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九章 (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第三十九章 造事变中外震动 护国宝凤凰翔天​

每个中原王朝分崩离析之前几十年,或之后的几十年,是建立新的大一统王朝的最佳时机。那个时候,藩镇割据,乱军四起,拥有最强统筹能力和资源的一方,最终会成为这片土地的主子。现在的中国像极了那些时期,北洋政府和南京政府名义上统一了国家,但对国家的控制力极其脆弱,各地军阀山头,又像极了藩镇,唯一不同之处,是现在加入了另一股势力,西方列强。但是,列强西方又怎能和接受了中华文化的日本比呢?日本虽不是中原王朝番邦,但由于文明和人种,在这样一个时期,是这片土地接下来理所当然的主人。日本在经济和军事上具备了压倒性优势,机会就在眼前。汉人可以接受文明相差甚远的蒙古人和满人的统治,没有理由不接受日本的统治。满人当年才多少人,但很快征服了百倍于自己的民族。这听起来匪夷所思,但汉人就是这样一群人,可以让他们的女人做胡人的两脚羊。现在的日本,和当年落后的满人岂可同日而语。所以,先征服满蒙,成为满蒙的主人,然后,沿着熟悉的历史路径,将水到渠成。而上海日侨,可以成为接管华东的重要力量。

田中想,这是帝国千载难逢的机会,而他本人,说不定会彪炳史册。自己将成为历史一部分的信念让他的血忽然涌起来,脸上有发烫的感觉。窗外,冬日低垂的云压在黄浦江上,似乎酝酿着最烦人的雨夹雪,但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令他兴奋。他把玩着裁纸刀,让它在桌子上点出轻微“嗒嗒”的声音。眼前毕恭毕敬的加藤清男,和他掌握着的巨大网络,令他相信裁纸刀的每一次翻动,都是很多人命运的翻转。

“最近自警队的训练是否正常?”

加藤回答:“正常。”

“非常好。支那人的义勇军,除了少数几支,大多没有武器,是真正的乌合之众,不足为虑。那个地宫,找不到谛闲,可以找当年的那个小孩。我会尽快给你资料。”

训练很辛苦,对孙爱琦尤其如此。一开始,她连匍匐前进这样基本的动作都觉得很难。她已经很久没在肮脏的地皮上匍匐过了,贴着冬日冰冷潮湿的泥地常常是个考验。冬天训练,手会冻麻木,甚至会感觉不到扳机的位置。一个女人跟着一群老兵训练会更辛苦,有些理所当然的单兵之间的默契配合,到她那里就会成为问题,不是会错了意,就是无力完成配合。有一次朗生做了一个手势,让孙爱琦从右侧包抄,结果她搞错了,做反了。

孙亦元说:“我的宝贝女儿,在战场上,你就可能被打死了,或者你朗生大哥有问题了。”

朗生说:“一个女孩子,很不容易了。”

孙亦元说:“子弹可不认得男女。”

孙亦元其实并不太在意,毕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去北方,真去的那一天,他也不会让女儿去。他会劝服她留在上海,留在后方的。野外作战,单单一个女兵,花木兰的故事好讲,真正实行起来很困难。但眼前女儿的心里充满着仇恨,还需要驱散林森离去的郁闷,疲劳的训练对她未尝不是好事。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上海有些企业也成立了义勇队,由老板出资,请军人给员工培训军事技能,三友实业社就有这样一支义勇队。

连续几天,加藤带人在远处观察这支队伍,和水上秀雄窃窃私语。

“秀雄,你只要把这些愚蠢的家伙挑动起来,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完成,明白?”

水上点点头,讲:“没问题。”

1932年1月18日,寒冷冬季中平常的一天。天色阴沉,风湿漉漉的,像刀子一样钻入骨缝。三友义勇队队员拿着木头长枪,在工厂前进行训练,一边操练一边喊口号:抗日救亡,收复国土!

几个僧人打扮的日本人打着鼓钹,口中念念有词,沿马玉山路走到不远处,停下了脚步。看到有日本人经过,义勇队员的口号喊得更加整齐响亮。

驻足观看的日本人哄笑起来:“支那人,是这样收复国土的,哈哈哈。”

“排好队,向前走,在帝国军队的机关枪前,像庄稼一样倒下。”

“愚蠢的支那猪,只配给日本人擦屁股。哎,支那猪,你们马上就要亡国啦!”

训练队列有些骚动。

“好像不服气啊!”一个日本人向前跨了几步,走近义勇队,摆出格斗架势,说:“来,来,敢不敢和日本人打一架?”

义勇队停下了训练。摆出架势的日本人说:“连我一个人都不敢打,还想和帝国军队作战,自不量力!来呀,支那猪!”他捡起地上一块石头,向队伍狠劲扔了过去。

义勇队队列散了,呼啦一下向着挑衅的日本人冲了过去,双方混战起来。

加藤清男下午把他的人召集起来,出门向马玉山路游荡过去。看到双方打起来,加藤清男带人也冲了上去。

混战很快结束了。一阵混乱之后,加藤带着他的人快速撤离了现场。他一边跑,一边期望扮作僧人的水上在天上不会责怪他。刚刚是他给了水上致命一击,现在,水上秀雄恐怕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

水上是为了帝国牺牲的,是值得的。再说,水上必须死,加藤清男已经做了一代开山宗主,水上却连他穿什么颜色的内裤都清楚,还知道加藤的每一种怪癖和嗜好,他当然不应该再留在这个世界上。但水上会成为一个神,他将来一定会给水上单独设立一个祭坛,天天焚香祭拜。

