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孩子的训练存在一种见效快的方法吗?

自闭症孩子的训练存在一种见效快的方法吗?

Edward现在是3岁10个月,在他1岁半多的时候,他的妈妈曾经带着他来过我们家,那时候他妈妈在网上搜到我关于自闭症的博客,来过后没多久,在Edward不到2岁的时候,Edward就确诊了自闭症,之后他妈妈又带他来过几次。

在今年的疫情期间,他妈妈曾经带着Edward每周来一次我们家,尽管我和Edward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但他自闭症症状几乎没有明显改变,有时候甚至还不如上次来的时候。我记得为了和他有一次目光交流,我把他放在高脚凳上,让他处在一个求救的状态,即使是这样,折腾了半天,他也只是眼光扫视了我一下而已,没有目光的注视。

Edward的问题行为是非常多的,可以信手拈来,比如说他的衣服稍湿一点儿,他就会把所有的衣服换掉,稍不随他的意,他要么是哭闹,要么就满地打滚,而且持续时间非常长。所以他的妈妈几乎被他控制,必须小心翼翼不去触碰他的禁忌,而Edward只会愈演愈烈。

Edward来一次我们家,我针对他做一些训练,等他下次来的时候,其实之前的训练没有任何意义,他又回到原来的状态。后来我就给Edward妈妈提出了建议,看能不能让Edward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我来进行持续的高强度训练。

终于,在3个月前,他妈妈同意做个尝试。我已经比较了解Edward了,用通行的方法几乎无效,而且他本身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兴趣爱好,或者可以用来妥协的兴趣爱好,所以很难办。

我就尝试着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方式,比如说他害怕身上湿,我就把他放在游泳池,他不洗澡,他妈妈几乎没有办法给他正常洗澡,我就坚定地给他把澡洗了,我给他洗澡时,身上搓出来的泥很多,由此可以知道之前给他洗澡有多么困难。

我知道不可能用其它的方法让他一点点来适应,所以我就直接用比较强硬的方法让他来完成这些事情。经过非常惨烈和激烈的交锋,Edward败下阵了,几乎是在一个月内,势如破竹,他大部分的这些固执的问题行为就一个个被打破。

Edward的目光交流和听从指令,突然间有了极其明显的变化,我曾经写了文章,“我都有些恍惚Edward到底是不是个自闭症孩子?”

从Edward做持续高强度训练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快3个月,我要把目光交流、听从指令的训练逐渐转到他的语言和认知上,但是我很快就发现,情况远远没有那么简单,Edward之前的一些的问题行为悄然回归。

这让我警觉起来,我理解到,对Edward的训练,这是一个步步惊心,必须坚持不懈,需要更长时间的巩固,才有可能完成的事情。否则他又会很快回到以前的状态,绝不是简单的我认为的:他可能不是个自闭症孩子这样的结论。

Edward的性格很固执,再加上他几乎没有语言,语言的理解能力又比较差,在这种情况下,他走回去是很容易的,他无法表达,又不容易理解,又很任性,一定会走回到他过去的状态,必须要进行更长时间的训练,真正达到条件反射级别的训练,才是真正的成功。

最近我又接触到另外一个3岁的男孩Allen,情况和Edward非常接近,也是完全没有语言,固执,任性,禁忌也很多。说实在的,禁忌多也是正常的,因为几乎每件事情都可以成为一个禁忌,因为他们完全可以打败他们的父母,最后沿着他们的路走。

只是Allen比Edward强壮很多,体重已经达到同龄人最上限的位置,所以尽管他年龄更小一点儿,但对他的训练和控制是更加困难。

我也做了个尝试,让他游泳,而且这个小家伙更加严重的是,他的头不能湿水,洗头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有的地方比Edward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尝试着让他穿着救生衣下水,但他非常强烈地反对,他的力量比较大,而且他根本无所顾忌,不管自己喝不喝水,或者什么状态,就是翻天覆地的折腾。

但是我并没有就此中止,而是坚持了一阵,也是有他爸爸在旁边的支持。然后我给他洗澡,也是这样,给他用洗发水洗头,而且也洗了身体,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把这些事情全做了。出来后,擦干穿好衣服,本来我觉得小家伙可能还要舒缓一阵,没想到,Allen的情绪马上就转换过来,在游泳池的窗口很高兴地看着其他小朋友在水里游泳、玩耍。

第二天我和Allen的爸爸通了电话,爸爸也感觉Allen有明显的变化,不管是在目光交流,还是在和父母的互动都比以前有进步,但是我也跟爸爸讲了,这些孩子绝对不可能说是毕其功于一役这么简单,他们需要的是持续的强压的训练。

因为现在是疫情,我没办法有更多的训练措施,所以我就希望他的父母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尝试看能不能在短期内对孩子有个比较大的改变,再逐渐坚持。

