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沟----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随想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有一首歌,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很火,歌里提到的几个地方,有些我去过,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段往事。

那年我去新疆,先去了巴音布鲁克。那里和静县的才仁与我在喀纳斯偶然相识,便邀我去玩几天。和静都是蒙古族人,热情,羊头大酒。我受了鼓舞,喝了一通,似乎也开阔起来。才仁有一台丰田霸道,八缸越野车。我借机开着疯了一把。我特么开来开去都是六缸的。草原嘛,天高我为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我在草原上玩了几天,看了长天落日下九曲十八弯的河流在草原上惊艳流淌,天鹅掠过云霞,群马奔驰峡谷,没羞臊地赤身裸体在野温泉里泡一遍,回了乌鲁木齐,呆了几天,又去伊犁看朋友。

那时伊宁机场正大修,如果坐飞机要降落那拉提机场然后再去伊宁。那拉提草原我听说过。在新疆说隔壁,可能就是两百公里。朋友说我可以拼车,走果子沟去伊宁。

忘了是哪里上的车了。是一辆有些年头的别克,四个人拼车,每人100元。前座上早就有人了,我是第三个到的,自然就占了后排靠车门的一个座。司机又等了一会儿,等来了第四个乘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戴一顶米色草帽。我一看是个女的,想想她坐在两个男的中间,终归有点尴尬,就让了一下,自觉地往中间靠,把靠门位置让给了她。

我开过别克车,后座比较宽,如果不是太胖的人,坐三个没啥问题,但中间的大梁却很碍事,坐八九个小时肯定不舒服。

那段路还没开通高速,312国道,路况不算很好,车却开得飞快。看别人开车总是不放心,我一路上有些紧张,一会儿右手扶着前座靠背,一会儿换左手。那女孩偶尔问我几句话,我答了,逐渐熟络起来,也就不那么紧张了。所说无非是哪里人,来新疆做什么,等等。好像还说到过312国道起点在上海,终点在伊犁。五六千公里一条路,我现在差不多到终点了,便有些小兴奋。

她住在伊犁,不算太漂亮,但不难看。身材匀称,薄施粉黛,收拾得干干净净。我必须承认,如果很难看,我可能不大会搭理她。我那时还不像现在一样老得不能看,自然喜欢好看点的人。

我好多年没坐这么长途的车了,路上有个年轻女孩说说话,很不错。但我不能太过热情。旁若无人聊天,车里其他几位恐会不舒服。所以我比较端着,尽量装得绅士,也注意不去碰到她。她大概注意到了,说,你靠着靠背吧,那么坐一天,不得累死?

我想想也是。坐车难免磕碰,人家女孩不嫌你,你就不要矫情了。于是往后踏实靠,舒服很多。

车开了三四个钟头,到赛里木湖旁的一家饭店停下,休息,解手,吃饭。是五月或六月初,我们都坐在外面吃饭。我好像要了牛肉面,女孩微笑着在我对面坐下,等她的饭。我要的面条先来了,唏里呼噜一顿吃,快快吃完了,拿起照相机去拍赛里木湖。我第一次到赛里木湖,充满好奇,只可惜没有做过功课,对这个湖一无所知。

湖里还晃动着冰块,极目望去,湖水湛蓝,远山迷蒙。冷杉林一片片耸立在山坡上,没有人家,也不见牛羊。新疆就是这样,天旷地远,让人遐思悠悠,灵魂随时掉入远古无边无际的静寂。我回头看,女孩还在慢条斯理吃饭,全然没有我这种人的少见多怪。

车继续上路的时候,我发现后座上只剩下了我和女孩两个人。另外那个人也许到了,也许换坐另外的车,不见了。我松一口气,这下舒服了,中间这位置真不舒服。

(未完待续,让我听着歌回忆回忆)
 
最后编辑: 2020-12-24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45.71%
现在有一首歌,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很红,歌里提到的几个地方,有些我去过,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段往事。

那年我去新疆,先去了巴音布鲁克。那里和静县的才仁县长与我在喀纳斯偶然相识,便邀我去玩几天。和静都是蒙古族人。新疆的县长似乎都配丰田霸道,八缸越野车。他让人载我在草原上玩了几天,看了长天落日下九曲十八弯的河流在草原上惊艳流淌,天鹅掠过云霞,群马奔驰峡谷,没羞臊地赤身裸体在温泉里泡一遍,我回了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呆了几天,又去伊犁看朋友。

