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玲珑塔 三十九章 (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4、

涵芬穿着黑呢大衣出门,头上戴着猩红色的绒线帽,脖子围了同色的围巾。她走过关桃正在忙的街角,走去前面不远处的街心花园。那里近来总有集会。九一八后涵芬参加过好几次游行。她心中的愤恨,有一晚在笔端倾斜出来,写成了诗,署了铁夫的笔名,第二日交给了一个大学同学。此时她远远看见一大群年青人在集会,手里高举着横幅:“抗击侵略,收复河山!”她那大学同学正站得高高地,在街心花园做慷慨激昂的讲演。等同学下来,她过去打招呼,同学便拉着她,把她介绍给李柔然。

“李先生,这便是铁夫,那首诗是她写的。”

“这么漂亮的女孩啊!铁夫,总让人误解是英武的大汉。”

三个人都笑起来。

“那,接下来让诗人本人朗诵,好不好?”

秦涵芬说:“不要了吧。我不好意思这么多人面前朗诵的。王云鹤,还是你朗诵吧。”王云鹤就是她的同学。

王云鹤便又跳上街心花园的椅子,大声说:“现在,我介绍一下诗人铁夫,她的诗作《我亲爱的国土》,相信你们都读到过。来来,涵芬,过来!”

秦涵芬有些腼腆地站到了椅子旁边。人们看着个子小小的涵芬,说:“铁夫是女孩子呀!”

“现在我起头,我来朗诵,大家一起跟上,好不好?”

浑厚的声音从王云鹤身体里发出来,得到了所有人的共鸣。

醒来吧 我的国家
奋起吧 我的中华
举起你的刀剑
点燃我的热血
把强盗赶出家园!

二十八日下午六点是最后通牒时间。如果中国政府不接受日方要求,盐泽将军便会下令部队采取行动,此一立场通过日本领事馆田中武官照会了各国驻沪领事馆。

下午六点之前,上海市长代表中国政府接受了日方要求,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似乎已经化解。但日本到晚上十一点提出了新的要求,要驻守在闸北的十九路军退出去。半个小时不到,黄浦江里的日军舰炮便发射了第一颗炮弹。

刹那间,密集的枪声划破夜空,成片房子被炮火击中,燃起大火,照亮天空。所有人彻夜未眠。

日本侨民被动员起来支援日本军队的作战行动。平常穿着平民服装的在乡军人会和自警团成员此时都穿上了制服,手拿武器进入战时状态。在乡军人会成员被直接编入战斗序列,加入与中国军队的作战,自警团在各个区域搜捕反日的中国人。普通平民也都忙于提供后勤支援,或加入到护理伤员的工作当中。日本侨民社会成为一架性能精良的战争机器,配合军队从天空、水域、陆地向中国军队进攻,摧毁街区、工厂以及其他市政设施。

枪炮声响起的时候,秦家人都被惊醒了。一会儿,北面火光冲天。秦时月担忧地讲:“这离图书馆不远。”

“啊,会不会打到图书馆?” 秦涵芬问。

“不晓得啊,那么多古书…… 唉,东洋人要把中国灭了才罢休。”

关桃讲:“租界里暂时应该安全的。明朝大概又要有难民涌进来了。”

“对,爸爸,侬这几天不要出去了,呆屋里,阿拉出去帮帮忙。”

枪炮声响了一夜,听声音,战事规模很大。一定有无数人已经失去生命,也有无数人正急等着救助。

早上,上海发生战争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全世界。上海各义勇军团体纷纷加入到战争中去,没有武器的也投入到战地救护等后勤工作中去。街上出现了更多募捐的人,免费供应饭食的摊点陆续出现。

不好的消息还是传来了,商务印书馆工厂在飞机大炮下被摧毁了,对面的东方图书馆岌岌可危。秦涵芬又一次来到了街心花园。她不再腼腆,踏上椅子,放高了声音做演讲。

“同胞们,今天,我们的城市被日本侵略者狂轰滥炸,烈火熊熊,残尸遍地,工厂被毁,家园无存,无数人沦为难民。今天,我工作的商务印书馆已被侵略者的炸弹夷为平地,他们的目的,是想吓倒我们,想让我们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民族。但是,这座城市,成了全中国第一个奋起抗击日本侵略的城市!我们已经用行动告诉全世界,日本侵略者面对的,将是一座不屈的城市,一群无惧的人民,是一个苏醒的民族,最终失败的,必定是侵略者!”