通过这两个案例,我对有些自闭症孩子的情况有了新的想法,在温哥华自闭症家长群里,有一些孩子是非常倔强,他们的父母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是世界上最难搞的人,我很能理解,因为对于Edward妈妈来说,Edward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搞的人,对于Allen的父母来讲,Allen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搞的人。

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这类孩子非常坚强,非常有韧性,非常固执,超出了一般人的常识,最后父母一定会被打败,这个状态一直会延续下去。

每一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而训练也有各种不同的方法,有些孩子经过很长时间的训练,都没有什么明显效果。Edward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到现在为止,Edward正规的训练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但效果很有限。

所以我觉得应该存在这样一类孩子,性格很倔强,语言滞后,有的会心智不全,就会进入一种感觉上非常严重的状态,我觉得这是一种类型,这种类型的孩子也许需要变换训练的方法。

我对Edward和Allen的训练就是一个尝试,如果真的有一些这样的孩子,能通过这样的方法,尽快让孩子有大的变化,这也是非常好的事情,就算这样的孩子有10%,也是个非常好的情况,这也是我现在非常关注的一个群体。

所以把这篇写出来,其实也是写给这些孩子的父母看的,看看有没有机会对孩子尝试一些新的训练方法。还有的家长提到:这样会不会对孩子有一些心理上的影响?没有影响是不太可能的,但是这个影响到底有多大,从我目前的感觉,不认为有那么严重。我会每天把我和Edward的训练的情况拍成短视频给大家看,相信大家也能够看到,Edward的做训练的时候,大部分的时候是在笑的。

对于高强度训练和心理之间的关系,我会根据自己的感受再写一篇。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4.98%
自闭症孩子的训练存在一种见效快的方法吗?

Edward现在是3岁10个月,在他1岁半多的时候,他的妈妈曾经带着他来过我们家,那时候他妈妈在网上搜到我关于自闭症的博客,来过后没多久,在Edward不到2岁的时候,Edward就确诊了自闭症,之后他妈妈又带他来过几次。

在今年的疫情期间,他妈妈曾经带着Edward每周来一次我们家,尽管我和Edward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但他自闭症症状几乎没有明显改变,有时候甚至还不如上次来的时候。我记得为了和他有一次目光交流,我把他放在高脚凳上,让他处在一个求救的状态,即使是这样,折腾了半天,他也只是眼光扫视了我一下而已,没有目光的注视。

Edward的问题行为是非常多的,可以信手拈来,比如说他的衣服稍湿一点儿,他就会把所有的衣服换掉,稍不随他的意,他要么是哭闹,要么就满地打滚,而且持续时间非常长。所以他的妈妈几乎被他控制,必须小心翼翼不去触碰他的禁忌,而Edward只会愈演愈烈。

Edward来一次我们家,我针对他做一些训练,等他下次来的时候,其实之前的训练没有任何意义,他又回到原来的状态。后来我就给Edward妈妈提出了建议,看能不能让Edward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我来进行持续的高强度训练。

终于,在3个月前,他妈妈同意做个尝试。我已经比较了解Edward了,用通行的方法几乎无效,而且他本身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兴趣爱好,或者可以用来妥协的兴趣爱好,所以很难办。

我就尝试着采取了非常强硬的方式,比如说他害怕身上湿,我就把他放在游泳池,他不洗澡,他妈妈几乎没有办法给他正常洗澡,我就坚定地给他把澡洗了,我给他洗澡时,身上搓出来的泥很多,由此可以知道之前给他洗澡有多么困难。

我知道不可能用其它的方法让他一点点来适应,所以我就直接用比较强硬的方法让他来完成这些事情。经过非常惨烈和激烈的交锋,Edward败下阵了,几乎是在一个月内,势如破竹,他大部分的这些固执的问题行为就一个个被打破。

Edward的目光交流和听从指令,突然间有了极其明显的变化,我曾经写了文章,“我都有些恍惚Edward到底是不是个自闭症孩子?”

从Edward做持续高强度训练到现在已经差不多快3个月,我要把目光交流、听从指令的训练逐渐转到他的语言和认知上,但是我很快就发现,情况远远没有那么简单,Edward之前的一些的问题行为悄然回归。

这让我警觉起来,我理解到,对Edward的训练,这是一个步步惊心,必须坚持不懈,需要更长时间的巩固,才有可能完成的事情。否则他又会很快回到以前的状态,绝不是简单的我认为的:他可能不是个自闭症孩子这样的结论。

Edward的性格很固执,再加上他几乎没有语言,语言的理解能力又比较差,在这种情况下,他走回去是很容易的,他无法表达,又不容易理解,又很任性,一定会走回到他过去的状态,必须要进行更长时间的训练,真正达到条件反射级别的训练,才是真正的成功。

