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九章 (2)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2、
孙亦元发现他们首先要面对的不是北方战场,而是家门前的危机。1月23日, 十九路军蒋光鼐、蔡廷锴和淞沪警备司令戴戟在龙华召开驻上海部队营长以上军官紧急军事会议,部署应对日军可能的进攻。孙亦元应邀出席会议。

已是年尾,天越发冷了,河岸边稀疏的芦苇根和菖蒲的枯枝败叶间结了白亮亮的薄冰。两边空阔的农田罩着一层白霜,没有树叶的大树撑着天。农户场院里堆着草垛,屋檐下挂着撑开了肚子的腊鸡腊鱼,性急的人家已经开始换对联。大红的对联纸在冬季的萧索里分外明丽,空气里已弥漫过年前后暖融融的气氛,但带着钢铁腥味的寒流正试图打破人们心里的温馨和暖意。

孙亦元熟门熟路找到了小礼堂,那是他曾经无数次开会的地方,他甚至还记得舞台上哪块地板已经朽烂。他找了后排位置坐下来。屋子里还是很冷,冬天,上海大部分屋子里外温度差不多。

九一八后,老蒋为丢失东北担责下野,广东派开始主政南京政府。十九路军就是九一八后调防到上海的。蒋光鼐留着不甚浓密的髭须,双眼皮,大眼睛,脸很瘦,眼睛便占了不小比例。他个子不高,就是广东人那种瘦小的样子,但广东人从来都是强悍的,东夷南蛮嘛。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舰队就进不了广州城。广东人不容易胖出来,即使当了司令,肚子也存不住油水。但这对军人是个好处。孙亦元不由得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肚子。他很早就有些肚子,这些年越发收不住。前些日子训练,经常气喘吁吁,但肚子小下去了一些。

蒋光鼐、蔡廷锴和戴戟在主席台上站定,屋里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蒋光鼐做个手势,又齐刷刷坐下。

蒋光鼐首先发言:“这几天日本人处处在向我们挑衅,在挤迫我们,商店被滋扰,百姓被侮辱。他们加派了兵舰飞机甚至航空母舰威胁我们,企图占领上海。这几天,我同蔡副指挥、戴司令一再商量,不能忍了。我们下了决心,日本人如果升级局势,我们一定要抗击。我们不做东北军。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这里的每个人,要有同样的信念,要有死的决心,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决心去死!”

蒋光鼐在桌子上“砰”地砸了一拳头,面前的杯子跳了一下,盖子“哐啷”一下跳到桌子上。他又问:“各位,准备好了没有?”

所有人又齐刷刷站起来,大喊:“准备好了!”声震屋宇。

不远处的龙华塔,似乎也听见了这一声吼,带着千年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矗立在旷远的天地间。

孙亦元被这小个子的话震撼了,他军人的心,麻木很久了。他这样热血沸腾的时候,还是他做连长的时候,那时他二十出头,带着年轻闪亮的一腔热血,后来,他的血浓稠了,暗黑了。他本来更多的是想为儿子复仇,但此刻,他找到了更宏大的意义,更深邃的价值。他的儿子之所以死,不正是因为这宏大而深邃的价值吗?他坐在一群比他年轻很多的营团军官后排,不为人注意。但现在他的血液和肌肉正和他们一样年轻着。

屋外依旧很冷,但这个房间里的人,血液似乎正被点燃,浑身发热。

蒋光鼐讲完,戴戟接着发言。蒋光鼐的眼光搜索到了后排的孙前将军,特地过来,要拉他上台讲几句。孙亦元一开始推辞了,但后来就上了台,讲了他儿子的故事。

“儿子,你若天上有知,请低头看着我们。我,孙亦元,于心有愧!国恨家仇,集于一身。孙某感谢蒋司令给我再次上战场的机会。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等退职军人必尽守土御侮天职,与倭寇决一死战。愿我儿煌煌在天之灵,护佑众将士所向披靡。”

孙亦元的记忆中,前一百年里,中国军队每一次与外国军队大规模作战的后果,都是国土沦丧和割地赔款。没有赢过哪怕一次,连打个平手都没有,所以日本人便很笃定会打赢他们想打的任何战争。最近的例子,十三万军人,将东北拱手交给了一万多日本军人。

孙亦元谢绝了临时加入指挥部的邀请。加入指挥部自然要安全很多,但很可能就没有了面对面和日本人厮杀的机会。孙亦元现在觉得自己身上的血,和自己儿子一样年轻,那样年轻的血,就要在战场上拼杀,迸发。况且,他毕竟不便在人家面前指手画脚。

这次会后,退职军人义勇军被编入十九路军战斗序列,获得了装备和弹药补充。不过,十九路军装备并不先进,与日军比,水平相差甚远。天气寒冷,但孙亦元看到,士兵们还没有冬季服装,没有冬季服装的原因有些复杂,其中之一也好理解,因为这支南国部队,在原本的驻地不需要配备冬装,这次匆匆北上,就没来得及准备。如果连服装都无法筹集,装备费用就更加难以满足了。

孙亦元拿出一笔钱给了十九路军,希望多少能给他们解决一些服装问题,他又通过关系,给他自己的队伍购置了20把伯格曼冲锋枪。这是他能买到的最大数字了。之前他在退职军人义勇军里得了一个副总指挥兼二团团长的名头。但这种职衔是自封的,他底下的士兵加起来不到两个连。

