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师 (11)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1、

那是个狂野的年代。一个戴白色棒球帽的歌手用架子鼓、小号以及就是不好好发声的坚定决心,将数字唱成歌,便好像将酒精直接灌进了人们血管,燃烧了灵魂和身体,跟着他又跳又唱,观众站在礼堂长椅上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但从礼堂出来,人们又回到平淡的现实中,将踩断长椅的豪气收敛起来。人就是这样一下一下将自己扭来扭去,尴里尴尬地活。

老话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多数人的思想是贫穷的。团委开始筹备新年联欢会,有人提出要有一个摇滚类节目。

我是团委委员,李航是作为部长助理被扩大进来的。我和李航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我不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四平八稳和中规中矩的日常活动,所以,我觉得,联欢会的菜单里,应该是几个小歌舞,诗朗诵,唱几首广播里大家熟悉的歌曲,然后,所有的人一起跳交谊舞。我的舞跳得不错,所以我有些私心,觉得舞会是最好的节目之一。当然这没人反对,联欢会嘛。

李航说,赵这太四平八稳了,根本体现不出一点点特色。你说说,这有一点点自己的特色吗?

我说,联欢会的实质就是大家其乐融融。部门和各车间领导都会来,要照顾各个年龄阶段的口味和爱好。

李航说,我听说明年五四,大团委要进行新时代号角歌咏比赛,不趁这机会选拔一些有个性的节目,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到时候来不及。不一定是摇滚,都摇滚就俗了,这我同意。

我说,是,一窝蜂都去摇啊滚了,传统节目就显出特色了。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因为它们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

李航说,四平八稳也不好。

我说,赶时髦也不好,为创新而创新,也是媚俗。

李航说,时髦有时是潮流。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赵,你就是太保守,就是不想活出自己。

书记说,哎,不涉及个人,不涉及个人。大家集思广益,我们做两份节目单,我拿去给程书记看,看她选哪个吧。程书记是我们党的书记。

我和李航,是不同的人。她总是那么鲜明,像春天早早开放的玉兰花,等不及树叶发芽就傲立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在初春的蓝天里夺人眼目,并接受最严厉的评判,而我,我大概自觉没有耐受早春严寒的能力,我更愿意躲藏在仲春里,在繁花似锦的季节里开一回自己。

我觉察出她的话里有话,她说我不想活出自己,有所指。我不知道接下去几天如何活,正好有个去广州出差的机会,我没去过广州,就坐上了南下火车,想远离眼前的一团乱麻,躲她们十天半月。

南国羊城,甫出火车站,便给了我下马威。

坐了一天一夜硬座,人有些晕,脚有些肿,但我很兴奋,终于到了很多人向往的广州了。上海已经颇冷,广州还是潮热潮热的,植物茂密,大树葱茏,鲜花处处。广州意味着花样繁多的牛仔裤和新款衣服,即使对于一直以时尚先锋自许的上海人,那时在广州面前也不再自信了,因为广州是香港的沿伸,广州人和香港人说一样的话,广州似乎代言着香港,代表新的时尚甚至新时代。人们多多少少知道了几句广东话,狗不是狗,八就是发。那时和外国人对话的机会很少,上海人碰到广州人,就相当于后来的中国人和外国人说话。全中国把8当吉利数字的习惯是从那时开始的。上海话里,十三不大好,四无关紧要,但后来选车牌挑电话号码时,上海人也讨厌四了。

一时间,广州聚集了最多闯世界的人,生机勃勃。闯世界也叫捞世界。我出火车站,就碰到了捞世界的。很多广州人应该还记得那时的流花地区是怎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我刚在地上放下手提包,拿出135海鸥照相机对着“广州站”三个字来了一张,手提包就不翼而飞了。我对着那个快速逃离的背影大喊大叫。我追了几步,那人没了影子。我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的急剧上升,一下子感觉这世界充满危机,心中升起人在异乡的恐惧。我仍旧大喊着,抓小偷!没有人围观,没有人停下脚步,人们见惯了大世面,让我瞬间觉得为了所有出差费用被偷而大喊大叫,真的很丢脸,为没见过世面自惭形秽。

要命的是,我还没有到达出差目的地。我是走着到达中山大学附近的某部属研究所的,一路上问了不下十五个人。我是来参加某类产品的部颁标准起草座谈会的。如果只是个普通设计员,我肯定轮不上丢掉几个月工资的机会。我掏出上衣口袋里的工作证,介绍信折了两折,插在塑料封套里,这时便救了我的命。好在就住宿在研究所招待所里,不用流落街头。

我借研究所的电话打长途电话回单位,那时已是晚上了,我让总机转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想我此刻能够求助的只有这部电话了。我希望这天晚上她仍旧会在办公室看书。电话接通的长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人接电话。我的头上冒着汗,心却在冰点上。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连周红都不想。我需要一个人尽快给我汇钱过来,让我可以支付费用。

研究所办公室的老师客气地说,打不通?下班了啦,大家都下班了啦。明天再打吧。我说,老师,过五分钟让我再打一下,好不好?

