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师 (9)

9、

集体宿舍卫生间水箱一下下冲水的声音叫醒了我。早上,是水箱最辛苦的时候。我冲到水泥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冷水激灵了我。我感觉眼睛有些肿,用冷毛巾捂住眼睛一会儿,希望这样可以消肿。深秋,空气清冽。走过树林时,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乌鸫鸟在树枝间跳来跳去。鼓噪的雀群早已去了远处,只留下不多几只发出尖锐嘹亮的叫声,似乎要啄破包裹着我无比聪明的脑袋的那层膜。睡得少的日子,总觉得脑子外面罩着乳白色的膜,让思维碰壁,正确的政治方向失灵。
 
最后编辑: 2021-01-25
9、

集体宿舍卫生间水箱一下下冲水的声音叫醒了我。早上,是水箱最辛苦的时候。我冲到水泥洗漱台前打开水龙头,冷水激灵了我。我感觉眼睛有些肿,用冷毛巾捂住眼睛一会儿,希望这样可以消肿。深秋,空气清冽。走过树林时,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乌鸫鸟在树枝间跳来跳去。鼓噪的雀群早已去了远处,只留下不多几只发出尖锐嘹亮的叫声,似乎要啄破包裹着我无比聪明的脑袋的那层膜。睡得少的日子,总觉得脑子外面罩着乳白色的膜,让思维碰壁,正确的政治方向失灵。

我好像仍沉浸在昨晚的月光里,月光就是那层乳白色的膜。我忽然有些担忧自己跳不出这乳白色气球般的包裹。

走过工作区大桥的时候,看见高大的车间静静伫立,似乎可以看见里面的机床边已经开始有人走动,更远处,锅炉房红色的烟囱冒着乳白色的烟雾,包着银色保温层的管道沿着河边蜿蜒,将蒸汽送往更远的厂区。有时,站在车间里高耸的好几层楼高的机器前,震撼之外,便体会到自己的渺小,大工业中螺丝钉的真实含义。

我走近办公楼,抬头看自己的办公室,想知道里面是否已经有人,想知道李航是否如我一样没有睡好觉,甚至迟到。走进办公室时,才知道李航还是先于我到了办公室,看到我,笑了笑。办公室的空气是轻盈的,甜丝丝的。她又穿回了她的毛料裤子。我喜欢她穿牛仔裤的样子。可是她穿什么裤子应该和我有关系吗?

我提高了声音说,早,李航。提高声音可以掩饰我睡眠不足后的中气不足。

早,赵。

她的笑再也不是以前那样的了。昨晚之后,她的笑便带着月光的影子了。

我的顶头上司,是钱副部长,她的顶头上司,是郁副部长。钱副部长管技术,戴眼镜,并且梳一个整齐的分头,似乎不这样便不能体现技术的威严。郁副部长是高个子,以打篮球闻名,至今仍是单位篮球队的后卫。李航个子也很高,跟了郁副部长,郁副部长便常常说,是打篮球的好料。李航说,她在学校确实是篮球队的。

钱副部长叫我到他办公桌前,说,小赵,车间说这个塑料件有问题,脱模困难,废品率高。你看,这个部分。我低头看图纸,是家用取暖器,姚的设计。那边郁副部长开口说,对,小赵和小李一起处理这件事情吧,都拖了我生产进度了。

姚是有天份的设计师,他设计东西,已经有现代工业设计的元素。那时大学里还没有工业设计这门课,产品设计是否好看,是否符合人体工学,不讲究。姚有美术功底,讲求好看好用。这个塑料件呼应了整体设计,却忽视了工艺和生产的难处。

但让我去处理这件事情,却有些难。

这是我和李航第一次独立处理一件事情。车间主任、室主任和姚都来了,坐在一张会议桌边。姚知道是什么事情,一脸不屑。车间主任说,这得改掉,不然就因为这个零件拖整个产品进度后退,这地方,装饰性大于实用性。

室主任说,小姚,你看呢?

姚说,这地方,是设计中的点睛之笔,对吧?没有这个设计,整个外观多么呆板?没有这个线条,就没有生气。没有生气,就降低了顾客购买欲望,就是失败的设计。

车间主任说,可是连做出来都有困难,还谈什么购买欲望呢?

