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的太阳会从西边升起吗?因为荒谬,所以信仰,佩奇从身边的一件小事说起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忧心忡忡的新手妈妈的不相信

曾经碰到一个新手妈妈,忧心忡忡的向佩奇抱怨,前几天,给宝宝打抽血时,没有注意,护士到底有没有在打针前,做消毒工作。她担心针头不洁,会感染很多可怕的疾病:eek:

佩奇安慰她说:护士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绝无可能犯这种错误的。但是,她还是惴惴不安,自责没有留意。如果万一护士没有在抽血前做清理工作,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相信还是不相信呢?

蓝色还是红色

1609903870677.png 1609903888917.png


袋子里面放着红色和蓝色两种颜色的球。让你猜:如果从里面拿出一个球,会是什么颜色的,相信红球和兰球的几率各是50%。但是,如果已经拿出10个球,都是蓝色的。那么绝大部分人,都会猜下面一个是蓝色的球。

人类是就靠这种方法认识世界的,比如,我们为什么相信,太阳从东边出来?因为,从我们出生开始,每天太阳都从东边出来。所以,我们都会坚信,明天太阳从东边出来

如果,已经从袋子里拿出了1万球,都是蓝色的,再问:下一个拿出的球是什么颜色的?如果竟然有人坚持认为:下一个球,一定是红色的。这就可以说成是一种“信仰”了。

著名的大主教德尔图良的铮铮名言:因为荒谬,所以信仰

德尔图良(Tertullianus):著名的基督教教父哲学家。他的主张是信仰是不需要理性分析的,也是无需理由的。在理性的人看来荒谬的东西,往往就是他们信仰的对象。因此他们主张:“正因为荒谬,所以我才信仰。”

1609903834465.png

结论:作为普通人,我们相信下面一个球是蓝色的,明天,太阳会从东边升起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忧心忡忡的新手妈妈的不相信

曾经碰到一个新手妈妈,忧心忡忡的向佩奇抱怨,前几天,给宝宝打抽血时,没有注意,护士到底有没有在打针前,做消毒工作。她担心针头不洁,会感染很多可怕的疾病:eek:

佩奇安慰她说:护士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绝无可能犯这种错误的。但是,她还是惴惴不安,自责没有留意。如果万一护士没有在抽血前做清理工作,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那么我们到底应该相信还是不相信呢?

蓝色还是红色

浏览附件648349 浏览附件648350


袋子里面放着红色和蓝色两种颜色的球。让你猜:如果从里面拿出一个球,会是什么颜色的,相信红球和兰球的几率各是50%。但是,如果已经拿出10个球,都是蓝色的。那么绝大部分人,都会猜下面一个是蓝色的球。

人类是就靠这种方法认识世界的,比如,我们为什么相信,太阳从东边出来?因为,从我们出生开始,每天太阳都从东边出来。所以,我们都会坚信,明天太阳从东边出来

如果,已经从袋子里拿出了1万球,都是蓝色的,再问:下一个拿出的球是什么颜色的?如果竟然有人坚持认为:下一个球,一定是红色的。这就可以说成是一种“信仰”了。

著名的大主教德尔图良的铮铮名言:因为荒谬,所以信仰

德尔图良(Tertullianus):著名的基督教教父哲学家。他的主张是信仰是不需要理性分析的,也是无需理由的。在理性的人看来荒谬的东西,往往就是他们信仰的对象。因此他们主张:“正因为荒谬,所以我才信仰。”

浏览附件648348

结论:作为普通人,我们相信下面一个球是蓝色的,明天,太阳会从东边升起
非常同意。经过这种训练,人会自然地相信不可信,越离谱越信。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非常同意。经过这种训练,人会自然地相信不可信,越离谱越信。

信仰是有背后的原因的

这个新手妈妈不相信护士,在别人看来可笑。但是同样做过新手妈妈,其实我非常理解她,因为新做妈妈,角色非常不适应,压力 + 疲劳,产后忧郁症是“这种不信任”的具体表现。

她其实是给自己的紧张和焦虑找一个出口而已。

再谈: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的,不识庐山真面目。

比如,很多视频里的网红,在佩奇看来,纯属装神弄鬼,有很明显的逻辑错误,但很多人拍手叫好。而佩奇的文字,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强词夺理。

可能,存在的就是有其原因吧,失去存在的原因,就自然消失了吧。

比如,等孩子上了小学,这个妈妈,就不会再有这种担心了吧。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信仰是有背后的原因的

