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7、

那几天日子很难过。周红与上一次田芬芬一样,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那个完美的吃饭结构,被两块带鱼打破了。而且越有人去劝,她便越生气,还掉了眼泪,弄得我也很伤心。

晚上,姚把两脚搁在我床上,数落我。他的话与脚臭味和走廊上火油炉子散发的味道搅在一起,冲进我的脑腔。我还没有混到自己在走廊里点个火油炉做菜这一步,便要失去这可能性了,这让我好生烦恼。凡是到了这一步的兄弟,都自说自话把集体宿舍当成了私人领地,把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活生生做成了女人。
 
最后编辑: 2021-01-25
最大赞力
0.07
当前赞力
76.57%
6、

那几天日子很难过。周红与上一次田芬芬一样,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那个完美的吃饭结构,被两块带鱼打破了。而且越有人去劝,她便越生气,还掉了眼泪,弄得我也很伤心。

晚上,姚把两脚搁在我床上,数落我。他的话与脚臭味和走廊上火油炉子散发的味道搅在一起,冲进我的脑腔。我还没有混到自己在走廊里点个火油炉做菜这一步,便要失去这可能性了,这让我好生烦恼。凡是到了这一步的兄弟,都自说自话把集体宿舍当成了私人领地,把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活生生做成了女人。

我说,娘的不就是两块带鱼吗?给人吃两块带鱼怎么了?那能说明什么?

这是两块带鱼吗,是带鱼吗?你他妈连这都闹不明白,还谈什么恋爱?你和李航在一起呆了三天三夜,这还是带鱼吗?你这就是把鱼骨头生生往周红喉咙里塞,懂吗?

我和她是三天三夜吗?他妈弄得罗宾逊漂流荒岛世界就剩了孤男寡女一样。夜里都还有不少人一起上班呢。

你还真想孤男寡女?姚伸出脚丫子踢我,脚在空气里划拉了一下,离我至少还有一尺距离。你他妈真孤男寡女,我第一个就不答应,凭什么你小子一人独占这两大美女?

我笑起来,虽然脑子还是被各种味道和不确定的明天折磨。想起耳鬓厮磨的那些时刻,我便害怕失去周红。

我告诉你,那么多男人的眼睛盯着李航,李航便是许许多多女人的敌人,是周红的敌人,这是公理,不需要论证,没有为什么。你一下勾着了两个,就是所有男人的敌人,没有为什么。

我哪里勾着两个了?我碰都没碰她一下。

畜生啊,你还想碰她?那么多人,流着口水,连跟她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你还想碰?我就知道一小子,天天早上算好时间走樟树林里的那小道,就因为李航每天要经过那里。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李航注意到他没有。

那么夸张?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的苦。

好吧,有些事情,我后来想明白,没道理可讲,况且不作的女人似乎就不是女人,讲道理的感情就不是爱情。

过了几天,周红气消了,我腆着脸主动凑到她办公桌前,引来大姐们一顿数落,骂我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我不还口,还十三点般嘿嘿笑。田芬芬又去劝了劝,我红顺水推舟,回来一起吃饭了。这一次带了糖醋小排,酸酸甜甜,意味深长。她也不看我,看着窗外的芭蕉,来来往往的人流。吃完了,我想表现得好一点,主动收拾餐具时,她打落了我贱贱的手,和芬芬一起去长长的水槽洗餐具,两人有说有笑。风暴过去了。

后来,周红告诉我,我师傅找过她,跟她说,千万别闹过头,他说我是个好小伙子,对她是认真的。再说这一次我是帮他的忙才去跟的项目。我听了,很惊讶,有些后悔从前对他的态度。

你师傅人蛮好的。周红说。我说,还行吧,技术差点,也不合群。周红说,你对他好点,他家林部长,多少人想走的门路。我说,你有些庸俗啊。周红说,我怎么庸俗了?怎么庸俗了?就你清高?

