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侧微信群经求证真实的消息,有些颠覆对省隔离防疫措施的认知......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一侧微信群经求证真实的消息,有些颠覆对BC省隔离防疫措施的认知(不是想抹黑,虽然bc确诊病例相对于其它两个老大哥省已经算很不错了),看到现实这么稀松的政府要求的强制隔离措施,就能理解为什么每日确诊病例不大可能降低的原因(真实感染者数字可能是公开的5-10倍),让我对今年九月份能恢复正常化生活感到悲观...... 不会微信截屏,费点功夫拷贝转贴到下面,有兴趣的就看看,没兴趣看的可以就此打住。

Irena: 我朋友全家确诊感染病毒在一月4日,全家在家隔离,卫生局打电话讲10天就可以上班[捂脸],而且连续两天都打电话来,叫她们出去走走,[流泪],吸收新鲜空气,而且又叫她不要走楼梯,怕对肺产生不利影响,要乘电梯[捂脸],我朋友说可以在露台吸收新鲜空气就可以。我朋友都不相信这是出自卫生部门的口。今天早上又打电话,讲今天天气很好,又叫她出去走走[捂脸],而且可以出去买菜[大哭]。我听了感觉不可思议,这就是政府所谓的隔离?也明白为什么到现在疫情没有控制好,而且越来越多人感染,越来越严重,这个政府根本就不当回事[流泪],所以我们现在其实走出门口所对的人,都可能是感染者,大家都要更加小心.

我朋友会英文,而且我女儿听到都说政府不会这样做,我朋友给了一个电话号码给我女儿,讲如果有疑问可以打电话。我女儿马上打了,对方也查到我朋友的名字,也知道今天是谁打电话给我朋友,然后叫那个人回电话,最后那人回我女儿的电话,也是讲可以出去走走[捂脸]

Rmd: @Irene 之前也有个群里的人说有人确诊后,卫生部有人打电话说可以出去走路透气和买菜。因为当时那个确诊人是群里那人朋友的朋友,不是她直接认识的。所以当时在群里也引起了激烈的争论。都说卫生官不可能那么处理的,说传来传去的消息不可信。但是你这个是你直接认识的,而且你第一语言是英文的女儿也打电话过去确认了。只能说明我们省的卫生部门从上而下就是一片荒唐的做事,上梁不正下梁歪!

Rmd: 说不定就是上面的高官在暗搓搓的计划着搞群体免疫呢[捂脸]要不然没有理由鼓励让确诊感染者出门走路去透气呀

最后卫生局和我女儿讲不承认有讲叫我朋友可以去买东西,只是叫我朋友可以出去走走[流泪],但就算是出去走,也不应该啊。我朋友讲早知道把电话录音录下来,让卫生部人没法抵赖,我朋友讲可能我女儿打电话去投诉,所以才改口,但还是讲可以出去走走[流泪],讲怕她们在家会忧郁[大哭]

大家都要更加小心保护自己,因为卫生部门每天都打电话给感染病人叫他们出去走走(如果天气好的话)[大哭][流泪][捂脸]

JR: 我身边朋友的真实案例:ta确诊后在家隔离一周,无明显症状,卫生局通知ta可以解除隔离了,ta不放心又去做了一次测试结果还是阳性,收到卫生局电话语气有些埋怨ta不该自作主张去做测试,并明确表示不用再隔离了!!!
..............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新冠灭活疫苗和mRNA疫苗哪个好?

尹烨
深圳华大基因股份有限公司CEO

尹哥曾经讲过,疫苗的开发从来不是以月计,而是以年计。

也曾预测过,单股正链RNA疫苗开发成功几率很大,所以新冠疫苗可能成功。

但我的确低估了这次疫情的烈度,以及人类,主要是政治家、科学家和医务工作者和病毒决战的信心。

我们必须承认,在这次新冠引发的疫情下,人类在传染病研究相关的生命科学和生物技术产业上,一次次刷新纪录:

比如病原确认的速度;

比如核酸检测的普及程度;

比如疫苗研发的投入强度和批准的效率。

但其实这一切,都来自于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

我一直讲:微生物才是地球之王。它们突变,并积极交换基因,以“星球化生物”的方式运作着,其不需要神经系统却依然可以有智能,如同镜子的能力,只要对抗人类的智能就够了。想一下计算机病毒对计算机的杀伤力就明白了,如果说人类的大脑是超级人工智能,那么病毒则就是边缘计算智能,我打你一个点让你死机就够了。

先回答大家几个目前热门的问题:

Q

新冠病毒灭活疫苗和mRNA疫苗哪个好?

