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沟----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随想 之三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9.59%
3、
在幽暗的山谷里,我很享受这一刻和一个不知名字的女孩依偎在一起的感觉,却又隐隐不安。这不单是某种背叛了远方妻子那样的不安,而是因为过于美好的梦幻感受引发的不安。这过于不真实的感觉在一瞬间甚至引发了掉入陷阱的警惕,然后这警惕又在带点眩晕的依偎中融化。

前方的路还是不通,一长串车都安静地停在路上。山背后似有蓝光泛起,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一切是那么不真实,我的心里升起对不确定性的担忧甚至恐惧。我习惯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单位的日子,我喜欢一个详细的日程表,精确到每一刻钟,以示我驾驭着每一分钟,掌握着一种叫信心的东西,好掩饰我命定的空虚。现在我却直面着空虚,似乎腹背受敌。

车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很踏实,没有焦虑和担忧,让我掩饰着的担忧显得可笑。我重又专注在身边女孩的微小动作上,喝醉了一般想象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似乎也在大衣底下犹豫着。

她轻声问我,到了伊犁会去哪里玩?我说,昭丹,骑马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去。她说,我就是昭丹的,为什么不能去?我说,真的?你也昭丹?这路不知要堵多久。她说,以前路更差,到了昭丹我带你转。我说,谢谢谢谢!我约了朋友,他会带我玩的。她问,你朋友是谁?我说,海场长。

昭丹是伊犁下面一个县,五万多平方公里,有九个上海那么大,二十多万人口,比上海一个镇人口都少,但藏龙卧虎。林彪在那阵,军队团营以下要骡马化,总后在各地设了好几个师级军马场。有几个马场至今未撤销,昭丹便是其中之一。我恰巧认识军马场海场长,他的行政级别,与伊犁州长一样高。

午夜两点之后,女孩说有点睏,不一会儿,把头搁在我肩上,睡着了。而我睡不着,睁着眼睛,有时看看她,有时看看前面,睡不着,偶尔我还害怕塌方会扩大我们这里。其实我很睏,因为上海此刻是睡得最深的时候。

车又开起来时她醒了。司机开了空调,车里暖和了一些,我却有些舍不得从温暖和暧昧的大衣里出来。又开了两个多钟头,快进伊宁了。她把大衣叠起来放在旁边,我们重又变成了两个单独的人。我问她,有人接你吗?她说估计他们已经回去了。她问我,你有住的地方吗?我说,有的,我订了酒店。她不响。

我想过要不要让她和我一起去酒店的。如果我提出,我觉得她会同意的。把她一个人丢在车站或者街上,安全问题不说,这么冷的天,这时点,车站恐怕关门了,只能等在门外。但去酒店,便很可能发生点什么。你懂的,孤男寡女。不是不想,而是,过于美好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当然也可以不发生,但实在没有把握。我掏出手机看了看,看到了她发给我的信息,以及我妻子发来的信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玛依拉,似乎是一个哈萨克名字,但她更像汉族哈萨克混血。

她轻声说,要不,我到你那里坐一会儿。她的眼睛热情地看着我,看得我心旌摇曳,如徐家汇公园里五月的小湖,春波荡漾。

我老师曾经告诫过我,如果过分美好的事情找上你,第一寻找陷阱,第二寻找陷阱的伪装物,第三还是寻找陷阱。我现在有些后悔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通过手机很容易搞清一个人的来龙去脉的。在这样无法拒绝的诱惑面前,我必须让理智战胜过于美好的幻象,把可能的麻烦挡在外面。唐僧经过这片土地时,也是这般艰难的。我要小心行事,不给海场长这样的朋友丢脸或者添麻烦。

我说,我朋友可能等着我,也许他会和我一起睡。

我独自睡在酒店床上,一会儿觉得遗憾,因为我可能错过了一段终生难忘的故事。一会儿觉得愧疚,因为我残忍地将一个女孩扔在孤立无援的大街上。想象她站在长途汽车站门外,在寒冷的夜里等待天明。我躺下又坐起,想打电话给她,想问她在哪里,把她接过来。并不是一定要发生什么,我们可以坐着聊天,共同等待黎明。