说完她便转过头去生气了。那时她坐在我床上,外面走廊里,火油炉里传来炒菜的声音,我似乎看见那些沾满了油污的小木桌、墙壁和纤维板,提醒我很多还没有达到的目标。我虽然为这些邪恶的目标产生罪恶感,但还是情不自禁抱住她美妙无比的身体,嘴巴凑过去,又一次得罪了很多挂念着叶塞尼亚的男人,把她给亲吻了,陷入晕晕乎乎的状态中。

我第一次去我师傅家拜访是和周红一起去的。我提前跟师傅说了一下,他说,来吧,我搞几个菜,一起喝点。我说不了,您不用忙,我就去看看小欣。我师傅很高兴,脸上的笑一下灿烂无比,像刚刚还被云翳遮得寡淡的阳光,一阵轻柔的风后,无遮无拦把万物照得熠熠生辉。原来一个男人可以因为自己的女儿变得如此纯粹。我的心被碰了一下,被感动了。

我们买了一个上发条的汽车,一个洋娃娃,还买了水果。后来,周红说,烟酒总是要的,你是第一次去师傅家里,这和第一次见丈母娘和老丈人没多大区别。我那时已经见过周红父母了。于是我没收了好几个人的香烟票,买了一条牡丹和一条中华烟,拎了两瓶熊猫大曲,第一次去我师傅家。

周红那时是工人编制,而所有设计员都是干部编制。工人编制和干部编制,怎么说呢,就好像医生和护士,护士几乎永远进不了医生行列。如果可以转为干部编制,她便可以打开更加广阔的人生道路。她正读夜大学,快毕业了。听说最近有一批转编制的名额,而这当然是干部部门的权力。还有比我这样的更加接近水面的楼台吗?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周红去拜访师傅家的提议,因为这是我的责任,为自己心爱的女孩创造更美好的未来。再说这并不违反政策,只是把事情做得更确定一些。

我本来以为我师傅家一定很宽敞,但也不过是个两居室。我师傅看到我礼物那么隆重,连连说,过啦过啦,小赵,过啦。你一会儿拿回去一些,用不着用不着,来坐坐嘛,过了。

我连连说,应该的,应该的。周红笑着,很乖巧地坐在我边上。林部长穿着家常衣服,忙着给我们倒茶,小欣把洋娃娃抱在怀里,看着发条汽车呜一下开到饭桌底下,嘎嘎笑了起来。

林部长问,小赵,工作还适应吧,听说你干得不错呢。我说,哪里,我师傅带得好。林部长说,哎,这不是老实话。你师傅有自知之明,他带不了你,他自己跟我说的。我师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还听说你们称他一分师呢,对吧?

这便弄得我尴尬了,恨不得找个地缝。好在周红轻轻地在旁边说,没有,林部长,小赵从来不这样说的。

林部长哈哈笑起来,说,说也没关系,没冤枉他,他就是这么个人,轴,爱钻个牛角尖,钻进去怎么也拉不出来。他以前和猪打交道,怎么想怎么说,猪都不反对他的,习惯一个人自说自话了。正平,我说得对不对?

我师傅嘿嘿一笑,说,领导说的,肯定对。林部长说,别打哈哈,你就说,是不是事实,我那年去看你,你就一个人对着猪在唠叨。我师傅又嘿嘿笑,说,对。那时只有猪回答我,不反对我。

我有些好奇,问,林部长,您一直就认识我师傅?