么梦题啦,我等垒五分钟。

五分钟后再打,她终于接了电话。我说,李航,我钱都被偷了,刚下火车就被偷了,你明天给我汇四百过来。我想我的声音里一定充满了惊魂未定,因为我确实惊魂未定。

电话里传来哈哈哈的笑声,笑了很久,我似乎可以看见她笑得弯了腰。这真是个奇怪的反应,笑到后来,连我也尴尬地笑起来。

她说,真的真的?哎呀,太好玩了,这个刺激!我就说我们这个岁数不大有意思,早几年还能赶上大串联。

我说,我借的电话,你明天先给我汇四百过来,不不,五百吧,我会务费都没交呢。回去我还你。别告诉别人,太丢脸。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出差纪律不允许,我真想一起过去呢。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似乎平复了下来,惶惶然如临末日的感觉退去了,耳边响着她的笑声,她那句太好玩了的话。我知道打给任何其他人,都不会有这个效果。

回到上海,单位里没人知道我的这件事情,她替我保守了秘密。这种事情,不能传,一外传,大概率会成歪传。

我为周红带了些衣服回去,她很高兴。我去了她家里吃了个晚饭,第二天晚上,她来宿舍陪我看书。我坐在床沿上,周红坐在身边织一件小毛衣。小毛衣是为她同学的孩子织的。我偶尔从书上抬起眼睛,看她打毛衣的侧面。她是那样娴静,眼眸在灯光里纯净无暇。她感觉到了我的眼光,也看向我,笑说,看什么看。我说,还不让看了。她说,没看够啊。没。

她放下手里的毛衣和绒线球,靠过来,铁架子床嘎吱响了一下,她的双手环在我腰上,下巴放在我伸向桌子的右手臂上,说,看什么呀,亲我亲我。我的心便像阳光下的光明冰砖,柔柔地向四周塌陷下去。我放了书,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被子上,把她抱在怀里亲她。亲了一会儿,我放了她,说,好了,继续,我看书,你打毛衣。她说,唔,不要嘛不要嘛,亲我。我说,宝贝,我得看书。她说,可我要亲你嘛。我说,再亲我就要犯错误了。她说,你……她瞟了一眼那里,红着脸说,讨厌!

我重又整理了心情,试图把注意力拉回到书本上去,却总不成功。走廊里,杂沓的脚步来来去去,手风琴声、口琴声和歌声时常响起,偶尔有喜欢走廊共鸣效果的人来上一两嗓子。这让我有些烦躁,胡乱挠了几下头皮,我说,下去走走吧,看不进书。她说,好。

那是最后的秋夜了吧,寒潮正在从北方赶来。远远可以望见高大厂房黑色的影子,烟囱顶上的红灯缓慢地一闪一闪,烟囱背后,是深不可测的天空。不远处一片空地上,脚手架搭起来了,据说要盖新宿舍楼,而一栋老宿舍楼则会改成鸳鸯房,给没有婚房经常不能大胆做鸳鸯的年轻人过渡。我有时想,也许不久我也需要这样一间房子了。周红挽着我的手臂,我们漫步在花园里。天凉了,人很少,我听见了一只秋虫发出的轻微的声音,也许是最后的几声,好像某个老者最后的喁喁私语。我便想起姚来,我和他虽然还天天见面,有时还要谈工作,但工作之外却再也没有交集了。这使我心情不好,此刻,便生了些似乎深沉的感慨。我很怀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热闹,坦诚,无忧无虑,这一切恍若昨日,却又恍若隔世。我轻叹了一口气。周红说,好好的,叹什么气啊。我说,没有,没叹气。她说,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跟我出来,叹气,横竖不好。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反正跟我在一起横竖不乐意。我便有些气急,这哪儿跟哪儿啊。她说,你嚷什么啊嚷嚷。我说,我就是想起了姚,有些不开心,我哪有嚷嚷。她说,谁知道你想起了什么,还说没叹气,没嚷嚷!你的心思,当我不知道?

说不了几句,便总要回到这个话题,我真是烦透了。这时到了小桥前面,我想我以后是连叹气都没有自由的了,我这是要活得多累。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周红抽回了手,愤愤地说,谁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吃香,女的见了你都迈不开步了?我说,我说了吗?你胡搅蛮缠。周红说,是吧,我说话就是胡搅蛮缠,和我在一起就看不进书,和她在一起就开心了对吧。

她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我刚想上去抚慰她,她抹了一下眼泪,扭头就走了。我在她背后说,这他妈太不可理喻了!我想我不能追她,我要是每次都要抚慰她,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吵,低三下四地让,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第二天,周红没来上班。她是不开心了。她有调休,我想她是不愿意看见我,跟我赌气。一整天我都打不起精神,脑子里想着要不要去她家,对她讲些好话。两位部长都下了车间,电话铃响起,我都没有注意,魂灵像不在了。其实我昨天晚上就害怕了。她要是真不要我了,我并不会有如获重释的感觉,我想我会有负罪感。李航接了电话,叫了我一声,赵,你的电话。