这个新手妈妈不相信护士,在别人看来可笑。但是同样做过新手妈妈,其实我非常理解她,因为新做妈妈,角色非常不适应,压力 + 疲劳,产后忧郁症是“这种不信任”的具体表现。

她其实是给自己的紧张和焦虑找一个出口而已。

再谈: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一样的,不识庐山真面目。

比如,很多视频里的网红,在佩奇看来,纯属装神弄鬼,有很明显的逻辑错误,但很多人拍手叫好。而佩奇的文字,在别人眼里,也不过是强词夺理。

可能,存在的就是有其原因吧,失去存在的原因,就自然消失了吧。

比如,等孩子上了小学,这个妈妈,就不会再有这种担心了吧。
你的这个例子,其实是一个普通妈妈在特殊的时候本能的多疑。换到大部分生活场景,她的智力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深度执迷者的心智,是经过长期训练造成的现在的扭曲程度。他们的特点是,什么越不对劲,越信。
这是很容易分辨的。甚至不用看到人,在论坛上偶尔看到某人的一个帖子几个字,就能看出来。

也许应该反过来说,有些事情因为信的人越信,不信的人越不信,所以这些事可以成为区分普通心智(不说正常,因为有些人不喜欢这个词)和那种特殊心智的试纸。
 
最后编辑: 2021-01-13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你的这个例子,其实是一个普通妈妈在特殊的时候本能的多疑。换到大部分生活场景,她的智力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深度执迷者的心智,是经过长期训练造成的现在的扭曲程度。他们的特点是,什么越不对劲,越信。
这是很容易分辨的。甚至不用看到人,在论坛上偶尔看到某人的一个帖子几个字,就能看出来。

也许应该反过来说,有些事情因为信的人越信,不信的人越不信,所以这些事可以成为区分普通心智(不说正常,因为有些人不喜欢这个词)和那种特殊心智的试纸。
其实相信某些匪夷所思的“正义”和“真相”。不是因为本身。

就象那个新手妈妈的产后忧郁一样,可能是心里对强者的极端崇拜,或是带着对谁有满腔仇恨,都可能是起因。

在历史上有没有在任总统被陷害的先例吗?没有。但就有人认为大规模舞弊是真相,其实,他们的信仰的产生有更深层的原因。

就象得病,正常人觉得,他咳嗽不止不可思议,其实是他肺部感染,而更深层的原因是新冠横行。

治标:消炎药,治本:疫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其实相信某些匪夷所思的“正义”和“真相”。不是因为本身。

就象那个新手妈妈的产后忧郁一样,可能是心里对强者的极端崇拜,或是带着对谁有满腔仇恨,都可能是起因。

在历史上有没有在任总统被陷害的先例吗?没有。但就有人认为大规模舞弊是真相,其实,他们的信仰的产生有更深层的原因。

就象得病,正常人觉得,他咳嗽不止不可思议,其实是他肺部感染,而更深层的原因是新冠横行。

治标:消炎药,治本:疫苗。
我有个朋友,理论物理学博士,基督教徒,相信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我说你不否认同位素年代测定吧?怎么解释化化石的年代测定,动不动就是几十几百千万年?
他说那是撒旦的诡计。

不过幸运的是他没有继续从事理论研究。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楼主你说妈妈带孩子看病。我想起孩子还小的时候,有次发烧了。我抱着去医院。是夏天,上海的桑拿天,孩子就穿单衣。医院是儿童医院,空调并不特别冷。量体温的时候,冲进来一支小小军队,奶奶(或姥姥)率领爸爸妈妈,妈妈抱着大(小)肉(宝)粽(宝)。他们也在那量体温。奶奶看到我和女儿,觉得这小婴儿衣不蔽体,太可怜了,这爸怎么当的,开始数落我。过会儿来了个护士,也是个好事者,看看大肉粽,说这么热的天,你们给孩子包成这样,没病也捂出病了。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我有个朋友,理论物理学博士,基督教徒,相信宇宙的历史只有几千年。我说你不否认同位素年代测定吧?怎么解释化化石的年代测定,动不动就是几十几百千万年?
他说那是撒旦的诡计。

不过幸运的是他没有继续从事理论研究。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D

只要不干专业领域,他这么想,没毛病。比如,佩奇就从来总相信:月亮上就是住着嫦娥。只要不负责登月,这么想,也可以呀。

他就想:本次大选有大规模的舞弊,没毛病(y),这是他的权利。但是,如果发动暴力,或者煽动暴力,就有毛病了(n):eek:

比如,前些日子,佩奇鄙视川普,简直是满地撒泼,60次官司,全部都输了。有人反驳:他没有违法,那是他的权利。但是,本次他煽动暴力,使国会山受辱,就是的的确确的违法了。

楼主你说妈妈带孩子看病。我想起孩子还小的时候,有次发烧了。我抱着去医院。是夏天,上海的桑拿天,孩子就穿单衣。医院是儿童医院,空调并不特别冷。量体温的时候,冲进来一支小小军队,奶奶(或姥姥)率领爸爸妈妈,妈妈抱着大(小)肉(宝)粽(宝)。他们也在那量体温。奶奶看到我和女儿,觉得这小婴儿衣不蔽体,太可怜了,这爸怎么当的,开始数落我。过会儿来了个护士,也是个好事者,看看大肉粽,说这么热的天,你们给孩子包成这样,没病也捂出病了。
是,这么个捂法,尤其孩子发烧,更加要不得了:rolleyes: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D

只要不干专业领域,他这么想,没毛病。比如,佩奇就从来总相信:月亮上就是住着嫦娥。只要不负责登月,这么想,也可以呀。

他就想:本次大选有大规模的舞弊,没毛病(y),这是他的权利。但是,如果发动暴力,或者煽动暴力,就有毛病了(n):eek:

比如,前些日子,佩奇鄙视川普,简直是满地撒泼,60次官司,全部都输了。有人反驳:他没有违法,那是他的权利。但是,本次他煽动暴力,使国会山受辱,就是的的确确的违法了。


是,这么个捂法,尤其孩子发烧,更加要不得了:rolleyes:
个人怎么想,当然可以。我个人认为,宗教的宣传,训练人只相信荒谬的事,越荒谬约相信。

这种现象在华人中的结果不算太严重。中文圈里的离谱谎言只能让一部分人去相信,从而是把他们自己和别人明显区分。

但是在我们隔壁强国,经过长期宗教宣传,有接近50%强国民众已经是这种越荒谬越相信的思维状态。这么高比例的盲信者对社会是危险的。

说到美国了,其实那些“美丽风景线”吃相是比较恶劣。不过说到底他们没有组织,没有行动纲领,只是泄愤似的搞破坏。

而他们的对手,有计划有能力,诱敌深入,等敌人犯下愚蠢的错误,在关键点上把敌人往死里搞。

这样的国家以后的发展会大有看头。我就希望美国继续慢慢变质,不要爆炸。也希望加拿大能够有足够的智慧和强国相处。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个人怎么想,当然可以。我个人认为,宗教的宣传,训练人只相信荒谬的事,越荒谬约相信。

这种现象在华人中的结果不算太严重。中文圈里的离谱谎言只能让一部分人去相信,从而是把他们自己和别人明显区分。

但是在我们隔壁强国,经过长期宗教宣传,有接近50%强国民众已经是这种越荒谬越相信的思维状态。这么高比例的盲信者对社会是危险的。

说到美国了,其实那些“美丽风景线”吃相是比较恶劣。不过说到底他们没有组织,没有行动纲领,只是泄愤似的搞破坏。

而他们的对手,有计划有能力,诱敌深入,等敌人犯下愚蠢的错误,在关键点上把敌人往死里搞。

这样的国家以后的发展会大有看头。我就希望美国继续慢慢变质,不要爆炸。也希望加拿大能够有足够的智慧和强国相处。
我们都是善良的“井绳”,毒蛇也不分美国还是中国

我直言一句,感觉AME1+2,总是以站到美国的对立面为荣。岂止,我们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至少佩奇认为,我们应该和老百姓站在一起,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

我们是井绳,不管是美国的还是中国的。他们是毒蛇,不管是美国的不要脸面政客,还是中国北京的...。


中国也不缺乌合之众

文化革命,大饥荒,右派,中国也从来不缺乌合之众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们都是善良的“井绳”,毒蛇也不分美国还是中国

