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师 (8)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89.76%
8、

林部长并没有详细叙述他们的爱情故事,显然,这是他们值得终身咀嚼的甜蜜往事。她只是说,她好不容易找到他们居住的地方,见到了留着短发风风火火的女主人。在她的要求下,未来的婆婆带着她去了村外的养猪场。她远远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猪舍外的矮墙上,高一声低一声地说着话。她们走近了,年轻的许正平跳下来,许妈问,你啰嗦什么呢?许正平说,它们不听话,我训话呢。许妈说,不行,跟你爸差远了。你爸带队伍,成千上万号人,是人,那多复杂,令行禁止,没二话。



也许是说得太兴奋,我失眠了,过了三点才睡着。
 
最后编辑: 2021-01-25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93.76%
8、

林部长并没有详细叙述他们的爱情故事,显然,这是他们值得终身咀嚼的甜蜜往事。她只是说,她好不容易找到他们居住的地方,见到了留着短发风风火火的女主人。在她的要求下,未来的婆婆带着她去了村外的养猪场。她远远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猪舍外的矮墙上,高一声低一声地说着话。她们走近了,年轻的许正平跳下来,许妈问,你啰嗦什么呢?许正平说,它们不听话,我训话呢。许妈说,不行,跟你爸差远了。你爸带队伍,成千上万号人,是人,那多复杂,令行禁止,没二话。

林部长笑起来,好像那话就是这 一刻说出来的。

那一年秋天,单位搞第三梯队建设。现在的人,可能搞不明白第三梯队是什么意思。这首先是从上面开始的一个事情。经过文革,各级领导班子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按说,吃粮会出现青黄不接,人事怎么可能青黄不接呢?因为文革十年,几乎所有人都裹挟其中,人家去游行,你不去不行,人家打砸抢,你旁观不行,革命高潮,你不高潮不行。听见人家叫床,你不叫不行,虽然很尴尬,也不得不做。被打倒的老干部重新掌权后,十年文革中掌权的人自然是不能用了,环顾四周,老的老,少的少。老家伙日暮西山,第三代少不更事,治国理政出现断代,高层推出了一个第三梯队建设计划,建设日后高级领导干部储备库。以后的干部,原则上从第三梯队名单中勾选。上行下效,在单位里,也出现了这档子事。

我很幸运,被列入了第三梯队。列入梯队的要求其实不高,学历年龄和文革中的表现。我们这个年纪,文革中想表现也没有机会。

姚又一次显示了百事通和获取信息的非凡能力。他早早便知道了民品部门有两个推举名额。他掐算了一下,一个名额必定是我的,另外一个,姚暗示过我,让我帮忙说一嘴。他认为我有这个能力,但我觉得在这样的事情上我其实没有这个能力。周红的转干是一回事,能否列入第三梯队,是另一码事。周红转干的前提是这件事情多半看硬指标,名额也多,人为因素不大,而第三梯队明显不是这么回事情,况且,我那时连自己能不能进入名单都是不知道的。

结果,我和工艺室的李航进入了第三梯队。

我和李航搬到了同一间办公室,同时挂职副部长助理。说白了就是实习生。但却是一步登天的实习生,越过了组长、室主任,坐进了副部长办公室。我们部门有四个副部长,本来他们在一个办公室办公,现在两个排名靠后的副部长搬到另外一间办公室去了。

我不知道李航是否知道,因为她,周红和我闹过别扭。但我知道,消息宣布的当晚,周红在我宿舍里,我们之间的谈话小心翼翼,处处透着微妙。

我走进新办公室时,心情也是微妙的。说我不高兴与李航一起办公,那不可能。谁不愿意和美女一起办公?但瓜田李下,周红怎么想,其他人怎么看,我不得不顾忌。

她比我先到办公室,我进去时,她正在擦桌子。窗台上宋副部长留下的棕竹盆景沐浴在深秋的阳光里。看到我进去,她笑了起来。那不是笑了笑就收住的笑,而是见到老朋友老熟人那般持续好长时间的笑。这笑能溶解在空气里,让环境产生甜丝丝的味道。她手一扬,把抹布扔了过来,说,赵,一会儿开部务会议。我说,好。她走到外面,从走廊上的保温桶里倒开水,我发现她穿了一条深棕色裤子,不是喇叭裤,裤线笔挺,中规中矩。

