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7.11%
2、

我一分师40来岁,头发已经有些稀疏,单眼皮,眼睛却不小。他偶尔也笑,笑一下,马上收起来,似乎笑也是凭票供应的,得省着用。他笑时眼角皱纹很粗壮,让我想起农民的皱纹。农民的皱纹和知识分子的皱纹不一样。真正皮肤白皙戴金丝边眼镜的知识分子,笑时眼角皱纹是细碎而精致的,就如同长风公园银锄湖,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和黄浦江来台风时,长风破浪会有时的区别。这样说,并不是说他笑起来会豪迈,他的笑大多拘谨,像装得不太好的矿石收音机捕捉无线电信号,稍纵即逝。

王大根不一样,他的笑很多。但他的身体和名字的反差特别大,很瘦。他的脸颊有些缩进去,如果不是笑起来撑住,就有些不好看。后来他还掉了牙齿,就越加撑不住。他走起路来,很被人怀疑裤管里面其实是空的,是被风鼓着移动的。每天早上到办公室,头发总有一处是翘起来的,而且有些焦黄色。他和人说话,投机处,一连发问四个“对哇啦”,中间没有空隙,严丝合缝,只最后一个词有些拖音。

我一分师和王大根差不多年纪,两人不对付的原因,我不久便弄清楚了。一分师虽说是工农兵大学生,但是华东化工学院,正牌大学毕业,王大根是厂里七二一工人大学毕业,顶破天就是个大专,但王大根却做了组长,我一分师反要受他领导。一分师认为,这和党中央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方向是背道而驰的。所以,一分师许正平经常会挑战大组长王大根的权威。

那么,奖金的一分钱,就不是钞票的问题,必须争一争。

我后来端着茶杯走了三间办公室,好不容易把事件的全貌拼凑了起来。

那天是领工资的日子。我们那时有工资袋,用厚白卡纸做的,正面有毛主席语录,“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因此,要多看点马列主义的书。”

工资袋背面印着12个月份的表格,部门出纳每个月在表格里填上标准工资,加班费,奖金,总金额,往口袋里放上几张大团结和小票,到发工资日,每个班组派人去取过来,发到每个人桌上。所以那天一般无人外出,除非外地出差。

本来,文革已过,这工资袋该废弃了,但可能当年印制得实在太多,单位领导班子研究下来,节约闹革命,就让在工资袋正面刷浆糊贴上白纸,继续用。但覆盖的白纸很快会掉落。无所谓,反正没人在意。

那时发工资,工资袋传来传去看很正常,主要是看这个月多拿了多少加班费,至于奖金,基本按工资基数算,比如我这一档工资,每个月8块,雷打不动。当然,领导有权根据每个人工作表现核定奖金数字。但领导很少动用这个权力,似乎约定俗成。谁他妈愿意做恶人。

我一分师便看出来了,金明亮的奖金比他多了一分钱。

于是他站到王大根办公桌前:“王大根,为啥我奖金比金明亮少一分?”

“啊?”这多少是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两个大人为一分钱争论总归是尴尬的,吵架就更是坍台的。买葱也要三分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一分钱微不足道,但可以测试和培养小朋友的品格。前提是一分钱微不足道。

那几年收入已经有微微翘头的趋势了,养鸡和养猪万元户以及茶叶蛋大妈已经开始震撼我们的神经。

奖金的计算程序确实经过王大根组长的手,但估计他没有注意到这宝贵的一分钱。他翘起头发的脑袋低下去看我师傅的工资袋,说不上所以然。他有些紧张,瘦瘦的脸看上去有些愁苦的作孽相,因为他被我师傅抓到了一个问题。他皱着眉头看着工资袋,煞有介事,但他不拿金明亮的工资袋来比较,估计肚皮里是在骂娘,MMP,一分洋钿!

坐在办公桌前的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王大根的位置。组长位置是在最前面横放着的,所以他们两个就像在舞台上演戏一样。

“你不要装糊涂呀。他和我工资一样的,为啥他多了一分奖金?我不是要挑他毛病,我们两个工作当量一样的,对吧?为啥我少了一分?”

王大根估计不好骂出来,你他妈一分钱也计较,是他妈男人吗?