A

现在还不知道,也许都挺好,也许都不够好。

目前已公开资料的情况如下:

安全性:灭活疫苗不良反应率更低。

有效性:目前尚不明确。虽报道有差异,但因为接种数据量还不够大,疫苗评价时间还不够长。

可及性:产能mRNA疫苗大大占优;运输储存便捷性灭活疫苗占优。



Q

中国疫苗和美国疫苗哪个好?

A

这是个伪命题。

如果说新冠疫苗,中国至少有五个技术路线的品种,也有mRNA疫苗,您说的是哪一种?

如果说HPV疫苗,来自美国默沙东的9价疫苗。您试试看,只排队不加价还真不一定打得上。

“好”疫苗是没有国界的,如同“坏”病毒没有国界。

真要回答应该是:“中国和美国的好疫苗”一定好于“中国和美国的差疫苗”。



Q

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哪个好?

A

各有优劣。

通俗来说,灭活疫苗和减毒活疫苗就是将培养的病毒完全杀死和搞到“没毒”的区别,二者都属于传统型疫苗。

在呼吸道病毒疫苗中,最成功之一的麻疹疫苗就是减毒疫苗。但目前针对新冠病毒还没有开发减毒疫苗。相对灭活疫苗,减毒活疫苗虽然免疫原性强,持续时间长,但需要通过长时间的病毒培养传代减毒和筛选,研发速度缓慢,筛选难度高,从应急角度来看,来不及。

此外,很多减毒活疫苗研发的临床试验如今看来都不太人道,比如最早的乙肝疫苗就是在痴呆儿身上试验成功的,现在出于伦理和人道,这样的临床试验太难做了,而且,应用减毒株做疫苗拥有使某些免疫能力缺陷及低下的人致病的风险,当下谁敢接种减毒的新冠病毒?

打个比方,传统疫苗就像需要从甜菜/甘蔗里面提取蔗糖,而现在核酸疫苗(mRNA/DNA疫苗)可以直接合成蔗糖,不仅省去了种植物,在伦理方面也不存在争议。



Q

mRNA疫苗没有上过市,所以一定不安全。

A

这么讲过于武断。

且不说任何新技术都有第一次,现代疫苗问世也不过百多年的时间。

在医学上,没有绝对的安全。所谓没有副作用,远不如“是药三分毒”来的诚实。

更重要的,我们是做“风险”和“收益”的比较,即“两害相衡取其轻”。救人一命的时候,即使是毒药也可以上,参考砒霜治疗白血病。

灭活疫苗需要在BSL-3(也称P3)以上级别的生物安全实验室大规模培养病毒,提高产能不能仅仅依赖与企业自身建设庞大的P3实验室,还需要充分组织调配社会单位的P3实验室,这还真不是任何国家都有能力做到的。不是说我们的P3实验室比欧美多,而是我们能够充分组织调配这些P3用于疫苗生产。mRNA疫苗制造工艺接近于化学药物,所以才可以迅速扩大产能。

Q

mRNA疫苗也是做过临床试验的,所以不用担心安全性。

A

这么讲也不够严谨。

生命科学上,唯一不例外的是例外。即使是目前已经上市的疫苗,依然存在不良反应,偶合发病甚至偶合致死。

从原理上讲,mRNA疫苗能引起的安全问题确实有限,至少收益远大于风险。但对于从未上市的疫苗,包括mRNA疫苗生产中的新型佐剂等的应用在大规模接种之后的监测非常必要。须知仅在临床试验阶段的数据量是很有限的,且和真实世界大规模应用的数据量相距甚远。



Q

新冠病毒是实验室设计出来的么?

A

不是。现在的科学证据表明它更可能来自于自然界。

放眼全世界,连南极洲都不可幸免,你说是哪个国家实验室干的?这不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么?