因为组织部门早已来宣布过任命事项,部务会议就直截了当谈工作安排问题。我们部长姓瞿,是文革前的大学生。他对我们列席部务会议表示欢迎,并简略阐述了建设第三梯队对党、国家和单位的重大意义,然后宣布我的职责是协助主管技术的副部长,李航协助管理生产的副部长。我们都煞有介事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部务会议开了很久,不知不觉便过了午饭时间。散会之后我们走到食堂,吃饭的人已经不多了。周红还守在我们平时一直吃饭的地方,姚和芬芬已经走了。远远地,我看到她低头看了看手表,显然担心自己会迟到。

我变成第三梯队后的直接后果,便是姚和芬芬不再与我们一起吃午饭了。曾经被看做牢不可破的稳定结构,很容易就被打破了。一连好几天都是我和周红一起吃饭。我远远地看到姚在另外一个角落里,明明看到我也不过来。姚也不到我宿舍来了。

终于,我忍不住了,有一天下班后去了他宿舍。田芬芬也在,看到我进去,笑着打招呼,赵来啦。我说是,找姚聊几句。姚说,赵助理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呀。我说,姚,这就没意思啦。

啥没意思?姚说。芬芬说,你不会好好说话吗?姚说,有啥可聊的?都不在一个频道了,牛头马嘴,聊什么?我说,姚,你知道我这件事情上说不上话的。姚说,你都没说,怎么知道说不上话?亏我一直把你当哥们。

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他要这样想了,怎么解释都没用。我从他宿舍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月亮越过树梢,花园里的植物被蒙上一层薄纱。喷水池里的喷泉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一切都很温柔,而我的心情很糟糕。凉凉的空气让我从刚刚的委屈和气愤中慢慢恢复。我不想回宿舍去,走到小桥上,凭栏吸气,好像那样就可以把身体里的所有空气都换一遍,把所有烦恼都过滤掉。月光下,可以看见水里草金鱼的背脊,有的静止在那里,有的游得很慢,比白天慢得多。

身后传来李航的声音,嗨,赵,发什么呆?我回头,李航站在小桥石阶下,仰头对我说话。我笑说,没有,没发呆,看金鱼呢。她说,晚上看什么金鱼。我说,月光下,很美。她说,这倒是,月光这么好。她走上来,站到我身旁,低头看水里的金鱼,鬓边的头发往下散了,她用手挽了一下。她换掉了白天中规中矩的毛料裤子,穿上了牛仔裤。我抬起头,看到小湖塘对面的草地上,月光下,长椅上,有些人坐着。远远的,宿舍楼里传来口琴吹出的旋律,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我在心里和着那旋律,直到一阵急骤的吉他声音响起,伴着吉他,一个粗犷的嗓音吼着,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这就是没有方向,没有方向的意思。

真的很美。她说。

是。

好像回到了校园里。她说。

我也觉得,这一刻又变得单纯了一些,似乎回到了校园里。我决定暂时忘记那些烦恼,我决定坦然接受那些命该遭遇的事情了。如果我命该失去一个可以骂我畜生的好朋友,我除了痛心以外,只有接受。我深信自己问心无愧,对得起我们的友谊。

那一夜,我记得我说了很多很多话,涉及了很多话题。我想,荷尔蒙再一次起了作用,让我似乎有了高水平的谈吐,甚至在关于艺术、文学、哲学和对社会问题的探讨上,也说得头头是道。
志同道合,机会在叩门...... (y) :wdb6: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52.20%
8、

林部长并没有详细叙述他们的爱情故事,显然,这是他们值得终身咀嚼的甜蜜往事。她只是说,她好不容易找到他们居住的地方,见到了留着短发风风火火的女主人。在她的要求下,未来的婆婆带着她去了村外的养猪场。她远远看到一个年轻人站在猪舍外的矮墙上,高一声低一声地说着话。她们走近了,年轻的许正平跳下来,许妈问,你啰嗦什么呢?许正平说,它们不听话,我训话呢。许妈说,不行,跟你爸差远了。你爸带队伍,成千上万号人,是人,那多复杂,令行禁止,没二话。