“金明亮上个月出差,去常熟搞了个项目来,这你是知道的。”那时我们开始从外面接点私活了,给乡镇企业画画图纸,室里弄个小金库,额外发发钞票。

“哦,好,你是说,他的贡献比我大了,对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奖金已经说话了。它就把我和他区分开来了呀。”

“一分洋钿,哪有那么严重。”

“哎,它就是那么严重。1938年前参加革命,和38年后,它不一样,1949年10月1日前参加革命,和10月1日后参加革命,它也不一样。”

“可这一分钱,我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你刚刚还说了的,你知道的,是因为金明亮拉来了项目。”

“我就是那么一说,可能是因为这个。”

他们两个吵到了我们室主任老马那里。老马就是前面说的戴金丝边眼镜的笑起来皱纹都很优雅的知识分子,听到这个斯文扫地的事情,一个头两个大。为什么?因为我师傅虽然不讨人喜,但他老婆,却是我们单位组织部副部长,所以我师傅,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申斥的。

后来搞明白了,我们出纳为了做平部门的帐,这个月在金明亮奖金里加了一分钱。
 
最后编辑: 2020-12-30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2、

我一分师40来岁,头发已经有些稀疏,单眼皮,眼睛却不小。他偶尔也笑,笑一下,马上收起来,似乎笑也是凭票供应的,得省着用。他笑时眼角皱纹很粗壮,让我想起农民的皱纹。农民的皱纹和知识分子的皱纹不一样。真正皮肤白皙戴金丝边眼镜的知识分子,笑时眼角皱纹是细碎而精致的,就如同长风公园银锄湖,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和黄浦江来台风时,长风破浪会有时的区别。这样说,并不是说他笑起来会豪迈,他的笑大多拘谨,像很难捕捉的无线电信号,稍纵即逝。

王大根不一样,他的笑很多。但他的身体和名字的反差特别大,很瘦。他的脸颊有些缩进去,如果不是笑起来撑住,就有些不好看。后来他还掉了牙齿,就越加撑不住。他走起路来,很被人怀疑裤管里面其实是空的,是被风鼓着移动的。每天早上到办公室,头发总有一处是翘起来的,而且有些焦黄色。他和人说话,投机处,一连发问四个“对哇啦”,中间没有空隙,严丝合缝,只最后一个词有些拖音。

我一分师和王大根差不多年纪,两人不对付的原因,我不久便弄清楚了。一分师虽说是工农兵大学生,但是华东化工学院,正牌大学毕业,王大根是厂里七二一工人大学毕业,顶破天就是个大专,但王大根却做了组长,我一分师反要受他领导。一分师认为,这是和党中央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方向是背道而驰的。所以,一分师许正平经常会挑战大组长王大根的权威。

那么,奖金的一分钱,就不是钞票的问题,必须争一争。

我后来端着茶杯走了三间办公室,好不容易把事件的全貌拼凑了起来。

那天是领工资的日子。我们那时有工资袋,用厚白卡纸做的,正面有毛主席语录,“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工资制度也不平等,有八级工资制,等等。这只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所以,林彪一类如上台,搞资本主义制度很容易。因此,要多看点马列主义的书。”背面印着12个月份的表格,部门出纳每个月在表格里填上标准工资,加班费,奖金,总金额,往口袋里放上几张大团结和小票,到发工资日,每个班组派人去取过来,发到每个人桌上。所以那天一般无人外出,除非外地出差。

本来,文革已过,这工资袋该废弃了,但可能当年印制得实在太多,单位领导班子研究下来,节约闹革命,就让在工资袋正面刷浆糊贴上白纸,继续用。但覆盖的白纸很快会掉落。无所谓,反正没人在意。

那时发工资,工资袋传来传去看很正常,主要是看这个月多拿了多少加班费,至于奖金,基本按工资基数算,比如我这一档工资,每个月8块,雷打不动。当然,领导有权根据每个人工作表现核定奖金数字。但领导很少动用这个权力,似乎约定俗成。谁他妈愿意做恶人。

我一分师便看出来了,金明亮的奖金比他多了一分钱。

于是他站到王大根办公桌前:“王大根,为啥我奖金比金明亮少一分?”

“啊?”这多少是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两个大人谈论一分钱总归是尴尬的,即使买葱也要三分钱的。“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给警察叔叔……”一分钱微不足道,但可以测试和培养小朋友的品格。前提是一分钱微不足道。

那几年收入已经有微微翘头的趋势了,养鸡和养猪万元户以及茶叶蛋大妈已经开始震撼我们的神经。

奖金的计算程序确实经过王大根组长的手,但估计他没有注意到这宝贵的一分钱。他翘起头发的脑袋低下去看我师傅的工资袋,说不上所以然。他有些紧张,瘦瘦的脸看上去有些愁苦的作孽相,因为他被我师傅抓到了一个问题。他皱着眉头看着工资袋,煞有介事,但他不拿金明亮的工资袋来比较,估计肚皮里是在骂娘,MMP,一分洋钿!