退一万步,即使是,今天流行的病毒也和开始的不一样了,人家自己也会变异了。

病毒不需要有阴谋,人家直接用阳谋就是了。

当然,阴谋论永远存在,尤其是“带着结论找证据”的那一部分人,这实际上是一个世界观的问题,当你用“对抗(阴谋)”的观点来看待世界,你就会千方百计的找证据来验证你的结论。很多发达国家民众至今仍在抵制疫苗接种,而我终于可以接受了这个事实,即使不理解。



Q

注射mRNA疫苗会变成“转基因人”?

A

今天我们所使用的大部分疫苗,都是在微生物层面做了基因改造,这和是不是mRNA疫苗关系不大。

另外,目前mRNA疫苗大规模接种的国家主要是美国,接种人数已经超过400万,用的技术还是和德国BioNtech联合研制的,光来自美国的信不过,加上德国的严谨性可够了?即使真变成“转基因人”也是人家先变,您着什么急呢?

另外,人类基因组本来就有7%-11%的序列是病毒插入序列,就像HIV会整合到淋巴细胞,HBV会整合到肝细胞,HPV会整合到宫颈上皮细胞。不只是人,所有物种都有,所以即使整合也无需大惊小怪。

病毒的整合进人基因组,研究较多是乙型肝炎病毒(HBV),虽然它是DNA病毒,但一项肝癌患者的研究发现,426个配对样本中,76.9%的肿瘤组织和37.6%的非肿瘤组织含有HBV整合。

人类本来就是一个被微生物覆盖的生态系统而非简单的人类个体,我们的内外环境,包括皮肤啊,肠道啊,不仅仅有细菌,还有病毒,有真菌,大部分时间都相安无事,谈判破裂则会生病。

Q

大规模注射mRNA疫苗会污染人类的基因库么?

A

理论上,如果人体内同时存在逆转录病毒,那么疫苗中所含的RNA片段有可能在逆转录酶作用下合成DNA,整合进入人类细胞基因组的。最近引用的文章《SARS-CoV-2 RNA reverse-transcribed and integrated into the human genome》,也间接从体外病毒实验中证明了这一点,但是实现的条件非常苛刻。



实际上,新冠病毒在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整合进入人体DNA,而mRNA疫苗只是模拟病毒的一个分子,只有一小段核酸片段,不带有新冠病毒的其他成分,并不能像新冠病毒一样复制,更没有RNA聚合酶,所以mRNA疫苗整合到人体DNA的可能性非常小。

然而谈到“污染人类的基因库”就有点危言耸听了。即使这种逆转录真实存在,并且发生了整合,充其量也就是体细胞的变异,或许会伴其终生。但也只是发生在某个个体或某一群人,对人类基因库的影响微乎其微。只有生殖细胞的变异才会对人类后代有所影响。

对肌肉注射会引起生殖细胞改变么?现在还从来没有见到过,我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可能性极低。

另外人类的基因组是纯净的么?当然不是,刚才说了,人类基因组本来就有7%-11%的序列是病毒插入序列。

我还要讲一个事实,HIV病毒是在1980年之后才开始广泛在全世界传播的,HIV病毒的确可以把自己整合到人类的淋巴细胞内,这算污染了人类的基因库么?或许吧。但换个角度理解,这也正是自然或者道德给予人类的一个教训,如同梅毒(由苍白密螺旋体感染)是大航海时代之后才被带到欧洲的,既然有温床,微生物天性就要繁衍。

1796年,当英国的琴纳开始推广牛痘疫苗帮助人类预防天花之时,本国的主流声音竟然集体反对,甚至认为接种牛痘会长出牛角。如果不是老对手法国,以及当时的皇帝拿破仑下令为自己的孩子,甚至全法军接种琴纳的疫苗,英国还不知道要抵抗多久。

这样的故事,正在重复上演。

黑格尔曾说过: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就是人类从历史中没学到任何教训。

我想加一句,人类的无知甚至是愚昧,并没有因为科技的进步而减少,反而因为科技的复杂而增加。包括我自己。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雅哥提到的,确实是存在的。就是因为这些人的不重视和不作为,才会有疫情的蔓延如此严重😡

陆续都有这样的传闻,应该不仅是BC,全加都差不多。
之前华人感染人数不多,现在也传起来了。

不说出不出去传播病毒的问题,我认为轻症病人适当做一些轻锻炼有助于加速将病毒排出体外。但是应该时刻注意血氧浓度。
说起来加拿大疫情这么严重,好像没听说哪里有当街倒,是不是因为这样卫生部门认为轻症病人出去走走没问题的

