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流金岁月》,感叹人生有一知己足矣!

最大赞力
2.23
当前赞力
100.00%
目前追到20集,特别感慨剧中朱锁锁和蒋南孙之间的友谊。

回想一下自己在不同阶段也曾拥有过几个要好的朋友,没有经历过剧中人物那样的故事,可也自认为彼此很要好,但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迁有些变了,变得再也找不回了。

小学时候的好朋友只是一群玩伴,一群放学以后结伴挖野菜放假以后结伴疯玩不知道回家的小朋友。

中学的好朋友是校长的女儿,随她爸爸工作调动到我们中学的,蒙古族,我清晰地记得她爸爸的名字是5个字的,白字开头,而她的姓是乌。我俩非常好,但初中毕业上高中以后再没联系过。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方便的联络方式,而且大家都以学习为主。现在没有一丁点儿她的消息。

高中时女同学都是结伴搭伙,我也有个好朋友。我在以前的帖子里说过,我俩大学报同一所学校,因为我被顶替而去了另外一所,但还在同一个城市。大学期间我们都有走动,周末偶尔会到对方学校玩,保持着跟高中差不多的友谊。直到毕业分配,大家各奔东西,接着忙于工作,结婚,生小孩等等,失去了联系,直到前几年才通过我妹夫单位另外一个高中同学加上了她的微信。她第一句话说的是她以为这辈子我们都联系不上了。

大学时我们女同学关系都还不错,尤其我们宿舍,但还是有两个最要好的。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毕业的时候我跟其中一位好朋友和她的爸妈一起到的北京,住在她爸爸单位在北京的招待所,她还陪我到单位报到。毕业以后她俩到北京出差看过我一两次,之后再没见过。上次同学聚会她们还相约退休以后来加拿大找我玩儿。

工作了,我们有4个外地进京的女孩子成为了朋友,我们其中3个在同一科室但不同的课题组,不涉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名利东西,所以大家相处也很愉快。我们4个人也是各有特色,其中一个性格大大咧咧,走路一摇一晃穿拖鞋上班那种,最后一个结婚。另外一个找了个同是研究生的老公,两个人在我们几个眼中就是个笑料,没事就拿来取笑,他们两人能大打出手打到街上。我们这个朋友还割过腕,然后跑我家呆着,但也始终没离得了婚。再一个辞职以后我们还电话联系过的,她还不止一次到过我家,突然某一天她们全家在我们另外3个人的视线中一起消失,从此杳无音信。此刻不知道她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很多人猜测她们家应该移民了,我曾幻想过哪一天我能在加拿大的街头遇见她。4个好朋友这么走着走着就散了。

移民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两眼一抹黑,只有一个在朋友婚礼上认识的一个后来成为朋友的人,他说他家早就移民加拿大了,而他是空中飞人,老婆孩子常住加拿大。后来通过他老婆在这边又认识了一家,然后慢慢地发展到5、6家,再通过周围邻居又认识几位。大家年龄相仿经历相近,一起玩儿的时候也还挺开心的。

现在每天追着这个剧看着朱锁锁和蒋南孙还是不由怀念起自己跟过去的老朋友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了。

我因为大宝(我家老狗狗)的关系已经7、8年没回过国了,现在大宝走了可是疫情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消除,到那时候我一定回国多住几个月,一一拜访我的老朋友们。小时候的玩伴变化都太巨大,算是彻底散了,中学的好朋友能找到的几率也几乎为零,如今工作时候的朋友都离职不知去向,但我非常坚定地相信,高中,大学朋友的友谊一定可以在我们相见的那一刻重回过去的时光,而且随着岁月的推移得到升华。好期待那一天。

E3142EC0-E354-4F7B-832B-3927B51F2472.jpeg
 
最大赞力
0.06
当前赞力
96.50%
谢谢大家的赞:wdb19:
也谢谢船帆大哥的超赞,您太客气了,一个赞我就已经很:wdb6:了。

很高兴在家园结识了你们这样一些朋友,大家虽未曾谋面但心灵已然相通。每天家园刷刷刷,看看熟识的朋友,是我的一大乐事。:wdb19:


