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师 (3)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3、

礼拜天,室里年轻人相约到公园划船。这种活动,多半有一两对正暧昧着的人。暧昧的人还能感受清风明月,明确了关系的人多半脑子已经烧糊,不想大家一起玩了,老想找个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做坏事。那时一家三代住16.8平方,每家每户都没有多余的房子,没地方摸索经验的男女只好去外滩防汛墙,一对一对抱得紧紧的,不然就会碰到别人身上。大家都旁若无人打Kiss,偷偷把手伸进对方衣服,没啥不好意思。没办法,逼出来的。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的。老早,人结婚早,二十来岁结婚,火气有地方去。现在,晚婚晚育,不到岁数谁给你分9.8平米房子?二十五六岁,一个个憋得脸碧绿,眼通红,脸上痘痘一茬一茬总也不消停。

胆子大的,夜里溜进公园去。但这很危险,出事的不少。被流氓盯上,就不是小事。开房?开侬魂灵头。住旅馆要介绍信,男女住一间,要结婚证户口簿。弄出事来,搞腐化,一顶帽子一戴,阳痿了不算,前途就完了。

离题了。七点不到,我到了姚光雄家弄堂口小便池旁边公用电话门外等他。我和姚说话投机,很要好。姚就属于雄性激素泛滥的,两颔皮肤有些不平,脸上总有几个疙瘩。他身高一米七六,戴一副黑框眼镜,穿一双白鞋。头发和我一样,三七开。

入秋,天气凉爽了,礼拜天早上,马路行道树枝叶繁茂,经历了热天的人们劫后余生般贪睡。弄堂里,穿着汗衫的妇人拎着篮头回家,里面放了芹菜、慈菇、活鲫鱼和一刀肋排。有个男人端着红色高脚痰盂,痰盂中段是两株牡丹,上面盖一个红色塑料盖子,到小便池来倒尿水。有一度痰盂也是要凭票供应的,并且痰盂早已远远脱离了最初的设计意图。公用电话阿姨已在窗口里面擦桌子,两部黑色胶木拨盘电话等待着第一个morning call,拨盘中间圆盘里写着每部电话的七位数字。姚提着一个书包从弄堂深处走出来,书包里装着前一天晚上买的红肠桔子袜底酥和面包。我说,多少钞票?我过一会给你。

姚说,嗨!我以为他会说不用给了,心头一喜。他说,一共五块。我说,娘的哪有那么巧正好五块的,又诈我钞票,阿诈里!他哈哈笑起来,我排三次队,娘的,脚步铜钿没有的?

我们租了三条船,我和周红同一条船。为啥在一条船上?你懂的。她穿了米色真丝连衣裙,坐在我左边,屁股底下垫着半张解放日报。我们在船尾,姚光雄和田芬芬在船中。周红人称叶塞尼亚,长波浪一甩,迷煞众生。至于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是江南女孩一般属性,教科书基础知识。

我哗啦哗啦在右边划浆,周红的手伸到水中去,往前挥一下,一掬水向前跃起,晶亮亮在空中划个弧线,又落入湖中。姚光雄在左边划桨,船驶向绿水深处。周红又一次掬水向前,水珠落在了姚光雄身上。姚往后看看,停下桨,站起来去了船头,双腿分开站在船帮上,一条腿弓起,上身倾斜过来,船斜过来,身体换到另一边,船晃到另一边。两个女孩哇哇叫起来,周红抓住船帮,一边笑着,脸却惊慌得红起来。

我停了桨,把手伸给周红。男女授受不亲,但孟子哥说了,当女人要落水时,男人不抓紧伸手,是豺狼也。姚停止晃动的时候,田芬芬骂道:“姚光雄你要死啊!”一边捶过去。我看得出这棉花拳捶得姚很不过瘾,他看着田芬芬,恨不能直接拉起这拳头往自己身上捣。