最近我又接触到另外一个3岁的男孩Allen,情况和Edward非常接近,也是完全没有语言,固执,任性,禁忌也很多。说实在的,禁忌多也是正常的,因为几乎每件事情都可以成为一个禁忌,因为他们完全可以打败他们的父母,最后沿着他们的路走。

只是Allen比Edward强壮很多,体重已经达到同龄人最上限的位置,所以尽管他年龄更小一点儿,但对他的训练和控制是更加困难。

我也做了个尝试,让他游泳,而且这个小家伙更加严重的是,他的头不能湿水,洗头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有的地方比Edward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尝试着让他穿着救生衣下水,但他非常强烈地反对,他的力量比较大,而且他根本无所顾忌,不管自己喝不喝水,或者什么状态,就是翻天覆地的折腾。

但是我并没有就此中止,而是坚持了一阵,也是有他爸爸在旁边的支持。然后我给他洗澡,也是这样,给他用洗发水洗头,而且也洗了身体,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把这些事情全做了。出来后,擦干穿好衣服,本来我觉得小家伙可能还要舒缓一阵,没想到,Allen的情绪马上就转换过来,在游泳池的窗口很高兴地看着其他小朋友在水里游泳、玩耍。

第二天我和Allen的爸爸通了电话,爸爸也感觉Allen有明显的变化,不管是在目光交流,还是在和父母的互动都比以前有进步,但是我也跟爸爸讲了,这些孩子绝对不可能说是毕其功于一役这么简单,他们需要的是持续的强压的训练。

因为现在是疫情,我没办法有更多的训练措施,所以我就希望他的父母能够理解我的想法,尝试看能不能在短期内对孩子有个比较大的改变,再逐渐坚持。

通过这两个案例,我对有些自闭症孩子的情况有了新的想法,在温哥华自闭症家长群里,有一些孩子是非常倔强,他们的父母都认为自己的孩子是世界上最难搞的人,我很能理解,因为对于Edward妈妈来说,Edward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搞的人,对于Allen的父母来讲,Allen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搞的人。

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这类孩子非常坚强,非常有韧性,非常固执,超出了一般人的常识,最后父母一定会被打败,这个状态一直会延续下去。

每一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而训练也有各种不同的方法,有些孩子经过很长时间的训练,都没有什么明显效果。Edward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到现在为止,Edward正规的训练也有两年多的时间,但效果很有限。

所以我觉得应该存在这样一类孩子,性格很倔强,语言滞后,有的会心智不全,就会进入一种感觉上非常严重的状态,我觉得这是一种类型,这种类型的孩子也许需要变换训练的方法。

我对Edward和Allen的训练就是一个尝试,如果真的有一些这样的孩子,能通过这样的方法,尽快让孩子有大的变化,这也是非常好的事情,就算这样的孩子有10%,也是个非常好的情况,这也是我现在非常关注的一个群体。

所以把这篇写出来,其实也是写给这些孩子的父母看的,看看有没有机会对孩子尝试一些新的训练方法。还有的家长提到:这样会不会对孩子有一些心理上的影响?没有影响是不太可能的,但是这个影响到底有多大,从我目前的感觉,不认为有那么严重。我会每天把我和Edward的训练的情况拍成短视频给大家看,相信大家也能够看到,Edward的做训练的时候,大部分的时候是在笑的。

对于高强度训练和心理之间的关系,我会根据自己的感受再写一篇。
看到你,很高兴!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你有没有反问过自己有没有问题? 自闭症家长很多都是固执己见,完全不听取别人的意见的,即使表面谦卑,内心也是骄傲自恋的。自闭症孩子的训练核心不是训练孩子,是训练家长。孩子怕水,你能不能把自己训练成宽容孩子,即使孩子2个月不洗澡,你也忍着,并且慢慢地温柔地陪着孩子改变的那个人?

你做的这种”暴力式"的训练,短期看效果明显,但是长期一定一定是破坏孩子对整个世界的信任的。你现在要帮孩子建立的不是他做这做那,然后达到要求,满足你心里的自恋,而是帮他重建依恋,重建对最亲的父母的依恋。

孩子15岁才开始会系鞋带,可以吗?
孩子7岁才开始自己吃饭,可以吗
孩子不管完不完成作业,你都能做到不过问,可以吗?
不看孩子的成绩单,可以吗?
坚持不断的跟老师沟通,给孩子创造宽容的环境,永远心里都觉得孩子对,要改变的是老师和家长,你可以吗?
孩子每天吃麦当劳,可以吗?
孩子长久的吃肉不吃菜,可以吗?
还有很多很多...

当你做到站在孩子的角度, 不是自己的角度考虑问题,放下自己的自恋和恐惧,打破很多的所谓的标准,孩子就会改变,就会成长,就会越来越好。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