关桃最后一次见到涵芬,是在他工作的地方。他把一车捐赠物资整理好,装上车,卡车司机临时有事情离开了,关桃正准备开车去前线送物资。涵芬来了,涵芬讲,商务印书馆附近目前没有轰炸了,但图书馆还站立在那里。她和同事联络了一下,组织了一个图书馆抢救队,要赶紧去保护图书馆,抢救出一部分最珍贵的图书来。

关桃连忙讲:“涵芬,那里是战场,倷赤手空拳,不好去。侬晓得战场啥样子吗,侬女孩子,更不能去。”

“桃子,我一定要去的!”涵芬一反常态,话里居然透出坚定和不容置疑,让关桃一愣。涵芬缓和了口气,讲:“桃子,侬晓得的,那里有几十万古籍珍本,记录了民族的血脉根系,独一无二的,是无价之宝,一旦失去,就再也无处可寻了。这些古籍是我的同仁们历尽千辛万苦,耗费巨资一点点搜罗来的,侬是晓得的。”

“我晓得啊。但是,那里现在是前线,随时有危险。”

“侬放心,阿拉会老小心的。”

关桃讲:“我没办法放心的。太危险了。”

“上战场打仗,我没那个能力,但若不能保住那些书,我心里便过不去。再说,那是个图书馆,不是合法的战争目标。要不然,商务印书馆已炸成废墟了,为啥独独留下了图书馆大楼?”

“东洋人丧心病狂,啥侪做得出来的。侬想想,伊拉炸毁了多少平民房子,炸死了多少平民?同强盗讲合法不合法,亲爱的,讲得通吗?”关桃有些烦躁,越讲越担心,他想了想,在原地转了几个圈,道:“我还是跟侬一道去。”

涵芬嗔怪道:“笃笃转团团转,越讲声音越响,转得我头晕,听得我头疼啦!”

这时,那边物资车上有人喊:“关先生,要出发啦。”

涵芬讲:“侬快去忙侬的事体,前方等着物资呢。我这里,已经不少人了,侬去也帮不上忙。东洋人疯了,阿拉更加应该快点去抢救。放心放心。”

关桃很为难,涵芬的话也有道理,这些物资也很重要,是送给正和日本人做殊死搏斗的将士的,也不能耽搁。但他太担心涵芬了,他们这样闯入没有己方军队保护的区域真是太危险了。

“侬跟爸爸讲过了吗?”关桃问,心里怀着一点期望,期望秦时月会对她的想法施加某种影响,做更加谨慎的决定。

“不跟伊讲了,白白让伊担心。老先生太罗嗦,侬现在也罗嗦。古书就是伊性命,晓得吧?人家在等我呢,走了。”涵芬抱了抱关桃,抱得很紧,在他耳边讲:“开车子小心啊。过两天阿拉要去登记的。”关桃闻着她身上的味道,便想亲她,但那么多人,没好意思。她的大眼睛看着关桃的眼睛,读出了他的想法,想笑出来,忍住了,很快很快地贴上关桃的嘴唇,亲了一下,就走了。她穿着黑色呢大衣,围着绛色围巾,戴着绒线帽,绒线帽把耳朵遮住了,走了。涵芬一走,空气里便只有每家捐赠来的衣物散发的樟脑丸味道了。

关桃上了卡车,开向前线去了。

涵芬和一群同事也登上了一部卡车,另外一部空车跟着。卡车刚要开走的时候,金玉良气喘吁吁赶了过来,攀着车框要爬上汽车。金玉良平常是个讲话轻声细气的人,给人感觉是胆小怕事的。卡车上的人讲,他们这是去图书馆,那里还很危险,让他不要去了。

“涵芬女孩子能够去,啥道理我不可以?看不起我?”金玉良明显生气了,竟然大吼大叫起来,全然不像平常的那个金玉良。

大家都知道他喜欢涵芬,关桃状况不大好的时候,他还恢复了对涵芬的追求。无奈,大家只好看着涵芬,让涵芬来做决定。涵芬讲:“玉良,那里真的很危险,倷爷没了,娘眼睛不好,弟弟妹妹介小,侬要是有个好坏,屋里哪能办?”