我赶紧去听电话,我知道李航这天也没什么话,但我此刻的心根本顾及不到这些,我希望这个电话是周红打来的。虽然会很尴尬,但我希望这个电话来自周红。我拿起听筒,对面传来嘈杂的背景声音,我知道那是车间打来的。喂,赵助理,你来一下,钱副部长让你来一下。我逃也似地出了办公室,发现哪里都不是我的容身之地了。
 
最后编辑: 2021-01-18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一个朋友,有类似经历,

别人给介绍一个对象,A, 挺好的
办公室一个同事,B, 也挺好的

一天他出去喝多了,借我的床,
第二天,跟A分手了,

现在还跟B,挺好的,

B跟我也挺好的, 每次招待我,让这个朋友买单,这个朋友跟A搞对象的时候,我差一点跟B,去人民大会堂看了一场电影,我睡着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一个朋友,有类似经历,

别人给介绍一个对象,A, 挺好的
办公室一个同事,B, 也挺好的

一天他出去喝多了,借我的床,
第二天,跟A分手了,

现在还跟B,挺好的,

B跟我也挺好的, 每次招待我,让这个朋友买单,这个朋友跟A搞对象的时候,我差一点跟B,去人民大会堂看了一场电影,我睡着了,
哈哈哈,佩服跟美女看电影还睡着。您老这是多少年没睡过了?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你的故事刚开场, 我就猜到周红没戏,
最后, 鸡飞狗跳之后, 还要去找李航,
俗话说的炮灰?小两口拌拌嘴,小事小事。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87.76%
11、

那是个狂野的年代。一个戴白色棒球帽的歌手用架子鼓、小号以及就是不好好发声的坚定决心,将数字唱成歌,便好像将酒精直接灌进了人们血管,燃烧了灵魂和身体,跟着他又跳又唱,观众站在礼堂长椅上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但从礼堂出来,人们又回到平淡的现实中,将踩断长椅木档子的豪气收敛起来。人就是这样一下一下将自己扭来扭去,尴里尴尬地活。

老话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多数人的思想是贫穷的。团委开始筹备新年联欢会,有人提出要有一个摇滚类节目。

我是团委委员,李航是作为部长助理被扩大进来的。我和李航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我不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四平八稳和中规中矩的日常活动,所以,我觉得,联欢会的菜单里,应该是几个小歌舞,诗朗诵,唱几首广播里大家熟悉的歌曲,然后,所有的人一起跳交谊舞。我的舞跳得不错,所以我有些私心,觉得舞会是最好的节目之一。当然这没人反对,联欢会嘛。

李航说,赵这太四平八稳了,根本体现不出一点点特色。你说说,这有一点点自己的特色吗?

我说,联欢会的实质就是大家其乐融融。部门和各车间领导都会来,要照顾各个年龄阶段的口味和爱好。

李航说,我听说明年五四,大团委要进行新时代号角歌咏比赛,不趁这机会选拔一些有个性的节目,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到时候来不及。不一定是摇滚,都摇滚就俗了,这我同意。

我说,是,一窝蜂都去摇啊滚了,传统节目就显出特色了。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因为它们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

李航说,四平八稳也不好。

我说,赶时髦也不好,为创新而创新,也是媚俗。

李航说,时髦有时是潮流。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赵,你就是太保守,就是不想活出自己。

书记说,哎,不涉及个人,不涉及个人。大家集思广益,我们做两份节目单,我拿去给程书记看,看她选哪个吧。程书记是我们党的书记。

我和李航,是不同的人。她总是那么鲜明,像春天早早开放的玉兰花,等不及树叶发芽就傲立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在初春的蓝天里夺人眼目,并接受最严厉的评判,而我,我大概自觉没有耐受早春严寒的能力,我更愿意躲藏在仲春里,在繁花似锦的季节里开一回自己。

我觉察出她的话里有话,她说我不想活出自己,有所指。我不知道接下去几天如何活,正好有个去广州出差的机会,我没去过广州,就坐上了南下火车,想远离眼前的一团乱麻,躲她们十天半月。

南国羊城,甫出火车站,便给了我下马威。

坐了一天一夜硬座,人有些晕,脚有些肿,但我很兴奋,终于到了很多人向往的广州了。上海已经颇冷,广州还是潮热潮热的,植物茂密,大树葱茏,鲜花处处。广州意味着花样繁多的牛仔裤和新款衣服,即使对于一直以时尚先锋自许的上海人,那时在广州面前也不再自信了,因为广州是香港的沿伸,广州人和香港人说一样的话,广州似乎代言着香港,代表新的时尚甚至新时代。人们多多少少知道了几句广东话,狗不是狗,八就是发。那时和外国人对话的机会很少,上海人碰到广州人,就相当于后来的中国人和外国人说话。全中国把8当吉利数字的习惯是从那时开始的。上海话里,十三不大好,四无关紧要,上海人死,是西。