BC抗疫情完全靠下雨,政府什么都没贡献。

魁省安省政府做了很多,无奈天不下雨。
不得不说,跟东亚国家比较,加各级政府对国民的防疫管理还是很"人性化"的,哪怕是对新冠患者。

只是,个人的防疫更加靠个人防护措施了,个人建议,必须去人多不能保持2米以上距离的地方,最好戴N95口罩, 或者至少是外科/医用口罩,普通一次性口罩,特别是布口罩,并不能提供暴露在潜在新冠患者近距离的有效防护。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也借贵楼发一个

新冠疫苗有这么多种,哪一种更适合你
健康报2020-12-18 18:19:01
  新冠疫情暴发后,新冠疫苗就成为备受关注的热点。从各种媒体的宣传报道当中,我们了解到,新冠疫苗的种类不只一种。那么,哪一种更适合自己接种呢?各类型疫苗之间又有哪些优劣势呢?

  冠状病毒是一类病毒的总称,它们的蛋白质外壳上都有一个个刺突,形成了皇冠一样的外表。

  新冠病毒外壳上的这个刺突,对病毒的致病起了很大的作用。刺突蛋白能够识别人体细胞上的受体并且和受体结合,好比病毒壳上的钥匙打开了人体细胞上的锁,然后大门敞开,病毒长驱直入。所以很多新冠疫苗的研发是针对刺突蛋白展开的。

  知道了新冠病毒的结构,下一步就是采取哪种疫苗技术来制作疫苗?疫苗的研发,随着人类对病原体了解的深入,可大致分为三种类型:



  传统疫苗

  传统疫苗,顾名思义,这类疫苗已经用了很久,咱们已经很有经验了。传统疫苗用整个病毒来制作,但是把病毒杀死或者减少活性,让它们保留病毒的所有抗原,既可以刺激人体的免疫反应来产生抗体,又不会引起感染。

  A.灭活疫苗

  灭活疫苗的制作相对简单。首先分离活病毒,再进行体外大规模培养病毒,下一步通过化学、加热或放射线等方法来杀死病毒,使其没有感染性。但是这些“尸体”上的蛋白壳仍然能够刺激人体产生抗体,即还保持着病毒的免疫原性,这样候选疫苗就制备出来了。

  这种疫苗,即处理过的病毒,打进人体后不会让人得病,但能产生抗体。现在好多疫苗就是这一类的,比如甲型肝炎疫苗、百白破疫苗。

  灭活疫苗的优点是技术成熟,在临床上有几十年的应用经验,安全性有保障。同时,批量生产这种疫苗的设施早就存在,随时可以大规模制造疫苗。

  灭活疫苗的缺点是制作过程要用活病毒,有一定风险,比如美国曾有过脊髓灰质炎疫苗灭活不过关而造成多人感染的事故。而且灭活可能对病毒的抗原有一定影响,所以要检测灭活后病毒的免疫原性。另外灭活疫苗成分比较复杂,可能引起不良反应。

  现在中国紧急使用的国药集团和科兴中维疫苗都是灭活疫苗。

  B.减毒活疫苗

  制作减毒活疫苗需要先培养病毒很多代,慢慢挑选感染性低的病毒,测试它是安全的,再用来作为疫苗。这个疫苗的缺点是需要较长时间培养筛选,目前还没有任何这类新冠疫苗成功进入临床试验。

  亚单位疫苗



  亚单位疫苗比传统疫苗要精细一点。这个技术不用整个病毒,而是从病毒身上挑选最能刺激人体产生免疫性的那部分,来模仿全病毒制作疫苗。新冠的亚单位疫苗大多采用病毒外壳的一部分,比如刺突蛋白。

  这种疫苗因为不含有病毒复制需要的核酸,不会导致感染,所以比传统疫苗更加安全。比如,早期的百日咳疫苗是灭活疫苗,它引起的副作用有点大,很多人不爱打。新一代的百日咳疫苗则采用亚单位技术,疫苗效果和传统疫苗类似,但引起不良反应的可能性小很多,于是皆大欢喜。现在,科学家通过基因工程方法,用微生物(比如酵母菌)迅速合成大量病毒蛋白,这就是重组蛋白疫苗。比如咱们熟悉的乙型肝炎疫苗,就是只用了乙肝病毒的表面抗原。