我这边,周红已经两手抓着我手臂了,我的心跳得很快,超过了我的思维速度,我努力想着下一步该做什么。我想我最不应该忘记的是要给姚两块五毛,他岂止排了三次队。

上岸后,我们在草地上野餐。周红坐在我旁边,双腿优雅地搁在地上,像哥本哈根的美人鱼。太阳高高的,云头在天上缓缓移动,偶尔在我们坐的地方投下阴影。远处紫藤架前的广场上,另一拨年轻人跳着交谊舞。四喇叭录音机放着音乐,声音被风吹得一阵响一阵轻。

我喝着上海牌啤酒,周红啜着正广和汽水,她偶尔看看我,眨动一下长长的睫毛,和我说几句话,更多时候眼睛看着别处。忽然,她用手臂磕一下我手臂,让我心里又一阵波动,我几乎能感觉到她手臂上汗毛的触觉。她说,你师傅。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不远处,我一分师和一个女的跟在一个骑童车的小女孩后面。那女的戴着眼镜,短发,白色短袖衬衫下是灰色裙子。那自然是我从未正式见过面的师娘。两人边走边说着话,我师傅脸上荡漾着笑意,让我很惊奇,原来他是会笑的。我正惊奇的时候,他大笑起来,笑声穿过所有嗡嗡的背景声,鼓荡着我的耳膜。我的天!

突然,童车磕到地上的碎石头,小女孩差点摔下来。我一分师一个箭步向前,稳稳扶住女儿身体,然后抱起来,满面慈祥。

我在单位里本来是不大搭理我师傅的,说不敬也可以。但人就这样,脱离了工作场合,有时候会变得亲切起来,看到他抱女儿的情景,就更加觉得亲切。我们这帮人里有人是认识部长的,就喊起来,林部长!

林部长把头转过来,看到我们,就走过来,我们都站起来,笑着,我和我师傅打了招呼,和他女儿也打了招呼,他让他女儿喊我叔叔,我觉得辈分上来说,叫哥哥合适一些。管他。总之,我把他女儿接过来抱了一会儿,他把我正式介绍给了他家林部长,林部长笑着说,哦,你就是小赵啊,有空来家玩。她又看了看我们摆在地上的水果和食物,连连说,不错不错,劳逸结合,年轻人就要这样。

我们都邀请他们一家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林部长连连说,不了不了,今天就不了,谢谢你们了,我们约了亲戚,要去公园餐厅碰头,下次,下次一定。

我们朝小女孩手里塞了一个苹果和一个桔子,女孩看看爸爸,我师傅说,小欣,应该怎么说呀,快谢谢大哥哥大姐姐。小女孩用稚嫩的童声说,谢谢大哥哥大姐姐。

太阳还是老高,云头慢慢地走,天瓦蓝,风很凉爽。我一分师一家走远了,田芬芬说,他们孩子这么小。认识林部长的那位便说,他们结婚很晚的,有故事的。

划船回来后,我们一条船上的四个人便在食堂一起吃饭了。我和姚负责买饭买菜,她们负责占位子,吃完饭后清洗搪瓷盆和调羹。我和我一分师,似乎没那么疙瘩了。
 
最后编辑: 2021-01-0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87.44%
3、

礼拜天,室里年轻人相约到公园划船。这种活动,多半有一两对正暧昧着的人。暧昧的人还能感受清风明月,已经明确了关系的脑子已经烧糊,想的不是大家一起玩,是找个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做坏事。那时一家三代住16.8平方,每家每户都没有多余的房子,没地方摸索经验的男女只好去外滩防汛墙,一对一对抱得紧紧的,不然就会碰到别人身上。大家都旁若无人打Kiss,偷偷把手伸进对方衣服,没啥不好意思。没办法,逼出来的。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的。老早,人结婚早,二十来岁结婚,火气有地方去。现在,晚婚晚育,不到岁数谁给你分9.8平米房子?二十五六岁,一个个憋得脸碧绿,眼通红,脸上痘痘一茬一茬总也不消停。

胆子大的,夜里溜进公园去。但这很危险,出事的不少。被流氓盯上,就不是小事。开房?开侬魂灵头。住旅馆要介绍信,男女住一间,要结婚证户口簿。弄出事来,搞腐化,一顶帽子一戴,阳痿了不算,前途就完了。