一时间,广州聚集了最多闯世界的人,生机勃勃。闯世界也叫捞世界。我出火车站,就碰到了捞世界的。很多广州人应该还记得那时的流花地区是怎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我刚在地上放下手提包,拿出135海鸥照相机对着“广州站”三个字来了一张,手提包就不翼而飞了。我对着那个快速逃离的背影大喊大叫。我追了几步,那人没了影子。我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的急剧上升,一下子感觉这世界充满危机,心中升起人在异乡的恐惧。我仍旧大喊着,抓小偷!没有人围观,没有人停下脚步,人们见惯了大世面,让我瞬间觉得为了所有出差费用被偷而大喊大叫,真的很丢脸,为没见过世面自惭形秽。

要命的是,我还没有到达出差目的地。我是走着到达中山大学附近的某部属研究所的,一路上问了不下十五个人。我是来参加某类产品的部颁标准起草座谈会的。如果只是个普通设计员,我肯定轮不上丢掉几个月工资的机会。我掏出上衣口袋里的工作证,介绍信折了两折,插在塑料封套里,这时便救了我的命。好在就住宿在研究所招待所里,不用流落街头。

我借研究所的电话打长途电话回单位,那时已是晚上了,我让总机转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想我此刻能够求助的只有这部电话了。我希望这天晚上她仍旧会在办公室看书。电话接通的长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人接电话。我的头上冒着汗,心却在冰点上。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连周红都不想。我需要一个人尽快给我汇钱过来,让我可以支付费用。

研究所办公室的老师客气地说,打不通?下班了啦,大家都下班了啦。明天再打吧。我说,老师,过五分钟让我再打一下,好不好?

么梦题啦,我等垒五分钟。

五分钟后再打,她终于接了电话。我说,李航,我钱都被偷了,刚下火车就被偷了,你明天给我汇两百过来。我想我的声音里一定充满了惊魂未定,因为我确实惊魂未定。

电话里传来哈哈哈的笑声,笑了很久,我似乎可以看见她笑得弯了腰。这真是个奇怪的反应,笑到后来,连我也尴尬地笑起来。

她说,真的真的?哎呀,太好玩了,这个刺激!我就说我们这个岁数不大有意思,早几年还能赶上大串联。

我说,我借的电话,你明天先给我汇两百过来,不不,三百吧,我会务费都没交呢。回去我还你。别告诉别人,太丢脸。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出差纪律不允许,我真想一起过去呢。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似乎平复了下来,惶惶然如临末日的感觉退去了,耳边响着她的笑声,她那句太好玩了的话。我知道打给任何其他人,都不会有这个效果。

回到上海,单位里没人知道我的这件事情,她替我保守了秘密。这种事情,不能传,一外传,大概率会成歪传。

我为周红带了些衣服回去,她很高兴。我去了她家里吃了个晚饭,第二天晚上,她来宿舍陪我看书。我坐在床沿上,周红坐在身边织一件小毛衣。小毛衣是为她同学的孩子织的。我偶尔从书上抬起眼睛,看她打毛衣的侧面。她是那样娴静,眼眸在灯光里纯净无暇。她感觉到了我的眼光,也看向我,笑说,看什么看。我说,还不让看了。她说,没看够啊。没。

她放下手里的毛衣和绒线球,靠过来,铁架子床嘎吱响了一下,她的双手环在我腰上,下巴放在我伸向桌子的右手臂上,说,看什么呀,亲我亲我。我的心便像阳光下的光明冰砖,柔柔地向四周塌陷下去。我放了书,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被子上,把她抱在怀里亲她。亲了一会儿,我放了她,说,好了,继续,我看书,你打毛衣。她说,唔,不要嘛不要嘛,亲我。我说,宝贝,我得看书。她说,可我要亲你嘛。我说,再亲我就要犯错误了。她说,你……她瞟了一眼那里,红着脸说,讨厌!

我重又整理了心情,试图把注意力拉回到书本上去,却总不成功。走廊里,杂沓的脚步来来去去,手风琴声、口琴声和歌声时常响起,偶尔有喜欢走廊共鸣效果的人来上一两嗓子。这让我有些烦躁,胡乱挠了几下头皮,我说,下去走走吧,看不进书。她说,好。