室主任说,小姚,你看呢?

姚不响,不愿意回答。车间主任说,李助理,你说说。李航代表生产。李航说,销售旺季要到了,过了季节,这种季节性很强的产品,就没销路,整个一年的销售计划就泡汤了。赵,你得拿主意。

我真不想说,我也觉得那线条是神来之笔,漂亮。可是,这不是做不出嘛。我到底该怎么说?我说,这是我看到过的同类产品最漂亮的设计。去掉现在这个设计,确实可惜。有没有折衷方案?李航你熟悉磨具设计,你看模具上能不能动脑筋?

李航说,这不是时间紧嘛,动模具周期不短,一来二去,就耽误时间了。

我说,改了设计,也得动模具。你就说有没有可能通过改模具提高成品率吧。李航说,那,修改难度不一样,周期就不一样,对生产的影响程度就不一样。我说,好看的产品,对顾客的吸引力不一样,销售业绩就不一样,最终是要把它们卖出去。

李航说,说来说去,就是设计没毛病,毛病都在工艺生产部门呗。

室主任和车间主任看我们斗嘴,好像看温度计的汞柱逐渐升高。各条线的头头,屁股决定脑袋,这一条做不到,屁股再大,立马滚蛋,我懂的。但我对自己说,现在的情况不适用这个定律,因为这确实是个好设计,哪怕姚跟我不开心过。

会议没有达成最后意见,只是产生了一个备忘录这样的东西,交给两位几位部长去做最后决定。

下班了,两位部长走了,只留下了两个年轻人。我从窗口看下去,看他们打着铃骑着脚踏车,消失在树荫里。很长时间里,我有晚上在办公室看书的习惯。这天和周红没有约,我想留在办公室看书。李航坐在她的办公桌后,也没有走的意思。下班后的工作区很快安静下来,安静得令我不安。我几次抬头看她,她只是埋头于办公桌的书本上。

我终于说,李航,我不是要为难你,我确实认为那是对这个产品最好的方案。她说,晚饭吃什么?我说,我去食堂买几个馒头进来吧。她说,好,我不出去了。

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我们各自看书,偶尔说几句话。七点多,我到乒乓室和另外一个部门的男孩打了三局,一比二,回了办公室,又看书。九点多,整个楼里只剩下了我们两个,正想着要不要回宿舍,突然断电了,眼前一片漆黑。这种情况很难碰上,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好在眼睛很快适应了。摸着黑锁了门,我在前,她在后,走廊尽头的窗户透进些外面的光来,但进了楼道又一片漆黑了。那是真正的黑,没有一丝亮光。我似乎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和她的呼吸。我说,李航,抓住栏杆,小心脚下。她说,好。走下一层楼,转弯再走下楼梯时,她啊了一声,有些惊恐,我说,把你的手给我。在黑暗里,我找到了她的手,紧紧抓住了,我在前,她在后,慢慢走完了楼梯。那很漫长,也很短暂。

走出大楼的玻璃门,抬头回望黑黢黢的大楼,见月亮已经爬了一小半的路,似乎比昨天更亮了。秋凉如水,我打了一个冷战。
李航那句“晚饭吃什么”真是神来之笔,是不是从撒大师那里找的灵感?:p

我恍惚中觉得小赵有关桃的代入感,李航是涵芬,周红是爱琦,完了,看魔怔了:X3:

已经牵到小手了,加油哦;)
 
李航那句“晚饭吃什么”真是神来之笔,是不是从撒大师那里找的灵感?:p

我恍惚中觉得小赵有关桃的代入感,李航是涵芬,周红是爱琦,完了,看魔怔了:X3:

已经牵到小手了,加油哦;)
哈哈,撒大师很飘逸,一定会带来灵感。
不为周红鸣不平吗?
 
最后编辑: 2021-01-13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毫莱特币最新报价
LINK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毫莱特币总量
LINK币总量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1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2
家园币非现金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家园币莱特币储备
家园币LINK币储备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莱特币的加元报价
LINK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金额 <2000
5000> 金额 >=2000
10000> 金额 >= 5000
20000> 金额 >= 10000
50000> 金额 >= 20000
100000> 金额 >= 50000
金额 > 100000
金额 > 200000
金额 > 500000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