💐🌟是的,时代改变了,交流的方式有了很大变化,很难想象没有网络,怎么度过这样长时间的疫情。。😛💐🌟
 
最大赞力
0.32
当前赞力
98.47%
目前追到20集,特别感慨剧中朱锁锁和蒋南孙之间的友谊。

回想一下自己在不同阶段也曾拥有过几个要好的朋友,没有经历过剧中人物那样的故事,可也自认为彼此很要好,但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迁有些变了,变得再也找不回了。

小学时候的好朋友只是一群玩伴,一群放学以后结伴挖野菜放假以后结伴疯玩不知道回家的小朋友。

中学的好朋友是校长的女儿,随她爸爸工作调动到我们中学的,蒙古族,我清晰地记得她爸爸的名字是5个字的,白字开头,而她的姓是乌。我俩非常好,但初中毕业上高中以后再没联系过。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方便的联络方式,而且大家都以学习为主。现在没有一丁点儿她的消息。

高中时女同学都是结伴搭伙,我也有个好朋友。我在以前的帖子里说过,我俩大学报同一所学校,因为我被顶替而去了另外一所,但还在同一个城市。大学期间我们都有走动,周末偶尔会到对方学校玩,保持着跟高中差不多的友谊。直到毕业分配,大家各奔东西,接着忙于工作,结婚,生小孩等等,失去了联系,直到前几年才通过我妹夫单位另外一个高中同学加上了她的微信。她第一句话说的是她以为这辈子我们都联系不上了。

大学时我们女同学关系都还不错,尤其我们宿舍,但还是有两个最要好的。我们一起上课一起去食堂吃饭一起逛街一起看电影。毕业的时候我跟其中一位好朋友和她的爸妈一起到的北京,住在她爸爸单位在北京的招待所,她还陪我到单位报到。毕业以后她俩到北京出差看过我一两次,之后再没见过。上次同学聚会她们还相约退休以后来加拿大找我玩儿。

工作了,我们有4个外地进京的女孩子成为了朋友,我们其中3个在同一科室但不同的课题组,不涉及其他乱七八糟的名利东西,所以大家相处也很愉快。我们4个人也是各有特色,其中一个性格大大咧咧,走路一摇一晃穿拖鞋上班那种,最后一个结婚。另外一个找了个同是研究生的老公,两个人在我们几个眼中就是个笑料,没事就拿来取笑,他们两人能大打出手打到街上。我们这个朋友还割过腕,然后跑我家呆着,但也始终没离得了婚。再一个辞职以后我们还电话联系过的,她还不止一次到过我家,突然某一天她们全家在我们另外3个人的视线中一起消失,从此杳无音信。此刻不知道她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很多人猜测她们家应该移民了,我曾幻想过哪一天我能在加拿大的街头遇见她。4个好朋友这么走着走着就散了。

移民来到这个陌生的国度,两眼一抹黑,只有一个在朋友婚礼上认识的一个后来成为朋友的人,他说他家早就移民加拿大了,而他是空中飞人,老婆孩子常住加拿大。后来通过他老婆在这边又认识了一家,然后慢慢地发展到5、6家,再通过周围邻居又认识几位。大家年龄相仿经历相近,一起玩儿的时候也还挺开心的。

现在每天追着这个剧看着朱锁锁和蒋南孙还是不由怀念起自己跟过去的老朋友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了。

我因为大宝(我家老狗狗)的关系已经7、8年没回过国了,现在大宝走了可是疫情还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彻底消除,到那时候我一定回国多住几个月,一一拜访我的老朋友们。小时候的玩伴变化都太巨大,算是彻底散了,中学的好朋友能找到的几率也几乎为零,如今工作时候的朋友都离职不知去向,但我非常坚定地相信,高中,大学朋友的友谊一定可以在我们相见的那一刻重回过去的时光,而且随着岁月的推移得到升华。好期待那一天。

浏览附件648499
哈哈,好久没追剧的路过。。。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