林部长说,是,我刚生下来,我爸就答应了给他做老婆。后来他爸被抓了,我爸便老在我耳朵旁边鼓噪,说我是被许给了许家的,他不能食言。我很好奇,有一年偷偷坐了一天一夜车去安徽看他们,没想到真的觉得我该是这家的媳妇。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要和一个猪倌一起过了。

林部长说着的时候,我师傅笑着,怀里抱着女儿,眼睛看着茶几上的水果。我想,这该是一个曲折的故事,有关纯洁的爱情,有关这个世界的美好。
看着故事,想起俺的所谓干部编制档案,自从单位一走了之,不知道档案是在单位,还是,放在人才交流中心,或者,没人管就丢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看着故事,想起俺的所谓干部编制档案,自从单位一走了之,不知道档案是在单位,还是,放在人才交流中心,或者,没人管就丢了?
不能,丢不了。您老人家百年之后它还在。
 
最大赞力
0.03
当前赞力
53.98%
6、

那几天日子很难过。周红与上一次田芬芬一样,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那个完美的吃饭结构,被两块带鱼打破了。而且越有人去劝,她便越生气,还掉了眼泪,弄得我也很伤心。

晚上,姚把两脚搁在我床上,数落我。他的话与脚臭味和走廊上火油炉子散发的味道搅在一起,冲进我的脑腔。我还没有混到自己在走廊里点个火油炉做菜这一步,便要失去这可能性了,这让我好生烦恼。凡是到了这一步的兄弟,都自说自话把集体宿舍当成了私人领地,把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活生生做成了女人。

我说,娘的不就是两块带鱼吗?给人吃两块带鱼怎么了?那能说明什么?

这是两块带鱼吗,是带鱼吗?你他妈连这都闹不明白,还谈什么恋爱?你和李航在一起呆了三天三夜,这还是带鱼吗?你这就是把鱼骨头生生往周红喉咙里塞,懂吗?

我和她是三天三夜吗?他妈弄得罗宾逊漂流荒岛世界就剩了孤男寡女一样。夜里都还有不少人一起上班呢。

你还真想孤男寡女?姚伸出脚丫子踢我,脚在空气里划拉了一下,离我至少还有一尺距离。你他妈真孤男寡女,我第一个就不答应,凭什么你小子一人独占这两大美女?

我笑起来,虽然脑子还是被各种味道和不确定的明天折磨。想起耳鬓厮磨的那些时刻,我便害怕失去周红。

我告诉你,那么多男人的眼睛盯着李航,李航便是许许多多女人的敌人,是周红的敌人,这是公理,不需要论证,没有为什么。你一下勾着了两个,就是所有男人的敌人,没有为什么。

我哪里勾着两个了?我碰都没碰她一下。

畜生啊,你还想碰她?那么多人,流着口水,连跟她说句话的勇气都没有,你还想碰?我就知道一小子,天天早上算好时间走樟树林里的那小道,就因为李航每天要经过那里。他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李航注意到他没有。

那么夸张?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的苦。

好吧,有些事情,我后来想明白,没道理可讲,况且不作的女人似乎就不是女人,讲道理的感情就不是爱情。

过了几天,周红气消了,我腆着脸主动凑到她办公桌前,引来大姐们一顿数落,骂我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我不还口,还十三点般嘿嘿笑。田芬芬又去劝了劝,我红顺水推舟,回来一起吃饭了。这一次带了糖醋小排,酸酸甜甜,意味深长。她也不看我,看着窗外的芭蕉,来来往往的人流。吃完了,我想表现得好一点,主动收拾餐具时,她打落了我贱贱的手,和芬芬一起去长长的水槽洗餐具,两人有说有笑。风暴过去了。

后来,周红告诉我,我师傅找过她,跟她说,千万别闹过头,他说我是个好小伙子,对她是认真的。再说这一次我是帮他的忙才去跟的项目。我听了,很惊讶,有些后悔从前对他的态度。

你师傅人蛮好的。周红说。我说,还行吧,技术差点,也不合群。周红说,你对他好点,他家林部长,多少人想走的门路。我说,你有些庸俗啊。周红说,我怎么庸俗了?怎么庸俗了?就你清高?