但我还是沉沉睡去了。我梦见自己是一只鹰,喝了酒,豪情万丈,飞翔在湛蓝的天空,骄傲地俯视广袤的大地,用宽阔的胸襟,拥抱美好世界。飞着飞着,我忽然发现自己只有一只翅膀。我被自己吓坏了,乱了方寸,直直掉落下去。在砸到戈壁的一瞬间,我醒了。

从伊宁到昭丹马场还有150公里路。午后,马场伊宁办事处接我的车到了,我背着包下楼,看到又一台八缸越野车停在旋转门外。工作人员接过我行李往后面装。我拉开后座车门,看见女孩在后座上微笑看着我。我一愣,有些尴尬地坐上去,前座的工作人员回头对我说,张董,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海场长的女儿,玛依拉。

我知道我是一只残疾的鹰,或者一匹瘸腿的狼。
 
最后编辑: 2020-12-25

bbjj

无官一身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5.96%
3、
在幽暗的山谷里,我很享受这一刻和一个不知名字的女孩依偎在一起的感觉,却又隐隐不安。这不单是某种背叛了远方妻子那样的不安,而是因为过于美好的梦幻感受引发的不安。这过于不真实的感觉在一瞬间甚至引发了掉入陷阱的警惕,然后这警惕又在带点眩晕的依偎中融化。

前方的路还是不通,一长串车都安静地停在路上。山背后似有蓝光泛起,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一切是那么不真实,我的心里升起对不确定性的担忧甚至恐惧。我习惯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单位的日子,我喜欢一个详细的日程表,精确到每一刻钟,以示我驾驭着每一分钟,掌握着一种叫确定无疑的东西,好掩饰我背后的空虚。现在我却直面着空虚,似乎腹背受敌。

车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很踏实,没有焦虑和担忧,让我掩饰着的担忧显得可笑。我重又专注在身边女孩的微小动作上,喝醉了一般想象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似乎也在大衣底下犹豫着。

她轻声问我,到了伊犁会去哪里玩?我说,昭丹,骑马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去。她说,我就是昭丹的,为什么不能去?我说,真的?你也昭丹?这路不知要堵多久。她说,以前路更差,到了昭丹我带你转。我说,谢谢谢谢!我约了朋友,他会带我玩的。她问,你朋友是谁?我说,海场长。

昭丹是伊犁下面一个县,五万多平方公里,有九个上海那么大,二十多万人口,比上海一个镇人口都少,但藏龙卧虎。林彪在那阵,军队团营以下要骡马化,总后在各地设了好几个师级军马场。有几个马场至今未撤销,昭丹便是其中之一。我恰巧认识军马场海场长,他邀我去骑马。

午夜两点之后,女孩说有点睏,不一会儿,把头搁在我肩上,睡着了。而我睡不着,睁着眼睛,有时看看她,有时看看前面,睡不着,偶尔我还害怕塌方会扩大我们这里。其实我很睏,因为上海此刻是睡得最深的时候。

车又开起来时她醒了。司机开了空调,车里暖和了一些,我却有些舍不得从温暖和暧昧的大衣里出来。又开了两个多钟头,快进伊宁了。她把大衣叠起来放在旁边,我们重又变成了两个单独的人。我问她,有人接你吗?她说估计他们已经回去了。她问我,你有住的地方吗?我说,有的,我订了酒店。她不响。

我想过要不要让她和我一起去酒店的。如果我提出,我觉得她会同意的。把她一个人丢在车站或者街上,安全问题不说,这么冷的天,这时点,车站恐怕关门了,只能等在门外。但去酒店,便很可能发生点什么。你懂的,孤男寡女。不是不想,而是,过于美好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当然也可以不发生,但实在没有把握。我掏出手机看了看,看到了她发给我的信息,以及我妻子发来的信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玛依拉,似乎是一个哈萨克名字,但她更像汉族哈萨克混血。