坐在办公桌前的所有人都抬起头看着王大根的位置。组长位置是在最前面横放着的,所以他们两个就像在舞台上演戏一样。

“你不要装糊涂呀。他和我工资一样的,为啥他多了一分奖金?我不是要挑他毛病,我们两个工作当量一样的,对吧?为啥我少了一分?”

王大根估计不好骂出来,你他妈一分钱也计较,是他妈男人吗?

“金明亮上个月出差,去常熟搞了个项目来,这你是知道的。”那时我们开始从外面接点私活了,给乡镇企业画画图纸,室里弄个小金库,额外发发钞票。

“哦,好,你是说,他的贡献比我大了,对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奖金已经说话了。它就把我和他区分开来了呀。”

“一分洋钿,哪有那么严重。”

“哎,它就是那么严重。1938年前参加革命,和38年后,它不一样,1949年10月1日前参加革命,和10月1日后参加革命,它也不一样。”

“可这一分钱,我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

“你刚刚还说了的,你知道的,是因为金明亮拉来了项目。”

“我就是那么一说,可能是因为这个。”

他们两个吵到了我们室主任老马那里。老马就是前面说的戴金丝边眼镜的笑起来皱纹都很优雅的知识分子,听到这个斯文扫地的事情,一个头两个大。为什么?因为我师傅虽然不讨人喜,但他老婆,却是我们单位组织部副部长,所以我师傅,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申斥的。

后来搞明白了,我们出纳为了做平部门的帐,这个月在金明亮奖金里加了一分钱。
哈哈哈~~端着茶杯跑了仨办公室,你也是挺八卦的:D:D:D

人物细节描写太入木三分了,虽然只是描写外貌,但都影着性格,感觉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我都能脑补出“对哇啦”四连发的场景:D

一分师要的就是说法,跟秋菊差不多,一分洋钿就是恶心恶心王大根,王大根也逗,居然找了个拉项目的理由(一个项目一分钱,哈哈),一看就是慌不择路,随口瞎诹,一分师就是要他说也不行不说也不行,横竖不能让他好过咯:D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7.11%
For privacy reasons, I can't discuss Mr. Jin's compensation with you. :D
后来有了合资企业以后,工资奖金开始有保密一说。但国有单位,还是不大有这种概念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7.11%
哈哈哈~~端着茶杯跑了仨办公室,你也是挺八卦的:D:D:D

人物细节描写太入木三分了,虽然只是描写外貌,但都影着性格,感觉没有一个字是多余的:)我都能脑补出“对哇啦”四连发的场景:D

一分师要的就是说法,跟秋菊差不多,一分洋钿就是恶心恶心王大根,王大根也逗,居然找了个拉项目的理由(一个项目一分钱,哈哈),一看就是慌不择路,随口瞎诹,一分师就是要他说也不行不说也不行,横竖不能让他好过咯:D
我想起当年去杭州半山做室里的私活,那里的工厂借了个两顿交通牌卡车到火车站接的人,卡车后面绑了两张藤椅。我小巴腊子,就坐后面的藤椅:LOL:,主任坐车头。那时杭州半山还只有半山钢厂,很荒凉。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7.11%
这种文章难写,
需要慈悲胸怀,能设身处地,

这篇文章,技巧没的说,很好看,总体感觉有点刻薄,我不是特别喜欢
这还是小说。确实很难写。我心里现在还是没底的,边写边想吧。一分师和王大根,都是悲剧年代走过来的人物。我希望通过他们的经历,折射一点时代的色彩。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我想起当年去杭州半山做室里的私活,那里的工厂借了个两顿交通牌卡车到火车站接的人,卡车后面绑了两张藤椅。我小巴腊子,就坐后面的藤椅:LOL:,主任坐车头。那时杭州半山还只有半山钢厂,很荒凉。
看到小巴腊子,就想起小时候在奶奶家学的儿歌:落雨咯~~~打烊咯~~~小巴腊子开会咯~~~~~~:D