那是最后的秋夜了吧,寒潮正在从北方赶来。远远可以望见高大厂房黑色的影子,烟囱顶上的红灯缓慢地一闪一闪,烟囱背后,是深不可测的天空。不远处一片空地上,脚手架搭起来了,据说要盖新宿舍楼,而一栋老宿舍楼则会改成鸳鸯房,给没有婚房经常不能大胆做鸳鸯的年轻人过渡。我有时想,也许不久我也需要这样一间房子了。周红挽着我的手臂,我们漫步在花园里。天凉了,人很少,我听见了一只秋虫发出的轻微的声音,也许是最后的几声,好像某个老者最后的喁喁私语。我便想起姚来,我和他虽然还天天见面,有时还要谈工作,但工作之外却再也没有交集了。这使我心情不好,此刻,便生了些似乎深沉的感慨。我很怀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热闹,坦诚,无忧无虑,这一切恍若昨日,却又恍若隔世。我轻叹了一口气。周红说,好好的,叹什么气啊。我说,没有,没叹气。她说,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跟我出来,叹气,横竖不好。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反正跟我在一起横竖不乐意。我便有些气急,这哪儿跟哪儿啊。她说,你嚷什么啊嚷嚷。我说,我就是想起了姚,有些不开心,我哪有嚷嚷。她说,谁知道你想起了什么,还说没叹气,没嚷嚷!你的心思,当我不知道?

说不了几句,便总要回到这个话题,我真是烦透了。这时到了小桥前面,我想我以后是连叹气都没有自由的了,我这是要活得多累。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周红抽回了手,愤愤地说,谁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吃香,女的见了你都迈不开步了?我说,我说了吗?你胡搅蛮缠。周红说,是吧,我说话就是胡搅蛮缠,和我在一起就看不进书,和她在一起就开心了对吧。

她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我刚想上去抚慰她,她抹了一下眼泪,扭头就走了。我在她背后说,这他妈太不可理喻了!我想我不能追她,我要是每次都要抚慰她,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吵,低三下四地让,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第二天,周红没来上班。她是不开心了。她有调休,我想她是不愿意看见我,跟我赌气。一整天我都打不起精神,脑子里想着要不要去她家,对她讲些好话。两位部长都下了车间,电话铃响起,我都没有注意,魂灵像不在了。其实我昨天晚上就害怕了。她要是真不要我了,我并不会有如获重释的感觉,我想我会有负罪感。李航接了电话,叫了我一声,赵,你的电话。

我赶紧去听电话,我知道李航这天也没什么话,但我此刻的心根本顾及不到这些,我希望这个电话是周红打来的。虽然会很尴尬,但我希望这个电话来自周红。我拿起听筒,对面传来嘈杂的背景声音,我知道那是车间打来的。喂,赵助理,你来一下,钱副部长让你来一下。我逃也似地出了办公室,发现哪里都不是我的容身之地了。
红玫瑰和白玉兰各有特点都美不胜收,让男主去取舍,可为难了S了,看来,天平正在向白玉兰倾斜啊......

插一句,广州火车站,很久以来,是本地老广也头皮发麻的地方.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红玫瑰和白玉兰各有特点都美不胜收,让男主去取舍,可为难了S了,看来,天平正在向白玉兰倾斜啊......

插一句,广州火车站,很久以来,是本地老广也头皮发麻的地方.
住过两次流花宾馆,这个宾馆与其他宾馆比较,给人的感觉大大地不一样。感觉是住在一个市场里。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你的故事刚开场, 我就猜到周红没戏,
最后, 鸡飞狗跳之后, 还要去找李航,
我怎么感觉跟你正相反?我觉得小赵最后会跟周红在一起。因为小赵并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很传统,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有些懦弱,有些患得患失,李航对他来说太过新鲜刺激,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消受不了。

想起奶茶和“爸爸”。陈升不是不喜欢奶茶,但他有家室,他没办法为了奶茶抛妻弃子,背负骂名。他只能尽力为她做他所能做的一切,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扎起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终于线断了,她再也不是他的了。即便奶茶哭倒在陈升膝下,那又怎样?有缘无份便是如此。。。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红玫瑰和白玉兰各有特点都美不胜收,让男主去取舍,可为难了S了,看来,天平正在向白玉兰倾斜啊......

插一句,广州火车站,很久以来,是本地老广也头皮发麻的地方.
得到的终会变成蚊子血饭粘子,得不到的永远是朱砂痣白月光。。。

选择有时是残忍的,你选择了一个,注定就要放弃另一个。其实无论怎么选,都没有错,因为总要选一个,不可能两个都要,一旦做出了选择,其实是一种解脱,最忌讳就是左摇右摆,当蚊子血变成了朱砂痣,饭粘子变成了白月光,便陷入一个无限死循环,永世不得超脱~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我怎么感觉跟你正相反?我觉得小赵最后会跟周红在一起。因为小赵并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很传统,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有些懦弱,有些患得患失,李航对他来说太过新鲜刺激,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消受不了。

想起奶茶和“爸爸”。陈升不是不喜欢奶茶,但他有家室,他没办法为了奶茶抛妻弃子,背负骂名。他只能尽力为她做他所能做的一切,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扎起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终于线断了,她再也不是他的了。即便奶茶哭倒在陈升膝下,那又怎样?有缘无份便是如此。。。
那就悲剧了,
跟周红的原因,两条炸带鱼,
 
最大赞力
0.31
当前赞力
87.76%
我怎么感觉跟你正相反?我觉得小赵最后会跟周红在一起。因为小赵并不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很传统,老婆孩子热炕头那种,有些懦弱,有些患得患失,李航对他来说太过新鲜刺激,不是他不喜欢,而是他消受不了。