第二天,报纸上刊登了十九路军《告淞沪民众书》:“本部宣示,宁为玉碎而荣死,不为瓦全而偷生。本部愿与我亲爱之淞沪同胞携手努力,维持必要之治安,作最后有秩序之决斗,绝不使日兵在中国土地及沪淞万国俱瞻之范围,扰及我安居,损及我一草一木。否则,军人殉国本分内事,此物此志,可以昭世界而信神明。”

关桃看了报纸,恨恨地在柜台上拍了一下。他想起了花纱业公会义勇队拒绝他加入那件事,要不然,他说不定也可以去战场上与日本人厮杀一番。他闻着一屋子布料的味道,觉得自己有些窝囊。

晚上回到家,涵芬正做饭。她把前一天没吃完的红烧肉热了一热,现蒸了一盘舟山带鱼,又一个芹菜肉丝,浓俨的脚圈黄豆汤里放了白萝卜和葱花,热腾腾地端上了桌。关桃回来路上买了浦东三黄鸡和酱牛肉,几个菜加在一起,看上去挺丰盛。

天冷,秦时月说要喝点黄酒。涵芬早早拿锡壶隔水烫了绍兴花雕,关桃拿了两个淡青色酒盅,给秦时月斟了酒,恭恭敬敬捧过去,说:“秦伯伯请。”

秦时月笑着说:“小关,这称呼,是不是要改一改。”

关桃愣了一下,红了脸,不知怎样回答。

涵芬忙给关桃解围,说:“爸,这礼拜就去登记了。过了这礼拜,伊就改口。侬再委屈几日,做几日秦伯伯。”

秦时月哈哈笑起来,说:“也就没几日的事情,早几日有啥要紧。来,小关,阿拉爷两个吃一盅。”

“哎,礼者,人道之极也。桃子,下礼拜,要改口哦。”

关桃说:“嗨,我今朝就改了。秦伯伯,啊不,爸,谢谢侬容下落魄的关桃,也谢谢涵芬,在我落难的日子给了我温暖。我不会讲话,此后一生一世,我都会对涵芬好的。”

秦时月说:“涵芬,侬也吃两盅吧。阿拉一家人,一道吃两盅酒。”

关桃又拿了个酒盅来,给涵芬也倒满了,捧过去。涵芬喝了酒,不多时,眼睛星眸含韵,脸上粉彩飞霞。

热热闹闹吃完饭,关桃把锅碗洗了,秦时月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涵芬拿了一本书,缩在另一张沙发里,翻了几页,说:“不好了不好了,喝多了,我脸好烫,书也看不进。”

秦时月说:“不碍,喝口茶。”他翻过报纸,又说:“唉,看起来,上海的这场仗,免不了。”

关桃端了茶给涵芬,说:“是啊,这仗早晚要打。东洋人太欺负人了,派了这么多军舰飞机来,明显要压迫我们签城下之盟。稍有不从,伊就会找借口打起来。我在店里读报纸,就恨我当初没进义勇队。”

“真打起来,啥地方侪需要人。军队要后勤支援,侬可以去做这个的。”秦时月说。

涵芬说:“打起仗来,不晓得要死多少人。我就愿阿拉一家人平平安安的。侬没军队经验,真上前线,凶多吉少,还是在后头做些工作好。”

“不能这么说。日本人就是看透了阿拉啥事体侪忍着,熬着,没人出头反抗,就越来越凶,越来越狂。”

“我不是这意思,我都想自家上战场呢。不过前面后头都需要人的,对吧。”

涵芬的心里,还在想着另外一件事,去登记之后,是两个人就搬到一个房间住呢,还是择日摆了酒席再说,这终究有些不一样,还不好拿出来讨论。按她的心愿,她已经时时想着要睡在关桃宽阔的怀里。她想这一天想了很久了,她觉得关桃也想了很久了。她觉得她是被她那些同学带坏了。这些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同学,凑在一起,便满嘴胡说。她借口喝酒多了进了自己房间,看着娘的照片出神,好像这样就能找出答案来,只是,脸上越来越烫了。
 
最后编辑: 2020-12-18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62.62%
蒋光鼐在桌子上“砰”地砸了一拳头,面前的杯子挑了一下,盖子“哐啷”一下跳到桌子上。他又问:“各位,准备好了没有?”

所有人又齐刷刷站起来,大喊:“准备好了!”声震屋宇。
血与火很快就会燃起了吧。

——拿起你的枪,快快走前方。和这恶虎狼,拼命的战一场。我们受亏已不少,今天和他算总账……冲过去!冲过去!炮弹儿,飞过来,莫回避!我们肝脑涂地也愿意。只要报国仇,出了这口气。——十九路军对日战歌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血与火很快就会燃起了吧。

——拿起你的枪,快快走前方。和这恶虎狼,拼命的战一场。我们受亏已不少,今天和他算总账……冲过去!冲过去!炮弹儿,飞过来,莫回避!我们肝脑涂地也愿意。只要报国仇,出了这口气。——十九路军对日战歌
呵呵,让我看到了我自己的一个错别字。这军歌老接地气的。
 
最大赞力
0.09
当前赞力
62.62%
呵呵,让我看到了我自己的一个错别字。这军歌老接地气的。
哪个错别字?最近上班忙得不行,数据看得眼更花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哪个错别字?最近上班忙得不行,数据看得眼更花了。
蒋光鼐在桌子上“砰”地砸了一拳头,面前的杯子挑了一下。挑,应为跳。我改好了。谢谢。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军歌这首最酷: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况乃国威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矜。一呼同志於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果是慷慨入云。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