她轻声说,要不,我到你那里坐一会儿。她的眼睛热情地看着我,看得我心旌摇曳,如徐家汇公园里五月的小湖,春波荡漾。

我老师曾经告诫过我,如果有过分美好的事情找上你,第一寻找陷阱,第二寻找陷阱的伪装物。我现在有些后悔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通过手机很容易搞清一个人的来龙去脉的。在这样无法拒绝的诱惑面前,我必须让理智战胜过于美好的幻象,把可能的麻烦挡在外面。唐僧经过这片土地时,也是这般艰难的。

我说,我朋友可能等着我,也许他会和我一起睡。

我睡在酒店床上,一会儿觉得遗憾,因为我可能错过了一段终生难忘的故事。一会儿觉得愧疚,因为我残忍地将一个女孩扔在孤立无援的大街上。想象她站在长途汽车站门外,在寒冷的夜里等待天明。我躺下又坐起,想打电话给她,想问她在哪里,把她接过来。并不是一定要发生什么,我们可以坐着聊天,共同等待黎明。

但我还是沉沉睡去了。我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鹰,喝了一碗酒,飞翔在湛蓝的天空,骄傲地俯视广袤的大地,用宽阔的胸襟,拥抱美好世界。忽然一把刀飞来,我惨叫一声,断了一只翅膀,直直掉落下去。在砸到戈壁的一瞬间,我醒了。

从伊宁到昭丹马场还有150公里路。午后,马场接我的车到了,我背着包下楼,看到又一台八缸越野车停在旋转门外。工作人员接过我行李往后面装。我拉开后座车门,看见女孩在后座上微笑看着我。我一愣,有些尴尬地坐上去,前座的工作人员回头对我说,张先生,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海场长的女儿,玛依拉。

我知道我是一只残疾的鹰,或者一匹瘸腿的狼,和失去一次艳遇无关。
其实如果你当时没有非分之想的话完全可以帮这个女孩子一把。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1.54%
3、
在幽暗的山谷里,我很享受这一刻和一个不知名字的女孩依偎在一起的感觉,却又隐隐不安。这不单是某种背叛了远方妻子那样的不安,而是因为过于美好的梦幻感受引发的不安。这过于不真实的感觉在一瞬间甚至引发了掉入陷阱的警惕,然后这警惕又在带点眩晕的依偎中融化。

前方的路还是不通,一长串车都安静地停在路上。山背后似有蓝光泛起,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一切是那么不真实,我的心里升起对不确定性的担忧甚至恐惧。我习惯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单位的日子,我喜欢一个详细的日程表,精确到每一刻钟,以示我驾驭着每一分钟,掌握着一种叫信心的东西,好掩饰我命定的空虚。现在我却直面着空虚,似乎腹背受敌。

车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很踏实,没有焦虑和担忧,让我掩饰着的担忧显得可笑。我重又专注在身边女孩的微小动作上,喝醉了一般想象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似乎也在大衣底下犹豫着。

她轻声问我,到了伊犁会去哪里玩?我说,昭丹,骑马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去。她说,我就是昭丹的,为什么不能去?我说,真的?你也昭丹?这路不知要堵多久。她说,以前路更差,到了昭丹我带你转。我说,谢谢谢谢!我约了朋友,他会带我玩的。她问,你朋友是谁?我说,海场长。

昭丹是伊犁下面一个县,五万多平方公里,有九个上海那么大,二十多万人口,比上海一个镇人口都少,但藏龙卧虎。林彪在那阵,军队团营以下要骡马化,总后在各地设了好几个师级军马场。有几个马场至今未撤销,昭丹便是其中之一。我恰巧认识军马场海场长,他的行政级别,与伊犁州长一样高。