想起奶茶和“爸爸”。陈升不是不喜欢奶茶,但他有家室,他没办法为了奶茶抛妻弃子,背负骂名。他只能尽力为她做他所能做的一切,然后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扎起的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终于线断了,她再也不是他的了。即便奶茶哭倒在陈升膝下,那又怎样?有缘无份便是如此。。。

得到的终会变成蚊子血饭粘子,得不到的永远是朱砂痣白月光。。。

选择有时是残忍的,你选择了一个,注定就要放弃另一个。其实无论怎么选,都没有错,因为总要选一个,不可能两个都要,一旦做出了选择,其实是一种解脱,最忌讳就是左摇右摆,当蚊子血变成了朱砂痣,饭粘子变成了白月光,便陷入一个无限死循环,永世不得超脱~

什么都不说了,就想放一下那场刘若英哭的一塌糊涂的演唱会现场(后来)........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1、

那是个狂野的年代。一个戴白色棒球帽的歌手用架子鼓、小号以及就是不好好发声的坚定决心,将数字唱成歌,便好像将酒精直接灌进了人们血管,燃烧了灵魂和身体,跟着他又跳又唱,观众站在礼堂长椅上把自己折腾得精疲力竭。但从礼堂出来,人们又回到平淡的现实中,将踩断长椅的豪气收敛起来。人就是这样一下一下将自己扭来扭去,尴里尴尬地活。

老话讲,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因为多数人的思想是贫穷的。团委开始筹备新年联欢会,有人提出要有一个摇滚类节目。

我是团委委员,李航是作为部长助理被扩大进来的。我和李航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我不喜欢标新立异,喜欢四平八稳和中规中矩的日常活动,所以,我觉得,联欢会的菜单里,应该是几个小歌舞,诗朗诵,唱几首广播里大家熟悉的歌曲,然后,所有的人一起跳交谊舞。我的舞跳得不错,所以我有些私心,觉得舞会是最好的节目之一。当然这没人反对,联欢会嘛。

李航说,赵这太四平八稳了,根本体现不出一点点特色。你说说,这有一点点自己的特色吗?

我说,联欢会的实质就是大家其乐融融。部门和各车间领导都会来,要照顾各个年龄阶段的口味和爱好。

李航说,我听说明年五四,大团委要进行新时代号角歌咏比赛,不趁这机会选拔一些有个性的节目,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到时候来不及。不一定是摇滚,都摇滚就俗了,这我同意。

我说,是,一窝蜂都去摇啊滚了,传统节目就显出特色了。传统之所以成为传统,因为它们蕴含着无穷的生命力。

李航说,四平八稳也不好。

我说,赶时髦也不好,为创新而创新,也是媚俗。

李航说,时髦有时是潮流。时代潮流,浩浩荡荡。赵,你就是太保守,就是不想活出自己。

书记说,哎,不涉及个人,不涉及个人。大家集思广益,我们做两份节目单,我拿去给程书记看,看她选哪个吧。程书记是我们党的书记。

我和李航,是不同的人。她总是那么鲜明,像春天早早开放的玉兰花,等不及树叶发芽就傲立在光秃秃的枝干上,在初春的蓝天里夺人眼目,并接受最严厉的评判,而我,我大概自觉没有耐受早春严寒的能力,我更愿意躲藏在仲春里,在繁花似锦的季节里开一回自己。

我觉察出她的话里有话,她说我不想活出自己,有所指。我不知道接下去几天如何活,正好有个去广州出差的机会,我没去过广州,就坐上了南下火车,想远离眼前的一团乱麻,躲她们十天半月。

南国羊城,甫出火车站,便给了我下马威。

坐了一天一夜硬座,人有些晕,脚有些肿,但我很兴奋,终于到了很多人向往的广州了。上海已经颇冷,广州还是潮热潮热的,植物茂密,大树葱茏,鲜花处处。广州意味着花样繁多的牛仔裤和新款衣服,即使对于一直以时尚先锋自许的上海人,那时在广州面前也不再自信了,因为广州是香港的沿伸,广州人和香港人说一样的话,广州似乎代言着香港,代表新的时尚甚至新时代。人们多多少少知道了几句广东话,狗不是狗,八就是发。那时和外国人对话的机会很少,上海人碰到广州人,就相当于后来的中国人和外国人说话。全中国把8当吉利数字的习惯是从那时开始的。上海话里,十三不大好,四无关紧要,但后来选车牌挑电话号码时,上海人也讨厌四了。