“秦先生,不也是只有侬一个女儿吗?”

涵芬眼睛湿润了,默不作声。金玉良爬上了卡车,手扶着车框,站在了涵芬的身边。路上,难民们裹着厚重的冬装,用各自不同的办法携带着自认为最贵重的东西,拖家带口往南边走。卡车逆着无数难民前行的方向向北驶去,空气里充斥着烟焦气,寒风凛冽,吹拂着涵芬的刘海。

关桃送完物资回来,秀珍来给关桃送饭,关桃提了一句,涵芬和同事一道去闸北了。秀珍问:“涵芬妹妹去闸北做啥?”

“抢救古书去了。”

“哎呀,桃子哥,侬哪能不拦伊,那能保得住吗?那里都已经炸没了,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房子,军队都保不住,伊拉哪能保得住?那是保不住的呀!倷读书,是不是读得一个比一个戆了呀?”

“我劝过的,拦不住呀。我正好要出车,不然我就跟伊一道去了。”关桃心里升起强烈的担忧和害怕,心好像被一只手揪住了,喘不过气来。

“侬快去,快去,快去寻伊回来!快呀!”秀珍的声音带了哭腔。

是啊,怎么可能保得住!关桃猛醒似地奔向卡车,要去把他的涵芬找回来。

后来,每每想起涵芬离去的背影,关桃想,那就是“虽千万人吾往矣”吧,这个有些瘦弱的毅然决然的背影总折磨着关桃,让他痛彻心扉!

宝山路附近的枪炮声连绵不绝,火车站打得象人间地狱,古老板的鸿安纱厂已在炮火中成为废墟。日本飞机没能够炸掉东方图书馆,所有飞机被调去对付本以为不堪一击的中国军人了。加藤清男接到指令去完成这件任务。让加藤来完成这件事再合适不过了。加藤清男所带的是一群平民,万一有一天人们提出对于毁坏图书馆的质疑,无论来自国内国外,官方都不用负责。

加藤清男带着他的人赶到孤独耸立的东方图书馆时,发现有人守卫着,加藤命令开枪,指挥手下向护卫队进攻。那时候,涵芬正和其他人在楼上紧张地打包,准备把最珍贵的一部分典籍先抢运出去。

日本人把护卫队逼进了图书馆。图书馆大门被关上了。加藤的手下问:“门主,支那人退进去了,怎么办?”

“笨蛋,那就让他们和图书馆一起消失!”

他们打碎了玻璃窗,将汽油浇泼在大楼四周,把硫磺和汽油桶扔进去,随后,整栋大楼淹没在火海中。

冲天烈火熊熊燃烧,竟夜不熄。北风将书籍灰烬吹到很远很远,吹进了市中心,在天空里飞舞着,久久不落下,好像留恋,好像不舍,好像呜咽的哭泣划过长空。那一晚从远处眺望东方图书馆的人们,看到烈焰中有凤凰腾空,其形瑰丽,煌煌于天;其声锵锵,绕城而翔。
 
最后编辑: 2021-02-13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是的。
我看了前面一点,加藤清男是在上海长大后回日本读书的,感觉他最终是个悲剧人物。
小时候用的第一本新华字典就是商务印书馆出的,记得还是民国版的。我外婆十八岁去四川上大学之前住在上海,到后来我们家都留了好些她以前用的东西,旗袍、胭脂盒、口红、手炉,还有不少旧照片,我还在她枕头下翻到过几根小金条。再后来2004年搬过一次家,这些东西就不知道被我们弄哪里去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我看了前面一点,加藤清男是在上海长大后回日本读书的,感觉他最终是个悲剧人物。
小时候用的第一本新华字典就是商务印书馆出的,记得还是民国版的。我外婆十八岁去四川上大学之前住在上海,到后来我们家都留了好些她以前用的东西,旗袍、胭脂盒、口红、手炉,还有不少旧照片,我还在她枕头下翻到过几根小金条。再后来2004年搬过一次家,这些东西就不知道被我们弄哪里去了。
每次搬家都会看着一些旧物发愁,扔还是不扔。过了几年,想起那些被扔了的东西,又会懊悔。那些东西伴着你外婆,给了她很多温馨的回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每次搬家都会看着一些旧物发愁,扔还是不扔。过了几年,想起那些被扔了的东西,又会懊悔。那些东西伴着你外婆,给了她很多温馨的回忆。
现在我就挺后悔的,那时候不懂,好多东西该留着的。还有我外婆写的工作报告,她是业界标兵,总在系统里做经验交流,也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了。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100.00%
4、