午夜两点之后,女孩说有点睏,不一会儿,把头搁在我肩上,睡着了。而我睡不着,睁着眼睛,有时看看她,有时看看前面,睡不着,偶尔我还害怕塌方会扩大我们这里。其实我很睏,因为上海此刻是睡得最深的时候。

车又开起来时她醒了。司机开了空调,车里暖和了一些,我却有些舍不得从温暖和暧昧的大衣里出来。又开了两个多钟头,快进伊宁了。她把大衣叠起来放在旁边,我们重又变成了两个单独的人。我问她,有人接你吗?她说估计他们已经回去了。她问我,你有住的地方吗?我说,有的,我订了酒店。她不响。

我想过要不要让她和我一起去酒店的。如果我提出,我觉得她会同意的。把她一个人丢在车站或者街上,安全问题不说,这么冷的天,这时点,车站恐怕关门了,只能等在门外。但去酒店,便很可能发生点什么。你懂的,孤男寡女。不是不想,而是,过于美好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当然也可以不发生,但实在没有把握。我掏出手机看了看,看到了她发给我的信息,以及我妻子发来的信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玛依拉,似乎是一个哈萨克名字,但她更像汉族哈萨克混血。

她轻声说,要不,我到你那里坐一会儿。她的眼睛热情地看着我,看得我心旌摇曳,如徐家汇公园里五月的小湖,春波荡漾。

我老师曾经告诫过我,如果过分美好的事情找上你,第一寻找陷阱,第二寻找陷阱的伪装物,第三还是寻找陷阱。我现在有些后悔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通过手机很容易搞清一个人的来龙去脉的。在这样无法拒绝的诱惑面前,我必须让理智战胜过于美好的幻象,把可能的麻烦挡在外面。唐僧经过这片土地时,也是这般艰难的。我要小心行事,不给海场长这样的朋友丢脸或者添麻烦。

我说,我朋友可能等着我,也许他会和我一起睡。

我睡在酒店床上,一会儿觉得遗憾,因为我可能错过了一段终生难忘的故事。一会儿觉得愧疚,因为我残忍地将一个女孩扔在孤立无援的大街上。想象她站在长途汽车站门外,在寒冷的夜里等待天明。我躺下又坐起,想打电话给她,想问她在哪里,把她接过来。并不是一定要发生什么,我们可以坐着聊天,共同等待黎明。

但我还是沉沉睡去了。我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鹰,喝了一碗酒,飞翔在湛蓝的天空,骄傲地俯视广袤的大地,用宽阔的胸襟,拥抱美好世界。忽然一把刀飞来,我惨叫一声,断了一只翅膀,直直掉落下去。在砸到戈壁的一瞬间,我醒了。

从伊宁到昭丹马场还有150公里路。午后,马场接我的车到了,我背着包下楼,看到又一台八缸越野车停在旋转门外。工作人员接过我行李往后面装。我拉开后座车门,看见女孩在后座上微笑看着我。我一愣,有些尴尬地坐上去,前座的工作人员回头对我说,张先生,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海场长的女儿,玛依拉。

我知道我是一只残疾的鹰,或者一匹瘸腿的狼,和失去一次艳遇无关。
咳咳~~~彩蛋果然都在结尾,lz再一次没有让我失望!惭愧呀惭愧,油管上看了无数悬疑反转再反转的剧,竟然没有猜中这结局。尼玛我此刻也像徐家汇公园。。。呃。。。五月太春天了,十月的湖吧,荡漾再荡漾。。。

lz其实不适合写长篇,这种意犹未尽的短篇最适合你,就像几米的漫画,戛然而止在最精彩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9.59%
咳咳~~~彩蛋果然都在结尾,lz再一次没有让我失望!惭愧呀惭愧,油管上看了无数悬疑反转再反转的剧,竟然没有猜中这结局。尼玛我此刻也像徐家汇公园。。。呃。。。五月太春天了,十月的湖吧,荡漾再荡漾。。。

lz其实不适合写长篇,这种意犹未尽的短篇最适合你,就像几米的漫画,戛然而止在最精彩处。。。
不许打击我。长篇写累了,换换脑子写个短篇,还得回去把长篇的结尾扒拉完。
 