一时间,广州聚集了最多闯世界的人,生机勃勃。闯世界也叫捞世界。我出火车站,就碰到了捞世界的。很多广州人应该还记得那时的流花地区是怎样一个无法无天的所在。我刚在地上放下手提包,拿出135海鸥照相机对着“广州站”三个字来了一张,手提包就不翼而飞了。我对着那个快速逃离的背影大喊大叫。我追了几步,那人没了影子。我能感觉到肾上腺素的急剧上升,一下子感觉这世界充满危机,心中升起人在异乡的恐惧。我仍旧大喊着,抓小偷!没有人围观,没有人停下脚步,人们见惯了大世面,让我瞬间觉得为了所有出差费用被偷而大喊大叫,真的很丢脸,为没见过世面自惭形秽。

要命的是,我还没有到达出差目的地。我是走着到达中山大学附近的某部属研究所的,一路上问了不下十五个人。我是来参加某类产品的部颁标准起草座谈会的。如果只是个普通设计员,我肯定轮不上丢掉几个月工资的机会。我掏出上衣口袋里的工作证,介绍信折了两折,插在塑料封套里,这时便救了我的命。好在就住宿在研究所招待所里,不用流落街头。

我借研究所的电话打长途电话回单位,那时已是晚上了,我让总机转到了我的办公室,我想我此刻能够求助的只有这部电话了。我希望这天晚上她仍旧会在办公室看书。电话接通的长音响了一遍又一遍,就是没人接电话。我的头上冒着汗,心却在冰点上。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情,连周红都不想。我需要一个人尽快给我汇钱过来,让我可以支付费用。

研究所办公室的老师客气地说,打不通?下班了啦,大家都下班了啦。明天再打吧。我说,老师,过五分钟让我再打一下,好不好?

么梦题啦,我等垒五分钟。

五分钟后再打,她终于接了电话。我说,李航,我钱都被偷了,刚下火车就被偷了,你明天给我汇四百过来。我想我的声音里一定充满了惊魂未定,因为我确实惊魂未定。

电话里传来哈哈哈的笑声,笑了很久,我似乎可以看见她笑得弯了腰。这真是个奇怪的反应,笑到后来,连我也尴尬地笑起来。

她说,真的真的?哎呀,太好玩了,这个刺激!我就说我们这个岁数不大有意思,早几年还能赶上大串联。

我说,我借的电话,你明天先给我汇四百过来,不不,五百吧,我会务费都没交呢。回去我还你。别告诉别人,太丢脸。

她说,我知道我知道。要不是出差纪律不允许,我真想一起过去呢。哈哈哈,太有意思了。

挂了电话,我的心情似乎平复了下来,惶惶然如临末日的感觉退去了,耳边响着她的笑声,她那句太好玩了的话。我知道打给任何其他人,都不会有这个效果。

回到上海,单位里没人知道我的这件事情,她替我保守了秘密。这种事情,不能传,一外传,大概率会成歪传。

我为周红带了些衣服回去,她很高兴。我去了她家里吃了个晚饭,第二天晚上,她来宿舍陪我看书。我坐在床沿上,周红坐在身边织一件小毛衣。小毛衣是为她同学的孩子织的。我偶尔从书上抬起眼睛,看她打毛衣的侧面。她是那样娴静,眼眸在灯光里纯净无暇。她感觉到了我的眼光,也看向我,笑说,看什么看。我说,还不让看了。她说,没看够啊。没。

她放下手里的毛衣和绒线球,靠过来,铁架子床嘎吱响了一下,她的双手环在我腰上,下巴放在我伸向桌子的右手臂上,说,看什么呀,亲我亲我。我的心便像阳光下的光明冰砖,柔柔地向四周塌陷下去。我放了书,给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被子上,把她抱在怀里亲她。亲了一会儿,我放了她,说,好了,继续,我看书,你打毛衣。她说,唔,不要嘛不要嘛,亲我。我说,宝贝,我得看书。她说,可我要亲你嘛。我说,再亲我就要犯错误了。她说,你……她瞟了一眼那里,红着脸说,讨厌!

我重又整理了心情,试图把注意力拉回到书本上去,却总不成功。走廊里,杂沓的脚步来来去去,手风琴声、口琴声和歌声时常响起,偶尔有喜欢走廊共鸣效果的人来上一两嗓子。这让我有些烦躁,胡乱挠了几下头皮,我说,下去走走吧,看不进书。她说,好。

那是最后的秋夜了吧,寒潮正在从北方赶来。远远可以望见高大厂房黑色的影子,烟囱顶上的红灯缓慢地一闪一闪,烟囱背后,是深不可测的天空。不远处一片空地上,脚手架搭起来了,据说要盖新宿舍楼,而一栋老宿舍楼则会改成鸳鸯房,给没有婚房经常不能大胆做鸳鸯的年轻人过渡。我有时想,也许不久我也需要这样一间房子了。周红挽着我的手臂,我们漫步在花园里。天凉了,人很少,我听见了一只秋虫发出的轻微的声音,也许是最后的几声,好像某个老者最后的喁喁私语。我便想起姚来,我和他虽然还天天见面,有时还要谈工作,但工作之外却再也没有交集了。这使我心情不好,此刻,便生了些似乎深沉的感慨。我很怀念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热闹,坦诚,无忧无虑,这一切恍若昨日,却又恍若隔世。我轻叹了一口气。周红说,好好的,叹什么气啊。我说,没有,没叹气。她说,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跟我出来,叹气,横竖不好。我知道你为什么叹气,反正跟我在一起横竖不乐意。我便有些气急,这哪儿跟哪儿啊。她说,你嚷什么啊嚷嚷。我说,我就是想起了姚,有些不开心,我哪有嚷嚷。她说,谁知道你想起了什么,还说没叹气,没嚷嚷!你的心思,当我不知道?

