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12、

我有时后悔没有与周红做那件事情。我知道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在宿舍先把事情办了,纸包不住火了,把手续办了就成。那种后悔很诚实,跟丢了一笔钱一样诚实。

往前倒几年,那一年枪毙了很多人。我记得马路上开过很多解放牌卡车,卡车后面站了好几个脖子里绑了一圈绳子的人,旁边是挎着冲锋枪的解放军。凡是脖子上被绑了一圈绳子的人,理论上已经身首异处。很多人的罪名是乱搞男女关系。你看过那样的场面,便明白玩这一处火的代价很大。要是有统计数据,那一年是历史上阳痿率最高的时候。而阳痿率和言论压抑,一定是线性关系。言论自由如果要量化,去医院统计阳痿率。

刚到单位的时候,听人谈论过一个戴蓝色工作帽和厚厚眼镜的仓库保管员。那时我在车间实习,到仓库去借个冲击电钻,看到保管员在看史记。他一声不吭地做了登记,把电钻交到我手里,又看起书来。我回到班组,说起他,一个工友说,呵呵,你不知道他吧,他原来是子弟中学语文老师,华师大毕业的,后来,有人说他瘾太大,拿钢笔捅自己,嗯,懂吗?我说,不懂。他说,哎,书白读了,捅自己屁眼,捅进去拿不出来,就监督劳动了。现在不监督了,不过也回不去了。

我听得好尴尬,我相信你听得也尴尬。不过明白了玩自己弄不好也是要出问题的。谁他妈不玩自己?

好吧,离题了。总之我很后悔。如果做了那件事情,也许我现在就不会这样尴尬了。我让自己憋出了内伤,也让感情伤痕累累。

我走到车间里,看到钱副部长,我师傅和工段长都站在一台630车床前。

起因在于检验员拦下了一大批工件,说按照图纸要求,有个切削面的光洁度不合格,也不知他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总之这里拦下了,下道工序就做不下去。工段长说这里根本就不需要这个光洁度,以前也这样做的,不然效率太低。检验员说他按章行事,于是便需要设计师来看。工段的意见无非是要设计师降低图纸要求,但设计师往往是不肯这样做的。哦,你说降要求就降,把我设计放在什么位置?这就是扯皮嘛,单位里都这样。

钱副部长说,他有个会,他不管了,让我组织开个小会,把结论告诉他就行。

唉,我难啊。我师傅可倔着呢。但钱副部长现在也是我师傅,我也不能说他老狐狸。况且不让你做有难度工作的师傅都不算好狐狸。

我带着一脑门子官司再加一件官司。债多不愁,蚤多不痒,且慢条斯理做吧。我说我得调查一下以前是怎么过的,以前的东西造成了后果没有。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工段长说,嗨赵助理,等不起,生产等着呢,再说现在有计件工资。

可是周红要是打电话到办公室怎么办?

我想下次要是气氛好,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了。可这听上去不像是浪漫的爱情。哪有这件事情也要计划好的程序?总是哪里不对了。

小赵,小赵!我师傅轻轻用胳膊敲了一下我。我说,啊,是啊,不能影响生产。

我们在车间找了一个角落,安静的,不影响说话的地方,地上摊了图纸,开会。正好厂报摄影记者过来,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这种照片很受编辑欢迎,展现三梯队学以致用的精神风貌。

这时又有电话追到车间来,让我马上到瞿部长那里去一下,紧急且不耽误地去一下。我想这件事情只好委托给李航进行下去了。

我敲了瞿部长的门,瞿部长说,进来!我走进去,看见程书记和周红妈妈坐在瞿部长办公室里,我说,阿姨,您怎么来了?阿姨没有回答我,扫了我一眼,脸上挂着见惯大世面的笑容。我是害怕长辈挂这种参透古今五千年之奥秘的笑容的,似乎一下子我内裤穿反了都能被看出来。

周红是顶替她妈妈进了单位的,所以她妈妈是认识程书记的,我知道。我的头嗡嗡响着,怎么会这样呢?需要这样吗?红,这可过了!

瞿部长说,小赵,按理说呢,你们年轻人之间的私事,现在组织上不插手,但你看,你的情况不同,你是我们的重点培养对象,小周妈妈,又是我们这里的退休老同志,是一家人。其实也没啥。年轻人,要把握好自己,珍惜前程。

我说,是,瞿部长,程书记,我知道。既然阿姨来了,坦白讲,我和周红之间是有点小误会,小摩擦,但并不严重。阿姨说,你轻描淡写,还不严重吗,红儿哭了一夜,还不严重吗?你现在脚踩两头,这是道德问题,还不严重吗?有了高枝就嫌弃糟糠,阿姨我什么没见过?这要早十年,都能劳动教养去,你信不信?