加藤回到家里,一遍一遍洗手,用肥皂洗了好几遍,坐下来,舒了一口气,用手摸了摸额头,又有些心神不宁,又去洗了一遍手,用毛巾狠狠擦手上的皮肤,擦得很红,好像渗出了血一般。

第二天,报纸铺天盖地报道日本僧人遭到中国义勇军袭击死亡的消息。日本总领事馆向上海市政府提出了抗议和交涉。有日本侨民开始在马路上游行,到三友实业社门口聚集。

作为报复,日本人可能会攻击中国人。约翰.苏利文在电话里与埃里克巡官谈到昨天发生的事,说,他在前些日子颇有远见地压下了孙淳轩一案,但很不幸,冲突终于还是来了。

“埃里克,你又会经历一些不眠之夜。”

“我已经安排更多警力,希望不会有事。”

在临时设立的祭坛前,加藤门主对追随者讲,要为死去的水上报仇!佛和帝国会为遭受欺凌的日本侨民寻求正义。

20日,马玉山路上有很多游行示威队伍,三友实业社外面聚集了众多愤怒的日本侨民,甚至还有几个白人,都举着牌子,抗议中国人的暴行。人们头上缠着白布条,呼吁严惩凶手,讨回公道。当气氛达到顶点的时,不知谁喊了一声:“烧了它,烧了它!”人们群起响应。有人点燃了工厂,大火熊熊燃烧。火光映在加藤脸上,使他显得面目狰狞。

游行队伍向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进发,他们要让日本军队为死去的日本人讨回公道和正义。植松大佐在司令部门口郑重地接受了日本侨民的请愿书,代表军队支持日本侨民的正当要求。

游行的人在行进途中开始攻击华人店铺和路人,造成骚乱,引来了巡捕干预。眼尖的加藤手下看到汤佑圣,立即向加藤报告。

“那个巡捕也来了!”

“是吗,太好了!他把我们祭神的牺牲抢去了,就用他来代替。他自找的。我们要为水上报仇,拿起武器,冲!”

埃里克很快接到了汤佑圣失踪的消息,他一边指挥维持秩序,一边与中央捕房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正是约翰。

“约翰,约瑟夫探长被劫持了,现场已经有人被打死,恐怕约瑟夫也有生命危险。”

“这是我最担心的事。”约翰在电话另一头讲。

“我立即带人搜救,请求中央捕房增援。”

“埃里克,不要冲动,不要把他们之间的事,变成日本人和我们之间的事。”

“他是巡捕房探长,对他的攻击,是对整个巡捕房的攻击。”埃里克似乎看见约翰.苏利文坐在闪亮的牛皮转椅中,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对他说话。装饰得很隐蔽的热水汀散发着温暖的气息,约翰的手指在办公桌上轻轻点动。

“不,我劝你冷静,他是华人,所以本质上,是华人与日本人的冲突。”约翰.苏利文的话慢条斯理,但不容质疑。这意思很明白,他不会派人去得罪日本人。

“约翰,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这样说,约瑟夫是我们的战友!”埃里克很生气,挂了电话,决定不再等待增援。

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一个摆设奇怪的神龛前,汤佑圣躺在地上,四周站立着日本人。他睁开眼睛,一个人穿着奇怪服饰的人蹲下来,问:“你是约瑟夫?”

“我是巡捕房汤佑圣探长,对,我也叫约瑟夫。你们攻击我,拘禁我,已经触犯法律。”

“哈哈哈,约瑟夫,约瑟夫,你这头支那猪,还想冒充白人来吓唬我。汤佑圣,低贱的支那猪!”

“不许侮辱中国人!”

“侮辱?我要杀了你,明白?这是你最后的时间,睁开眼睛,再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我会用你的血祭奠死去的日本人,我们的神!”加藤一把揪住汤佑圣头发,把他的头扳向神龛:“那里有个杯子,会装满你的血,不是葡萄酒,祭奠我的朋友,水上秀雄。”加藤松了手,转头说:“把他的衣服扒了。”

汤佑圣虚弱地挣扎了一下,很快,被扒得只剩下了内裤。

“你是教徒,我会尊重你的信仰,让你像耶稣一样死去。”加藤狞笑着,举起一把锋利的刀,大喊:“利剑即佛陀!”所有人跟着大喊:“利剑即佛陀!”

“把他冲洗干净,要洗得非常非常干净!”

旁边的人提了水来倒在汤佑圣身上,冰冷的水让汤佑圣一下蜷缩起来,但他被几个人压制着,像待宰的羔羊,一遍遍被冲涮着。

两天后,那时吴淞口正陆续有日本舰队到达,一队队日本军人登陆,中日谈判正在进行中。埃里克在一栋租界与华界交界的房子里发现了死去的约瑟夫。他光着身子被绑在一个木头十字架上,颈部有一道深深的切口,身上伤痕累累。

埃里克眼里噙着泪。

“求你洗净我们的污秽,医治我们的创伤,滋润我们的憔悴。求你驯服顽强的人,温暖冷酷的心,引领迷途的人脱离迷津。凡是信赖你的人,求你扶助赐予无上的恩宠,施以慈爱的照顾。求你赏给我们修德的能力,赐给我们善终的洪恩,施予我们永福的欢欣。

阿门。”
 
最后编辑: 2020-12-16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100.00%
有时候不能想象这世界为什么会有丑恶的,心灵扭曲像加藤这样的人,但真实就是这样,所以时不时还是要警醒,看世界傻白甜的心理要不得。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