离题了。七点不到,我到了姚光雄家弄堂口小便池旁边公用电话门外等他。我和姚说话投机,很要好。姚就属于雄性激素泛滥的,两颔皮肤有些不平,脸上总有几个疙瘩。他身高一米七六,戴一副黑框眼镜,穿一双白鞋。头发和我一样,三七开。

秋天凉爽,礼拜天早上,马路行道树枝叶繁茂,经历了热天的人们劫后余生般贪睡。弄堂里,穿着汗衫的妇人拎着篮头回家,里面放了芹菜、慈菇、活鲫鱼和一刀肋排。还有个男人端着红色高脚痰盂,痰盂上是两株牡丹,上面盖一个红色塑料盖子,到小便池来倒尿水。公用电话阿姨已在窗口里面擦桌子,两部黑色胶木拨盘电话等待着第一个morning call,拨盘中间圆盘里写着每部电话的七位数字。姚提着一个书包从弄堂深处走出来,书包里装着前一天晚上买的红肠桔子袜底酥和面包。我说,多少钞票?我过一会给你。

姚说,嗨!我以为他会说不用给了,心头一喜。他说,一共五块。我说,娘的哪有那么巧正好五块的,又诈我钞票,阿诈里!他哈哈笑起来,我排三次队,娘的,脚步铜钿没有的?

我们租了三条船,我和周红同一条船。为啥在一条船上?你懂的。她穿了米色真丝连衣裙,坐在我左边,屁股底下垫着半张解放日报。我们在船尾,姚光雄和田芬芬在船中。周红人称叶塞尼亚,长波浪一甩,迷煞众生。至于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是江南女孩一般属性,教科书基础知识。

我哗啦哗啦在右边划浆,周红的手伸到水中去,往前挥一下,一掬水向前跃起,晶亮亮在空中划个弧线,又落入湖中。姚光雄在左边划桨,船驶向绿水深处。周红又一次掬水向前,水珠落在了姚光雄身上。姚往后看看,停下桨,站起来,双腿分开站在船帮上,一条腿弓起,上身倾斜过来,船斜过来,身体换到另一边,船晃到另一边。两个女孩哇哇叫起来,周红抓住船帮,一边笑着,脸却惊慌得红起来。

我停了桨,把手伸给周红。姚停止晃动的时候,田芬芬骂道:“姚光雄你要死啊!”一边捶过去。我看得出这棉花拳捶得姚很不过瘾,他看着田芬芬,恨不能直接拉起这拳头往自己身上捣。

我这边,周红已经两手抓着我手臂了,我的心跳得很快,超过了我的思维速度,我努力想着下一步该做什么。我想我最不应该忘记的是要给姚两块五毛,他岂止排了三次队。

上岸后,我们在草地上野餐。周红坐在我旁边,双腿优雅地搁在地上,像哥本哈根的美人鱼。太阳高高的,云头在天上缓缓移动,偶尔在我们坐的地方投下阴影。远处紫藤架前的广场上,另一拨年轻人跳着交谊舞。四喇叭录音机放着音乐,声音被风吹得一阵响一阵轻。

我喝着上海牌啤酒,周红啜着正广和汽水,她偶尔看看我,和我说几句话,更多时候眼睛看着别处。忽然,她用手臂磕一下我手臂,让我心里又一阵波动,我几乎能感觉到她手臂上汗毛的触觉。她说,你师傅。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不远处,我一分师和一个女的跟在一个骑童车的小女孩后面。那女的戴着眼镜,短发,白色短袖衬衫下是灰色裙子。那自然是我从未正式见过面的师娘。两人边走边说着话,我师傅脸上荡漾着笑意,让我很惊奇,原来他是会笑的。我正惊奇的时候,他大笑起来,笑声穿过所有嗡嗡的背景声,鼓荡着我的耳膜。我的天!