最后编辑: 2020-12-25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9.59%
其实如果你当时没有非分之想的话完全可以帮这个女孩子一把。
或许可以这样想,女孩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凄惨和危险,她会在办事处之类的地方被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我”,的的确确出了问题。
 
最后编辑: 2020-12-25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1.54%
不许打击我。长篇写累了,换换脑子写个短篇,还得回去把长篇的结尾扒拉玩。
长篇太恢弘,需要布很大的局,并且相当耗神,时代背景和题材还会造成受众群的局限,不如这种生活气息浓郁的短篇,总能给人带来惊喜:)

当然了,还是支持你把长篇结尾扒拉完,等着你的签名售书会呢,花都订好了:p
 
最大赞力
0.53
当前赞力
96.55%
嗯,楼主果然很会写👍🏻 处理的挺精彩的,不知是不是真实的经历。如果楼主之前好心让女孩去酒店,再见到场长也会尴尬的,不过我猜女孩因为自己是场长的女儿所以才会如此自信勇敢,才会不怕留电话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或者就是一个小小的测试,即使楼主邀请也不会去的,因为知道这样会造成尴尬。
最庸俗回复,好多计算,典型的数学回复,

我的读后感是,美好就是美好,偷,不如偷不着,人与人之间,最美的,是相信和欣赏,上床不上床,无所谓,

要是我,也许就上了,也很美好的,
 

bbjj

无官一身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5.96%
嗯,楼主果然很会写👍🏻 处理的挺精彩的,不知是不是真实的经历。如果楼主之前好心让女孩去酒店,再见到场长也会尴尬的,不过我猜女孩因为自己是场长的女儿所以才会如此自信勇敢,才会不怕留电话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或者就是一个小小的测试,即使楼主邀请也不会去的,因为知道这样会造成尴尬。
我觉得如果只是出于照顾这个女孩子安全的原因带到酒店再让其家人到酒店来接的话家人会很感激的,不会尴尬。
 
最大赞力
0.32
当前赞力
96.21%
3、
在幽暗的山谷里,我很享受这一刻和一个不知名字的女孩依偎在一起的感觉,却又隐隐不安。这不单是某种背叛了远方妻子那样的不安,而是因为过于美好的梦幻感受引发的不安。这过于不真实的感觉在一瞬间甚至引发了掉入陷阱的警惕,然后这警惕又在带点眩晕的依偎中融化。

前方的路还是不通,一长串车都安静地停在路上。山背后似有蓝光泛起,不知道还要在这里呆多久。一切是那么不真实,我的心里升起对不确定性的担忧甚至恐惧。我习惯一切都按部就班。在单位的日子,我喜欢一个详细的日程表,精确到每一刻钟,以示我驾驭着每一分钟,掌握着一种叫信心的东西,好掩饰我命定的空虚。现在我却直面着空虚,似乎腹背受敌。

车里的其他人似乎都很踏实,没有焦虑和担忧,让我掩饰着的担忧显得可笑。我重又专注在身边女孩的微小动作上,喝醉了一般想象抓住了她的手。她的手似乎也在大衣底下犹豫着。

她轻声问我,到了伊犁会去哪里玩?我说,昭丹,骑马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去。她说,我就是昭丹的,为什么不能去?我说,真的?你也昭丹?这路不知要堵多久。她说,以前路更差,到了昭丹我带你转。我说,谢谢谢谢!我约了朋友,他会带我玩的。她问,你朋友是谁?我说,海场长。

昭丹是伊犁下面一个县,五万多平方公里,有九个上海那么大,二十多万人口,比上海一个镇人口都少,但藏龙卧虎。林彪在那阵,军队团营以下要骡马化,总后在各地设了好几个师级军马场。有几个马场至今未撤销,昭丹便是其中之一。我恰巧认识军马场海场长,他的行政级别,与伊犁州长一样高。

