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温哥华的雨季是压抑和难熬的。阴沉沉湿漉漉的天空 ,似乎能把人的活气一点点湮灭。

上海也有雨季。谷雨之后,雨水就多起来。春雨贵如油,濡湿干旱的土地,每一滴都被植物吸收,到处是莹莹绿色,宝石般闪耀在阳光下。进入梅雨时节,雨便多到烦人。地气暖了,树叶已长足。春花落尽,梅子黄时雨,搅动一川心事。

下雨便有些冷。我记忆中童年的雨季,便是我坐在门槛上,或蹲在屋檐下,看屋檐淌下的水在屋前的浅水沟里滴出一个个水泡,半圆的,像一个个小世界,一路漂游,次第破碎。新的泡泡又一个个滴出来,漂过去。我不愿回屋里,屋里很黑,很没劲。白天我们不开灯,怕浪费电。我想爸爸和妈妈早一些回来,便会热闹起来。

忘了我那时有没有心事,应该是没有的,小小人,哪有什么心事。只不过觉得下雨天不好出去玩,人也打不起精神。

长大了一些,也还是不喜欢雨天,估计没有人喜欢。念初中时,我要到几公里路外上学,恰巧我父亲就在那附近上班了,我便每天坐着他的脚踏车上学。大风大雨的日子,我躲在他的雨披里,裤腿总是要湿掉的。

上学路上有一座高高的公路桥,另有几座不那么高的桥,父亲迎着风雨踩脚踏车上桥,那种吃力是我好多年后才体会到的。雨灌进雨披,他前面的衣服便也湿了。不过他从来不要我下来推一把。

天气好的日子,我偶尔会跳下车来,跟在父亲车后跑,或推着脚踏车上桥。从高高的桥上望开去,大河东去,黄浦江上的船坞里装着正修理的巨轮,外面刷着黑色和红色的油漆。桥西是连绵不断的田野,金黄色的油菜花,绿色的稻田和纵横的沟渠。那是属于我们父子俩的时光。

那时我坐在脚踏车上想过的,我以后该报答父亲。但我此刻坐在家里,竟想不起此生我曾经如何报答过父亲。
 
最后编辑: 2021-01-07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温哥华的雨季是压抑和难熬的。阴沉沉湿漉漉的天空 ,似乎能把人的活气一点点湮灭。

上海也有雨季。谷雨之后,雨水就多起来。过了春末,从春雨贵如油,进入梅雨时节,雨不贵了,多到烦人。地气早暖了,树叶已长足。春花落尽,梅子黄时雨,搅动一川心事。

下雨便有些冷。我记忆中童年的雨季,便是我坐在门槛上,或蹲在屋檐下,看屋檐淌下的水在屋前的浅水沟里滴出一个个水泡,半圆的,漂一些路,碎了。新的泡泡又一个个滴出来,漂过去。我不愿回屋里,屋里很黑,很没劲。白天我们不开灯,怕浪费电。我想爸爸和妈妈早一些回来,便会热闹起来。

忘了我那时有没有心事,应该是没有的,小小人,哪有什么心事。只不过觉得下雨天不好出去玩,人也打不起精神。

长大了一些,也还是不喜欢雨天,估计没有人喜欢。念初中时,我要到几公里路外上学,恰巧我父亲就在那附近上班了,我便每天坐着他的脚踏车上学。大风大雨的日子,我躲在他的雨披里,裤腿总是要湿掉的。

上学路上有一座高高的公路桥,另有几座不那么高的桥,父亲迎着风雨踩脚踏车上桥,那种吃力是我好多年后才体会到的。雨灌进雨披,他前面的衣服便也湿了。不过他从来不要我下来推一把。

天气好的日子,我偶尔会跳下车来,推着父亲的脚踏车上桥。从高高的桥上望开去,大河东去,黄浦江上的船坞里装着正修理的巨轮,外面刷着黑色和红色的油漆。桥西是连绵不断的田野,金黄色的油菜花,绿色的稻田和纵横的沟渠。那是属于我们父子俩的时光。

那时我坐在脚踏车上想过的,我以后该报答父亲。但我此刻坐在家里,竟想不起此生我曾经如何报答过父亲。
今天是雨加雪,上午有一阵雪挺大的,不过落地基本都化成水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温哥华的雨季是压抑和难熬的。阴沉沉湿漉漉的天空 ,似乎能把人的活气一点点湮灭。

上海也有雨季。谷雨之后,雨水就多起来。过了春末,从春雨贵如油,进入梅雨时节,雨不贵了,多到烦人。地气早暖了,树叶已长足。春花落尽,梅子黄时雨,搅动一川心事。

下雨便有些冷。我记忆中童年的雨季,便是我坐在门槛上,或蹲在屋檐下,看屋檐淌下的水在屋前的浅水沟里滴出一个个水泡,半圆的,漂一些路,碎了。新的泡泡又一个个滴出来,漂过去。我不愿回屋里,屋里很黑,很没劲。白天我们不开灯,怕浪费电。我想爸爸和妈妈早一些回来,便会热闹起来。

忘了我那时有没有心事,应该是没有的,小小人,哪有什么心事。只不过觉得下雨天不好出去玩,人也打不起精神。

长大了一些,也还是不喜欢雨天,估计没有人喜欢。念初中时,我要到几公里路外上学,恰巧我父亲就在那附近上班了,我便每天坐着他的脚踏车上学。大风大雨的日子,我躲在他的雨披里,裤腿总是要湿掉的。