你们这算是危险操作了吧?坐在卡车斗里,没有安全带,多危险呀!不过这事儿我也干过一次,当年被隔壁组拉去帮忙,去中科院理化所拉液氮,那东东绝对算危险品,一人多高百年老树差不多粗一超级大钢瓶,雇了一辆搬家公司的类似U-Haul的那种大车,用绳子绑了好几圈固定在车厢壁上,这样还是嫌不安全,怕一开起来,绑得不牢,直接就滚出去了,结果加起来不到100kg的俩女生,站在车厢里,一边一个,一只手扶着钢瓶,另一只手拉着车厢壁上的把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然后车厢门还没关好,,忽闪忽闪的,在四环上都成一景了😂这一路上,好多车故意接近看热闹:wdb12:最过份的是,有一辆车,借故并道尾随着我们,能看到司机一边大笑着一边跟副驾说着什么,然后就看到副驾一脸不可思议地摇下车窗,把头伸了出来一探究竟,随即缩回去,俩人笑得都不行了,结果我们俩也笑场了,四个人相对大笑,欢乐了一路:D:D:D
 
最大赞力
0.15
当前赞力
93.65%
这还是小说。确实很难写。我心里现在还是没底的,边写边想吧。一分师和王大根,都是悲剧年代走过来的人物。我希望通过他们的经历,折射一点时代的色彩。
时代色彩,这是我看的时候的第一感,

节俭,拘谨,计较,呆板,我自己已经迈向这一代了,假如你写我,大概也会逗的轩辕悬哏哏笑,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7.11%
看到小巴腊子,就想起小时候在奶奶家学的儿歌:落雨咯~~~打烊咯~~~小巴腊子开会咯~~~~~~:D

你们这算是危险操作了吧?坐在卡车斗里,没有安全带,多危险呀!不过这事儿我也干过一次,当年被隔壁组拉去帮忙,去中科院理化所拉液氮,那东东绝对算危险品,一人多高百年老树差不多粗一超级大钢瓶,雇了一辆搬家公司的类似U-Haul的那种大车,用绳子绑了好几圈固定在车厢壁上,这样还是嫌不安全,怕一开起来,绑得不牢,直接就滚出去了,结果加起来不到100kg的俩女生,站在车厢里,一边一个,一只手扶着钢瓶,另一只手拉着车厢壁上的把手,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然后车厢门还没关好,,忽闪忽闪的,在四环上都成一景了😂这一路上,好多车故意接近看热闹:wdb12:最过份的是,有一辆车,借故并道尾随着我们,能看到司机一边大笑着一边跟副驾说着什么,然后就看到副驾一脸不可思议地摇下车窗,把头伸了出来一探究竟,随即缩回去,俩人笑得都不行了,结果我们俩也笑场了,四个人相对大笑,欢乐了一路:D:D:D
那时查危险驾驶还不太严,车普遍不快,车也没几辆,安全带国内还没有。后来听说国外开车直接100码,不可思议。你这个液氮确实是危险操作,它要想滚滚,你俩就 只有哇哇叫的份,要挡住,那是门都没有。但江姐刘胡兰那造型够酷,够悲壮。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7.11%
时代色彩,这是我看的时候的第一感,

节俭,拘谨,计较,呆板,我自己已经迈向这一代了,假如你写我,大概也会逗的轩辕悬哏哏笑,
您这个描写让我想起一幅油画
U6715P1488DT20140310100230.jpg
 
最大赞力
0.04
当前赞力
100.00%
那时查危险驾驶还不太严,车普遍不快,车也没几辆,安全带国内还没有。后来听说国外开车直接100码,不可思议。你这个液氮确实是危险操作,它要想滚滚,你俩就 只有哇哇叫的份,要挡住,那是门都没有。但江姐刘胡兰那造型够酷,够悲壮。
你这江姐刘胡兰简直太形象了:D就说我们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吧,枪林弹雨里出生入死,多少次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我都被自己感动到了:p

不过话说那钢瓶捆得也是挺结实的,理化所几个高大的男生用军用打包带来来回回捆得跟粽子一样,临走的时候还特别不放心滴问:你们俩确定能行吗?要不要我们跟车过去?我们俩大义凛然滴说:放心吧,没问题!其实心里是想说:你们跟过去,回来的车钱谁给报啊?:wdb4: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97.11%
你这江姐刘胡兰简直太形象了:D就说我们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吧,枪林弹雨里出生入死,多少次置个人安危于不顾,我都被自己感动到了:p

不过话说那钢瓶捆得也是挺结实的,理化所几个高大的男生用军用打包带来来回回捆得跟粽子一样,临走的时候还特别不放心滴问:你们俩确定能行吗?要不要我们跟车过去?我们俩大义凛然滴说:放心吧,没问题!其实心里是想说:你们跟过去,回来的车钱谁给报啊?:wdb4:
那是车钱的问题吗,是车费问题吗?那是男生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好吧。估计这几个男生都在哪里欠了点,要不这一路多开心啊。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