涵芬穿着黑呢大衣出门,头上戴着猩红色的绒线帽,脖子围了同色的围巾。她走过关桃正在忙的街角,走去前面不远处的街心花园。那里近来总有集会。九一八后涵芬参加过好几次游行。她心中的愤恨,有一晚在笔端倾斜出来,写成了诗,署了铁夫的笔名,第二日交给了一个大学同学。此时她远远看见一大群年青人在集会,手里高举着横幅:“抗击侵略,收复河山!”她那大学同学正站得高高地,在街心花园做慷慨激昂的讲演。等同学下来,她过去打招呼,同学便拉着她,把她介绍给李柔然。

“李先生,这便是铁夫,那首诗是她写的。”

“这么漂亮的女孩啊!铁夫,总让人误解是英武的大汉。”

三个人都笑起来。

“那,接下来让诗人本人朗诵,好不好?”

秦涵芬说:“不要了吧。我不好意思这么多人面前朗诵的。王云鹤,还是你朗诵吧。”王云鹤就是她的同学。

王云鹤便又跳上街心花园的椅子,大声说:“现在,我介绍一下诗人铁夫,她的诗作《我亲爱的国土》,相信你们都读到过。来来,涵芬,过来!”

秦涵芬有些腼腆地站到了椅子旁边。人们看着个子小小的涵芬,说:“铁夫是女孩子呀!”

“现在我起头,我来朗诵,大家一起跟上,好不好?”

浑厚的声音从王云鹤身体里发出来,得到了所有人的共鸣。

醒来吧 我的国家
奋起吧 我的中华
举起你的刀剑
点燃我的热血
把强盗赶出家园!

二十八日下午六点是最后通牒时间。如果中国政府不接受日方要求,盐泽将军便会下令部队采取行动,此一立场通过日本领事馆田中武官照会了各国驻沪领事馆。

下午六点之前,上海市长代表中国政府接受了日方要求,一场迫在眉睫的危机似乎已经化解。但日本到晚上十一点提出了新的要求,要驻守在闸北的十九路军退出去。半个小时不到,黄浦江里的日军舰炮便发射了第一颗炮弹。

刹那间,密集的枪声划破夜空,成片房子被炮火击中,燃起大火,照亮天空。所有人彻夜未眠。

日本侨民被动员起来支援日本军队的作战行动。平常穿着平民服装的在乡军人会和自警团成员此时都穿上了制服,手拿武器进入战时状态。在乡军人会成员被直接编入战斗序列,加入与中国军队的作战,自警团在各个区域搜捕反日的中国人。普通平民也都忙于提供后勤支援,或加入到护理伤员的工作当中。日本侨民社会成为一架性能精良的战争机器,配合军队从天空、水域、陆地向中国军队进攻,摧毁街区、工厂以及其他市政设施。

枪炮声响起的时候,秦家人都被惊醒了。一会儿,北面火光冲天。秦时月担忧地讲:“这离图书馆不远。”

“啊,会不会打到图书馆?” 秦涵芬问。

“不晓得啊,那么多古书…… 唉,东洋人要把中国灭了才罢休。”

关桃讲:“租界里暂时应该安全的。明朝大概又要有难民涌进来了。”

“对,爸爸,侬这几天不要出去了,呆屋里,阿拉出去帮帮忙。”