上学路上有一座高高的公路桥,另有几座不那么高的桥,父亲迎着风雨踩脚踏车上桥,那种吃力是我好多年后才体会到的。雨灌进雨披,他前面的衣服便也湿了。不过他从来不要我下来推一把。

天气好的日子,我偶尔会跳下车来,推着父亲的脚踏车上桥。从高高的桥上望开去,大河东去,黄浦江上的船坞里装着正修理的巨轮,外面刷着黑色和红色的油漆。桥西是连绵不断的田野,金黄色的油菜花,绿色的稻田和纵横的沟渠。那是属于我们父子俩的时光。

那时我坐在脚踏车上想过的,我以后该报答父亲。但我此刻坐在家里,竟想不起此生我曾经如何报答过父亲。
看哭了。雨天真的很难过,尤其这样一个社交隔离的圣诞假期,想起自己故国的父母,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和他们团聚~ 看了看天气预报,接下来三个晴天,可以出去买些好吃的,晒晒太阳🌞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100.00%
温哥华的雨季是压抑和难熬的。阴沉沉湿漉漉的天空 ,似乎能把人的活气一点点湮灭。

上海也有雨季。谷雨之后,雨水就多起来。过了春末,从春雨贵如油,进入梅雨时节,雨不贵了,多到烦人。地气早暖了,树叶已长足。春花落尽,梅子黄时雨,搅动一川心事。

下雨便有些冷。我记忆中童年的雨季,便是我坐在门槛上,或蹲在屋檐下,看屋檐淌下的水在屋前的浅水沟里滴出一个个水泡,半圆的,漂一些路,碎了。新的泡泡又一个个滴出来,漂过去。我不愿回屋里,屋里很黑,很没劲。白天我们不开灯,怕浪费电。我想爸爸和妈妈早一些回来,便会热闹起来。

忘了我那时有没有心事,应该是没有的,小小人,哪有什么心事。只不过觉得下雨天不好出去玩,人也打不起精神。

长大了一些,也还是不喜欢雨天,估计没有人喜欢。念初中时,我要到几公里路外上学,恰巧我父亲就在那附近上班了,我便每天坐着他的脚踏车上学。大风大雨的日子,我躲在他的雨披里,裤腿总是要湿掉的。

上学路上有一座高高的公路桥,另有几座不那么高的桥,父亲迎着风雨踩脚踏车上桥,那种吃力是我好多年后才体会到的。雨灌进雨披,他前面的衣服便也湿了。不过他从来不要我下来推一把。

天气好的日子,我偶尔会跳下车来,跟在父亲车后跑,或推着脚踏车上桥。从高高的桥上望开去,大河东去,黄浦江上的船坞里装着正修理的巨轮,外面刷着黑色和红色的油漆。桥西是连绵不断的田野,金黄色的油菜花,绿色的稻田和纵横的沟渠。那是属于我们父子俩的时光。

那时我坐在脚踏车上想过的,我以后该报答父亲。但我此刻坐在家里,竟想不起此生我曾经如何报答过父亲。
叙事寄情的手法,可以入选中学读本 (y) 脑补一个俊俏的少年背着大书包推着父亲沉重的自行车上桥,父子俩都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幸福模样。。。

说到屋前那一道浅浅的沟渠,我也瞬间忆起,用穿着凉鞋的小脚丫,丈量那道沟渠的宽度,曾是我的童年乐事一桩。如果不是看到这段文字,我想这段回忆怕是永远尘封在记忆里,不会浮出水面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叙事寄情的手法,可以入选中学读本 (y) 脑补一个俊俏的少年背着大书包推着父亲沉重的自行车上桥,父子俩都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幸福模样。。。

说到屋前那一道浅浅的沟渠,我也瞬间忆起,用穿着凉鞋的小脚丫,丈量那道沟渠的宽度,曾是我的童年乐事一桩。如果不是看到这段文字,我想这段回忆怕是永远尘封在记忆里,不会浮出水面了~
轩轩过奖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蒙城下雪时也阴沉沉
连续下雪也是很让人郁闷的。维多利亚在sunlight方面不错,AB省最强。
 

bbjj

无官一身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2.36%
我生长在广东,经常下瓢泼大雨的地方,上学无论雨衣雨伞都用上也是湿透身的,幸好不冷,我记得那雨衣还是父母自己去买塑料薄膜做的,省钱,商店卖的是买不起的。不喜欢狂风暴雨,但其他雨会让在家的我倍感幸福,因为不需要被雨淋啊。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听好几个朋友说连续下雨或下雪有点郁闷,对我都无所谓,就是出门遛弯儿不方便,另外天黑的太早,或者干脆不分黑天白天了。
连续下雪也是很让人郁闷的。维多利亚在sunlight方面不错,AB省最强。

我搬来BC之前稍稍注意了一下QC和BC两地日照的情况,为自己搬家找借口,发现QC下雪天多,日照应该好不了多少。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生长在广东,经常下瓢泼大雨的地方,上学无论雨衣雨伞都用上也是湿透身的,幸好不冷,我记得那雨衣还是父母自己去买塑料薄膜做的,省钱,商店卖的是买不起的。不喜欢狂风暴雨,但其他雨会让在家的我倍感幸福,因为不需要被雨淋啊。
我们那里大风大雨夏季比较多。梅雨季节的牛毛细雨也难躲,风一吹,从各个方向往身上飘,好让人恼。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