  不过亚单位疫苗也有缺点,就是它引起的免疫反应有时不够强烈,所以科学家常常要加一个疫苗小助手(佐剂)来帮它一点忙。但是带有佐剂的亚单位疫苗也会导致比较明显的副作用,比如注射部位疼痛、发烧等,典型例子有带状疱疹疫苗。

  安徽智飞/中科院微生物所研发的重组蛋白新冠疫苗,正在临床三期试验中。

  核酸疫苗

  核酸疫苗比亚单位疫苗又更进一步,直接用病毒芯子里的核酸(基因)。

  核酸本身是不能刺激免疫反应的,必须先被翻译成蛋白。病毒基因被送入人体后,把人体细胞当成小工厂,生产出病毒蛋白,起到模仿病毒的作用,即成了疫苗。

  开发核酸疫苗不需要活病毒,因而接种者没有被新冠传染的可能,同时科学家可以快速研发疫苗,大量生产也相对容易。

  这次中国科学家飞快地测出了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并于2020年1月11日上载到公共网站上,使得各国的科学家立刻可以开始研发,为疫苗成功争取了大量宝贵的时间。

  核酸疫苗又分为两大类:重组载体疫苗和DNA/RNA疫苗。

  A.重组载体疫苗

  重组载体疫苗是科学家巧妙地使用无害的病毒作为载体,插入新冠病毒的基因,来制成疫苗。常用的载体是原来可以引起轻微感冒的腺病毒,但这些腺病毒的复制基因已被删除,就不会引起感冒。重组载体疫苗已有成功先例,欧盟今年批准了一款腺病毒的埃博拉病毒疫苗。

  但是,这类疫苗也有潜在的问题。因为腺病毒是常见病毒,有的人以前感染过这种腺病毒,身体里可能已经有了抗体,有可能对载体产生抵抗。牛津大学/阿斯利康的疫苗则用了猩猩的腺病毒作为载体,可以减少人体有预先抗体的可能性。

  现在中国紧急使用的军科院陈薇团队/康希诺生物疫苗即腺病毒疫苗。牛津大学/阿斯利康公司的腺病毒疫苗在临床三期试验中,初步显示有平均70%的保护效果。

  B.DNA/RNA疫苗

  目前最尖端的疫苗技术是将DNA或mRNA直接传送到细胞里。三期试验中,BioNTech与辉瑞合作以及莫德纳Moderna的信使RNA疫苗都有94%以上的保护作用,所以这里主要介绍此种疫苗。它有几个特点:

  信使RNA疫苗只是采用了刺突蛋白的一段基因,没有复制功能,所以没有病毒的传染性。

  同时,信使RNA根本不进入细胞核,在细胞浆里就完成了翻译蛋白的任务,所以它也没有不小心被组合进人体基因的可能性。制作信使RNA疫苗既不需要拿到病毒,也不需要培养大量病毒,所以研发速度很快。

  长期以来,信使RNA疫苗的研究面临两大技术难题,一是信使RNA很娇弱,到了体内之后很快被降解;二是怎样才能有效地把它送入人体细胞内。

  科学家发明了给信使RNA进行修饰和优化的方法,解决了稳定性的问题。同时,科学家又把信使RNA包在纳米脂质微粒中,用这个方法把它送到体内。信使RNA疫苗是一个非常新的技术,所以在新冠疫情之前没有一个上市的成功产品。但过去20年来,科学家已经做了大量对其他冠状病毒(SARS和MERS)疫苗的研究,为这次研发新冠疫苗奠定了基础。就像老话说的,“机会总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

  信使RNA疫苗也有几点不足

  首先这类疫苗的长期安全性还需要进一步随访观察。

  其次,信使RNA疫苗外面包裹的脂质颗粒像黄油一样,在室温下会融化,需要储存在零下20摄氏度或零下70摄氏度的低温条件下,给运输和分发造成了很大的限制。

  再者,由于脂质微粒的特性,打这类疫苗的副作用可能比较大,如局部疼痛、全身疲倦等。

  如何用疫苗终结新冠



  截至2020年12月7日,根据纽约时报的“疫苗追踪”专栏显示,目前全世界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新冠疫苗已有几十个,其中有7个疫苗已进入初期使用,但是,疫苗真正起到终结新冠疫情的作用,必须做到三点:有效、安全、可及。