突然,童车磕到地上的碎石头,小女孩差点摔下来。我一分师一个箭步向前,稳稳扶住女儿身体,然后抱起来,满面慈祥。

我在单位里本来是不大搭理我师傅的,说不敬也可以。但人就这样,脱离了工作场合,有时候会变得亲切起来,看到他抱女儿的情景,就更加觉得亲切。我们这帮人里有人是认识部长的,就喊起来,林部长!

林部长把头转过来,看到我们,就走过来,我们都站起来,笑着,我和我师傅打了招呼,和他女儿也打了招呼,他让他女儿喊我叔叔,我觉得辈分上来说,叫哥哥合适一些。管他。总之,我把他女儿接过来抱了一会儿,他把我正式介绍给了他家林部长,林部长笑着说,哦,你就是小赵啊,有空来家玩。她又看了看我们摆在地上的水果和食物,连连说,不错不错,劳逸结合,年轻人就要这样。

我们都邀请他们一家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林部长连连说,不了不了,今天就不了,谢谢你们了,我们约了亲戚,要去公园餐厅碰头,下次,下次一定。

我们朝小女孩手里塞了一个苹果和一个桔子,女孩看看爸爸,我师傅说,小欣,应该怎么说呀,快谢谢大哥哥大姐姐。小女孩边用稚嫩的童声说,谢谢大哥哥大姐姐。

太阳还是老高,云头慢慢地走,天瓦蓝,风很凉爽。我一分师一家走远了,田芬芬说,他们孩子这么小。认识林部长的那位便说,他们结婚很晚的,他们有故事的。

划船回来后,我们一条船上的四个人便在食堂一起吃饭了。我和姚负责买饭买菜,她们负责占位子,吃完饭后清洗搪瓷盆和调羹。
哈哈哈~~~看到这里,“我心头一喜,以为不用给了”好欢乐,我真的笑出声了,把家里人吓一跳:D

这篇值得每一段分别写读后感哪,你等着。。。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87.44%
3、

礼拜天,室里年轻人相约到公园划船。这种活动,多半有一两对正暧昧着的人。暧昧的人还能感受清风明月,已经明确了关系的脑子已经烧糊,想的不是大家一起玩,是找个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做坏事。那时一家三代住16.8平方,每家每户都没有多余的房子,没地方摸索经验的男女只好去外滩防汛墙,一对一对抱得紧紧的,不然就会碰到别人身上。大家都旁若无人打Kiss,偷偷把手伸进对方衣服,没啥不好意思。没办法,逼出来的。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的。老早,人结婚早,二十来岁结婚,火气有地方去。现在,晚婚晚育,不到岁数谁给你分9.8平米房子?二十五六岁,一个个憋得脸碧绿,眼通红,脸上痘痘一茬一茬总也不消停。

胆子大的,夜里溜进公园去。但这很危险,出事的不少。被流氓盯上,就不是小事。开房?开侬魂灵头。住旅馆要介绍信,男女住一间,要结婚证户口簿。弄出事来,搞腐化,一顶帽子一戴,阳痿了不算,前途就完了。

离题了。七点不到,我到了姚光雄家弄堂口小便池旁边公用电话门外等他。我和姚说话投机,很要好。姚就属于雄性激素泛滥的,两颔皮肤有些不平,脸上总有几个疙瘩。他身高一米七六,戴一副黑框眼镜,穿一双白鞋。头发和我一样,三七开。

秋天凉爽,礼拜天早上,马路行道树枝叶繁茂,经历了热天的人们劫后余生般贪睡。弄堂里,穿着汗衫的妇人拎着篮头回家,里面放了芹菜、慈菇、活鲫鱼和一刀肋排。还有个男人端着红色高脚痰盂,痰盂上是两株牡丹,上面盖一个红色塑料盖子,到小便池来倒尿水。公用电话阿姨已在窗口里面擦桌子,两部黑色胶木拨盘电话等待着第一个morning call,拨盘中间圆盘里写着每部电话的七位数字。姚提着一个书包从弄堂深处走出来,书包里装着前一天晚上买的红肠桔子袜底酥和面包。我说,多少钞票?我过一会给你。

姚说,嗨!我以为他会说不用给了,心头一喜。他说,一共五块。我说,娘的哪有那么巧正好五块的,又诈我钞票,阿诈里!他哈哈笑起来,我排三次队,娘的,脚步铜钿没有的?