枪炮声响了一夜,听声音,战事规模很大。一定有无数人已经失去生命,也有无数人正急等着救助。

早上,上海发生战争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全世界。上海各义勇军团体纷纷加入到战争中去,没有武器的也投入到战地救护等后勤工作中去。街上出现了更多募捐的人,免费供应饭食的摊点陆续出现。

不好的消息还是传来了,商务印书馆工厂在飞机大炮下被摧毁了,对面的东方图书馆岌岌可危。秦涵芬又一次来到了街心花园。她不再腼腆,踏上椅子,放高了声音做演讲。

“同胞们,今天,我们的城市被日本侵略者狂轰滥炸,烈火熊熊,残尸遍地,工厂被毁,家园无存,无数人沦为难民。今天,我工作的商务印书馆已被侵略者的炸弹夷为平地,他们的目的,是想吓倒我们,想让我们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民族。但是,这座城市,成了全中国第一个奋起抗击日本侵略的城市!我们已经用行动告诉全世界,日本侵略者面对的,将是一座不屈的城市,一群无惧的人民,是一个苏醒的民族,最终失败的,必定是侵略者!”

关桃最后一次见到涵芬,是在他工作的地方。他把一车捐赠物资整理好,装上车,卡车司机临时有事情离开了,关桃正准备开车去前线送物资。涵芬来了,涵芬讲,商务印书馆附近目前没有轰炸了,但图书馆还站立在那里。她和同事联络了一下,组织了一个图书馆抢救队,要赶紧去保护图书馆,抢救出一部分最珍贵的图书来。

关桃连忙讲:“涵芬,那里是战场,倷赤手空拳,不好去。侬晓得战场啥样子吗,侬女孩子,更不能去。”

“桃子,我一定要去的!”涵芬一反常态,话里居然透出坚定和不容置疑,让关桃一愣。涵芬缓和了口气,讲:“桃子,侬晓得的,那里有几十万古籍珍本,记录了民族的血脉根系,独一无二的,是无价之宝,一旦失去,就再也无处可寻了。这些古籍是我的同仁们历尽千辛万苦,耗费巨资一点点搜罗来的,侬是晓得的。”

“我晓得啊。但是,那里现在是前线,随时有危险。”

“侬放心,阿拉会老小心的。”

关桃讲:“我没办法放心的。太危险了。”

“上战场打仗,我没那个能力,但若不能保住那些书,我心里便过不去。再说,那是个图书馆,不是合法的战争目标。要不然,商务印书馆已炸成废墟了,为啥独独留下了图书馆大楼?”

“东洋人丧心病狂,啥侪做得出来的。侬想想,伊拉炸毁了多少平民房子,炸死了多少平民?同强盗讲合法不合法,亲爱的,讲得通吗?”关桃有些烦躁,越讲越担心,他想了想,在原地转了几个圈,道:“我还是跟侬一道去。”

涵芬嗔怪道:“笃笃转团团转,越讲声音越响,转得我头晕,听得我头疼啦!”

这时,那边物资车上有人喊:“关先生,要出发啦。”

涵芬讲:“侬快去忙侬的事体,前方等着物资呢。我这里,已经不少人了,侬去也帮不上忙。东洋人疯了,阿拉更加应该快点去抢救。放心放心。”

关桃很为难,涵芬的话也有道理,这些物资也很重要,是送给正和日本人做殊死搏斗的将士的,也不能耽搁。但他太担心涵芬了,他们这样闯入没有己方军队保护的区域真是太危险了。

“侬跟爸爸讲过了吗?”关桃问,心里怀着一点期望,期望秦时月会对她的想法施加某种影响,做更加谨慎的决定。

“不跟伊讲了,白白让伊担心。老先生太罗嗦,侬现在也罗嗦。古书就是伊性命,晓得吧?人家在等我呢,走了。”涵芬抱了抱关桃,抱得很紧,在他耳边讲:“开车子小心啊。过两天阿拉要去登记的。”关桃闻着她身上的味道,便想亲她,但那么多人,没好意思。她的大眼睛看着关桃的眼睛,读出了他的想法,想笑出来,忍住了,很快很快地贴上关桃的嘴唇,亲了一下,就走了。她穿着黑色呢大衣,围着绛色围巾,戴着绒线帽,绒线帽把耳朵遮住了,走了。涵芬一走,空气里便只有每家捐赠来的衣物散发的樟脑丸味道了。