那时伊宁机场正大修,如果坐飞机要降落那拉提机场然后再去伊宁。朋友说我可以拼车,走果子沟去伊犁。

忘了是哪里上的车了。是一辆有些年头的别克,四个人拼车,每人100元。前座上早就有人了,我是第三个到的,自然就占了后排靠车门的一个座。司机又等了一会儿,等来了第四个乘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戴一顶米色草帽。我一看是个女的,想想她坐在两个男的中间,终归有点尴尬,就让了一下,自觉地往中间靠,把靠门位置让给了她。

我开过别克车,后座比较宽,如果不是太胖的人,坐三个没啥问题,但中间的大梁却很碍事,坐八九个小时肯定不舒服。

那段路还没开通高速,312国道,路况不算很好,车却开得飞快。看别人开车总是不放心,我一路上有些紧张,一会儿右手扶着前座靠背,一会儿换左手。那女孩偶尔问我几句话,我答了,逐渐熟络起来,也就不那么紧张了。所说无非是哪里人,来新疆做什么,等等。好像还说到过312国道起点在上海,终点在伊犁。五六千公里一条路,我现在差不多到终点了,便有些小兴奋。

她住在伊犁,不算太漂亮,但不难看。身材匀称,薄施粉黛,收拾得干干净净。我必须承认,如果很难看,我可能不大会搭理她。我那时还不像现在一样老得不能看,自然喜欢好看点的人。

我好多年没坐这么长途的车了,路上有个年轻女孩说说话,很不错。但我不能太过热情。旁若无人聊天,车里其他几位恐会不舒服。所以我比较端着,尽量装得绅士,也注意不去碰到她。她大概注意到了,说,你靠着靠背吧,那么坐一天,不得累死?

我想想也是。坐车难免磕碰,人家女孩不嫌你,你就不要矫情了。于是往后踏实靠,舒服很多。

车开了三四个钟头,到赛里木湖旁的一家饭店停下,休息,解手,吃饭。是五月或六月初,我们都坐在外面吃饭。我好像要了牛肉面,女孩微笑着在我对面坐下,等她的饭。我要的面条先来了,唏里呼噜一顿吃,快快吃完了,拿起照相机去拍赛里木湖。我第一次到赛里木湖,充满好奇,只可惜没有做过功课,对这个湖一无所知。

湖里还晃动着冰块,极目望去,湖水湛蓝,远山迷蒙。冷杉林一片片耸立在山坡上,没有人家,也不见牛羊。新疆就是这样,天旷地远,让人遐思悠悠,灵魂随时掉入远古无边无际的静寂。我回头看,女孩还在慢条斯理吃饭,全然没有我这种人的少见多怪。

车继续上路的时候,我发现后座上只剩下了我和女孩两个人。另外那个人也许到了,也许换坐另外的车,不见了。我松一口气,这下舒服了,中间这位置真不舒服。

文笔很棒
宛如潺潺流水
逸静优美
娓娓道来 给人一种放松的享受
标点和短句的使用非常老道自如
谢谢
请继续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文笔很棒
宛如潺潺流水
逸静优美
娓娓道来 给人一种放松的享受
标点和短句的使用非常老道自如
谢谢
请继续
哈哈,谢谢宇兄鼓励。
 
最大赞力
0.19
当前赞力
100.00%
现在有一首歌,可可托海的牧羊人,很红,歌里提到的几个地方,有些我去过,让我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段往事。

那年我去新疆,先去了巴音布鲁克。那里和静县的才仁县长与我在喀纳斯偶然相识,便邀我去玩几天。和静都是蒙古族人。新疆的县长似乎都配丰田霸道,八缸越野车。我自然也借机开着八缸车疯了一把。我特么开来开去都是六缸的。草原嘛,天高我为路,想怎么走就怎么走。我在草原上玩了几天,看了长天落日下九曲十八弯的河流在草原上惊艳流淌,天鹅掠过云霞,群马奔驰峡谷,没羞臊地赤身裸体在温泉里泡一遍,我回了乌鲁木齐,呆了几天,又去伊犁看朋友。

那时伊宁机场正大修,如果坐飞机要降落那拉提机场然后再去伊宁。朋友说我可以拼车,走果子沟去伊犁。

忘了是哪里上的车了。是一辆有些年头的别克,四个人拼车,每人100元。前座上早就有人了,我是第三个到的,自然就占了后排靠车门的一个座。司机又等了一会儿,等来了第四个乘客,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戴一顶米色草帽。我一看是个女的,想想她坐在两个男的中间,终归有点尴尬,就让了一下,自觉地往中间靠,把靠门位置让给了她。