我们租了三条船,我和周红同一条船。为啥在一条船上?你懂的。她穿了米色真丝连衣裙,坐在我左边,屁股底下垫着半张解放日报。我们在船尾,姚光雄和田芬芬在船中。周红人称叶塞尼亚,长波浪一甩,迷煞众生。至于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是江南女孩一般属性,教科书基础知识。

我哗啦哗啦在右边划浆,周红的手伸到水中去,往前挥一下,一掬水向前跃起,晶亮亮在空中划个弧线,又落入湖中。姚光雄在左边划桨,船驶向绿水深处。周红又一次掬水向前,水珠落在了姚光雄身上。姚往后看看,停下桨,站起来,双腿分开站在船帮上,一条腿弓起,上身倾斜过来,船斜过来,身体换到另一边,船晃到另一边。两个女孩哇哇叫起来,周红抓住船帮,一边笑着,脸却惊慌得红起来。

我停了桨,把手伸给周红。姚停止晃动的时候,田芬芬骂道:“姚光雄你要死啊!”一边捶过去。我看得出这棉花拳捶得姚很不过瘾,他看着田芬芬,恨不能直接拉起这拳头往自己身上捣。

我这边,周红已经两手抓着我手臂了,我的心跳得很快,超过了我的思维速度,我努力想着下一步该做什么。我想我最不应该忘记的是要给姚两块五毛,他岂止排了三次队。

上岸后,我们在草地上野餐。周红坐在我旁边,双腿优雅地搁在地上,像哥本哈根的美人鱼。太阳高高的,云头在天上缓缓移动,偶尔在我们坐的地方投下阴影。远处紫藤架前的广场上,另一拨年轻人跳着交谊舞。四喇叭录音机放着音乐,声音被风吹得一阵响一阵轻。

我喝着上海牌啤酒,周红啜着正广和汽水,她偶尔看看我,和我说几句话,更多时候眼睛看着别处。忽然,她用手臂磕一下我手臂,让我心里又一阵波动,我几乎能感觉到她手臂上汗毛的触觉。她说,你师傅。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不远处,我一分师和一个女的跟在一个骑童车的小女孩后面。那女的戴着眼镜,短发,白色短袖衬衫下是灰色裙子。那自然是我从未正式见过面的师娘。两人边走边说着话,我师傅脸上荡漾着笑意,让我很惊奇,原来他是会笑的。我正惊奇的时候,他大笑起来,笑声穿过所有嗡嗡的背景声,鼓荡着我的耳膜。我的天!

突然,童车磕到地上的碎石头,小女孩差点摔下来。我一分师一个箭步向前,稳稳扶住女儿身体,然后抱起来,满面慈祥。

我在单位里本来是不大搭理我师傅的,说不敬也可以。但人就这样,脱离了工作场合,有时候会变得亲切起来,看到他抱女儿的情景,就更加觉得亲切。我们这帮人里有人是认识部长的,就喊起来,林部长!

林部长把头转过来,看到我们,就走过来,我们都站起来,笑着,我和我师傅打了招呼,和他女儿也打了招呼,他让他女儿喊我叔叔,我觉得辈分上来说,叫哥哥合适一些。管他。总之,我把他女儿接过来抱了一会儿,他把我正式介绍给了他家林部长,林部长笑着说,哦,你就是小赵啊,有空来家玩。她又看了看我们摆在地上的水果和食物,连连说,不错不错,劳逸结合,年轻人就要这样。

我们都邀请他们一家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林部长连连说,不了不了,今天就不了,谢谢你们了,我们约了亲戚,要去公园餐厅碰头,下次,下次一定。