说完她便转过头去生气了。那时她坐在我床上,外面走廊里,火油炉里传来炒菜的声音,我似乎看见那些沾满了油污的小木桌、墙壁和纤维板,提醒我很多还没有达到的目标。我虽然为这些邪恶的目标产生罪恶感,但还是情不自禁抱住她美妙无比的身体,嘴巴凑过去,又一次得罪了很多挂念着叶塞尼亚的男人,把她给亲吻了,陷入晕晕乎乎的状态中。

我第一次去我师傅家拜访是和周红一起去的。我提前跟师傅说了一下,他说,来吧,我搞几个菜,一起喝点。我说不了,您不用忙,我就去看看小欣。我师傅很高兴,脸上的笑一下灿烂无比,像刚刚还被云翳遮得寡淡的阳光,一阵轻柔的风后,无遮无拦把万物照得熠熠生辉。原来一个男人可以因为自己的女儿变得如此纯粹。我的心被碰了一下,被感动了。

我们买了一个上发条的汽车,一个洋娃娃,还买了水果。后来,周红说,烟酒总是要的,你是第一次去师傅家里,这和第一次见丈母娘和老丈人没多大区别。我那时已经见过周红父母了。于是我没收了好几个人的香烟票,买了一条牡丹和一条中华烟,拎了两瓶熊猫大曲,第一次去我师傅家。

周红那时是工人编制,而所有设计员都是干部编制。工人编制和干部编制,怎么说呢,就好像医生和护士,护士几乎永远进不了医生行列。如果可以转为干部编制,她便可以打开更加广阔的人生道路。她正读夜大学,快毕业了。听说最近有一批转编制的名额,而这当然是干部部门的权力。还有比我这样的更加接近水面的楼台吗?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周红去拜访师傅家的提议,因为这是我的责任,为自己心爱的女孩创造更美好的未来。再说这并不违反政策,只是把事情做得更确定一些。

我本来以为我师傅家一定很宽敞,但也不过是个两居室。我师傅看到我礼物那么隆重,连连说,过啦过啦,小赵,过啦。你一会儿拿回去一些,用不着用不着,来坐坐嘛,过了。

我连连说,应该的,应该的。周红笑着,很乖巧地坐在我边上。林部长穿着家常衣服,忙着给我们倒茶,小欣把洋娃娃抱在怀里,看着发条汽车呜一下开到饭桌底下,嘎嘎笑了起来。

林部长问,小赵,工作还适应吧,听说你干得不错呢。我说,哪里,我师傅带得好。林部长说,哎,这不是老实话。你师傅有自知之明,他带不了你,他自己跟我说的。我师傅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还听说你们称他一分师呢,对吧?

这便弄得我尴尬了,恨不得找个地缝。好在周红轻轻地在旁边说,没有,林部长,小赵从来不这样说的。

林部长哈哈笑起来,说,说也没关系,没冤枉他,他就是这么个人,轴,爱钻个牛角尖,钻进去怎么也拉不出来。他以前和猪打交道,怎么想怎么说,猪都不反对他的,习惯一个人自说自话了。正平,我说得对不对?

我师傅嘿嘿一笑,说,领导说的,肯定对。林部长说,别打哈哈,你就说,是不是事实,我那年去看你,你就一个人对着猪在唠叨。我师傅又嘿嘿笑,说,对。那时只有猪回答我,不反对我。

我有些好奇,问,林部长,您一直就认识我师傅?

林部长说,是,我刚生下来,我爸就答应了给他做老婆。后来他爸被抓了,我爸便老在我耳朵旁边鼓噪,说我是被许给了许家的,他不能食言。我很好奇,有一年偷偷坐了一天一夜车去安徽看他们,没想到真的觉得我该是这家的媳妇。我本来以为我这辈子要和一个猪倌一起过了。

林部长说着的时候,我师傅笑着,怀里抱着女儿,眼睛看着茶几上的水果。我想,这该是一个曲折的故事,有关纯洁的爱情,有关这个世界的美好。
有点被林部长感动到,一定是个曲折美好,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

“我红”,笔误还是昵称?很in嘛:p

周红是个很懂事乖巧的女孩子,要珍惜要珍惜呀!医生和护士很搭啊,都是医生怎么能显出你的高大咧?🤭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家园币净值溢价/折扣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