午夜两点之后,女孩说有点睏,不一会儿,把头搁在我肩上,睡着了。而我睡不着,睁着眼睛,有时看看她,有时看看前面,睡不着,偶尔我还害怕塌方会扩大我们这里。其实我很睏,因为上海此刻是睡得最深的时候。

车又开起来时她醒了。司机开了空调,车里暖和了一些,我却有些舍不得从温暖和暧昧的大衣里出来。又开了两个多钟头,快进伊宁了。她把大衣叠起来放在旁边,我们重又变成了两个单独的人。我问她,有人接你吗?她说估计他们已经回去了。她问我,你有住的地方吗?我说,有的,我订了酒店。她不响。

我想过要不要让她和我一起去酒店的。如果我提出,我觉得她会同意的。把她一个人丢在车站或者街上,安全问题不说,这么冷的天,这时点,车站恐怕关门了,只能等在门外。但去酒店,便很可能发生点什么。你懂的,孤男寡女。不是不想,而是,过于美好的事情,会不会有什么不对?当然也可以不发生,但实在没有把握。我掏出手机看了看,看到了她发给我的信息,以及我妻子发来的信息。我知道了她的名字,玛依拉,似乎是一个哈萨克名字,但她更像汉族哈萨克混血。

她轻声说,要不,我到你那里坐一会儿。她的眼睛热情地看着我,看得我心旌摇曳,如徐家汇公园里五月的小湖,春波荡漾。

我老师曾经告诫过我,如果过分美好的事情找上你,第一寻找陷阱,第二寻找陷阱的伪装物,第三还是寻找陷阱。我现在有些后悔把手机号码告诉了她。通过手机很容易搞清一个人的来龙去脉的。在这样无法拒绝的诱惑面前,我必须让理智战胜过于美好的幻象,把可能的麻烦挡在外面。唐僧经过这片土地时,也是这般艰难的。我要小心行事,不给海场长这样的朋友丢脸或者添麻烦。

我说,我朋友可能等着我,也许他会和我一起睡。

我独自睡在酒店床上,一会儿觉得遗憾,因为我可能错过了一段终生难忘的故事。一会儿觉得愧疚,因为我残忍地将一个女孩扔在孤立无援的大街上。想象她站在长途汽车站门外,在寒冷的夜里等待天明。我躺下又坐起,想打电话给她,想问她在哪里,把她接过来。并不是一定要发生什么,我们可以坐着聊天,共同等待黎明。

但我还是沉沉睡去了。我梦见自己变成一只鹰,喝了一碗酒,豪情万丈,飞翔在湛蓝的天空,骄傲地俯视广袤的大地,用宽阔的胸襟,拥抱美好世界。忽然一把刀飞来,我惨叫一声,断了一只翅膀,直直掉落下去。在砸到戈壁的一瞬间,我醒了。

从伊宁到昭丹马场还有150公里路。午后,马场伊宁办事处接我的车到了,我背着包下楼,看到又一台八缸越野车停在旋转门外。工作人员接过我行李往后面装。我拉开后座车门,看见女孩在后座上微笑看着我。我一愣,有些尴尬地坐上去,前座的工作人员回头对我说,张先生,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海场长的女儿,玛依拉。

我知道我是一只残疾的鹰,或者一匹瘸腿的狼。
好文,哪怕只是美好的梦,也宁愿做得长一些。。。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9.59%
童话里的情节通常是这样的:国王的女儿变身成小狐狸考验着心仪的王子,正直善良的王子通过了考验,王子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轩轩,把这个推荐给小学生教科书,如何?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9.59%
这篇文章的好处,在于纯真,
人与人之间,纯真的价值,带来希望,带来向往,带来了信心,

人的社会,因为这个纯真,值得度过
“我”的世故,计算,自负,使他失去了拥抱纯真美好的能力。美好可以各人各自定义,但“我”或者我们可能都有精神残疾。
 
最后编辑: 2020-12-25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