说来,不但不能说出谛闲,他自己也得小心了。他不晓得山本是否知道绑架的事情,但他此刻无法信任山本,也不能把绑架的事情告诉山本,但是他又明白,山本其实一直很关照他,没有坑害他的企图。

“山本先生,您一直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我也一直对您心怀感激,这是真心话。龙华塔,确实八面玲珑,可我真不晓得谛闲大师的下落,不然,看在这么多钞票的份上,我也要帮您找到大师。”

关桃想起,小时候周先生讲课,有过几句与书本没关系的闲话,讲这龙华塔虽是八面玲珑,但你走远一点看,却是风骨嶙峋。龙华塔是小时候日日要见的,也因此,他把这两个很难写的字记得很牢。

山本愣了一下,知道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了。他的心里此刻也不好过。这是一件他极不愿意牵涉进去的事情,但却身不由己地牵连了进来。请关桃收购棉花的事情已经令他相当懊恼。他知道这件事情绕了很大一个圈子,从上海的总领事馆到东京的三浦物产总部,又从三浦物产总部传达给了在上海的山本。那些企图心强烈的少壮军人不知要把日本和日本人推向何方。

他不晓得关桃是真的不知道还是不想帮忙。但关桃不帮忙,对关桃肯定不利,因为总部一定会压他催收债务,而且对山本也很不利。总部越来越被军方牵着走,对他的评价,肯定也会下降。

山本有些无奈,又有些不甘心,说:“看来,关桃君是不肯帮忙了。好吧,该说的我都说了,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们多年的情义。这样,你再考虑一下,想好了打电话给我。”

汽车开远之后,坐在后座上山本还是不舒服。他做了一件自己不想做的事,也许是一件可耻的事情,还没有成功。不知什么道理,山本开始讨厌起自己来,他已经不是他了,他已经在为了保住他当下的生活和退休后的待遇而努力挣扎。

看着山本汽车远去,关桃有些难受。老话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鸿安纱厂这件事上,山本是想要帮他的。只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一个人怎么也犟不过命。如今日本侵略中国,但山本说他们之间还是朋友,这话是没有错的。然而,即使是朋友,他也不能对他讲实话了。关桃站在街边,叹了一口气,很悲哀。

夜里,关桃对涵芬提起白天的事情,虽然没有和盘托出,意思涵芬还是明白的。涵芬沉默良久,然后讲:“有些事,终究不是朋友和朋友之间的事了。隔在我们和山本先生之间的,是国家,是民族了。”

出手想绑架谛闲的,自然是加藤清男。事败之后,加藤清男再次来到田中隆吉办公室,首先为他上一次的鲁莽行动表示歉意。

“哦,加藤君,加藤门主,你是说那个孙淳轩?不必太在意,死了就死了吧,早死和晚死而已。但接下去的事,你要小心应付,不能有差错。”

“是,少佐阁下,您请吩咐。”

“我们做了安排,必须在特定时间派人去马玉山路三友实业社。那里有所谓义勇军,每天操练,他们反日倾向明确,而且随时准备战斗,是一个合适的目标。你的任务,是挑起争斗,在争斗中,必须有人付出生命,我指的是日本人的生命。随后的事,我们会一一推进。”

“请少佐放心,我会按您的指示安排一切的。”

“好的,相信加藤君一定会成功。”

“那个谛闲和尚,前两天失手之后再也找不到了。”

“是啊,很可惜。我们会想其他办法找到他。”

田中正努力促使上海形成大事变的态势,以使最高当局下定决心采取行动。他知道,满洲事变之前,内阁并没有对占领满洲形成一致意见,甚至有很多反对声音,正是一批佐级军官的积极作为才使得事变得以发生,才使得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和土肥原贤二等家伙名垂青史。现在他要在上海做同样的事情。
 
最后编辑: 2020-12-14
最大赞力
0.93
当前赞力
100.00%
又不是拔河比赛,人多少无所谓,

另外,做事随和,
不影响思想独立,言论独立,

而且,当你真的独立了,你会发现,有好多同伴,有好多人尊重你,
在独立的各个层级上,思想独立应当是最容易的,在脑子里就能解决。

言论独立要难一些,因为一旦宣诸于口或纸笔文字,就难免有持异见者驳诘贬讽。

最难的是行动独立,非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本支撑不可,否则只是纸上谈兵,经不起现实的碾压。

当然真正的强者和智者不会有我这些庸人自扰,也才能算是独立吧。
 
最大赞力
0.67
当前赞力
96.50%
在独立的各个层级上,思想独立应当是最容易的,在脑子里就能解决。

言论独立要难一些,因为一旦宣诸于口或纸笔文字,就难免有持异见者驳诘贬讽。

最难的是行动独立,非有足够的能力和资本支撑不可,否则只是纸上谈兵,经不起现实的碾压。

当然真正的强者和智者不会有我这些庸人自扰,也才能算是独立吧。
可以参考这篇文章,

淳于髡①曰:“男女授受②不亲,礼与?”

孟子曰:“礼也。”

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③也。”

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

曰:“天下溺,援之以道; 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注意最后一句,子欲手援天下乎?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可以参考这篇文章,

淳于髡①曰:“男女授受②不亲,礼与?”

孟子曰:“礼也。”

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

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③也。”

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

曰:“天下溺,援之以道; 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注意最后一句,子欲手援天下乎?
吾欲声援大师。你那个外面的赌债,今天收上来没有?306票投给老白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