我直言一句,感觉AME1+2,总是以站到美国的对立面为荣。岂止,我们是安分守己的老百姓,至少佩奇认为,我们应该和老百姓站在一起,不管是中国的,还是美国的。

我们是井绳,不管是美国的还是中国的。他们是毒蛇,不管是美国的不要脸面政客,还是中国北京的...。


中国也不缺乌合之众

文化革命,大饥荒,右派,中国也从来不缺乌合之众
我到不是站在美国的对立面。之所以这样的态度,一方面出于我的私心,一方面是我的公心。
私心是,你平时看着一个人摆着老大嘴脸到处打人,还欺负咱母国。现在看着他也倒霉了,要是咱心里不(嘿嘿你小子也有今天)一阵子,显得我做人不真实。
公心又有两方面:
公心一,美国的弱化有利于多级世界的发展,给其他国家和地区以机会。世界经济减少多一个国家的依赖。这一部分,在回答佩奇另一个贴提到过。
公心二,也许这是佩奇最不能同意的。民主不是最坏的制度,也不可能是最好的。作为民主标志的美国的衰弱,有助于破除世界范围对民主的崇拜和迷信,同样也会给世界各国机会,尝试适合他们国家现实的有效制度。

所以,与其说,我站在美国的对立面,不如说我站在世界其他国家那一边。我相信世界的变化,不利于美国,但有利于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世界。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我感觉到佩奇对我的一些想法不能同意。不是为抬杠,只是说到这了,顺着在多说几句。随时可以叫停。
至于说中国的百姓,有很多毛病。但是有一条他们比隔壁强国人强。他们经历过文革,经历过几十年的洗脑和运动,知道人性之恶被开发出来,社会会坏到什么地步。他们对各种洗脑的宗教和价值观更有抵抗力。
假设也有一个什么郎普在中国的话,估计支持的人到不了一半,那种泄愤似的话语,太熟悉了。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100.00%
我到不是站在美国的对立面。之所以这样的态度,一方面出于我的私心,一方面是我的公心。
私心是,你平时看着一个人摆着老大嘴脸到处打人,还欺负咱母国。现在看着他也倒霉了,要是咱心里不(嘿嘿你小子也有今天)一阵子,显得我做人不真实。
公心又有两方面:
公心一,美国的弱化有利于多级世界的发展,给其他国家和地区以机会。世界经济减少多一个国家的依赖。这一部分,在回答佩奇另一个贴提到过。
公心二,也许这是佩奇最不能同意的。民主不是最坏的制度,也不可能是最好的。作为民主标志的美国的衰弱,有助于破除世界范围对民主的崇拜和迷信,同样也会给世界各国机会,尝试适合他们国家现实的有效制度。

所以,与其说,我站在美国的对立面,不如说我站在世界其他国家那一边。我相信世界的变化,不利于美国,但有利于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世界。
坏人作恶,好人买单

看了AME1+2这番话,更印证了,这个世界不过是“劣币淘汰良币”,坏人作恶,好人买单的世界。

川普这样的野心家,往中国人身上泼脏水,美国里面,那些善良的人,买单AME1+2的不满。

极端组织搞恐怖袭击,善良的戴头巾的穆斯林买单全世界的仇恨。

世界是多么的无奈!

关于民主:

不见得所有人赞成的事情,一定是好事情,但是,如果所有人赞成,也不定就非得反对。

也许AME1+2,有点象禅宗的一个分支,用谤佛的方式,信佛吧。
我感觉到佩奇对我的一些想法不能同意。不是为抬杠,只是说到这了,顺着在多说几句。随时可以叫停。
至于说中国的百姓,有很多毛病。但是有一条他们比隔壁强国人强。他们经历过文革,经历过几十年的洗脑和运动,知道人性之恶被开发出来,社会会坏到什么地步。他们对各种洗脑的宗教和价值观更有抵抗力。
假设也有一个什么郎普在中国的话,估计支持的人到不了一半,那种泄愤似的话语,太熟悉了。

你看看园子里,有多少川粉,就知道了。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
坏人作恶,好人买单

看了AME1+2这番话,更印证了,这个世界不过是“劣币淘汰良币”,坏人作恶,好人买单的世界。

川普这样的野心家,往中国人身上泼脏水,美国里面,那些善良的人,买单AME1+2的不满。

极端组织搞恐怖袭击,善良的戴头巾的穆斯林买单全世界的仇恨。

世界是多么的无奈!

关于民主:

不见得所有人赞成的事情,一定是好事情,但是,如果所有人赞成,也不定就非得反对。

也许AME1+2,有点象禅宗的一个分支,用谤佛的方式,信佛吧。


你看看园子里,有多少川粉,就知道了。
那倒不至于。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