林部长笑起来,好像那话就是这 一刻说出来的。

那一年秋天,单位搞第三梯队建设。现在的人,可能搞不明白第三梯队是什么意思。这首先是从上面开始的一个事情。经过文革,各级领导班子出现了青黄不接的现象。按说,吃粮会出现青黄不接,人事怎么可能青黄不接呢?因为文革十年,几乎所有人都裹挟其中,人家去游行,你不去不行,人家打砸抢,你旁观不行,革命高潮,你不高潮不行。听见人家叫床,你不叫不行,虽然很尴尬,也不得不做。被打倒的老干部重新掌权后,十年文革中掌权的人自然是不能用了,环顾四周,老的老,少的少。老家伙日暮西山,第三代少不更事,治国理政出现断代,高层推出了一个第三梯队建设计划,建设日后高级领导干部储备库。以后的干部,原则上从第三梯队名单中勾选。上行下效,在单位里,也出现了这档子事。

我很幸运,被列入了第三梯队。列入梯队的要求其实不高,学历年龄和文革中的表现。我们这个年纪,文革中想表现也没有机会。

姚又一次显示了百事通和获取信息的非凡能力。他早早便知道了民品部门有两个推举名额。他掐算了一下,一个名额必定是我的,另外一个,姚暗示过我,让我帮忙说一嘴。他认为我有这个能力,但我觉得在这样的事情上我其实没有这个能力。周红的转干是一回事,能否列入第三梯队,是另一码事。周红转干的前提是这件事情多半看硬指标,名额也多,人为因素不大,而第三梯队明显不是这么回事情,况且,我那时连自己能不能进入名单都是不知道的。

结果,我和工艺室的李航进入了第三梯队。

我和李航搬到了同一间办公室,同时挂职副部长助理。说白了就是实习生。但却是一步登天的实习生,越过了组长、室主任,坐进了副部长办公室。我们部门有四个副部长,本来他们在一个办公室办公,现在两个排名靠后的副部长搬到另外一间办公室去了。

我不知道李航是否知道,因为她,周红和我闹过别扭。但我知道,消息宣布的当晚,周红在我宿舍里,我们之间的谈话小心翼翼,处处透着微妙。

我走进新办公室时,心情也是微妙的。说我不高兴与李航一起办公,那不可能。谁不愿意和美女一起办公?但瓜田李下,周红怎么想,其他人怎么看,我不得不顾忌。

她比我先到办公室,我进去时,她正在擦桌子。窗台上宋副部长留下的棕竹盆景沐浴在深秋的阳光里。看到我进去,她笑了起来。那不是笑了笑就收住的笑,而是见到老朋友老熟人那般持续好长时间的笑。这笑能溶解在空气里,让环境产生甜丝丝的味道。她手一扬,把抹布扔了过来,说,赵,一会儿开部务会议。我说,好。她走到外面,从走廊上的保温桶里倒开水,我发现她穿了一条深棕色裤子,不是喇叭裤,裤线笔挺,中规中矩。

因为组织部门早已来宣布过任命事项,部务会议就直截了当谈工作安排问题。我们部长姓瞿,是文革前的大学生。他对我们列席部务会议表示欢迎,并简略阐述了建设第三梯队对党、国家和单位的重大意义,然后宣布我的职责是协助主管技术的副部长,李航协助管理生产的副部长。我们都煞有介事地在笔记本上记录着。部务会议开了很久,不知不觉便过了午饭时间。散会之后我们走到食堂,吃饭的人已经不多了。周红还守在我们平时一直吃饭的地方,姚和芬芬已经走了。远远地,我看到她低头看了看手表,显然担心自己会迟到。

我变成第三梯队后的直接后果,便是姚和芬芬不再与我们一起吃午饭了。曾经被看做牢不可破的稳定结构,很容易就被打破了。一连好几天都是我和周红一起吃饭。我远远地看到姚在另外一个角落里,明明看到我也不过来。姚也不到我宿舍来了。

终于,我忍不住了,有一天下班后去了他宿舍。田芬芬也在,看到我进去,笑着打招呼,赵来啦。我说是,找姚聊几句。姚说,赵助理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呀。我说,姚,这就没意思啦。

啥没意思?姚说。芬芬说,你不会好好说话吗?姚说,有啥可聊的?都不在一个频道了,牛头马嘴,聊什么?我说,姚,你知道我这件事情上说不上话的。姚说,你都没说,怎么知道说不上话?亏我一直把你当哥们。