我们朝小女孩手里塞了一个苹果和一个桔子,女孩看看爸爸,我师傅说,小欣,应该怎么说呀,快谢谢大哥哥大姐姐。小女孩边用稚嫩的童声说,谢谢大哥哥大姐姐。

太阳还是老高,云头慢慢地走,天瓦蓝,风很凉爽。我一分师一家走远了,田芬芬说,他们孩子这么小。认识林部长的那位便说,他们结婚很晚的,他们有故事的。

划船回来后,我们一条船上的四个人便在食堂一起吃饭了。我和姚负责买饭买菜,她们负责占位子,吃完饭后清洗搪瓷盆和调羹。
哈哈哈~~~看到“最不应该忘记的是要给姚两块五“,服了,你简直太逗了!:D:D:D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这篇好看,值得开年第一篇:giggle:
谢谢鼓励!哈哈,不知道写去哪里,只希望看的人会想起一些往昔时光的斑驳影子。画画的人可以那么做,写字的人大概也可以。
 
最大赞力
0.53
当前赞力
100.00%
3、

礼拜天,室里年轻人相约到公园划船。这种活动,多半有一两对正暧昧着的人。暧昧的人还能感受清风明月,明确了关系的人多半脑子已经烧糊,不想大家一起玩了,老想找个大家看不见的地方做坏事。那时一家三代住16.8平方,每家每户都没有多余的房子,没地方摸索经验的男女只好去外滩防汛墙,一对一对抱得紧紧的,不然就会碰到别人身上。大家都旁若无人打Kiss,偷偷把手伸进对方衣服,没啥不好意思。没办法,逼出来的。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的。老早,人结婚早,二十来岁结婚,火气有地方去。现在,晚婚晚育,不到岁数谁给你分9.8平米房子?二十五六岁,一个个憋得脸碧绿,眼通红,脸上痘痘一茬一茬总也不消停。

胆子大的,夜里溜进公园去。但这很危险,出事的不少。被流氓盯上,就不是小事。开房?开侬魂灵头。住旅馆要介绍信,男女住一间,要结婚证户口簿。弄出事来,搞腐化,一顶帽子一戴,阳痿了不算,前途就完了。

离题了。七点不到,我到了姚光雄家弄堂口小便池旁边公用电话门外等他。我和姚说话投机,很要好。姚就属于雄性激素泛滥的,两颔皮肤有些不平,脸上总有几个疙瘩。他身高一米七六,戴一副黑框眼镜,穿一双白鞋。头发和我一样,三七开。

秋天凉爽,礼拜天早上,马路行道树枝叶繁茂,经历了热天的人们劫后余生般贪睡。弄堂里,穿着汗衫的妇人拎着篮头回家,里面放了芹菜、慈菇、活鲫鱼和一刀肋排。有个男人端着红色高脚痰盂,痰盂中段是两株牡丹,上面盖一个红色塑料盖子,到小便池来倒尿水。有一度痰盂也是要凭票供应的,并且痰盂早已远远脱离了最初的设计意图。公用电话阿姨已在窗口里面擦桌子,两部黑色胶木拨盘电话等待着第一个morning call,拨盘中间圆盘里写着每部电话的七位数字。姚提着一个书包从弄堂深处走出来,书包里装着前一天晚上买的红肠桔子袜底酥和面包。我说,多少钞票?我过一会给你。

姚说,嗨!我以为他会说不用给了,心头一喜。他说,一共五块。我说,娘的哪有那么巧正好五块的,又诈我钞票,阿诈里!他哈哈笑起来,我排三次队,娘的,脚步铜钿没有的?

我们租了三条船,我和周红同一条船。为啥在一条船上?你懂的。她穿了米色真丝连衣裙,坐在我左边,屁股底下垫着半张解放日报。我们在船尾,姚光雄和田芬芬在船中。周红人称叶塞尼亚,长波浪一甩,迷煞众生。至于皮肤白皙,吹弹可破,是江南女孩一般属性,教科书基础知识。

我哗啦哗啦在右边划浆,周红的手伸到水中去,往前挥一下,一掬水向前跃起,晶亮亮在空中划个弧线,又落入湖中。姚光雄在左边划桨,船驶向绿水深处。周红又一次掬水向前,水珠落在了姚光雄身上。姚往后看看,停下桨,站起来,双腿分开站在船帮上,一条腿弓起,上身倾斜过来,船斜过来,身体换到另一边,船晃到另一边。两个女孩哇哇叫起来,周红抓住船帮,一边笑着,脸却惊慌得红起来。