关桃上了卡车,开向前线去了。

涵芬和一群同事也登上了一部卡车,另外一部空车跟着。卡车刚要开走的时候,金玉良气喘吁吁赶了过来,攀着车框要爬上汽车。金玉良平常是个讲话轻声细气的人,给人感觉是胆小怕事的。卡车上的人讲,他们这是去图书馆,那里还很危险,让他不要去了。

“涵芬女孩子能够去,啥道理我不可以?看不起我?”金玉良明显生气了,竟然大吼大叫起来,全然不像平常的那个金玉良。

大家都知道他喜欢涵芬,关桃状况不大好的时候,他还恢复了对涵芬的追求。无奈,大家只好看着涵芬,让涵芬来做决定。涵芬讲:“玉良,那里真的很危险,倷爷没了,娘眼睛不好,弟弟妹妹介小,侬要是有个好坏,屋里哪能办?”

“秦先生,不也是只有侬一个女儿吗?”

涵芬眼睛湿润了,默不作声。金玉良爬上了卡车,手扶着车框,站在了涵芬的身边。路上,难民们裹着厚重的冬装,用各自不同的办法携带着自认为最贵重的东西,拖家带口往南边走。卡车逆着无数难民前行的方向向北驶去,空气里充斥着烟焦气,寒风凛冽,吹拂着涵芬的刘海。

关桃送完物资回来,秀珍来给关桃送饭,关桃提了一句,涵芬和同事一道去闸北了。秀珍问:“涵芬妹妹去闸北做啥?”

“抢救古书去了。”

“哎呀,桃子哥,侬哪能不拦伊,那能保得住吗?那里都已经炸没了,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房子,军队都保不住,伊拉哪能保得住?那是保不住的呀!倷读书,是不是读得一个比一个戆了呀?”

“我劝过的,拦不住呀。我正好要出车,不然我就跟伊一道去了。”关桃心里升起强烈的担忧和害怕,心好像被一只手揪住了,喘不过气来。

“侬快去,快去,快去寻伊回来!快呀!”秀珍的声音带了哭腔。

是啊,怎么可能保得住!关桃猛醒似地奔向卡车,要去把他的涵芬找回来。

后来,每每想起涵芬离去的背影,关桃想,那就是“虽千万人吾往矣”吧,这个有些瘦弱的毅然决然的背影总折磨着关桃,让他痛彻心扉!

宝山路附近的枪炮声连绵不绝,火车站打得象人间地狱,古老板的鸿安纱厂已在炮火中成为废墟。日本飞机没能够炸掉东方图书馆,所有飞机被调去对付本以为不堪一击的中国军人了。加藤清男接到指令去完成这件任务。让加藤来完成这件事再合适不过了。加藤清男所带的是一群平民,万一有一天人们提出对于毁坏图书馆的质疑,无论来自国内国外,官方都不用负责。

加藤清男带着他的人赶到孤独耸立的东方图书馆时,发现有人守卫着,加藤命令开枪,指挥手下向护卫队进攻。那时候,涵芬正和其他人在楼上紧张地打包,准备把最珍贵的一部分典籍先抢运出去。

日本人把护卫队逼进了图书馆。图书馆大门被关上了。加藤的手下问:“门主,支那人退进去了,怎么办?”

“笨蛋,那就让他们和图书馆一起消失!”

他们打碎了玻璃窗,将汽油浇泼在大楼四周,把硫磺和汽油桶扔进去,随后,整栋大楼淹没在火海中。

冲天烈火熊熊燃烧,竟夜不熄。北风将书籍灰烬吹到很远很远,吹进了市中心,在天空里飞舞着,久久不落下,好像留恋,好像不舍,好像呜咽的哭泣划过长空。那一晚从远处眺望东方图书馆的人们,看到烈焰中有凤凰腾空,其形瑰丽,煌煌于天;其声锵锵,绕城而翔。
涵芬终于舍身取义,为国家民族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也作别了全身心爱着的人:cry: 🌹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