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他要这样想了,怎么解释都没用。我从他宿舍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月亮越过树梢,花园里的植物被蒙上一层薄纱。喷水池里的喷泉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一切都很温柔,而我的心情很糟糕。凉凉的空气让我从刚刚的委屈和气愤中慢慢恢复。我不想回宿舍去,走到小桥上,凭栏吸气,好像那样就可以把身体里的所有空气都换一遍,把所有烦恼都过滤掉。月光下,可以看见水里草金鱼的背脊,有的静止在那里,有的游得很慢,比白天慢得多。

身后传来李航的声音,嗨,赵,发什么呆?我回头,李航站在小桥石阶下,仰头对我说话。我笑说,没有,没发呆,看金鱼呢。她说,晚上看什么金鱼。我说,月光下,很美。她说,这倒是,月光这么好。她走上来,站到我身旁,低头看水里的金鱼,鬓边的头发往下散了,她用手挽了一下。她换掉了白天中规中矩的毛料裤子,穿上了牛仔裤。我抬起头,看到小湖塘对面的草地上,月光下,长椅上,有些人坐着。远远的,宿舍楼里传来口琴吹出的旋律,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我在心里和着那旋律,直到一阵急骤的吉他声音响起,伴着吉他,一个粗犷的嗓音吼着,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这就是没有方向,没有方向的意思。

真的很美。她说。

是。

好像回到了校园里。她说。

我也觉得,这一刻又变得单纯了,似乎回到了校园里。那时很单纯,看到漂亮姑娘,两眼放光,只是想象她的身体,不会想她父母是谁。那时的我,纯洁得像动物。

我决定暂时忘记那些烦恼,我决定坦然接受那些命该遭遇的事情了。我的优缺点之一,是容易认命,好像一艘随波逐流的小船,任时光带我向未知的地方。如果我命该失去一个可以骂我畜生的好朋友,我除了痛心以外,只有接受。我深信自己问心无愧,对得起我们的友谊。

那一夜,说了很多话,涉及很多话题。我想,荷尔蒙再一次起了作用,让我似乎有了高水平的谈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不谈点艺术、文学和哲学,故作深沉头头是道,你能说自己在月光下和一个姑娘谈过工作吗?

也许是说得太兴奋,我失眠了,过了三点才睡着。
姚也太功利了,如果是我,绝对不会对死党提出这种要求,我们俩都上当然好,如果只有她上了而我没上,除了惋惜之外,我会替她高兴的。就算心里会不舒服,也绝不会跟她陌路。。。

科室对技术,工艺对生产,这架构体系多么亲切熟悉?:)

呃。。。想问下,那两首歌是同一时代的么?我怎么隐约觉得差了好几年?:p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89.76%
姚也太功利了,如果是我,绝对不会对死党提出这种要求,我们俩都上当然好,如果只有她上了而我没上,除了惋惜之外,我会替她高兴的。就算心里会不舒服,也绝不会跟她陌路。。。

科室对技术,工艺对生产,这架构体系多么亲切熟悉?:)

呃。。。想问下,那两首歌是同一时代的么?我怎么隐约觉得差了好几年?:p
两首歌确实出生年份不同,崔健的歌在后。不过不影响吹口琴弹弹吉他的人同时演奏演唱。有些人一首歌可以吹几十年 :LOL:
设计和生产常扯皮,各说各的道理。
 
最大赞力
0.08
当前赞力
52.20%
两首歌确实出生年份不同,崔健的歌在后。不过不影响吹口琴弹弹吉他的人同时演奏演唱。有些人一首歌可以吹几十年 :LOL:
设计和生产常扯皮,各说各的道理。

不知道为什么,对吹口琴的人有莫名的好感,因为记忆中的口琴声都有种不可描述的忧郁与哀愁,觉得吹口琴的人特别有故事,特别能触动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对,设计跟工艺是一根藤上的瓜:D我妈当年设计的项目,车间工艺是我同班同学的麻麻,哈哈,俩人配合得特别好,还很有得聊:D
 
最大赞力
0.71
当前赞力
99.18%
不知道为什么,对吹口琴的人有莫名的好感,因为记忆中的口琴声都有种不可描述的忧郁与哀愁,觉得吹口琴的人特别有故事,特别能触动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对,设计跟工艺是一根藤上的瓜:D我妈当年设计的项目,车间工艺是我同班同学的麻麻,哈哈,俩人配合得特别好,还很有得聊:D
你太色情了,受不了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