我停了桨,把手伸给周红。姚停止晃动的时候,田芬芬骂道:“姚光雄你要死啊!”一边捶过去。我看得出这棉花拳捶得姚很不过瘾,他看着田芬芬,恨不能直接拉起这拳头往自己身上捣。

我这边,周红已经两手抓着我手臂了,我的心跳得很快,超过了我的思维速度,我努力想着下一步该做什么。我想我最不应该忘记的是要给姚两块五毛,他岂止排了三次队。

上岸后,我们在草地上野餐。周红坐在我旁边,双腿优雅地搁在地上,像哥本哈根的美人鱼。太阳高高的,云头在天上缓缓移动,偶尔在我们坐的地方投下阴影。远处紫藤架前的广场上,另一拨年轻人跳着交谊舞。四喇叭录音机放着音乐,声音被风吹得一阵响一阵轻。

我喝着上海牌啤酒,周红啜着正广和汽水,她偶尔看看我,眨动一下长长的睫毛,和我说几句话,更多时候眼睛看着别处。忽然,她用手臂磕一下我手臂,让我心里又一阵波动,我几乎能感觉到她手臂上汗毛的触觉。她说,你师傅。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不远处,我一分师和一个女的跟在一个骑童车的小女孩后面。那女的戴着眼镜,短发,白色短袖衬衫下是灰色裙子。那自然是我从未正式见过面的师娘。两人边走边说着话,我师傅脸上荡漾着笑意,让我很惊奇,原来他是会笑的。我正惊奇的时候,他大笑起来,笑声穿过所有嗡嗡的背景声,鼓荡着我的耳膜。我的天!

突然,童车磕到地上的碎石头,小女孩差点摔下来。我一分师一个箭步向前,稳稳扶住女儿身体,然后抱起来,满面慈祥。

我在单位里本来是不大搭理我师傅的,说不敬也可以。但人就这样,脱离了工作场合,有时候会变得亲切起来,看到他抱女儿的情景,就更加觉得亲切。我们这帮人里有人是认识部长的,就喊起来,林部长!

林部长把头转过来,看到我们,就走过来,我们都站起来,笑着,我和我师傅打了招呼,和他女儿也打了招呼,他让他女儿喊我叔叔,我觉得辈分上来说,叫哥哥合适一些。管他。总之,我把他女儿接过来抱了一会儿,他把我正式介绍给了他家林部长,林部长笑着说,哦,你就是小赵啊,有空来家玩。她又看了看我们摆在地上的水果和食物,连连说,不错不错,劳逸结合,年轻人就要这样。

我们都邀请他们一家坐下来和我们一起吃,林部长连连说,不了不了,今天就不了,谢谢你们了,我们约了亲戚,要去公园餐厅碰头,下次,下次一定。

我们朝小女孩手里塞了一个苹果和一个桔子,女孩看看爸爸,我师傅说,小欣,应该怎么说呀,快谢谢大哥哥大姐姐。小女孩用稚嫩的童声说,谢谢大哥哥大姐姐。

太阳还是老高,云头慢慢地走,天瓦蓝,风很凉爽。我一分师一家走远了,田芬芬说,他们孩子这么小。认识林部长的那位便说,他们结婚很晚的,有故事的。

划船回来后,我们一条船上的四个人便在食堂一起吃饭了。我和姚负责买饭买菜,她们负责占位子,吃完饭后清洗搪瓷盆和调羹。我和我一分师,似乎没那么疙瘩了。
哈哈,我写过一篇倒船记,全部真实,
 
最大赞力
0.53
当前赞力
100.00%
给个链接呗:)

倒船记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87.44%

倒船记
写得很棒啊,继续:)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谢谢,就写了一个梗概,

缺好多东西,景色,天气,着装,相貌,对话,特别是缺少对人物的刻画,

我把一个好材料浪费了,

2021年,我想写个长的,让道德液体帮我加点聊,
大师出手,必定精品!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