我开过别克车,后座比较宽,如果不是太胖的人,坐三个没啥问题,但中间的大梁却很碍事,坐八九个小时肯定不舒服。

那段路还没开通高速,312国道,路况不算很好,车却开得飞快。看别人开车总是不放心,我一路上有些紧张,一会儿右手扶着前座靠背,一会儿换左手。那女孩偶尔问我几句话,我答了,逐渐熟络起来,也就不那么紧张了。所说无非是哪里人,来新疆做什么,等等。好像还说到过312国道起点在上海,终点在伊犁。五六千公里一条路,我现在差不多到终点了,便有些小兴奋。

她住在伊犁,不算太漂亮,但不难看。身材匀称,薄施粉黛,收拾得干干净净。我必须承认,如果很难看,我可能不大会搭理她。我那时还不像现在一样老得不能看,自然喜欢好看点的人。

我好多年没坐这么长途的车了,路上有个年轻女孩说说话,很不错。但我不能太过热情。旁若无人聊天,车里其他几位恐会不舒服。所以我比较端着,尽量装得绅士,也注意不去碰到她。她大概注意到了,说,你靠着靠背吧,那么坐一天,不得累死?

我想想也是。坐车难免磕碰,人家女孩不嫌你,你就不要矫情了。于是往后踏实靠,舒服很多。

车开了三四个钟头,到赛里木湖旁的一家饭店停下,休息,解手,吃饭。是五月或六月初,我们都坐在外面吃饭。我好像要了牛肉面,女孩微笑着在我对面坐下,等她的饭。我要的面条先来了,唏里呼噜一顿吃,快快吃完了,拿起照相机去拍赛里木湖。我第一次到赛里木湖,充满好奇,只可惜没有做过功课,对这个湖一无所知。

湖里还晃动着冰块,极目望去,湖水湛蓝,远山迷蒙。冷杉林一片片耸立在山坡上,没有人家,也不见牛羊。新疆就是这样,天旷地远,让人遐思悠悠,灵魂随时掉入远古无边无际的静寂。我回头看,女孩还在慢条斯理吃饭,全然没有我这种人的少见多怪。

车继续上路的时候,我发现后座上只剩下了我和女孩两个人。另外那个人也许到了,也许换坐另外的车,不见了。我松一口气,这下舒服了,中间这位置真不舒服。

草原—蒙古族—伊犁—新疆。。。我有点儿晕,你这跨度整挺大啊,从蒙古包直接整亚克西去了:D:p

后来呢?留通信地址呼机号手机号微信了米?🤭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草原—蒙古族—伊犁—新疆。。。我有点儿晕,你这跨度整挺大啊,从蒙古包直接整亚克西去了:D:p

后来呢?留通信地址呼机号手机号微信了米?🤭
想到啥写啥,乱写,主要是歌曲广告:giggle: 和静县的蒙古族人是回迁的蒙古人。那年微信还没下载,唉。(抄书:乾隆二十四年平定准噶尔之后,设置喀喇沙尔办事大臣,辖焉耆、库尔勒、布古尔,天山南路的卡墙(今且末县)、卡克里克(今若羌县)隶属于阗办事大臣管辖。17世纪初迁到伏尔加河下游的土尔扈特部在1771年回迁归顺清朝乾隆帝安置土尔扈特部于巴音郭楞,这就是现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蒙古族的起源。) :LOL: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100.00%
我记得你有个情人是新疆的。估计是会她去了。
哈哈,
我当时真想到她了,
不过,她已经在北京做大官了,联系不上了,

一块去的,还有一个大学同学兼同事,他去找女朋友了,

我是跟我父母去的新疆,通行的,还有表弟表妹,

半夜,我偷偷跑出去,跟另外一个同学,参观了一下歌厅,

有的时候,跟谁一块更容易记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哈哈,
我当时真想到她了,
不过,她已经在北京做大官了,联系不上了,

一块去的,还有一个大学同学兼同事,他去找女朋友了,

我是跟我父母去的新疆,通行的,还有表弟表妹,

半夜,我偷偷跑出去,跟另外一个同学,参观了一下歌厅,

有的时候,跟谁一块更容易记忆,
有一年我重返乌鲁木齐,赶上七五恐暴。我从没去过大巴扎,但8号那天,路上好多装甲车的时候,我从新区苏州路叫了一个出租车要去大巴扎那里看看。司机不肯去,说我闲得蛋疼。我说你哪有装甲车就往哪开,保证安全。他同意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哈哈,
我当时真想到她了,
不过,她已经在北京做大官了,联系不上了,

一块去的,还有一个大学同学兼同事,他去找女朋友了,

我是跟我父母去的新疆,通行的,还有表弟表妹,

半夜,我偷偷跑出去,跟另外一个同学,参观了一下歌厅,

有的时候,跟谁一块更容易记忆,
大官有固定办公处,走进去通报一声,她保证见。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