  从目前三期临床试验的数据来看,几款疫苗都比较有效和安全,所以最后一点“可及”特别重要,千万不要出现“理想很美满、现实很骨感”的局面。

  首先,不管哪个国家研发出来的疫苗,都不能供应全世界,所以需要有各家的疫苗一起上,既要有第一梯队,也要有第二第三梯队,才能满足全世界的需要。

  其次,这些疫苗的冷链运输问题要解决,才能被送到需要的人群那里,让他们能打上疫苗。而只有全世界都打上疫苗,新冠才有可能停止传播。

  有一句话说得很精辟,“疫苗不能挽救生命,接种疫苗可以挽救生命”,让我们期待吧。



  来源:大众健康杂志

  文:美国凯斯大学附属医院医学博士 刘为

  编辑:栾兆琳

  审核:吴卫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网易号自媒体,不代表网易新闻、网易的观点和立场。

内容来自网易新闻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感觉太像造谣了。我不知打电话的能有多少人。每个病人讲这么多,花 5 分钟吧 10 人 50分钟,100 人500分钟, 已经超过一个人一天的工作量, 按每天 700 个新增吧, 连打两天,那每天得安排15 个人 不停的说。。。
 
最大赞力
0.42
当前赞力
100.00%
这个感觉太像造谣了。我不知打电话的能有多少人。每个病人讲这么多,花 5 分钟吧 10 人 50分钟,100 人500分钟, 已经超过一个人一天的工作量, 按每天 700 个新增吧, 连打两天,那每天得安排15 个人 不停的说。。。
作为与发信息的微信网友直接就真实性进行对话了解的其中之一员,我愿意最大程度相信那个微信网友的消息真实可靠性,但是,毕竟不是直接当事人,原谅我做不到100% sure..... 还有,不知道你怎么得出每天得安排15 个人 不停的说的来源的。。。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96.25%
感染者出去或不出去完全靠自觉,即使卫生管告诉他不能出去他一定要出去也是没办法,相反他考虑到其他人风险的话他会选择不出去。从这次疫情看出卫生部的官员都是不靠谱的,所以他们说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病毒一直在变异,其实这个病毒和2003年的萨斯是一类,但是,到了现在,这个病毒已经发生了多次变异,威力远超萨斯,所以。说今年11月结束也只是平息而已, 稍有放松,又会重来,因为病毒并没有离开人类, 就像天花、麻疹,不打疫苗,肯定就又是病毒来袭。 用疫苗只是把病毒压下来,要真正消失,只有像以前的萨斯那样又躲起来,等待机会再来。 永远消失那是痴人说梦。 人体本身就带各种病毒生存, 所以, 不是说要大家不重视,但是过犹不及,我圣诞之前去看眼,眼科医生在家呆了9个月,终于呆不下去了,开始上班。 我跟她说:只要保持社交距离、出门戴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勤洗手,勤消毒,就会没事的, 我还给她举了我自己的例子,我说我现在靠调整饮食来控制血糖,就和现在大家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是一回事, 都是假象,但是,正是这种假象造成了好的结果,假如我现在不再调整饮食,我的血糖肯定又会升高,原因是我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变化,不靠这种方式控制,就只有吃降糖药。 这个疫苗也一样,人类有疫苗的历史不过100多年,在疫苗没出现之前,人类遇到病毒也是一个办法——隔离,就像我们现在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一样。 所以,关键一点还是要靠隔离, 自觉隔离最好!自觉隔离做不到就要强制隔离,在病毒面前不要说什么民主、自由,就是要加强力度!没有种子,没有果实,有了种子,想不结果,只有不给种子提供结果的温床!这个道理,有些人都分不清,一个简单的隔离,讨论了一年,现在,更荒谬的是以为有了疫苗,就可以出门不戴口罩了, 你以为你有了抗体就没事了,可是病毒还在, 病毒还会传染其他动物, 其他动物没有抗体,你接触了其他动物以后这个病毒又会回到人类身上, 所以,丢掉幻想,把口罩一直戴着, 至到这个病毒暂时销声匿迹。然后,等待2030年这个病毒的变异品种再次来临。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