我的心一下很痛,因为听到周红哭了一夜。我想象她在那里哭一夜,我便真的受不了。而更痛心的是,我不能接受现在正发生的一切。我说,阿姨,我没有脚踏两只船,我做事情,是负责任的。

程书记说,好了好了,小赵,不说了,不辩解了,好不好,事关两个姑娘的清白,这件事,到此为止。瞿部长已经说了,年轻人,有些时候,犯些小错误,正常,但在这种事情上,千万不能犯错误。我们也是为你好。后面怎么办,心里要有杆秤。

操!这算什么?怎么会这样?说得我好像多么卑劣似的。我怎么会碰到这种事,这样的人!我心里的抵抗情绪在升腾,慢慢把我推向墙角。
 
最后编辑: 2021-01-19
最大赞力
0.02
当前赞力
76.44%
这章有点沉重哦~口味也有点重,我都有点侯不住啦:p

周红也是,多大点儿事儿?莫非真的如大师说的那样,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咩?唉。。。我猜要是李航,肯定不哭不闹,潇洒放手,比你转身转得更快。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我来选,一定选李航的原因。
 
最大赞力
0.01
当前赞力
100.00%
这章有点沉重哦~口味也有点重,我都有点侯不住啦:p

周红也是,多大点儿事儿?莫非真的如大师说的那样,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咩?唉。。。我猜要是李航,肯定不哭不闹,潇洒放手,比你转身转得更快。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我来选,一定选李航的原因。
额,是挺尴尬的,太原生态,不美丽。
 

sabr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12、

我有时后悔没有与周红做那件事情。我知道很多人都是这么过来的,在宿舍先把事情办了,纸包不住火了,把手续办了就成。那种后悔很诚实,跟丢了一笔钱一样诚实。

往前倒几年,那一年枪毙了很多人。我记得马路上开过很多解放牌卡车,卡车后面站了好几个脖子里绑了一圈绳子的人,旁边是挎着冲锋枪的解放军。凡是脖子上被绑了一圈绳子的人,理论上已经身首异处。很多人的罪名是乱搞男女关系。你看过那样的场面,便明白玩这一处火的代价很大。要是有统计数据,那一年是历史上阳痿率最高的时候。而阳痿率和言论压抑,一定是线性关系。言论自由如果要量化,去医院统计阳痿率。

刚到单位的时候,听人谈论过一个戴蓝色工作帽和厚厚眼镜的仓库保管员。那时我在车间实习,到仓库去借个冲击电钻,看到保管员在看史记。他一声不吭地做了登记,把电钻交到我手里,又看起书来。我回到班组,说起他,一个工友说,呵呵,你不知道他吧,他原来是子弟中学语文老师,后来,有人说他瘾太大,拿钢笔捅自己,嗯,懂吗?我说,不懂。他说,哎,书白读了,捅自己屁眼,捅进去拿不出来,就监督劳动了。现在不监督了,不过也回不去了。

我听得好尴尬,我相信你听得也尴尬。不过明白了玩自己弄不好也是要出问题的。谁他妈不玩自己?

好吧,离题了。总之我很后悔。如果做了那件事情,也许我现在就不会这样尴尬了。我让自己憋出了内伤,也让感情伤痕累累。

我走到车间里,看到钱副部长,我师傅和工段长都站在一台630车床前。

起因在于检验员拦下了一大批工件,说按照图纸要求,有个切削面的光洁度不合格,也不知他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总之这里拦下了,下道工序就做不下去。工段长说这里根本就不需要这个光洁度,以前也这样做的,不然效率太低。检验员说他按章行事,于是便需要设计师来看。工段的意见无非是要设计师降低图纸要求,但设计师往往是不肯这样做的。哦,你说降要求就降,把我设计放在什么位置?这就是扯皮嘛,单位里都这样。

钱副部长说,他有个会,他不管了,让我组织开个小会,把结论告诉他就行。

唉,我难啊。我师傅可倔着呢。但钱副部长现在也是我师傅,我也不能说他老狐狸。况且不让你做有难度工作的师傅都不算好狐狸。

我带着一脑门子官司再加一件官司。债多不愁,蚤多不痒,且慢条斯理做吧。我说我得调查一下以前是怎么过的,以前的东西造成了后果没有。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工段长说,嗨赵助理,等不起,生产等着呢,再说现在有计件工资。

可是周红要是打电话到办公室怎么办?