说不了几句,便总要回到这个话题,我真是烦透了。这时到了小桥前面,我想我以后是连叹气都没有自由的了,我这是要活得多累。我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周红抽回了手,愤愤地说,谁要干什么?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吃香,女的见了你都迈不开步了?我说,我说了吗?你胡搅蛮缠。周红说,是吧,我说话就是胡搅蛮缠,和我在一起就看不进书,和她在一起就开心了对吧。

她说着说着,有些哽咽了。我刚想上去抚慰她,她抹了一下眼泪,扭头就走了。我在她背后说,这他妈太不可理喻了!我想我不能追她,我要是每次都要抚慰她,每次都莫名其妙地吵,低三下四地让,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第二天,周红没来上班。她是不开心了。她有调休,我想她是不愿意看见我,跟我赌气。一整天我都打不起精神,脑子里想着要不要去她家,对她讲些好话。两位部长都下了车间,电话铃响起,我都没有注意,魂灵像不在了。其实我昨天晚上就害怕了。她要是真不要我了,我并不会有如获重释的感觉,我想我会有负罪感。李航接了电话,叫了我一声,赵,你的电话。

我赶紧去听电话,我知道李航这天也没什么话,但我此刻的心根本顾及不到这些,我希望这个电话是周红打来的。虽然会很尴尬,但我希望这个电话来自周红。我拿起听筒,对面传来嘈杂的背景声音,我知道那是车间打来的。喂,赵助理,你来一下,钱副部长让你来一下。我逃也似地出了办公室,发现哪里都不是我的容身之地了。
长!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周红很累人,
周红是那种带点小心眼的小女人,没有李航的大气,但绝对适合娶回家当老婆,全身心都会扑在老公孩子身上,会让男人有当皇上的感觉,但格局小,比较市井,可能日子长了,男人会感到厌烦。而跟李航在一起,压力则比较大,她每天都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让你欲罢不能,你必须能降得住她,不光物质上满足,精神上也得满足,比较考验男人的综合实力。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周红是那种带点小心眼的小女人,没有李航的大气,但绝对适合娶回家当老婆,全身心都会扑在老公孩子身上,会让男人有当皇上的感觉,但格局小,比较市井,可能日子长了,男人会感到厌烦。而跟李航在一起,压力则比较大,她每天都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让你欲罢不能,你必须能降得住她,不光物质上满足,精神上也得满足,比较考验男人的综合实力。
不会,
李航比较独立,会留给你空间,
因为她自己有能力, 就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也不用降她,
相反, 周红会要求你进步,给她带来荣耀,
带鱼, 不是那么好吃的,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不会,
李航比较独立,会留给你空间,
因为她自己有能力, 就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也不用降她,
相反, 周红会要求你进步,给她带来荣耀,
带鱼, 不是那么好吃的,
同意独立、留空间一说,但你一定要有让她仰视的地方,女人对男人,离不开一个“崇”字,如果你太过平凡,哪怕你不断在进步,只要你的进步赶不上她的步伐,都是入不了她的眼的,又何来压力不压力呢?而对周红,从一开始你就有优势,要不要求你进步,要看她的虚荣心有多大。

总之呢,跟李航在一起,往往是你自己想要变得更强大,因为不这样,你就失去了跟她比肩的资格;而跟周红在一起,则是她想让你变得更强大,有可能会让你厌烦~
 
最大赞力
0.54
当前赞力
100.00%
同意独立、留空间一说,但你一定要有让她仰视的地方,女人对男人,离不开一个“崇”字,如果你太过平凡,哪怕你不断在进步,只要你的进步赶不上她的步伐,都是入不了她的眼的,又何来压力不压力呢?而对周红,从一开始你就有优势,要不要求你进步,要看她的虚荣心有多大。

总之呢,跟李航在一起,往往是你自己想要变得更强大,因为不这样,你就失去了跟她比肩的资格;而跟周红在一起,则是她想让你变得更强大,有可能会让你厌烦~
也许我的临床经验不够丰富,
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想法,
不了解女人的内心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也许我的临床经验不够丰富,
有很多一厢情愿的想法,
不了解女人的内心
临床这个问题,你把床借给别人了。然后第二天人家就发生情变。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家园币池子报价
家园币最新成交价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家园币总成交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微比特币最新报价
毫以太币最新报价
微比特币总量
毫以太币总量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USDT的加元报价

交易币种/月度交易量
家园币
加元交易对(比特币等)
USDT交易对(比特币等)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