我想下次要是气氛好,我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办了。可这听上去不像是浪漫的爱情。哪有这件事情也要计划好的程序?总是哪里不对了。

小赵,小赵!我师傅轻轻用胳膊敲了一下我。我说,啊,是啊,不能影响生产。

我们在车间找了一个角落,安静的,不影响说话的地方,地上摊了图纸,开会。正好厂报摄影记者过来,咔嚓咔嚓拍了几张照片。这种照片很受编辑欢迎,展现三梯队学以致用的精神风貌。

这时又有电话追到车间来,让我马上到瞿部长那里去一下,紧急且不耽误地去一下。我想这件事情只好委托给李航进行下去了。

我敲了瞿部长的门,瞿部长说,进来!我走进去,看见程书记和周红妈妈坐在瞿部长办公室里,我说,阿姨,您怎么来了?阿姨没有回答我,扫了我一眼,脸上挂着见惯大世面的笑容。我是害怕长辈挂这种参透古今五千年之奥秘的笑容的,似乎一下子我内裤穿反了都能被看出来。

周红是顶替她妈妈进了单位的,所以她妈妈是认识程书记的,我知道。我的头嗡嗡响着,怎么会这样呢?需要这样吗?红,这可过了!

瞿部长说,小赵,按理说呢,你们年轻人之间的私事,现在组织上不插手,但你看,你的情况不同,你是我们的重点培养对象,小周妈妈,又是我们这里的退休老同志,是一家人。其实也没啥。年轻人,要把握好自己,珍惜前程。

我说,是,瞿部长,程书记,我知道。既然阿姨来了,坦白讲,我和周红之间是有点小误会,小摩擦,但并不严重。阿姨说,你轻描淡写,还不严重吗,红儿哭了一夜,还不严重吗?你现在脚踩两头,这是道德问题,还不严重吗?有了高枝就嫌弃糟糠,阿姨我什么没见过?这要早十年,都能劳动教养去,你信不信?

我的心一下很痛,因为听到周红哭了一夜。我想象她在那里哭一夜,我便真的受不了。而更痛心的是,我不能接受现在正发生的一切。我说,阿姨,我没有脚踏两只船,我做事情,是负责任的。

程书记说,好了好了,小赵,不说了,不辩解了,好不好,事关两个姑娘的清白,这件事,到此为止。瞿部长已经说了,年轻人,有些时候,犯些小错误,正常,但在这种事情上,千万不能犯错误。我们也是为你好。后面怎么办,心里要有杆秤。

操!这算什么?怎么会这样?说得我好像多么卑劣似的。我怎么会碰到这种事,这样的人!我心里的抵抗情绪在升腾,慢慢把我推向墙角。
照相大师Mapplethorpe 有张捅屁眼照片,挺有名的

screen_shot_2014-05-06_at_61202_pm-145d3cf17c316519e1f.png
 
最大赞力
0.05
当前赞力
73.84%
红玫瑰与白玫瑰都很好,可惜不能都抱入怀中,早点摊牌也好,长痛不如短痛,最爱你的和你最爱的,选择那一边都是快乐痛苦,难有十全十美的事。。。
 

sabre

付费矿工
最大赞力
0.00
当前赞力
100.00%
这章有点沉重哦~口味也有点重,我都有点侯不住啦:p

周红也是,多大点儿事儿?莫非真的如大师说的那样,要一哭二闹三上吊咩?唉。。。我猜要是李航,肯定不哭不闹,潇洒放手,比你转身转得更快。这也是为什么如果我来选,一定选李航的原因。
人物解析深刻,
以后楼主成大腕了,
我成立一个道德液体协会,我当会长,请你做秘书,跟红学会类似,局级单位,
 

Similar threads

家园推荐黄页

家园币系统数据

最新池子报价
净值溢价/折扣
最新成交价格
家园币总发行量
加元现金总量
微比特币总量
家园币总成交量
总成交加元价值

池子家园币总量
池子加元现金总量
池子币总量
1池子币现价
池子家园币总手续费
池子加元总手续费
入池家园币年化收益率
入池加元年化收益率

家园币比特币储备
家园币以太币储备
比特币的加元报价
以太币的加元报价
家园币加元储备或负债
1家园币储备加元净值
家园币储备总净值
家园币/比特币关联系数

主衰退(单赞赞力衰退)
双重衰退(同一用户赞力衰退)

好帖奖门槛
点赞
回贴
主贴0-2$
主贴2-4$
主贴4-6$
主贴6$-8$
主贴8$-10$
主贴10$-12$
主贴12$-15$
主贴15$-18$
主贴18$-20$
主贴20$-22$
主贴22$-24$
主贴24$-26$
主贴26$-26$
主贴28$-30$
主贴30$+
顶部